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从警故事(36)----认识的人,又走了一个……

鱼缸养龙 收藏 23 2191
导读: 我的从警故事(36)----认识的人,又走了一个…… 老高两手并拢,仰面朝天,直挺挺地躺在旅馆登记室门前的大理石地面上,两眼睁的很大,咧着嘴,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的身体已经远远低于维持生命所必须的最低温度,连身下的血泊也开始变得黏稠,像一滩打翻在地的红油漆,散发出的腥味还是很浓。 我绕着老高的尸身转了两圈,不由得数落他几句:“让你好好登记住客的身份,你就是不当回事,现在咋办?实话告诉你,这案子,破不了别怨我!”。刑警队的技术员站在楼道里笑了出来:“怎么?你的熟

我的从警故事(36)----认识的人,又走了一个……


老高两手并拢,仰面朝天,直挺挺地躺在旅馆登记室门前的大理石地面上,两眼睁的很大,咧着嘴,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的体温大约在半小时前,就开始从维持生命所必须的36度指标线一路下滑,连身下的血泊也已经变得黏稠,像一滩打翻在地的红油漆,空气中弥漫着很浓的腥味。

我绕着老高的尸身转了两圈,似乎能感觉到他暗淡的视线仍在随着我游走,于是蹲下来,点上一根烟,数落了他几句:“让你好好登记住客的身份,你就是不当回事,现在咋办?实话告诉你,这案子,破不了别怨我!”。刑警队的技术员站在楼道里笑了出来:“怎么?你的熟人?”“哈!不太熟!认识而已,哪能想到他这么短命……”

我和老高确实不熟,只打过几回交道,算是个见面时点一下头,却未必就能想起对方名字的“面熟的陌生人”。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街口上发生了一起群殴事件,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被人围攻,脑瓜瞬间被打成了八瓣,送到医院就翻了白眼。那天,我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警察,走访时,在这个旅馆找见了死者的住处,当时就是老高对我们的到来,很是殷勤,一看就是个懂事理的人,他给我打开死者居住的房间,提供不少死者相关的信息,也难怪,这间小旅馆是老高的产业,出了这事,他哪能不配合?

再后来,就是在治安大队的楼道里,见到满脸愁云的老高---手续不全,擅自经营需公安机关许可的特殊行业,正在接受处罚。那次,老高被罚了点钱,他和我简单说了几句话,想通融一下,但这不是我的职权范围,也懒得去管,所以挺官腔地教育他要遵守规定,办全手续再营业,尤其是登记好住店旅客的身份等等,当时,老高一付有苦难言的表情,让我不好意思在多说什么。

老高的小旅馆,是租本地人的楼房,一共三层,有二十多间房,一年租金得七、八万,但除去开支后的收入还行,养家糊口没有问题。这种规模有限的小旅店,是无法通过消防验收的,所以,他其实一直是在无证经营。没办法,这个城中村里居住着上万的外来人口,住宿市场已经形成,违章开业的小旅店屡禁不止,公安机关也不能赶尽杀绝,所以,老高的旅店业一直开了两年多,被查处了几回,就在国庆前,老高的老婆还被行政拘留了五天,那次,我在楼道又碰见了老高,他还是一脸苦相,但我忙,点了一下头,没说话。

这就是我和老高的最后一面,其实总共也就见过这么几面,我们真的还很不熟悉。但我对他从事的行业很熟悉,个体小旅店的出现,是社会的需要,尤其是这种外来人口密集的城乡结合部,简陋但还算干净,关键是租金低廉的旅馆很适应流动人口的消费需求,想要禁绝,那就有些违背经济规律了。公安机关的管理也很难,知道这些小旅店的店主,都是些拖家带口,外出谋生的异乡人,生活着实不易,不想难为他们,但这样的小旅店想要取得经营资格,那大概需要修改法律才能降低执法标准,是件难事啊。所以,治安队、消防队、派出所常常来联合检查,只要有住客,就会处罚老板,几乎每个旅馆都被处罚过,但他们依旧顽强地生存着。

就像动物世界中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查处的次数多了,旅店老板们也学会对付警察的办法,他们会隐匿住店登记记录和凭证,和房客说好,一旦遇见警察查房,就说自己是长期租住,不是短期旅客,这样这里就不是旅店了,是出租房屋,消防安全检查的要求自然降低,尤其是没有证据,公安也就不能处罚。这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老高和他的群体处于弱势地位,不得不想出一些生存下去的小招数,来对付警察,只是,这样做,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直接威胁到的,就是老高和他的群体的安全。

