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五回 探骊得珠招贤纳才俊 渔郎问津觅踪谢良朋 第五回(5)游子归乡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五回(5)游子归乡 “价格是这样的。”杜民生慢声细语地说道:“交阳给我们的报价是每条防水麻袋出厂价两块八,蒲城是两块六;蒲城说如果量大,价格还可再商量,估计潜力也不会太大了,最多再降个三分五分的,没有多大来去。另外,我们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一点,如果按照港口交货价算,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五回(5)游子归乡


“价格是这样的。”杜民生慢声细语地说道:“交阳给我们的报价是每条防水麻袋出厂价两块八,蒲城是两块六;蒲城说如果量大,价格还可再商量,估计潜力也不会太大了,最多再降个三分五分的,没有多大来去。另外,我们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一点,如果按照港口交货价算,还要加些运杂费,这个账大体也就这么个账。你们三位说说,这个价格怎么定好?”

葛忠道:“像这种出口产品,每条至少要加上个一毛两毛的,我们做这单业务,人工工资、差旅费、招待费等等,花花就太少不了。另外,资金也要我们垫付,有资金占用期的利息,这些都要考虑在内,不能仅仅考虑产品出口差价,如果仅仅考虑这个差价,弄不好就会把帐给算漏了。”

柳云涛道:“大家看这样好不好,基本报价就在交阳两块八的基础之上再加两毛,每条防水麻袋报价三块,因为有蒲城麻纺厂兜底,成交价要稳定在两块八以上,其余的费用要按实际情况另行加进去。你们几位看这样好不好?”

“其他的价格好算,船破还有个底。这到港口送货我看也只能是汽运,不知道一辆货车究竟能装多少货?”常建军苦思得不出结论,便把问题提了出来。

“那就问问交阳和蒲城的麻纺厂,他们肯定有这种运货的经验,交阳不是还做过防水麻袋吗?吴忠信哪儿也可以问问,他也会有这方面的经验的。”欧阳荣提议道。

“那咱们现在首先把能算的账先算一算吧!”葛忠起身走到自己的写字台边,找了本稿纸,又拿了个计算器,然后一齐放到了圆桌上。

“这有什么能算不能算的,汽运的吨公里价格我们清楚,每条麻袋的重量我们清楚,轧制打包的麻袋比重也不轻,就照吨公里计算就可以了,不会超高超宽的。”柳云涛眉头一皱,立即把这个难点破解了。

算这种细账是个很麻烦的事,四个人掰扯了好半天,边说边算,边算边说 ,终于把大帐给抠出来了,只要每条麻袋另加一毛钱,什么费用就都出来了。

杜民生见帐已算清,便道:“这样吧,基本价,包括报价和成交价,就按刚才商量的标准定,另外再加一毛钱,由常总负责主谈。另外,工艺上的事能不深谈就不深谈,我们也谈不清,现学也来不及,就拿样品说话吧。再往深处谈,就让老梁来解释好了!”

四个人把初步商务洽谈方案商定之后,由于常建军和欧阳荣忙着要去会朋友,便各自分手了。


龙永泰和龙小峰乘坐的飞机是青岛至武汉直航的班机,上午九点四十五分起飞。柳云涛没有乘坐过这个航班,但从自己多年乘坐飞机的经验和地面距离推断,大约有一个小时即可到港;从下飞机到检索行李,再到接机的出口,通共用不了半个小时;总计加起来,有一个半小时足够了。预计上午十一点半就可把客人接到。

星期二上午一上班,杜民生就组织大家洒扫庭除搞卫生,把桌椅板凳擦得锃明瓦亮,又特意找来宾馆的服务生用吸尘器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仔仔细细地吸了一个遍。看看自己满意了才让大家住手。卫生环境代表着一个企业的面貌,要给日本客人一进门就有个整洁有序的良好印象。

为了给自己公司的脸上贴金,杜民生又从罗凯明的中兴实业公司要了一辆奥迪轿车,以备接送客人之用。

上午九点刚过,驾车的司机从楼下打来电话,说已经在楼下的停车场相侯,随时可以出发。杜民生想想从酒店到机场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时间尚早,又坐了一会儿,喘了口气,这才拉着柳云涛一起下了楼。

