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六章 渔叉翻飞丧敌胆 烈火竞天祭英灵 第十六章(6)不共戴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两个伪军刚刚冲出大门,还没有分请东西南北,突然间听得这暴雷似地一声喝喊,吓得立即筛了糠。再抬头一看,只见十几孔黑洞洞地枪口齐刷刷地对着他们,便象剔了骨头的癞皮狗一样双双瘫在了地上。然后把手中大枪一扔,磕头如捣蒜似地哀求道:“八路老爷,饶命!八路老爷,饶命!”

孔冠奎用枪口点着两个人的头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抬手指了指树上吊着的三个人,示意要他们做出回答。

其中一个满脸麻子的伪军嗫嚅道:“这个弟兄用一杆渔叉杀死杀伤了七八个皇军骑兵,不,是日本鬼子,皇军太君气不过,把他打死以后就把他们一家人给脱光了吊在了树上。说是要杀一儆百,让八路老爷和老百姓看看与大日本皇军做对的下场!不过?”

“不过什么?”孔冠奎又杀气腾腾地问道。

满脸麻子的伪军慌忙分辨道:“这事儿可与我们哥俩没有一点关系。我们的阎司令都没有傍上边,这都是那个叫伍代的太君让这么干的。”

“那你们的人呢?”孔冠奎一听,胸中的怒气稍减,又大声喝问道。在他看来,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子汉能够做到这个份儿上,致令敌寇杀身丧胆,就是血溅当场也算值了。

另一个瘦麻杆儿似地伪军伸手向东一指,哆哆嗦嗦地应道:“皇军和我们的阎司令他们都到那边去寻找昨天在这里阵亡的皇军去了,我们哥俩贪图捡点小便宜偷偷地留了下来,才没有跟他们一起过去。”

孔冠奎冷笑道:“看你们这点出息,没心没肝的玩意儿!”说着,扬起手来用手枪的枪柄左右一磕,就把二人都给打晕了。吩咐道:“把这两条死狗先架到爬犁上去侯着,咱们再到东面去察看察看!”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得在村子东面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排枪声。孔冠奎心下狐疑道:“他姥姥的,这小鬼子的狗鼻子还挺灵,是不是发觉咱们的行踪了?”摆手就让大家下撤。

邹若愚哭道:“咱们都走了,我二黑哥和大娘、嫂子他们怎么办呀?”

孔冠奎大喝道:“看你个熊样,快别嚎丧了,像个娘们似地干什么呀,早晚过来给他们收尸就成了。咱们的赶快去看看小鬼子在什么地方,好让邹司令他们把人马开上来打个狗日的,给你大娘他们报仇呀!”


孔冠奎和邹若愚等人循着枪声响起的方向一路跟寻过去,行了有三五里地的样子,就听得前面人喊马嘶,一片嘈杂之声。待拨开芦苇丛探身向北望去,只见黑压压地一大片人马一眼望不到边,一个个列队肃立;又有一大群人站在一个大土丘上刨土挖坑。

见到这一情景,孔冠奎心下忖道:“这就是了,这些小鬼子是来找他们的死鬼同伴们来了!”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见到鬼子汉奸虽然队伍庞大,却都如同树桩子一般横列竖排地站着,想想若是在这时给他们来个机枪点射,或是天女散花似地给他们砸上顿手榴弹,不知道会有多么热闹?

又转念一想:“我的乖乖!看来小鬼子这一回是端了老营来了,要是捅乱了这个马蜂窝,招引得他们满天飞,还不得把天都给盖了?弄不好就得让这些马蜂给蛰得鼻青脸肿,把好端端的一桩买卖给干赔了!”

他探头再向四周一望,见再没有其他的动静,便果断地向邹若愚吩咐道:“你赶快回去跟邹司令去报告,就说小鬼子和汉奸这次来的不少,往少处说也有两三千人马,有一大半是骑兵,现在正在刨坟挖人,就是昨天被咱们打死的那些小鬼子。从眼下的情况看,还没有向港里进犯的动向。”

他沉吟了好一会儿,又叮嘱道:“你和邹司令去讲,如果决心要打,就得冒死一拼;如果想秋后算账,就没有必要劳师动众地都过来了。过来些人把你大娘他们一家三口给安葬也就得了!照我来看,小鬼子在这儿也呆不了多长时间了。我留在这里继续观察着小鬼子的动向,你就快去快回吧!”

邹若愚见孔冠奎再没有别的吩咐,便点手叫了两个战士,撑起冰爬犁就向南岸奔了回去。


邹同义和韩德平、吕景文、吕信文等人焦急在南岸等着侦察消息,一直没有听到孔冠奎等人的回音,却听到在北岸传来了阵阵密集的排枪声,一个个不禁大为疑惑。

吕景文道:“这些小鬼子的葫芦里不知道卖得是什么药,怎么听来听去也听不出什么名堂,难道是老孔他们着了小鬼子的道儿,这也不太象啊!”

韩德平迟疑道:“我听着也不太象,要是真的打起来,应该是断断续续地交射,这枪声怎么听着这么有节奏啊,又像是朝天上放的?”

吕信文听了一回儿,用异常肯定的语气说道:“你们仔细听听,这绝对不是两相对射的枪声,就响了这么一阵儿,就一点动响没有了。是不是?”

几个人正在议论着,只见在芦苇深处飞出了一个冰爬犁,转眼之间就撑到了他们面前,随即在冰面上打了个旋停了下来。等邹若愚一落地,邹同义就急切地追问道:“怎么样,情况搞清楚了吗?怎么老孔没有回来!”

