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一警察博客里记下捉拿一杀人凶手的日记

xwd19991015 收藏 0 113
导读: 刊发稿件之前,小编专门给瓯海公安的政治处副主任去电话,想要找出这位写博客的警察。 刚说了几句,那边就说,这个警察叫夏策,小伙子很出色,破案有本事,二等功三等功都获了好几个了。   要到了夏策的手机拨了过去。电话通了。才聊了没几句,那头的夏策就说,不能多讲了,他正在办案,不方便,实在抱歉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小编随即又给副主任打了个电话过去,想要一张夏策的图片。   很快,图片通过QQ发了过来。副主任在网上说,这张照片,拍的是局领导为夏策送上一份破案喜报。中间那个精神的小伙



刊发稿件之前,小编专门给瓯海公安的政治处副主任去电话,想要找出这位写博客的警察


刚说了几句,那边就说,这个警察叫夏策,小伙子很出色,破案有本事,二等功三等功都获了好几个了。


要到了夏策的手机拨了过去。电话通了。才聊了没几句,那头的夏策就说,不能多讲了,他正在办案,不方便,实在抱歉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小编随即又给副主任打了个电话过去,想要一张夏策的图片。


很快,图片通过QQ发了过来。副主任在网上说,这张照片,拍的是局领导为夏策送上一份破案喜报。中间那个精神的小伙子就是你们要找的主人公。


而且,副主任还加了一句:边上这位漂亮女警官就是夏策的妻子,小夏工作出色,也多亏了这个贤内助,有机会,也要帮他们表扬一下。


恩,感谢破案的警察,也感谢背后默默支持的家属。


时隔六年,我再次踏上川渝大地。


这里曾是孔明先生奋发图强再企霸业而身先死的地方,想起那句“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让人热血沸腾。


记得六年前我与同事联手,在成都高新区某公司家属楼控制一个女人,从而获悉南白象“8·1”抢劫杀人案的两名主犯在杭州拱墅区登云路附近的消息,最终成功破案。


想想六年的往事,故地再战,让我有莫名的情感。


这次入川,只为找一个人——杀人逃犯顾云平(化名,博主注)。


今年的9月19日晚,为了五十元罚款的事情,他准备了电击棍和匕首,先辱后杀把管理员一刀干掉了。这一刀下去害苦的是两个家庭。


■9月26日


我踏上追捕路,搭乘飞机到成都,这一来,不知要用多少天,自己的心里也没底。


■9月27日


早上,工作开始。找成都刑侦局局长未果,电话联系后,局长安排同志配合我们办案。随后向成都同行汇报案情,提出下步工作要求。从接案到分案搞了一整天。快到下午下班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小宋过来对我们说,案子由他接。


小宋,有思路。这个时间点,总要请吃饭。晚上我陪小宋喝了很多,先交朋友后办事,是我多年出差,摸索出来的经验,很实用。离席时小宋抛出一句话:“夏队,案子你放心。”


■9月28日


一早分析案情,主要是分析顾云平老婆在成都的落脚点,社会关系和职业。通过深层次的走访了解,发现这女人已有了其他男人,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说明顾云平在她身边是呆不住的,也意味着下步的追捕之路要异常的艰辛和不确定性。


