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五回 探骊得珠招贤纳才俊 渔郎问津觅踪谢良朋 第五回(2)美男美女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五回(2)美男美女 柳云涛知道,银行的资信证明不是随随便便就给出具的,没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只凭关系是很难搞得出来的。 在他的心目中,常建军所在的福龙外贸公司可能还够不上这个档次。尤其这种进口业务又不是福龙外贸公司自己主打的专营业务,名义上是代理进口,实际上只是一种朋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五回(2)美男美女


柳云涛知道,银行的资信证明不是随随便便就给出具的,没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只凭关系是很难搞得出来的。

在他的心目中,常建军所在的福龙外贸公司可能还够不上这个档次。尤其这种进口业务又不是福龙外贸公司自己主打的专营业务,名义上是代理进口,实际上只是一种朋友帮忙的性质,搞起来渠道不一定很顺。

否则,福龙外贸公司代理进口秘鲁鱼粉,就不会跑到神州银行这种商业银行去谋求支持了。中国银行就是外贸公司的开户行,何必要舍近求远呢?

柳云涛心里这样想着,看着这形影不离的哥俩落座后,便笑呵呵地问道:“常老弟好好交待交待,你是用什么奇计怪招把这东西搞到手的?”他说着话,抽开写字台的抽屉,从中拿出一包软包的大中华香烟来,又道:“吃饭的事要杜总做主,我先奖励你支大中华吧!”

“这么小气,抽支烟就算奖励,您快给我拿过来吧!来,我来奖励您!”常建军嬉笑着,伸手就把一包大中华抢了过去,然后给柳云涛抽了一支递过来。

他点着香烟,深深地吸了两口,笑道:“好烟好烟,还是名烟有味啊!”

杜民生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手里捻弄着一枝圆珠笔,笑眯眯地盯着常建军,像提醒似的问道:“光知道见了好东西就抢,您还没有回答柳总提的问题呢!”

“哎哟哟,你看,你看,我这是对领导的不尊重,都忘了回话了!”常建军又美美地吸了两口烟,用挑衅的目光看了看欧阳荣,笑道:“我的脸可没有这么大,这都是欧阳的功劳!”

欧阳荣看着他不怀好意的怪样子,脸上微微一红,没有说话,只是用笑脸对着杜民生。好像这件事情和他根本就扯不上什么关系似的。

常建军又吸了两口烟,将含在嘴里的青烟缓缓吐了出来,用两只大大的金鱼眼死瞅着欧阳荣,诡秘地一笑,说道:“这次我们使用了一个美男计加一个美人计才搞定的,是欧阳的主角儿!”

“您没见过我们的总经理,那可是我们外贸系统的国色天香,我那里搬得动啊!是欧阳出面求的情;又是欧阳把我们总经理搬出来和银行的行长跳了一晚上的舞才搞定的!”他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别听他胡扯!”欧阳荣开始反击了,“他们公司的总经理是个女的,人是长得很漂亮,可我们是工作关系。我是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给他们公司帮过不少忙,他拉着我让我和他们公司总经理讲,我就讲了。请行长跳跳舞又怎么了,又不是搞歪门邪道。什么事情到了他嘴里都会变味!”说着,自己也嘻嘻地笑了起来。

“你这是欲盖弥彰,搞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敢说你和我们总经理的关系不好?”常建军继续抡着大棒子向欧阳荣进攻。

柳云涛看着常建军发颠作乐的怪样子,心里非常开心。笑道:“你这真是抓住谁就啃谁,太没有阶级感情了。人家欧阳处长这么稳重,你不要给人家乱扣帽子了!”

又问道:“别扯闲片了,咱那《可行性研究报告》送上去之后,毕行长没说什么时候给个回话吗?”

