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突击 和平—猛虎添翼 猛虎添翼12

邋遢汉子 收藏 4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8.html


三天过后……


雪依然没有停,因实在太大,新兵连原定的作训计划也因此而受到影响,不得不停止户外训练,原因是新兵中有很多南方人,得需要点时间来适应北方的气候,活动范围限制在了班内,主要进行一些理论方面的学习。


陈健班长被人叫走了……


新兵连六班的门从外面被推开,刘斌看见一名陌生上尉进来,后面跟着一名少尉,班副冯博白从来都没有放过任何彰显身份的机会,这次也不例外,嗓门大得就象在房间引爆了一颗手榴弹,炸得刘斌耳膜“嗡嗡”作响。


“起立……”


新兵“唰”地起立,声音特齐:“首长好……”


上尉满脸堆笑,显得很随和地摆了摆手:“大家都坐下。”


“卡……”


新兵们动作非常一致地坐下,坐相极其端正,坐姿的动作要领每个新兵都已滚瓜烂熟;上姿保持军姿不变,双手掌放于膝盖上,指尖与膝盖前沿取齐……


新兵六班没有配备椅子,如果有,新兵们肯定早就殷勤地搬了过去,两名干部很随意地坐在了床上,少尉掏出了一个笔记本,上尉扫了扫众人开口:“同志们,新兵连累不累?”


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任何思索,所有的新兵达成了高度的默契:“不累。”


上尉满意地点头微笑:“苦不苦。”


新兵:“不苦……”


问答式的开场白终于结束,上尉马上转入了正题,体现出老练的工作作风:“同志们,这次来,主要目的是想和同志们交交心,了解了解你们在新兵连的生活情况,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


少尉一直没有开口,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刘斌和众新兵面面相觑……


上尉扫了一眼众人开口:“对了,大家放松放松,不要这么紧张,坐自然一点,都坐自然一点嘛。”


新兵们依然保持着一座钟的模样。


上尉想了想:“现在我问大家几个问题,你们对你们班长有什么看法?”说完眼光锁定了班副冯博白:“副班长,那就副班长你开个头吧,你来说。”


冯班副“噌”地站了起来,把胸脯挺得老高,甚至有些开始走样,屁股高高撅起成了“S”形:“报告首长,我们班长对我们很好,就跟那大哥似的,比大哥还亲,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大哥,喔,不对,是最好的班长,训练上总是严格要求我们,生活上总是细心关心我们……”,冯班副这张妙嘴真的是生了花,到底是班副,这觉悟,这水平就是不一样。


刘斌不得不佩服冯班副,如果换了自己,是无论如何没有冯班副这么善于表达。


上尉又一一点到了几个新兵,新兵们有了冯班副的范本,应付起来自然游刃有余。


“那位新兵……”


刘斌有些走神了,身边的曹遥用肘碰了碰,刘斌才知道是在叫自己,忙站了起来。


上尉注意到了刘斌的手,那天晚上磨破的伤口已结疤,但依然很显眼,上尉眼光移到了刘斌脸上:“你手上的伤怎么回事?”


刘斌开口:“报告首长,战术训练碰伤的。”


上尉:“班长有体罚你吗?”


刘斌为了掩饰慌张而挺了挺胸脯:“报告首长,没有。”


上尉像似不相信地追问:“真没有?”


刘斌:“报告首长,没有。”


上尉这才放弃询问:“好,你们新兵六班都表现都不错,以后如果有什么情况都可以向我反映,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少尉拿出一张打印纸,上尉指示:“贴在门后面吧。”


新兵们起立:“首长走好……”


上尉出门回头:“你们继续学习吧。”


六班的门关上,新兵们聚在了门后,伸长脖子望着门后新贴上的纸条议论纷纷。


姜哲摇头晃脑地念头:“政治部史参谋,电话123456789……”


曹遥发问:“政治部是干什么的?”


众新兵疑惑:“是哟,政治部是干什么的?”


