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六篇 武汉会战 第二十三章 5

寒岫冷月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日军折腾了一天,寸土未得,只得暂停攻击。


硝烟慢慢散了,一些舍不得离开故土家园的小鸟陆续飞回了自己的巢穴,山岭上渐渐有了鸣啭之音。不知是谁吹起了笛子,悠扬的笛声如行云流水般飘遥在山间树丛。张一鸣坐在一块山石上,就着水壶喝水,经过一整天的血战之后,看着远处林幽竹碧,轻纱薄雾环绕着的秀丽山峰,听着悠悠的笛声,他竟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喝完水,他站起身,循着笛声的方向走过去。顺着依傍山势而行的小路往前走,拐了一个弯后,他看到峭壁前,一个身穿军装,手臂上配着红十字标志的女兵正站在一棵卷曲的老树下,手里拿着一支竹笛在吹。张一鸣觉得她的笛声虽然美,在流水一般的流韵里,却含着一种急切,一种过分费力的生涩,似乎竭力要把声音升到最高的高度,传到更远的地方。听到他和赵义伟及另外几个警卫的皮靴和马刺声,她转过了头,见是师长来了,赶紧放下笛子,举手行礼。张一鸣看了她一眼,心里突地一跳,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倒不是因为她长得特别美,她虽然五官清秀,但皮肤不够细白,人也过于瘦削,算不上美人,引起他注意的是她的眉眼,他觉得有几分象白曼琳。


因为这个缘故,他的表情虽然严肃,但并不像平时那样声色俱厉:“你是谁?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报告师长,我叫谭佩瑶,是师部卫生所的护士,我在吹笛子给我哥听。”


“你哥哥是谁?为什么要吹笛子来联系?”见她的眼神羞涩、胆怯,而不是白曼琳的飘逸、灵动,他觉得有些失望。他忘了自己是师长,又一向不苟言笑,一个普通女兵见了他,当然望而生畏。


“他叫谭佩昕,在513团2营当连长,他让我有空的时候吹吹笛子,他听到笛声就知道我一切平安。”


听见是这个原因,而不是他担心的向敌人通报方位,他的态度更和缓了。“你的‘姑苏行’吹得不错嘛,战前是学音乐的吗?”


“是的,”听见他懂音乐,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我是音专的学生。”


“怎么到前线来了?”


她的神色黯了下来:“我是苏州人,本来和爸爸妈妈一起逃难到了南昌的姑妈家。今年5月,日本飞机轰炸南昌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和我姑妈一家全给炸死了,我因为不在家,才躲过了这一劫。我没有其他的亲人,也没地方可去了,只有到部队来找我哥,我哥介绍我到卫生所当了护士。”


出乎她的意料,他对她说道:“你要不想让你哥哥替你担心,以后就不要一个人躲在这种僻静的地方吹了,这太危险了,碰到敌人偷袭怎么办?”


她惊异地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的眼神没有先前那么凌厉了,目光柔和了许多,还带着一点怜惜,一点关切,她突然觉得他不再可怕,而变得有些可亲了。她不敢再看他,低下了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单独出来了。”


他点点头,迈步走开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