■9月29日


侦查发现顾妻与四川德阳联系频繁,分析可能顾云平已潜逃到德阳。中午退房赶到德阳。


德阳刑侦很忙,接案后当日没有分案,只能等到次日。


■9月30日


德阳警方在上午侦查得知,顾云平可能藏在德阳下面的中江县的农村里,绵延近百公里,都是山区,我最不希望的情况已经无情地摆在面前。


当晚气温骤降。深夜,我全身乏力发烫,硬撑到德阳人民医院,一测体温39度。挂好两瓶点滴,已是天亮。


■10月1日


正当全国人民共庆建国六十周年的日子,我们已经租上一辆破旧的千里马,赶赴中江县城。


到县城已是下午三点,中江的刑侦大队很负责,当夜我们把顾云平的老家摸清楚。晚上回不了县城,就住在隔壁仓山镇的小旅馆里。


祸不单行,妻子夜里来电,说小孩得了疱疹,在附二医打吊针。


■10月2日


小孩还在附二医打吊针,心里十分记挂,可又没办法,案子还在。


■10月3日


我们到中江县织金镇,又了解到顾云平丈人家的位置。那夜明月高悬,已是中秋来到。当晚住仓山。


■10月4日


考虑到侦查员小陈要回温州,给父亲做七十大寿。


为了不让侦查员空手带着遗憾回去,我们研究决定晚上到顾云平家里实施抓捕。


深夜,一种死的安静,冲斥着山路。刚到村口,狗开始叫了,一种撕心裂肺的叫,让人发慌。借着手机的屏光,才摸到顾云平家的院子。


突然,四条瞪着发绿眼睛的恶狗,怒吼着直扑过来。想躲已不及,只能装镇定。恶斗一场后,四狗散开,让出一条道来。踹门进屋,只看到顾云平七十九岁的老母亲坐在床头,我们扑空了。


■10月7日


昨天,我给顾妻子做工作,说了好久,她终于答应去劝说丈夫自首。可今天传来消息说,顾妻打手机给顾,顾却很固执,说死也不投案。


当晚情绪低落,我大醉一场。


■10月11日


雨后的山路,泥松土滑,坑深石杂,李太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不是骗人的。冒着随时可能翻车死人的危险,我们沿着打滑的黄泥小道艰难前行。


到派出所后,让所长把村干部叫到所里。我问他们有没有看到顾云平,他们说没有。


他们说没有,可我们还要尽人事,听天命。


当日下午三点,我们再往顾云平母亲家中实施抓捕。当我们以最短的时间接近顾母的房子,立马冲进院子。四条似曾相识的恶狗又用它们娴熟的动作扑来,老房的边间阳台上还有一条大狗朝我们咆哮,不时的举起前脚。与狗搏斗后,我们进入房间,但所有的房门都用挂锁锁上。我心里没底,不知是不是孔明将空城计重新上演。


当地警方不看好这次行动,都站在院子里,与狗对峙了。我们自己进去搜索,黑灯瞎火,只能用棍棒去戳。十分钟后,开发区派出所的同事告诉我“夏队,我戳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我告诉他,给我用力狠狠地戳,有叫起来,就好了。突然一声惨叫,锅灶里滚出一个人来,满脸是灰,没错就是顾云平。此刻我如释重负。


■10月15日


经停武汉,飞回温州。我没有辜负那些期待的眼神。


此次出差时间跨度长,正值双节假期,辛苦艰难倍增。过程是辛苦的,结果是美好的。我们克服了心理和身体的障碍,最终坚持了下来。


这是编辑上网浏览时,在温州703804论坛里意外发现的一个帖子,原文来自当地一个警察博客,博主是一位重案中队的刑警。在这篇博文中,这位警察讲述了20天追捕一个杀人凶手的真实细节。


经过了解,撰写这篇博文的,是温州公安局瓯海区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夏策。


也许,这并不算一个最惊心动魄、离奇惊险的追凶故事,但文字中透露出来的真实,却能帮助我们对刑警办案时的艰辛和曲折有着最直接的了解。


案件回顾


9月19日晚上9点40分,有人拨打110报警说,瓯海经济开发区慈湖北村有人被捅伤,倒在地上。


死者姓叶,是经济开发区一知名锁具公司管理人员。


警方排查了厂里的一两千名工人,发现有一名叫顾云平的男子可疑。


其表姐说,顾云平当天晚上曾给她电话说:“我出事了,跟叶某打架,可能把叶某弄伤了,你帮我过去看看他伤得重不重。”


其表姐打探后,告之叶某在被送医院途中死亡。之后,顾云平关机了。


警方立即将顾云平列为重点嫌疑人,全力追捕。


夏策说,因为其表姐反映,顾云平的老婆在四川打工,他们推测顾回四川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赶往四川进行追捕。


前后花了大约20天的时间,夏策终于和同伴陈国华、张维潮一起将顾云平抓获归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