冯班副再一次拿出了副班的权威,阻止了大家继续探讨这个政治部到底是什么的:“大家回去坐好,咱们继续学习。”


姜哲学着冯班副的口气:“牛班副有令,大家回去坐好,咱们继续学习。”


冯班副抬起了右脚:“我踹死你个熊兵。”


姜哲嘻笑着躲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新兵六班安静下来……


……


李建设跳下吉普,风风火火地往二楼窜,楼门口的哨兵敬礼完全被忽视,魏朝小跑跟在后面装首长架姿给哨兵回了个礼,换来哨兵咬牙切齿地鄙视,魏朝报以一鬼脸。


新兵连的连部设在二楼,上完台阶左拐后第二个房间就是,门上挂着的白底牌子上面写着“新兵连连部”几个红字。


门虚掩着,李建设省去了敲门程序,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推开了门后候六和陈健落入眼里。


坐着的候六和陈健忙起立:“营长……”


李建设步行到房间内唯一的办公桌前时,候六和陈健已闪身一边挪开地方。


候六搬动椅子:“营长,坐。”


李建设甩了候六一眼,无任何感激之意,摘下大檐帽随手扔到了桌子上,大檐帽不安分地挣扎了几下才静下来,李建设屁股重重地压在椅子身上后直接问道:“是谁给政治部打电话投诉的?”


候六指了指陈健:“这事他清楚。”


李建设把眼光落在陈健脸上:“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健低声开口:“是我给政治部打的电话……”


候六用惊诧的神情望着陈健。


李建设怒不可竭地蹦了起来,扬起了右手,准备残人……


陈健反应到快,忙双手护头,上身收缩成一团。


李建设高高扬起的右手收回:“你是不是兵当老了,也当傻了?”


陈健两手放下:“营长我……”


李建设:“我个屁,是不是故意给我添事,活得发腻……”


陈健:“营长,没有,在你面前,我那敢啊!”


李建设指了指陈健:“你看你,当了几年的训练标兵,今年你中邪了,想当反面典型是不。”


陈健不再出声。


李建设:“那个新兵呢?是你们班的吧?”


陈健开口:“是,是我们班……”


李建设:“去,把那个新兵叫来,我问问他你是怎么体罚他的。”


陈健试图拒绝:“营长……”


李建设又扬起了手:“老啦?你这兵是不是老啦,是不是要本营长给你松松皮?”


陈健忙逃出连部。


李建设吐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候六:“候大连长,麻烦你给我这小营长倒杯水行不?”


候六回过神来,忙倒了杯开水笑呵呵递上去:“我自我检讨,细小工作抓得不好……”


李建设接过开水白了候六一眼:“我说猴子,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装了,给我倒杯开水,你倒显得挺委屈了你。”


候六“嘿嘿”一笑。


……


刘斌跟在了陈健班长后面,班长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宽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班长刚才会叮嘱自己,一再强调一定要把那天晚上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营长,说实在话,那天晚上的事,刘斌自己根本就没有记在心里……


前面的陈健推开了连部的门,刘斌跟在了陈健后面走了进去,立正敬礼:“营长好。”


李建设愣了一下,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个箭步窜到了刘斌面前,围着刘斌围了五圈才停下来,那神情就象在观察一个来自宇宙的外星人般。


候六和陈健也被李建设的异常举动搞得莫名其妙。


刘斌的双腿发起颤来,已认出眼前的营长就是那个曾经一出手就让自己脱臼的解放军干部,如果现在能逃,自己一定会逃,但此时却逃不掉,当逃兵的罪是很重的……


李建设猛然转身面对陈健:“这个兵是你接的?”


陈健如实回答:“是。”


李建设:“在老龙镇接的?”


陈健:“是。”


李建设忽地笑了,极其不自然地笑,候六和陈健更迷惑。


刘斌把头低得不能再低……


候六凑近李建设身边:“营长,怎么啦?”


李建设盯了候六一眼:“怎么啦,你还不知道怎么啦”,猛地指着刘斌大声说道:“陈健这兵原来接了个瘟神回来,这是瘟神你们知道不。”


候六和陈健嘴张得大大的,表情更惊讶,营长怎么会骂一个新兵是瘟神。


李建设在房间里乱窜:“你们不明白,三营长谭智,三营长谭智为这个瘟神把命搭上了,现在你陈健又栽倒这瘟神手上,想办法,想办法把这瘟神给退回去。”


候六迟疑问道:“退兵?”


李建设:“对,就是退回去,让这瘟神打那来,就回那去,留在部队让人寝食难安。”


候六和陈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