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之路 正文 (21)

universer 收藏 0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7.html


“在下宇文翼昭,受命组建特种战队。而各位都是国家精英、人中龙虎,希望日后能与诸位一心一德,教学相长,则特种战队必将雄于世界。”这算就职演说?成立宣言?在与康熙精心挑选的各位青年一一见过之后,我讲了这样几句。

我的“特战一期生”包括三皇子胤祉在内共有十六人。十六人四排四列整整齐齐端端正正地坐在我的面前——不知当年蒋公中正以黄埔军校校长身份训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讲过开场白,我说:“各位青年才俊,不妨先各自做个自我介绍,姓甚名谁,谁家子弟,擅长何技。也便于我们日后交流。”其实在我眼里,这些都不过是些十八九岁的少年而已,不过按照清朝的各种政策,大概十六岁以上的都可以统称为“青年”吧。

大家很自觉地按照身份贵贱,从胤祉开始,直到旗兵佐领家的子弟,令我没有料到的是,白菡菱同父异母的哥哥白桐也在其中。可惜我天生对人不敏感,待大家都自我介绍过之后,我还是只能认得出胤祉。每个人说的话都差不多,中国式谦虚,外加场面上的套话,没有迹象表明其中有“异类”,我有点遗憾。

“特战一期生”的出身,除了胤祉外,还有另外七个满族,都是御前侍卫;另有三位是蒙古贵族子弟,还有五个汉族少年,没有回族和藏族,更不要说其他民族了,看来康熙还是有所顾虑。不过没关系,且不说满族青少年也不至于就一定不接受民主共和思想,就算真是这样,准噶尔战争之后特战学堂面向全国招生,总会有些进步青年被我发现的。

“诸位既有志报国,且愿习特战之技,在下希望各位能够亲爱精诚,牢记勤奋诚实、精忠坦荡、仁义友爱。此十二字为我特战学堂之训词,希望能铭刻于诸位心中。从今日起,每日不论行军还是对阵,安营后半个时辰之内,请各位来到有青天白日标志之营,在下在营中等候各位。”说着我画了张十二角星的草图给大家看:“此为我特种战队标志。”之后重复了一遍那天对康熙说的青天白日的含义。现在还没有青天白日旗,不过康熙说要人赶制,大概三五天内就能搞定了吧。

下面的学生们一脸肃穆,我想他们的守时践约我可以放心。“既加入特种战队,前朝从无先例,身为先驱,更当敬袍泽、爱百姓。不分贵贱,无论民族,俱为同袍,当亲如手足。”不在我面前的时候随他们怎样,在我面前就不要搞什么主奴尊卑。“在学堂,在下为师;在平时,希望能与诸位肝胆相照。无论何时,若有学术疑问,尽管提出,在下一定尽力解答,不必拘束。”

我感觉需要事先交待的大概也就这些了吧。可以正式开始讲课了,不知每天两个时辰对他们来说强度是不是大了点,毕竟如果换做我们,若是大一入学军训的时候每天晚上再上四个小时的课,估计能撑下来的都不多。

对于给他们讲什么、从哪里开始,我是斟酌过一段时间的,这些人的生命科学知识应该不会高于小学水平,可是如果从初中生物基础开始,那……要多久才能说到生物武器啊?如果直接从微生物开始,就只有借鉴了古代私塾的教法:不管懂不懂,先背下来再说。然而那样似乎有违我的本意。这个问题从我萌生了开办军校的想法就在纠结,直到今天开始上课,也只想出了一个权宜之计——即我的第一代教学计划。按计划,先让他们建立一个生物分类的大体概念,了解——我不奢望他们能理解——病原微生物致病机理,接触到疾病的时候能够联系起微生物学的知识,并且学会几种病菌的培养和防护。没有显微镜,微生物世界无论如何描述都会显得有些抽象,然而也只能暂时凑合,毕竟我没有列文·虎克的本事。

初次上课,我决定先讲点他们所熟悉的。从行军打仗说起,伤口溃烂的情景他们应该都看到过,我便从这里入手,引入了微生物的概念,之后说到如果合理使用蛆,可以治疗感染。又说到天花,说到病毒,和人体的免疫防线,下面的少年们听得津津有味,我很欣慰。

——宇文翼昭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皇上将制作青天白日旗的任务交给我管辖。我有点犯嘀咕,联想起他说过我和翼昭最像的话,该不会是怀疑我们原本就是什么组织的同党吧。但我不能流露出任何表现,只有接了任务,装作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兢兢业业地做。

虽然皇家的效率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敢恭维,不过偶尔若是有皇上的钦令,还是比较可观,只用了两天,还是在白天行军的情况下,就完成了任务。我随着康熙将青天白日旗交给翼昭的时候,她的表情是毫不掩饰的庄严,而我则成功地做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无知宫女的平静。

