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警惕美国人的另一种"思维"渗透......

这段时间,在网上也能看到一些网友在质问:“为什么美国不愿意放许多华裔科学家回国,而是要想方设法把他们留住。但他们对我们的经济学家、教育学者、法律人才等等,一律欢迎回国,从不设防,值得怀疑?”的确值得怀疑。如果我们再结合近十来年的一些西方的一举一动,我们就不得不怀疑了——这绝对是西方精英误国的总体战略部署——一盘很大的棋,大得他们认为可以颠覆整个中国的棋。


首先,西方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口号,在国际上给我们加压,而国内一些法律专家就趁机大呼要修改一些法律法规等,一呼一应,配合密切。修改法律文本是肯定的,法律当然要与时俱进。但我们一看修改的结果就有点吓人了——把我们法律文本中人民专政的条款明显削弱,“人民专政对象”的自由度大大拓展了;把保护公有化的条款毫不留情地边缘化,把承认私有化的条款明显强化……在民间,甚至流行这样两句笑话:一句是,过去我们把坏人关在铁笼子里(监狱),现在我们把好人关在铁笼子里(指每家每户的防盗门和防盗窗)。另一句是,过去大官威风,现在大款威风;过去我们为人民服务,现在我们为人民币服务。还有更可怕的是,现在是犯事的“老鼠”都不怕执法的“猫”了。我就亲眼看见过一个罪犯(对不起,我就要这样说,虽然按法律专家的意思是“犯罪嫌疑人”)在大街上砍人,警察在处理时稍为有点偏差,他们就大呼“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我们的警察居然为此还挨了一个小小处分,这是什么世道?真叫人寒心呐——我们法律,总体原则是“尽量不重罚罪犯(借口是防止打击面扩大),尽量打击执法犯法(理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所以,现在的警察不威风了,大家应该理解了吧。最后,我再追问一下。坏人不怕执法的了,那好人会好过吗?水都浑了,鱼会好吗?你看,我们的鱼水情就这样一点一点被瓦解的,被稀释的。


大家还记得吗?九十年代,西方老是说我们的监狱有问题,我们的监狱警察执法有问题等等,指手画脚,没完没了。结果如何?我们就在监狱里大大推行透明的民主管理,打造阳光育人模式。这样一来,我们监狱中的狱霸培养出来了,出监狱重新犯罪率上升了。特别是重庆的打黑,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我们监狱改革的一个“小成果”——你看出狱人员成为黑社会的主力军,这说明什么?就是监狱教育乏力的直接证据嘛。看来,我们要把监狱办成度假村,西方老板才会真正满意。


另外,我还发现我们法律界学习西方的负面的东西比较多。比如,美国警察与歹徒对峙,可以开枪直接射杀,中国却得鸣枪示警;美国持枪警察如果被带刀(或徒手)歹徒弄伤,不仅不会受到嘉奖,还要受处分(这是一个华裔警察在某电视台作谈话节目时说的)。所以,在美国,警察一吼:“我是警察!”罪犯就乖乖举手。在中国,警察一吼:“我是警察!”罪犯就拼命跑,不少罪犯还因此躲过一劫——我们的法律专家不找法律的原因,还说警察无能。兄弟,人家是不要命的冲刺啊,潜能可以发挥到极致,刘翔也未必跑得赢呢。我们的警察不是飞毛腿,还被指责这指责那的,你说冤不冤?现在,我们国家的黑社会又有了,敢与政府作对了人大有了……人民的安全系数下降了,党的威胁受影响了。为什么?这都是西方过分关心我们要专政的人造成的。难道不是?


