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38年回乡路

今年第一次回乡,独自一人。


人生真的很忙碌。


忙到什么程度?2009年5月12日老家移坟,将爷爷的坟墓从山上移到山下,我11号从百色的LY县匆匆赶回南宁,在家洗了个澡,吃了饭,正好剩下一个小时,坐公交车到北大汽车站,刚够赶上9点30分的班车。班车很好,卧铺,干净舒适,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到了贺州。


今天奔波了300+520公里,这不算什么,因为这次回乡,离上次父亲带我和姐姐回来,将近38年了。


人生有多少个38年?这个数字就够我感叹了。


那是1971年的7月底,我还很小很小(我竟然找到了一直珍藏着,当年从贺州回来路过桂林时参观卢笛岩的一张门票,因此时间可以确定)。我们一行三人从来宾县出发,坐着单位的解放牌大卡车,奔波了一整天,到八步已是夜间,在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坐班车赶往公会,儿时的印象中,那一路都是险峻的高山,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深渊,吓得眼都不敢睁开,现在看来,这些山比起河池、百色和我到过的一些地方,不算大的了。


只是沿途都在修路,一路烟尘滚滚,据说年底,一条崭新的二级路就要通车。


由于有堂弟阿浩带路,没费什么周折就到了梁木寨——我祖辈居住的山村,一族乡亲都在准备当天的移坟工作,人很多,大家介绍一番,感慨一番。坐在门前的空地上,听着陌生的乡音,看着老人满脸的皱纹和孩子天真的笑脸,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洋溢在身边,感觉到一种从未曾有过的舒坦。


吃了早餐,来到村头的坟地上。


祖坟是从山顶移下来的,因为三叔说,上面保平安,但不聚财。我笑笑,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不懂,城里长大,对这些没有讲究,我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该回家看看了。


从老村的小巷穿过,一路瞻仰了父亲和祖辈居住的旧屋和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听说父亲是民国23年生(身份证上的出生不一定准),1949年,解放军路过家乡时,他就跟着部队走了。


当时他才十六岁。


一同跟着走的村里人有三个,另二位早已回家乡工作,一个在邮电局,一个是医生,当医生那位前几天刚去世。只有我父亲转战到边防,最后驻扎在中越边境,在那里认识了我妈,从而成家立业,当然,这是后话,很长一段空白我还没能理顺,没能完整地写出来。


那时广西全境还没解放,但部队在公会没有打仗,可能国民党的人马已经撤退了吧,解放军的人说,你们这里的人胆大,部队路过别的村庄,村民吓得都藏了起来,你们还敢来看我们,不得了。


去看他们的人中有我爸爸,看着看着就跟着走了。那是第一批过路的部队,解放战争接近尾声,但并没有结束,以后的缴匪也夺去不少鲜活的生命,家里人不放心,再穷也是自己的儿子,他们一路尾随着要他回去,但父亲没有放弃自己对新生活的追求,因为家里实在是太穷了,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只有在这种大旋窝中谋取自己的未来。对这点,他的意志非常坚定,告别家乡,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时光没有停留,到了现在,早已物是人非。家乡除了种植水稻,最主要的经济作物是烟草,放眼望去,房前屋后都是绿油油、肥嘟嘟的烟叶,据说这里的土壤最适合种这些东西,因此也换来较好的生活。村民大多都盖了新房,由于地广人稀,他们不象别的地区那样,喜欢盖楼房,大都是盖一层的火砖房,只是面积更大一些而已。


由于我、三叔、阿嫦三人的八字不符,祖父下葬的时候必须回避,趁这机会三叔带我上山去看祖坟。祖宗的山高得出乎我意料,但都是碎石山,种不了什么经济作物,有一些松木,还给人烧山时给烧掉了。出一身汗,累得够呛,一路拜见祖宗,直到最高的山顶,这是奶奶的坟,奶奶——我的印象中没有她的身影,真的很渐愧。由于当地没有合葬风俗,所以她只好孤零零地站在这高峰上,注视着人间。


从山上望去,公会是个富饶的小平原,中间有一条河,静静地流过。我的祖先,客家人,从中原到福建,从福建到广东,从广东到广西,不远万里,爬山涉水,最终定居在这片土地上。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个姓氏的堂口叫“至德堂”,怪不得村里家家户户的门楣上都贴着这个堂号,在乡下,群众都十分重视宗亲关系。


下葬大概在九点半开始,据说今天日子太旺,所以没敢放。说到日子旺,还有个插曲,中午老婆打来电话,嚷嚷叫屈,她九点半在菜市场买菜时狠狠地摔了一跤,儿子也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问我帮她烧香了没有?我说,我买的香混乱了,也不记得那一束是我的。这事确实奇怪,有人说是祖上要她下跪咧。


还有,当天下午下起一阵雨,乡亲们说,很久没下雨了,前几天很热,阳光很强,不知是不是祖宗显灵,反正当晚很凉爽,与他们所说昨晚要在房顶洒水才能入睡之事,成了天壤之别。真的很怪,我所知的第二天,又是一个热哄哄的大太阳天。


第二天我抓住机会叫他们带我去黄姚古镇参观,因为只有几十里地,很方便,虽然也在修路,但通行没问题。更令人欣喜的是,黄姚古镇上有我们本家祠堂,每年十月公会的同姓群众和外地(包括广东、湖南)的同姓子弟都会来这里祭拜祖先。这又是个意外收获。


因此我还得到免费进黄姚参观的一个机会。


十一黄金周,我带着兄弟姐妹的几家老小,浩浩荡荡地再次返乡。


路还没完全修好,依旧是烟尘滚滚,颠颠波波,这些老少爷们,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吃了一次大锅饭,就嚷嚷着不习惯,当晚就赶回八步,住宾馆去了。


然后,是姑婆山、黄姚古镇,省亲之旅成了山水之游。


这二趟辛苦的归乡路,对于我,所得的回报很高,值得!知道了回家的路,我想,以后我会经常回去,多少年的异乡漂泊,我就象无根的浮萍,象轻飘飘的白云,象浪迹天涯的游子,从来没感觉到自己还有那么个家乡,还有那么多亲人。我想,从此,一种浓厚的思乡之情会伴随着我继续走过今后人生之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