——白菡菱


隆冬的风雪对于这支御驾亲政的远征军来说都不过是插曲,除了为那些在暴风雪中表现得爱兵如子的皇子或者将领们挣得了人气之外,没有看出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象征民主共和——虽然目前除了我和叶菱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一层象征——的旗帜终于飘扬了起来。木质的青天白日标志每天安下营便挂在康熙特地拨给我的营帐门外,这些孩子们从来就没有迟到过,看来果然素质很高。过了大约三天,便开始了实验课,菌种培养我从前练习的并不多,不过理论上还是比较清楚,而这些学生们确实资质都不错,学什么像什么,区区几次练习就已经可以成功地进行斜面划线培养了。当正式进入准噶尔部势力范围,我们已经准备了足够的病原体,在理想状态下能够使对方的全部战马报销,在实际情况恐怕会打个折扣,但仍然不可小窥。

我不了解也没有关心准噶尔之战究竟什么情况,每天几乎都在备课和上课,或者就是摆弄那一堆培养基,没有上前线。反正历史上本来就是清军获胜,用了生物武器就更没什么悬念了。几位皇子都上了战场,我的学生们也常常带着战斗之后的疲惫,他们不仅作为要作为八旗军的大小领导参与正面战争,还要按照我的指示进行病原体的投放和自己方面战马的免疫及检疫,也难为他们了。

我的课康熙来旁听过几次,似乎很感兴趣,不过并没有深入地问我什么,可能战场方面太忙了吧。至于先前所说俄罗斯鸟枪兵之事已被证实子虚乌有,看来我之前对康熙说过的“以弓箭手对阵鸟枪兵”计划没有机会经历考验了。

貌似没过多久,就传来消息说准噶尔军马中疫病流行,骑兵力量几乎瘫痪。面对没有了骑兵的蒙古军队,清兵取胜只是时间问题。无数次幻想着特战学堂,清朝的“黄埔军校”,高扬的青天白日旗下,接受了进步思想的优秀青年们军容整齐浩荡、武器精良先进,浴血奋战后终于推翻了专制,我几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宇文翼昭


战事一开,皇上的心情一直都很好,清兵始终保持着人数和战力的优势。而后来传来的准噶尔部战马染病失去战斗力的消息尤其使他龙颜大悦,愈发对翼昭信任佩服起来。

大获全胜是完全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虽然没有捉住噶尔丹,可是准噶尔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元气大伤,十年之内,别说是进犯清国北部边疆,就是免受他国吞并的能力怕也没有了。皇上本想穷追猛打,却被沙俄从中斡旋,康熙对于沙俄的力量有所顾虑,便也顺水推舟,班师回朝了。

回去的路上翼昭仍没停止授课,如果不是防备他人乱嚼舌头,我倒真是很想旁听一下她的微生物课程呢。对于她最感兴趣的领域,讲起课来应该也是兴趣盎然、很有感染力的吧,至少看起来,康熙对她的课程是很感兴趣的,如果是在我们的时代,怕是会上交选课单的。

“不知先生可婚配否?”一次闲聊,康熙突然向翼昭发问。翼昭愣了一下,答:“在下尚为单身。男儿本当先立业后成家,况且在下本性散漫随性,倒是没有家室感觉更好些。”康熙不屑地笑笑:“先生如今为我清军扫荡漠北立下汗马功劳,而后开疆辟界南征北战,先生建功立业的机会还多的是,倒是早些成家为好。”

“在下谢过皇上关心。不过在下既无意仕途,闲散至此,恐怕便是成了家也只是徒误人家女儿终身。”看样子康熙对此已经有所安排,若换了别人,即使是穿越人士,这是也该顺水推舟答应下来,然而翼昭只能继续推辞。“先生谦虚了。朕倒是想起,禧靖格格才貌俱佳,尚未婚配,与先生倒也合适……”

要把格格嫁给翼昭?我突然想起电视剧中演过,为了拉拢索尼,孝庄皇太后做主让赫舍里做了皇后。莫非康熙要沿用其祖母的做法,拉拢兼牵制翼昭?莫非这又成了一出清朝的《女驸马》?

康熙的话没有说完,我的胡思乱想也没有结束,只听翼昭坚决地打断了我们:“请皇上恕在下不能从命。”“先生想抗旨?”康熙有些不悦。“在下无意冒犯皇上。只是在下心中已有佳人,不敢辜负,亦不敢因犬马怖惧而与格格敷衍,反误格格终身。”翼昭不会又搬出我来做挡箭牌吧,这步棋的风险可不小。不过换在她的角度,似乎也只有这一步还可以试试了。

“朕倒想知道,是那位佳人使得先生如此执著?说来听听,朕也可成全了先生。”康熙的表情令人捉摸不透。我在他身后向翼昭使眼色,示意她先不要说出来。翼昭会意,咬了咬嘴唇,道:“皇上,如今北疆方平,特种战队初经征战,特战学堂尚未正式成立,特种战技也才牛刀小试,犹待完善,如此种种,在下如何能够沉湎于温柔富贵乡中。皇上若真想成全在下,就请许在下将这些事情处理妥当,而后以家为。”

康熙轻轻叹了一声:“先生以国为重,如此大义,实在令朕也深感惭愧啊。”摇摇头,也不再勉强,挥挥手,示意谈话可以结束了。

——白菡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