吕信文也焦急地追问道:“听着北岸的方向打了好几阵枪,你们是不是和鬼子汉奸接上火了!”

邹若愚一张口不能够同时回答这许多问题,急应道:“我们没有和鬼子汉奸接上火,侦察进行的挺顺利的,还抓了两个汉奸俘虏呢!老孔说他留在那里再看看鬼子汉奸的新动向,派我先回来报告一下情况。”

听他这么一讲,大家的心里才一快石头落了地。邹同义又追问道:“你赶快讲讲,鬼子汉奸那里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我们先在村子周围侦察了一遍,没有找到鬼子的踪迹,只是就便抓了两个汉奸俘虏。问完了口供才知道,鬼子汉奸都到村子东面去刨坟去了。我们再赶到现场一看,才把情况全都给搞清楚。”邹若愚急急慌慌地说完,又把孔冠奎的意见转述了一遍。


当他说到邹二黑一家都让鬼子给杀害,又让鬼子给剥光了衣服吊在树上辱尸的时候,邹同义、韩德平、吕景文、吕信文等人都气得暴跳如雷,嗷嗷地大骂不停声。

邹同义大骂道:“这些狗日的小鬼子,我日他们的祖姥姥,怎么就这么没有人肝心肺,一点人道都没有呀!”周围的战士们也都气愤填膺,一起轰嚷着要杀敌报仇,与鬼子汉奸决一死战。

邹同义一边大骂,一边高叫道:“弟兄们,咱们的父老乡亲怎么能够让小鬼子这么祸害呀,似这样的禽兽孽种,咱们弟兄怎么能够和他们同在一片天下活着呀,有种的都跟我走,今天不把鬼子汉*光斩尽咱们决不收兵!”

此时群情激奋,拦都拦不住,再加上邹同义这么振臂一呼,大家的情绪更加汹涌激荡,不待安排行军次序,就都争先恐后地冲进了芦苇荡,两千多人马如风卷残云似地向着北岸席卷而去。

韩德平这时虽然也愤怒异常,可他头脑依然清醒,他知道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情况之下,此一战的成败利害是无法与大家当面讲清的,没有谁会来听他的光明大道理,只得见机行事随机应变了,便随着大队人马跟了下去。


邹同义、韩德平、吕景文、吕信文等人在黑龙港南岸所听到的排枪声,是日军给阵亡将士起灵致哀所放的排枪声,也是孔冠奎等人在小邹庄里听到的那阵枪声。

就在邹同义率领着大队人马怒气冲冲地杀向黑龙港北岸,要与日伪军决一死战的时候,伍代雄介也在指挥日伪军的大队人马转移。等到邹同义等人率领着大队人马追赶上来的时候,日军的大队骑兵已经远远离去,李修山和阎康侯的两支人马也跑得杳无踪迹了。

听到孔冠奎报告说日伪军已经撤退,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等人都大为失悔,后悔没有及时赶到北岸向日伪军索还血债,一较短长。韩德平则暗暗地抹了一把冷汗。日伪军已经远远遁去,再追已经全然来不及了,邹同义等人虽然觉得满腔的怒气没地方去撒,也只好来日方长面对眼前的现实了。

邹同义亲自把邹二黑母子三人从大柳树上落下来,又悲悲切切地大哭了一场,便当即指派人手安排给母子三人下葬。其时,整个小邹庄都已经烧成了一片废墟,哪里还找得到一块木板和半片芦席,只好火速派人到周围的村庄去求买寿衣棺木和丧服烧纸以应急用。

仓促之间难以筹办,等到后半晌才把一应物品备齐,这才安排给母子三人下葬。把坟土添好以后,邹同义吩咐把孔冠奎等人俘虏的两个伪军押到坟前,在坟前跪下。

他恨恨地对二人说道:“你们两个兔崽子跟着小鬼子来为虎作伥,今天正好栽在爷们的手里,就得劳你们两人的脑袋给我的婶子侄子祭灵了!”

说罢,大叫一声:“刀来!”孔冠奎转身就把他赖以成名的八卦滚手刀给捧了上来。这时,两个伪军已经都吓傻了,跪在当地就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只见邹同义握刀在手,在半空里舞了一个刀花,刷刷两声,便轻巧巧地把两颗头颅给旋了下来。邹同义把两颗头颅拎了过来,在土上蘸了蘸,顺手就放在了坟头前。跪下祷告道:“婶子、二黑、侄媳妇,我给你们报仇来了,杀你们的元凶我还没有找到,就先用这两个帮凶的脑袋给你们祭灵吧!你们安息吧!”然后行了四礼八拜的家礼,又吩咐邹若愚行了家礼,这才作罢。

待邹同义、邹若愚叔侄行过家礼之后,吕景文又指挥着周围的战士们一起鞠躬致哀。行礼完毕,一行人马才怀着悲壮的心情告别了小邹庄和平民英雄邹二黑母子三人,踏上了步向金沙镇的回程。

此一行大家虽然没有得以当场向日本鬼子和汉奸讨还血债,仇恨的已经深深地种埋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在邹同义率领着大地人马返回金沙镇的途中,遇上了康洪恩带着盐山抗日救国军的骑兵连前来增援。两路人马合兵一处,浩浩荡荡地转回了金沙镇。



——深仇大恨刻在心,手刃帮凶慰英魂!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