峥嵘岁月 第五回 探骊得珠招贤纳才俊 渔郎问津觅踪谢良朋 第五回(6)品短论长

bjunqing2008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五回(6)品短论长 杜民生和柳云涛帮忙拎着行李,把龙永泰、龙小峰叔侄送到入住的房间后,等二人简单洗漱过了,便领着一同来到了惠达公司七楼的办公室。 这时,常建军、欧阳荣已来到公司相候多时,大家寒暄过后,便一起簇拥着进入了二楼雅座餐厅。因为有客人到,为了凑热闹,杜民生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五回(6)品短论长


杜民生和柳云涛帮忙拎着行李,把龙永泰、龙小峰叔侄送到入住的房间后,等二人简单洗漱过了,便领着一同来到了惠达公司七楼的办公室。

这时,常建军、欧阳荣已来到公司相候多时,大家寒暄过后,便一起簇拥着进入了二楼雅座餐厅。因为有客人到,为了凑热闹,杜民生没有让阮丽等人再去酒店职工食堂打饭,就把公司的人都给拉来了,葛忠、郑玉萍、靳连峰等都加入了中午的饭局。

午饭饭局的菜肴都是常建军事先圈定的,有冷有热,有辣有咸,有荤有素,水陆杂陈,搞得既丰富多样,又经济实惠,很对龙永泰的口味;他一边吃着一边夸,他说他平生只来过武汉两次,还包括今天的这一次,他盛赞武汉的饮食水平很够档次。因为下午要正式进入商务洽谈,大家都控制着没有多喝酒,所以午饭很快就结束了。

吃过午饭后,柳云涛本想让龙永泰叔侄二人先休息一下再谈,龙永泰道:“休息先不忙,我这次来是为了做生意的,先把正事办完了再说,挤点时间我还要去登登黄鹤楼呢!”大家离开餐厅后又都回到了公司办公室。

商务洽谈的地点就设在了外间的大办公室,沏好茶后,杜民生又拉了三把椅子,龙永泰、龙小峰、杜民生、柳云涛,葛忠、常建军,欧阳荣等七个人便团团围坐在圆桌旁聊了起来。郑玉萍、靳连峰、阮丽都坐到自己的办公位置听着,不时起身上来添添茶水。

柳云涛扮演着红娘的角色,第一个开口说话。他近距离地环视了在座的各位,轻声说道:“说来大家有缘,能在这里相聚,是件喜事。我来武汉不久,好多事情全靠当地朋友们扶持帮忙。我这位兄弟龙先生来这里,给我们公司引来了新的财路,又在生意上需要我们合作,各位朋友还得像扶持帮忙我一样,多多给我这位兄弟捧捧场!”

他把说话的语气稍停了停,又道:“这次‘防水麻袋’的产品供应主要是常总在具体操作,有些具体事情就请常总直接谈吧,大家都是朋友,咱们好说好商量!”

龙永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吧,为了便于交流,我还是先跟各朋友讲讲日本方面的情况吧!”又矜持地笑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在日本呆得太久了,讲母语的机会太少,家乡话都讲不流利了,我得现想现讲,你们几位不要见笑!”

大家听他这样一讲,不由得都轻声笑了起来。龙小峰也跟着笑了。

“是这样,”龙永泰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慢慢地讲了起来,“在日本,我们现在计划经营的这种‘防水麻袋’,面世已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开始时,只是阴天下雨时家家户户摆放在门口下面防水用。由于这种‘防水麻袋’阻水性能好,使用又便捷,用起来又卫生又干净,十分有利于环境保护,所以使用的范围便日益广泛起来。现在不仅搞各种水利工程要用它,抗洪防汛要用它,就连消防、军舰都开始使用了。因此,在日本市场上这种产品的销售量越来越大,深受广大用户欢迎。

现在在日本,由于加工这种初级麻袋制品的附加值很低,在日本本土已经没有人生产了,所以要全部依赖进口,进口的主要国家有我们中国和孟加拉等东南亚一些国家。

在日本,有好多业内的朋友和我讲,进口‘防水麻袋’这种初级麻纺制品,最令人挠头的事就是质量不稳定。诸位不要介意,我实话实说,有日本朋友讲,我们国家许多麻纺企业在初次加工这种产品时,一般都能做到精心在意,产品质量也都比较好。 往往做过几单之后,就会在产品质量方面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越做质量越没保障。所以日本的经销商对出现这样类似的问题深感头疼,他们说这是咱们中国企业的一个通病,简直就是一种难以根治的顽症!”