其次,在许多学习美国的教育专家或崇拜美国教育的专家领导下,我们教育也很可怜。据说群众最不满意的公益性事业,教育居然排名第二。这不是教师造成的,因为一个稍微有一点点良知的教师,都不愿意误人子弟;这也不是孩子造成的,因为一个稍微懂事点的孩子都知道“知识就是力量”;这更不是做父母的造成的,因为任何一个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天哪,教育的问题到底在哪里?我们的语文教育,在一句“几千年都一个模式, 是非改不可”,于是我们的老师和学生就非得学习西方的语言教育模式;我们的数学教育是“全世界最好的”(有数据为证),可我们得学习美国的数学教育模式;我们赖以生存的思想品德教育,现在几乎弱化到可有可无的地步,小还在连母语都说不好就开始学习外语了……“美国的教育是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中国的教育永远培养不出诺贝尔级别的科学家?”……又是一唱一和的,难道一个诺贝尔就可以摧毁我们几千年的教育积淀?我国著名数学家陈省身说:“中国千万不要学习美国的数学教育。中国的数学教育在实践上肯定比美国好。事实胜于雄辩。中国好不容易有一项比美国好的数学教育成绩,为什么自己不珍惜、不总结呢?”我们教育专家听不进,就是要学习美国的数学教育。学习学习,本不该有什么异议的。但是,我们是“丢了西瓜去捡芝麻”式的学习,这种学习态度,我的确难以苟同。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还真的担心这也是西方的“和平演变”总策略的一部分呢。如果是那样,我们这个民族就危险了——因为教育的演变,绝对是一种斩草除根的战略


同时,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教育有点过分强调个性化培养(据说美国的教育就十分重视个性化教育),这容易进入一个误区——好像共性的东西就不要了。我们要不要个性化?当然要。但个性化与工业化好像是有点矛盾冲突的。作为我们国家,要实现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就需要培养大批的技术熟练的工人。而绝大多数的高级熟练技术工人都是“熟能生巧”的结果,而非“个性创新”的结果。所以,我们的教育在处理个性与共性时一定要处理好一个度的问题,最好是夯实基础,引领创新,二者兼行。那技术工人到底要不要个性?要,但共性化的比例要多一些,这就是所谓的经验嘛。而个性化的人才更适用于科技开发、设计创新等领域。但这毕竟是金字塔塔尖上的人才。我们的基础教育要为国家工业化建设服务,其重点就应该放在塔基建设上。而塔尖上的人才不是我们教育可以批量生产的,所以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教育误国,最可怕。


再说说我们的经济界,按理说我们搞市场经济,就应该大学特学西方经济的运行和管理模式,因为西方毕竟是市场经济的鼻祖,他们最有发言权。前几年,我们的西方老师说我们对外开放程度不够,我们市场化推进过慢,我们人民币汇率要全面放开……西方老师教我们那么多的“先进知识”,传那么多是“宝贵经验”,我们的经济学家就是全听不全用,走自己的路。说句不负责任的话,幸亏我们的中央领导头脑清醒,我们的经济专家是借鉴,不是照搬,没有从根本上放弃我们自己的经济管理模式,而是吸收西方经济体系的营养为我作有益补充,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这样一来,我们九十年代实现了“经济软着陆”,这次又躲过了经济危机,出现了徒弟战胜师傅的戏剧场面。如果我们真的一味听人家的,我想这回我们就真正玩完了,恐怕不是一个“广场协议”那么简单,可能是国将不国。这个,我不想细说,事实就在面前。哈哈,听说西方开始学习我们的经济管理模式了。


说了这么多,我不是说要一味否定学习西方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人家叫我们学习这样,我们就必须学习这样,人家叫我们不怎样,我们就乖乖不动,那样我们早晚就成了人家的家奴。我们一定要像鲁迅先生讲的那样,有甄别地学习。我特别要强调的是,海归学者在建议国策时,要结合中国国情和民情,多调查,多思考,不要把“美国某某,英国某某”作为中国应该怎样怎样的论据。一句话,不能完全照搬西方模式,活学活用就是毛泽东,就是民族进步的功臣;照搬照抄就是王明,是要误国误民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