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五回 探骊得珠招贤纳才俊 渔郎问津觅踪谢良朋 第五回(4)一石二鸟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五回(4)一石二鸟 他现在是一尊佛,人家已经在香炉碗中给他烧了香,他就该显示点灵验;所以在青岛各路人马的催促之下,他这次第二次回国,又把首发站选在了青岛。 实际上,他在青岛期间,审议可行性研究报告,审定合同,审定章程等各种报审合资企业的文件并没用多长时间,因为这些文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五回(4)一石二鸟


他现在是一尊佛,人家已经在香炉碗中给他烧了香,他就该显示点灵验;所以在青岛各路人马的催促之下,他这次第二次回国,又把首发站选在了青岛。

实际上,他在青岛期间,审议可行性研究报告,审定合同,审定章程等各种报审合资企业的文件并没用多长时间,因为这些文件国家都有通用的范本,只是审定一下具体的合作条款而已,费不了太大的事。但是有数不清的东道主天天设宴相请,却之不恭,他只得一一笑领,这又耽误了几天时间。

另外,为了放大自己的既得利益,他又与合作厂家实实在在搞了几天的清产核资,大大的费了些时日。

等到一切事情就绪,已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悄悄地付之东流了。

到了这个时侯,龙永泰才腾出手来给柳云涛打电话,告诉说他马上要启程赶往武汉。


龙永泰结束第一次青岛之行回到日本后,有好多日本朋友和他讲,在中国的湖北、江西、浙江有很多麻纺厂,这些地方既是盛产黄麻的原产地,又是麻纺织品的生产基地和集散地。可是他一去日本十八年,和国内朋友的联系大多已经中断了,就是有朋友经过再三辗转能够联系上,除了家乡的人之外,大兵占了绝大多数,很少有生意场上的熟人。又有谁人能够给他提供具体的帮助呢?

正在他苦虑找不到直接关系,找不到确定目标的时候,他的侄子龙小峰来到了日本。说起他的大姨夫正在湖北的首府武汉做生意,这才使他萌生了到武汉去寻求供应客户的想法。不想一击即中,这使他深深体验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快意,所以第二次回国,才确定了去武汉的行程。

知道龙永泰不日要来武汉,大家都非常高兴。柳云涛高兴的是,兄弟相隔十几年异地相见,当有机会畅叙阔别之情,这和在家乡相见当别有一种情怀。另外,龙永泰的到来,就可以向朋友们展示,自己有国外的亲戚,不是“穷在街头无人问”的穷亲戚,而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的阔佬,朋友们当更会青眼相加。其三,借此合作机会,若能把生意做成、做好、做大,也有利于巩固自己在公司的威望和地位;更可以因此而增加一些经济收入。由此可收取一石二鸟,一箭三雕之功,因之欢喜无限。

而对于杜民生、葛忠、常建军、欧阳荣等人来讲,除去做成生意赚点钱,还可多交个日本朋友,也是乐不可支。对于郑玉萍、靳连峰、阮丽等人来讲,公司生意做好了,就会“肉肥汤也肥”,也可由此而长点见识,是只会有收获而无旱涝病虫害的大好事,其欢喜之情尽皆溢于言表。不管罗凯明有没有“望海心”,日本市场这条财路对他来说,已经是开通了,公司上上下下,都期待着龙永泰的早日到来。

又一场商业角逐即将展开,低垂的大幕已徐徐拉开,现在都在期待着主角儿出场了!

柳云涛提议召开个预备会议,由杜民生牵头组织,请常建军和欧阳荣来参与谋划,共同商量一下应对策略和商务洽谈方案。


又是个星期天,到了预备会议召开的约定时间。为了提早赶到公司,杜民生和柳云涛早早起床以后,先是在小区的微型花园里转了两圈,便步出小区大门去找地方吃早点了。

小区大门向南开,大门之外是一条横穿东西的不太繁华的小街,由南大门出来向东,走出没多远就是一条纵贯南北的大马路,这是汉口最繁华的街区之一,东海大厦就座落在这两条街道的夹角之内,在东西街道之北,南北大道之西。

旭日初升,微风习习,在睡梦中解脱出来的各路神圣又开始了新的忙碌的一天。星期天的享受是与这些非官方族群的人无缘的!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方神圣而广袤的土地上,星期天的享受只是少数人的特权,拥有它的人在现有的人口总量中恐怕连20%的比例都占不到,最起码,占人口总量70%以上的农民就不享有这种特权,何况还有在城市人口中为数可观的另类。

可是,杜民生和柳云涛这两位曾是星期日特权一族成员的过来人,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天上有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地下有高山大川江河湖海,人世间的生活本来就是个丰富多彩的万花筒!有什么值得不平和烦恼的呢?