常建军这时敛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有消息,有消息。我送给他报告的当天他就说两个星期后开论证会,这不又过了两三天了,再有个十天半月的就会有好消息的!”又补充说道:“九个评委中,我们已经直接找过七个,都答应说给帮忙,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

杜民生道:“您老兄千万可别掉以轻心,如果到时掉了链子,我们就有大麻烦了。现在咱们是磨起子压手的时候,万万含糊不得!”他知道,办什么事情都是一样,没有搞定的事只是希望,不是结果;希望再大终归还是希望,是不能和结果划等号的;不将希望转化成为结果,那么,这种希望就一文不值!

欧阳荣解释道:“搞搞看吧,这件事是我和建军一起跑的,不出意外的话,搞定没问题!”

听着欧阳荣讲得这么有把握,杜民生和柳云涛的心里踏实了许多。

杜民生心里高兴,就让常建军和欧阳荣舒舒服服蹭了一顿饭,把二人给打发走了。


下午,新招聘的两个外语翻译相继来公司报道,杜民生、柳云涛和葛忠三人一起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先来报道的是位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叫郑玉萍。细高挑儿,长得一张鹅蛋脸,墨发披肩,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细腻的如同雪白的绸缎,像一棵叶面上滚着水珠的出水芙蓉。观之给人一种清新亮丽的感觉。

她身着一件休闲衫,身穿牛仔裤,足下蹬着一双半高跟皮鞋,手拎着一个学生包,举手头足之间,显得特别活泼帅气。

她是兰州大学经济管理系的应届毕业生,时年二十四岁,父亲是郊区某县的人大主任。本来,她是完全可以凭自己的社交关系和学识才华在当地谋得一个地位优越的公务员的职位的,但她崇尚大都市的时尚繁华,不想把自己的青春埋没在家乡平平淡淡的日月轮回之中,便只身跑到了大武汉来闯天下。

郑玉萍是杜民生的校友介绍过来的,和杜民生的校友是老乡,由于专业对口,英语又过了六级,所以杜民生和柳云涛、葛忠通过气后,便决定录用了她。但是在此之前,杜民生并没有和她见过面。

“请问哪位是杜总?”刚刚走进公司办公室的门,郑玉萍就扬着俊美的笑脸,向正在外屋办公的葛忠和阮丽问道。

“你是?”因为电话有预约,不用问,对来人的身份,葛忠一见面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他还是习惯地在嘴里打了个问号。

“我叫郑玉萍,是到公司来应聘的。请问哪位是杜总?”她站在当场,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甜美地做着自我介绍。

办公室里屋的门是敞开着的,杜民生和柳云涛在屋里相候。听到外面的谈话声,两个人就一先一后走了出来。

“这位就是杜总!”葛忠站起身来,手指着杜民生介绍着。

“你好,你好!”杜民生热情地伸出手来和她握着,和杜民生站在一起,郑玉萍还显得略高了一筹。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葛总,这位是阮丽!”杜民生又回身拍了拍柳云涛的胳膊,“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柳总!”

郑玉萍大大方方的和介绍的各位握过手后,便接过阮丽挪过来的一把黑色皮椅坐了下来。

在外面的大办公室里,在西面的北窗下纵向并排着摆放着两张二四尺的小型写字台,写字台两边各放着一把黑色的皮椅。在东面的北窗之下,在同样的位置,按同样的格局,一样摆放着两张写字台和两把黑色的皮椅。东边的写字台是葛忠的办公位置。东墙之下,就是阮丽的领地了,顺墙平行摆放着两张条桌,上面置放着一台电脑和一架打字机。

在靠南的一侧,在东西两个门之间,放置着一张半高的圆桌,圆桌的周围摆放着四把简易的黑色皮椅,这是公司通常会客的地方。

杜民生站在当场,左右摆了摆头,环视了一下房间的家具设施,向西一指,对郑玉萍说道:“那边有两张写字台,你自己任选一个位置吧,等会儿,还有个小伙子要来,是你的同事。”

杜民生的话音刚落,一张青春焕发的笑脸飘然来到了大家的面前。“哎呀,是小靳,快来,快来,我们正在念叨你呢!”杜民生高兴地和来人握着手。

“这就是我和你们讲过的小靳,靳连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高才生。来,来,我给介绍一下!”杜民生说着,便又逐一相互做了介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