说着说着,龙永泰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门,又道:“我们国内有很多朋友对日本的国情缺乏深入的了解。我不是替日本鬼子自吹自擂,日本是一个视信誉为生命的国度,不仅政治家对自己的信誉特别珍惜,工商界人士更是把信誉看作是自己的第二生命,生意做砸了,赔点钱是小事;如果信誉没有了,企业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就不会再有人来跟你做生意了。

由于在防水麻袋的进口业务中经常出现质量问题,又难以根治,所以日本业内的一些朋友找到我,决意委托我来直接操作这次进口业务,他们认为我们是中国人,国内的风土人情我都比较熟悉,没有语言障碍,有些事情好把握些。”

他可能是怕自己的表述不一定恰当,便又解释说:“我今天这样讲,不是说我们国内的朋友不敬业,不是说我们国家企业的产品做得不好,也不是怀疑今天我们在座朋友的质量意识或工作能力。只是想借此机会把易于出现的问题提出来,请朋友们帮忙把把关,把产品质量做得地道一些,做得稳定一些。质量做好了做稳定了,咱们才能长期合作嘛!”

龙永泰已连续在日本生活了近二十年,生活习性,行为方式已完全日本化了,正如他自己所讲,他的汉语还不如日语讲得流利,他一边想着一边讲,终于断断续续地把相关的情况介绍完了。

常建军和龙永泰对面而坐,龙永泰讲话时,他察言观色,用心捕捉着他讲的每一句话,思索着他话里话外所关注的每一个要点,待龙永泰把话讲到一个段落后,便接口说道:“龙先生,您刚刚讲过的这些情况,我在此之前听柳总讲过。对于您所关注的这些问题,是可以理解的。做外贸出口产品,主要就是质量、价格、交期这三大要素,质量是首先要保证的。仅就麻纺制品的质量来讲,我们湖北长期以来一直是我们国家麻纺制品的主要出口基地之一。对于用于包装的麻袋,质量是完全可以信得过的,历史上,在这类出口产品中,基本上没出现过您刚才所讲过的类似质量问题,这就是明证!”

又道:“对于您先前发过来的产品资料,以及日本经销商所需产品的样品,我们都看过了。生产这种‘防水麻袋’和生产传统的麻纺制品相比,工艺要求是不一样的。日本所要的‘防水麻袋’里面加了一层白布衬里,这种特异的要求对一般的麻纺企业来讲,应该是个新鲜的课题,我想在质量上出问题多半出在这个方面。我分析,可能是生产厂家对这种新型产品的使用性能理解不够!”

他又继续分析道:“麻纺制品本来就是一种粗加工的产品,只所以在生产加工‘防水麻袋’的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主要原因当在于认识没有跟上去,致使生产技术管理人员,特别是上机操作的工人对其加工产品的质量要求重视程度不够高,对产品的使用性能缺乏深入的了解。实际上,只要从提高质量认识入手,加深对制作过程的监管,这类质量问题是不难解决的!”