两个人在早点摊位上吃了两碗热干面,便抹了抹嘴便一同踱着慢步向东海大厦走去。

“不知常建军这位懒仙儿什么时候到?”柳云涛似是在问杜民生,又似是在自问,慢慢悠悠地叨叨着。

“管他呢!咱们先到公司去侯着,他们什么时候到,咱就什么时候谈,反正今天咱们有的是时间!”杜民生笑笑说。

两个人缓缓走近东海大厦的大门口,通体透亮的玻璃大门就象一位善解人意的情人,立即敞开了自己的心扉,左右开弓,自动将紧闭着的门缝拉了开来。一阵凉爽的冷气扑面而来,使人惬意顿生。

进了大门之后,两个人慢步向右首的电梯门口走去,柳云涛轻轻地按了按电梯的升降钮,两个人便不约而同地扬起脸来注视着门上电梯运行的显示器。突然,柳云涛感到肩头上蓦地增加了一种沉重的压力,猛然一回头,只见常建军笑嘻嘻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用问,他的影子欧阳荣肯定也已经到了。柳云涛抬手把常建军蒲扇似的大手推开,开玩笑道:“我还以为在深山老林里遇到了熊瞎子呢!怎么肩膀上的压力这么大,就像是压上了个磨盘似的!”

“看您老兄说的,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们可是您的阶级兄弟呀!”常建军的恶作剧得逞,得意地笑了起来。

四个人正在电梯门口说笑着,葛忠也越过玻璃大门追了上来。他看见杜民生、柳云涛、常建军和欧阳荣都站在电梯门口,隔着老远就扬手招呼道:“等等,等等,咱们一块上!”

进得办公室后,杜民生、柳云涛、葛忠三人忙着打开门窗透了透了气,又重复关好,这才拉着常建军和欧阳荣坐在外屋的圆桌旁说话。

刚刚坐定,柳云涛便率先声明道:“日本来的龙永泰先生是我连襟的弟弟,说来也算是我的亲戚,大家又同是一块土上的老乡,生意上的事牵扯到双方的切身利益,我不太好直接面对。我想等龙先生来了之后,请常老弟来做这次商务洽谈的主角;不然,分厘毫忽地去讨价还价,我还真下不来这个脸儿!

再者说,从实际情况来看,咱们新成立的鱼粉饲料公司既没有麻纺产品的经营范围,又没有自营进出口权,完全由我们公司独立操作有诸多不便,向境外出货,必须借助外贸公司这个窗口,常老弟是外贸公司的老总,又是我们的股东,这个主角由他来唱最合适不过了!”

“哎呀,我的云涛兄啊,您怎么这么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只要有利于把生意做成,有利于赚钱,谁出马还不都是一样,您若觉得不方便,我出马就是了。您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常建军用异常至诚的语气表明着自己的态度。

欧阳荣这时也来了兴致,微微笑了笑,说道:“柳总,这您就放心吧,建军也算是个老江湖了,广交会就不知去过多少次,外国鬼子他见得多了,何况这次来和我们直接打交道的是个假洋鬼子,这种事他会掌握分寸的!”

杜民生道:“人们都把做生意比做雁过拔毛,肉过揩油,要分厘必争,柳总顾虑的有道理,我也觉得常总出面比较妥,就这么定吧。龙会长后天早晚准到,常总先有个思想准备吧!”

“谈是可以,咱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谈我不怵头。只是最近防水麻袋的事都是你们几位跑的,我也没参与多少,怎么把握这个分寸呢?”常建军认真地探询着。

“雨行旧路呗!不就是咱们干外贸的经常讲的产品质量、价格、交期和付款方式这些事情吗!这都是老俗套子了,有什么不好谈的!”柳云涛胸有成竹地鼓励道。

他想了想,又道:“我们现在有两个厂提供的样品,只要样品看好了,质量咱就按封样。我看像这样的产品,也很难在合同上把质量指标显得很具体。交期嘛,一个月要控制在一百万条以内,先按一个工厂的生产加工能力考虑。

如果出货有淡旺季节,咱们再想办法调整。付款方式吗?尽量争取让日本给我们开立即期信用证,这样结算货款到的及时些,议付期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一天。远期信用证也可以考虑,不过资金占用期的费用要考虑加到产品价格里去,这个帐要提前算一算,别的地方也不会产生太大的费用了。若能争取首付一定比例的定金最好;当然,这也不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事,就谈着看呗。至于产品价格?还是由杜总来说说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