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时候都有人想嫁“黄世仁”因此不算新闻


任何时候,任何人,都有人想嫁给他。黄世仁的时代就没有人想嫁黄世仁?照样有。在抗日战争中有国民党军官娶十个小老婆,这十个小老婆也并不都是哭哭啼啼不愿意。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永远都有人想要嫁给一个有钱的人的。既然如此,原本就不是新闻,根本就用不着炒作。


尤其是,这个炒作的标题很不象话,本来的新闻是,有一个女生问到,为什么喜儿不嫁黄世仁?如果是她,她就会选择嫁给黄世仁。那么,不过就是“有一位”嘛。结果你看看这个课题变成了什么?“90后女生要嫁黄世仁”,这就变成了一条新闻了,那个记者趁机挣了大把稿费,当然乐死了,这回买车的钱算是有了。但这也很可能是瞎编出来的一条东西,是一种艺术创作。


这个标题“90后女生要嫁黄世仁”就成让人感觉上不是“有一位女生”,而是“个个都想嫁”,这本身就在制造新闻上的误导,实际上也算是一种虚假新闻了。我倒要问搞这样的策划什么意思?算是正确的新闻导向吗?


实际上也从来就没有宣传过“想嫁黄世仁”属于不道德的想法。


正确的爱情观无非也是两个人要合得来,有感觉,相互爱慕,等等,也不排除黄世仁也有一个女的爱他,也不是说黄世仁是一个大坏蛋他老婆就应当和他离婚。


现在监狱里关押的犯人,有许多在狱外都有老婆,也不是说就要鼓励狱外的老婆就要和这个犯人离婚。


当然,你要说黄世仁这个艺术形象代表了一个旧中国的地主的形象,欺压穷人,害死杨白劳,迫害喜儿,是个大坏蛋,这一点不假。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嫁给他,也还有她的婚姻自主的权利的。这也不过就是有人,也不能够就代表所有的女的都赞成嫁给一个害死自己老爸的人。


当我们注意到某一个人发表了某一种似乎另类的想法的时候,也没有必要大喊什么道德沦丧了之类的话,可能根本就不代表什么社会问题。这会的道德有可能既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它不过就是那个样子。


再说说最近讲的一个学生被打,大家冷漠旁观的事情。我以为,大家冷漠旁观,也代表了一种关心,至少在众人面前,打人者毕竟要有一些分寸。如果大家都躲开了,有可能那个受害者就被杀了。为什么不见义勇为地插手?原因在于,如果没有黑社会,只是单个的坏蛋,则群众一插手,坏蛋就完蛋。但是,现在都有黑社会了,你要插手,得罪的是一个大的组织。要报案?但是如果公安局长也是黑社会的呢?那谁报的案还被黑社会知道了不是?


因此,见义勇力也得看自己的实力,如果自己能够纠集起另一帮黑社会来打呢?那就成了黑社会相互斗殴了。除非共产党组织起红社会,全民皆兵,男女老少都戴着袖标在街上巡逻,但是又有人说“哎呀我害怕”,那怎么办?红社会你不敢要,黑社会又不能够乱组织,报案又怕公安局长是黑社会的,只好通过冷漠旁观来制造最后的制约。至少,坏蛋看到有许多人冷漠旁观,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制约的。至少已经有了许多证人不是?


你瞧,在这许多冷漠旁观者中间,不也是有人偷偷地把录像给录下来了么?不也是散发到网上了么?这其实也是见义勇为的一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