天河机场是武汉新近修建投入运营后不久的机场,虽然规模不大,但从外表看上去还比较典雅。到了机场后,还不到十点半,两个人便坐在候客大厅里相等,一边闲聊着。


本来,龙小峰刚刚到日本不久,龙永泰这次回国不想带他回来,好让龙小峰尽快熟悉熟悉情况,给他独挡一面,可又考虑到他与柳云涛之间的亲情关系,带他来接洽事情方便些,最后还是带他回来了。在飞机上,叔侄两个讨论着到武汉后的计划,心里很是高兴。

十一点刚过,机场广播里就播报了青岛航班到达的消息,柳云涛便拉着杜民生挤到了迎接国内客人的机场国内出口。柳云涛瞪着两只眼睛,向里面张望着,过了一会儿,便见乘机到达的客人络绎不绝地走了出来。他望着望着,在行李传送带一旁看到了龙小峰的身影,龙小峰正弯着腰从往复流动的轮盘传送带上往下捡行李。

“看,来了,来了!那就是龙小峰。柳云涛欣喜地伸手向前一指,示意给身边的杜民生看,杜民生也伸直脖子向里望着。

又过了一会儿,龙小峰推着行李车开始向外走,在他身边傍着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这时,柳云涛已把龙永泰认了出来:“看,来了,来了!在龙小峰身边的大个子就是龙永泰龙会长!”柳云涛又伸手一指,杜民生挺身一看,看了个满眼。

十八年没见,龙永泰还是那么英武帅气。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柳云涛已清楚地看清了这叔侄二人的面目。

龙永泰身材高大魁梧,约有一米八零左右的样子。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福,显得身高体壮。在他身上穿一套浅咖啡底色,大方红格的西服,颈下着一条大红底色花纹的领带。两道粗大的黑眉在白皙的脸上显得特别入目,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英姿勃发。他一边伴着龙小峰向外走,也一边向外张望着。

龙小峰比龙永泰矮了有半个头,但长得强健有力,与龙永泰面容相仿,只是面色更加红润。他和龙永泰相比,长得最为相象的是那对眼睛。眼珠白多黑少,特别有神,这是血缘相近的最为明显的标志。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服,颈下也系着一条红领带,被里面的白衬衣衬得格外醒目,富士山下的熏风让这位渤海之滨的毛头小伙子平添了几分洋气。他一边推着行李车向外走,也不时地扬起脸来向外张望着。

“大姨夫!二叔,您看,大姨夫在门口等着我们哪!“龙小峰左手扶着行李车的横梁,伸出右手一指,欢声叫道。

这时的龙永泰已然把柳云涛认了出来。成年人不比年少儿童,再有变化也不会变到哪儿去,身形眉目的轮廓是不会变的。人是万物之灵,在脑海中留有的记忆的影像持久不灭,这大概也是人类区别于其他低级动物的特异功能吧!

谈论中间,龙永泰、龙小峰叔侄已走到了迎接乘客的机场出口。龙永泰赶快跑上前来,热情地和柳云涛握着手,满口京腔的恭维道:“十几年没见,柳哥风采不减当年哪,只是真真地发福喽!”

柳云涛笑道:“发福是发福,可哪儿有你现在潇洒呀!洋面包就是比咱们的白面馒头出息人哟!”

寒暄过后,柳云涛赶快忙着给杜民生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杜总,杜民生先生!”“这位是龙永泰先生,这是我的外甥龙小峰!”“来,小峰,见过杜叔叔!”

从机场大厅出来的人络绎不绝,四个人不便久停,杜民生便接过龙小峰推着的行李车,带头领着三人向大门外的停车场走去。

从天河机场到市区的机场路是高速公路,平展宽阔,在路上行使的车辆并不是很多,没有什么阻碍,没用上半个小时就开到了东海大厦的楼下。

下得车后,柳云涛对龙永泰道:“我看今天就委屈委屈兄弟这个外商吧,这只是个三星级酒店,档次不高,我们公司就在七楼,住在这里见面方便些!”

“柳哥您就看着安排吧,来到您的地盘,我一切都听您的!”龙永泰实实在在地答应着。

杜民生听龙永泰这么爽快,就笑了笑说道:“房间早就已经订好了,你们登记一下,这都快十二点了,洗漱洗漱咱们先去吃饭,有什么正事,咱们休息起来再说!”

龙永泰高高兴兴地答应着:“谢谢,谢谢!来到这儿给杜总添麻烦了!”

“不客气!”杜民生笑容灿灿地回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