常建军一边谈着自己的分析和看法,伸手把早已准备好的,放在墙根边的‘防水麻袋’样品全都拿了出来,指着样品说道:“龙先生,您可先看看我们的样品,把产品的具体质量要求讲一讲。同时,也把容易出现的质量问题有针对性的讲一讲,我们好对症下药,把应该解决掉的质量隐患全部根除掉。”

龙永泰接过样品,在手中托着,一条一条地反复检看着,看过之后,抬起头来面对着常建军,说道:“那好,常总,我来讲一讲,”他用手指着自蒲城麻纺厂送来的样品,“这个样品用的麻布料是比较好的,看得出来是用新麻织做的,只是封边的方式不符合我们的要求。”他又拎起交阳麻纺厂交来的样品,指着说道:“这个样品加工工艺比较好,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只是麻色太灰暗了,不鲜亮!”

他又把蒲城的样品和交阳的样品同时拎起来,指着说道:“如果用这种新鲜的麻布布料,又用这种旧麻袋的缝制工艺,那加工出来的‘防水麻袋’就漂亮多了!”

然后,他把蒲城的样品放到地下,指着交阳的样品说道:“这个样品还有个质量缺陷,就是麻袋里面用的衬布太稀,放进树脂粉去会漏出来,不能用这种次等布。”

最后,龙永泰把样品摆弄完了之后,顺手放到了身下右侧的地毯上。然后拍了拍手上的麻尘,又说道:“我们过去国内加工的出口‘防水麻袋’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个是麻袋里面的衬里在周边轧的不严不紧,有漏针漏缝现象,放进树脂粉后就全漏了出来,这是最失败的。这第二是边线缝得不直,曲里弯钩一条龙,让人看了不舒服,用户看了也不喜欢。这第三个个毛病就是麻袋上的字印得不清晰,不美观,模模糊糊一团糟。如果这三个问题都解决好了,就没有大问题了!”

针对龙永泰提出的种种质量问题,常建军从改进加工工艺的角度,又具体地谈了谈自己的改进意见,两个人你来我往,讨论了好一阵子。

最后又谈到付款方式的问题,龙永泰非常开朗地说道:“这个事情好商量,国际贸易向有定例,我们可以从日本给贵公司开立不可撤销的即期信用证。如果你们觉得还不够妥当的话,我们计划在青岛保税区办个贸易公司,到时候用人民币付款提货也可以。不管采取哪种付款方式我们都可以商量。

我这次到武汉来主要目的就是先来接接关系,我现在对搞‘防水麻袋’也是刚刚入门, 工艺技术方面的细节我也谈不来,我这次计划先把这些样品带回去,让日本经销商看看,过些日子我会带经销商一起过来考察,有必要的话,我们还要到生产基地去看一看,看看工厂的生产管理水平和加工能力,大家都放心了,才好下订单!”

常建军见事情已初步谈出了眉目,便爽快地说道:“这个事情我们早就已经做好了安排,一个是蒲城麻纺厂,一个是交阳麻纺厂。等下次您和其他日本朋友来时,两个生产加工基地都可以去看一看。我们自己计算了一下,按您所提供的产品规格标准,这两个厂合计年产量可达三千万条,把日本防水麻袋的销售市场全部垄断下来也没什么大问题,贵社年一千万的需求量,仅蒲麻纺厂这个小厂就可满足供应的,货源是没有问题的!”

会谈在友好、融洽、轻松的气氛中获得了圆满的成功,龙永泰非常高兴,说是晚上要好好地回请回请大家。

柳云涛笑道:“来到我们的地盘就由不得兄弟你了,常总早就给安排好了,晚上由常总代表外贸公司做东,找个有特色的饭店请你们叔侄搓一顿,再去看歌舞表演;常总把票都提前给订好了。有机会我们去日本,您再回请吧!”

杜民生、葛忠、欧阳荣等也跟着热情礼让,都说哪有让客人请吃饭的道理。

龙永泰一个劲地点头称谢,又感叹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办得太顺利了,全靠各位朋友帮忙,我们家乡有句民谚,叫做‘千里地的朋友,千里地的威风’,今天算是让我体验到了。若是没有柳哥和你们各位朋友帮忙,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摸中国麻纺市场的大门呢!”

他这发自内心的一句真情话,说的一室皆春,大家都畅开胸怀笑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