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往事不堪回首

人性禁岛 收藏 9 13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URL] 往事不堪回首 “说不出来是吧,那我只能枪毙了你俩。”说完,我就拉动一下手枪的保险,故意把机械碰撞的声音弄得很大,装出要枪毙她们的样子,故意吓唬这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惊恐万状,急忙努力地说起话来,但是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也许是德语或者法语之类。看来她俩一直都没听懂我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往事不堪回首


“说不出来是吧,那我只能枪毙了你俩。”说完,我就拉动一下手枪的保险,故意把机械碰撞的声音弄得很大,装出要枪毙她们的样子,故意吓唬这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惊恐万状,急忙努力地说起话来,但是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也许是德语或者法语之类。看来她俩一直都没听懂我在说什么,我就拉过黑女孩,指着她身上的伤口,比划着让她俩理解我说的意思:身上没有伤痕是要枪毙的。

两个女人因为恐惧的原因,会意能力很差。我费了很大劲儿才使她俩听明白了,其中一个乳房挺翘、皮肤白皙的女人,立刻张开了双腿,把私处展露给我看。

那里浮肿得很厉害,能明显看出里面被塞进了异物。她的大腿内侧有严重的齿印,可想而知,这不是她自己制造的伤痕。

这个情景使我吓了一跳,忙示意她不要乱动,并让身旁那个长着湛蓝色漂亮眼睛和一头漂亮红发的女人趴远一点。

我收起手枪慢慢蹲下,分开这个白皙女人的双腿,一个手雷的拉环摇晃着露了出来。

这使我极度的气愤,沧鬼这个老杂碎,居然如此恶毒,想让这个漂亮女人充当人肉炸弹靠近我,真是连禽兽都不如。

现在眼前是个大麻烦了,如果我直接取出手雷,极容易使这个女人的器官破裂得更严重,而且在取出手雷过程中,随时可能发生爆炸,后果是不可设想的。

如果迟迟不取手雷,白晳女人自然会非常痛苦,这是任何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男人都不愿看到的。我回头对身后的黑女孩说:“姑娘,你帮我托起她的后背,我得取出她里面的东西。”

黑女孩一听我要救人,立刻看明白我不是在蓄意作恶,就积极主动地跑过来,托起白人女子的上半身。

我尽量使她的双腿分开,然后一只手按住露出的手雷拉环儿,另一只手按着她绵软的小腹,像导娩医师一样,鼓励她自己用力,慢慢挤出里面的东西。

这个过程中她很痛苦,全身湿汗淋淋,不住发出悲痛的惨叫。我抠住手雷表面的指甲也适当地用力向外牵引,以减轻她的疼痛。

由于手雷是椭圆形的,只要探出了中间最粗的部分,就可以直接拖拽了。当她把手雷从狭窄的肉体中挤出一半时,我迅速将手雷一拽,伴着女人的一声痛喊,手雷的拉环儿被弹了出来,然后我扭身把沾满黏血的手雷抛进大海。手雷在船身和海面之间的飞翔中爆响了。女人们被惊吓得齐声发出哀叹。

白女人身体下的那片甲板上,流出一滩血水,人也虚脱得厉害。“过来几个人照看一下她。”我话刚一说完,立刻围拢过三四个女人,有的为她擦汗,有的为她擦血。

我自己也大汗淋漓,幸好沾满血水的手雷拉环儿没在女人的体内被挤滑掉,那样不仅女人要丧命,附近的人都会炸成重伤。

红头发的女人见到白皙女人平安无事之后,长吁一口气,平静地仰躺在甲板上,那一头秀丽的红发和俊美的容貌,在旭日的红光中显得极为美丽动人。

擦完额头上的汗水,我让自己静了静神,又转向红发女人。她不再像先前那么惧怕我,并主动打开了双腿。

她和白皙女子的情况是一样的,也被沧鬼老贼残忍地制成了人肉炸弹。黑女孩这次主动走过来帮我,她托起红发女子的上身,并伸出两条漆黑发亮的细胳膊,勾起红发女人的双腿,以便我能轻松地取出里面的手雷。

与白晳女人如法炮制,我将第二颗手雷抛进了大海。

“好了,现在我可以确定你们都是受害女性了,你们放心吧,地狱的日子结束了,很快就会送你们回自己的国家。”说完,我就跑回了舱内,将里面所有的尸体背负出来,丢弃进汪洋大海,同时又把那些匪徒的武器藏在了楼梯的下面。

从这些女人的嘴里,我知道大厅中间的桌子底下有个暗门,掀开后就可以下到卧室和厨房。这些地方都是我未检查过的,从理论上说,还有可能藏着漏网的恶匪。

从军火仓库里,我搬来一箱烟雾弹和闪光雷,放到大厅的中央。一打开桌子下面的暗门,就向里面抛了三颗闪光雷,接着又丢进去十颗烟雾弹。

如果里面还有敌人的话,一定会承受不住烟熏,自动地跑上大厅。这时,沧鬼还在旁边的大桌子上昏迷着,我端起冲锋枪,心中默数着分秒,等待可能出来的敌人。

“他奶奶的,好不容易修好了大船,连个安稳觉都睡不成,又他妈在上面窝里斗。烟雾弹都丢进卧室和厨房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随着声音的逼近,一个头戴蓝色帽子、胳膊纹有青色虎头的家伙,喘着大气爬了上来。

“嗒嗒嗒嗒┅┅”我射出的子弹还没等他睁开眼睛看清楚周围,就结果了他的生命和抱怨。过了二十分钟,我又丢下去两颗闪光雷,一阵刺眼的光亮闪过后,我迅速跳到了二层。

里面就像一节卧铺车厢,但床位都空着,昔日那些睡在舱里的悍匪,此刻早已死在了岛上和船上。我在床铺下搜索完毕,再往里面的厨房丢进一颗闪光雷,但并未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我这才一脚踹开厨房的门板,看到的只有食物和酒类,没有人和可以藏身的地方。

现在这艘大船上,就只有我和沧鬼两个男人了。让我高兴的是,在海魔号未到来之前,我就是这艘大船上的主宰,是可以让所有女人信赖和依托的正义力量。

我放心地回到甲板上,对那些女人说:“你们都到舱里去吧,里面安全了.那两个受伤的女人,大家帮忙抬下去。”女人们听说大船里的恶徒全部被杀掉,不禁悲喜交加。

喜的是伤害她们的人都遭到了报应,悲的是自己在这些日子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谁都不堪回首。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