不幸的老高,成为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受害人,而且,他为此送了命,就在10月23日的下午,两个住店的旅客,抢劫了他。在保护自己的财产时,老高搏斗的很激烈,也许他打心里觉得这两个年龄加起来还没有自己岁数大的小毛孩子,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他忽视了对方不但胆大妄为,而且有两把锋利的匕首。当我赶到现场时,看着熟悉的楼房,想起这里的老板好像认识,但又一时想不起是哪一位,顺着楼梯上斑斑的血迹,我上了楼,在四层的登记室门前,就见到了老高渐渐冰冷的尸体,心中难免悲凉,这是这些年来,又一个死去的我所认识的人。

还好,老高虽然没有登记住客的身份,我们还是在现场检获了一些遗存,找到两个凶徒留下的蛛丝马迹,加上老高妻子在嚎啕之余的辨认,到半夜时,确定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姓名和住址。警察也不是吃白饭的,虽然许多人一直这样认为我们,但我们无序用言语来反驳,只有实际的行动才是回应这些质疑的最好办法。接下来的几天,全分局的人,分头工作,我被抽调到抓捕组,驱车赶往凶手显出狐狸尾巴的地方,费了很大劲,但还是有所收获,案发后两天后,我和同伴,在一坐僻静而古老的小城里,抓获了杀害老高的一名凶手,并把他带了回来,从他口中还原了案发的过程。而就在我静下心来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那些疲惫,却不知疲倦的伙伴们,再次传来了好消息:另一名凶手也落网了。

我知道,老高走的很不甘心,他今年也不过才44岁,妻儿老小都让他无比留恋,他这一走,家里的顶梁柱折了,谁来支撑这个家?所以,他才会用一副死不瞑目的面孔,把单位几个年轻的小警察吓得不敢靠前。现在,案件侦破了,老高会安心吗?这就不是我的认知范围了,我所能做的,就是把那些行凶者送上审判席,至于用不用以命偿命,由法律去裁决吧,即使最后用一颗子弹来结束另一条性命,对于老高的死,又有些什么意义?无论怎么做,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了……

出生在90年代的小家伙,满脸稚气却无所顾忌的坐在审讯室的铁椅上,满不在乎地讲述着自己行凶杀人的全过程,而我摊开笔录纸,试图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把他的陈述转化为证据。案件的动机很简单,两个外出打工的少年,失业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每天只知道上网打游戏,很快就身无分文,无法维生了。在饿了一天后,他两盯上了旅店老板---这个暂时为他们提供安身处所的人,而选择这个目标有两般好处:一是老板的手里每天都能收益几百元现金,值得一抢;二是省下了付清拖欠的房钱……!这一切,老高当然没有想到,他还像往常一样,中午喝点酒,打扫楼道,收拾房间,错愕于被人袭击,徒劳地反抗,流尽最后一滴血,却仍旧没能保住自己身上的几百元现金,生命消逝的一刻,没有一个能救他的人出现,孤独的死去……

又是初涉人世的懵懂少年,简单的头脑和很不简单的心地,毫无人性的疯狂杀戮,嗜血凶残,罪恶之后的收获近乎于零,付出的代价又如此巨大!类似的罪案,我经历过不少了,自己从最初上班时,被嫌疑人献媚地叫做“哥”,到现在,他们张口时,已经习惯直接叫我“叔叔”,这一切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却愈演愈烈,远没有能停下来的意思,看来,再往后,我的对手,可就是真正意义下的下一代了!

也许,两个饿了一天的年青人,有理由解释他们为什么选择抢劫和杀人,但我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远远不止这些,还是那句老生常谈:这是个社会问题啊。抓捕过程中,我和同伴出现在其中一名嫌疑人的家中时,而他的父母惊诧中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然是:“找我儿子?他都三年没回家了,我们早就不当还有这么个儿子了!”,调查了一圈,这居然不是撒谎。三年!一个不过十九岁的年轻人,却早已是一个无家的流浪者,自生自灭的在外漂泊,那么,他对这个世界的爱与恨,那一点会占据心灵的主要空间呢?父母都不爱他,还有理由要求他去爱谁?

曾经以为死亡离我很远,那是因为我还很年幼,认为这个世界像我一样新兴而生,充满活力和希望,离陈旧和衰老还很遥远。渐渐的,开始有我认识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有些我是那样的熟悉,有些比我还要年轻,那时,我感觉到了自己已经长大成人,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无力改变的世界。

审讯完嫌疑人后,我和他聊了很久,听他讲正在追求的女孩,和他聊最好玩的网络游戏,告诉他被监禁的日子该懂那些规矩,很短时间,我对他的了解,已经远比老高要熟悉,算来,他是我生命中,一个最新认识的人。只是,在未来不久的一天,他被强制驱离人世时,我不会感到一点遗憾,虽然,我认识的人,会由此而又少了一个……




本文内容于 2009-10-31 12:41:26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