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金庸《月云》有感

193x年,也就是某粉津津乐道的黄金十年,在浙江海宁,也就是当时中国最富庶的江浙地区,有一户农民穷的活不下去了,于是把家里的一个叫做学云的不到十岁的小女儿抵押给地主老爷,换了八十块钱。然后用这八十块钱买米吃。

在黄金十年,在最富庶的江浙地区,“人”这种商品的行市是这样的:十一二岁,聪明机灵,手脚伶俐,长得好看,可以做一点轻松家务,就能卖个好价钱,卖上两百块银元,如果是八九岁,还不能做家务,又或不聪明不机灵不好看,就只能卖一百多。然后这个女孩子就和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庭永远的无关了,即使她非正常死亡,父母也不能过问。如果她自己的父母家庭还想回收这个女孩子,那也可以只抵押不出售,把家里的女儿抵押给地主老爷或别的有钱人,就像在当铺里当东西一样当上八九十块或六七十块银元。十年之后,可以原价赎回,不用付利息。

根据某位经济学家按照米价计算,当时一块银元的购买力折合今天一百四十块人民币。也就是说,买一个十一二岁、聪明机灵、手脚伶俐、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价钱和今天北京地区一个平方米的房价相同。以我大汉高祖今天的身家,完全可以用存下来给儿子将来买房子的钱,买上几个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陪儿子白相。

卖给地主老爷的女儿,即使死了,父母也不能追问。而抵押的女儿,因为将来父母是要赎的,所以生了病,主人要花钱给她看病。学云的父母爱这个女儿,只肯抵押,不肯出售。以备将来可以赎回。

这位地主老爷是很善良的人,他为了表示对民族英雄岳飞的尊敬,甚至不直呼其名,而称其为岳爷爷。“学云”这个名字在当地方言中的发音,和岳飞的儿子“岳云”相同,为了表示对岳飞的尊敬,地主老爷把新抵押来的小丫头改名叫“月云”,在当地方言中和“岳云”的发音就不同了。

月云在主人家的任务,是服侍主人家的小少爷宜官。其实她由于太小了,做不了什么家务,所以最重要的工作还是陪宜官玩。

主人家里的人都很善良,宜官尤其善良。月云烘烤糖年糕给宜官吃,宜官居然舍得分一两个给月云吃。糖年糕中调了白糖和蜂蜜,再加桂花,糕面上有玫瑰花、红绿瓜仁以及核桃仁。月云以前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因此十分满足。月云的妈妈全嫂因为惦念月云,怕月云被主人家虐待,所以特地来探视月云。月云告诉妈妈,宜官待自己很好,不仅没有捆绑吊打自己,而且肯拿糖年糕给自己吃。尤其说到自己居然在主人家吃到糖年糕,语气十分得意,因为在这之前自己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高档食品。全嫂放心要走,月云却十分伤心,希望能够跟妈妈一起回家——即使在主人家有糖年糕吃,也不如回到自己家饿着肚子睡在爸爸妈妈脚头。全嫂告诉女儿:你已经被抵押给了地主老爷,抵押的钱被家里拿来买米,买来的米已经被全家人吃掉,现在家里拿不出钱来赎你,所以你不能跟妈妈回家,只能呆在老爷家了。

**********

过了十几年,人民军队解放了这里,这位善良的地主老爷,因为欺压农民,被处死刑。地主老爷家的小少爷宜官,因为被派驻香港,幸免于难。他非常伤心,但却不恨杀死他爸爸的军队,因为他明白:一方面他爸爸地主老爷是善良的人,没做过坏事,家里的田产不是爸爸巧取豪夺的,而是继承来的,他爸爸只不过是按照中国流传上千年的社会规则生活而已。另一方面,正是由于像他爸爸这样的地主老爷的剥削压迫,才会有千千万万个全嫂,不得不靠出售和抵押儿女,才能买来大米填饱肚子;才会有千千万万个月云被饿的面黄肌瘦,还不到十岁,就要在地主家里战战兢兢,经常担惊受怕,偶尔得到主人恩赐的一块糖年糕,就感激不尽。——主人真是慈祥善良啊。

**********

爱子之心,人皆有之;动物还会护犊子呢,何况是人?如果不是饿极了,谁会出售自己的儿女呢?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事情在黄金十年那样的社会里,被普遍的认为是天经地义习以为常的,无论是地主老爷,还是鬻儿卖女的农民,大家都能接受。

查老先生的《月云》虽然短小精悍,但所表达的思想却丝毫不比查尔斯·狄更斯的伟大作品《双城记》来的差。这篇叙事散文里没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或者“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之类的革命口号,然而却揭示了一个道理:

为什么要革命?

因为中国不能再这样烂下去了。

今天,有人问“万恶的旧社会”到底“恶”在哪里? 我说,看过《月云》,你就知道“恶”在哪里了?

**********

至于查老爸这个善良的老地主,究竟该不该被处死?从道理上讲,只要没有背负血案,没有欠下人命,是不该被处死的。错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阶级。需要消灭的不是肉体,而是整个剥削阶级。查老爸这个老地主,不仅善良,而且还很尊敬岳爷爷。对待他,完全可以像对待黄金荣那样,把他改造成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这种道理特别适合在今天这种歌舞升平的日子里,在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的房间里,一边喝着龙井或雀巢,一边登陆万能的互联网,在铁血谈上一谈。然而在六十年前那样特定日子里,为了巩固刚刚建立的人民政权,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事情,比方说用消灭肉体的方法,来消灭整个剥削阶级。即使在现在看来,这样做不是最好选择;但在当时,仍然要那样做。

相关文章:

辩证唯心主义的方孝孺

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卖国卖出来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