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2 猛龙过江 正文 老鼠

贾鑫磊 收藏 8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URL] 出狱之后这段时间,老鼠一直韬光养晦、低调做人。除了和老朋友一起喝喝酒之外,他什么事情都不参与。 但是,这只是表面。私底下的他一直在谋划着三件事情: 第一件,由于当时吃螃蟹、小龙虾的风潮开始在各地兴起,所以他计划包下九镇的一条河段,来养殖螃蟹和小龙虾。 第二件,他在监狱中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


出狱之后这段时间,老鼠一直韬光养晦、低调做人。除了和老朋友一起喝喝酒之外,他什么事情都不参与。

但是,这只是表面。私底下的他一直在谋划着三件事情:

第一件,由于当时吃螃蟹、小龙虾的风潮开始在各地兴起,所以他计划包下九镇的一条河段,来养殖螃蟹和小龙虾。

第二件,他在监狱中有一个小弟,这个小弟比他先出来一年多,之后就去了广州做鸡头,老鼠出狱之后,他回来投靠老鼠了。他的到来,为老鼠提供了一个在当时的内地还没有出现,但是在几年后却横扫全国的色情服务经营模式。在这个契机下,老鼠决心垄断九镇的色情服务业。

第三件,老鼠一定要抓住廖光惠在九镇开第二家啤酒机场的机会,一本万利的事,他一定要做。

而这三件事情,除了第一件之外,后面的两件都一定要过三哥的这一关。


先从老鼠要办的第二件事情说起。

黄皮倒了之后,他旗下的扒手和发廊两桩生意,都被红杰、羊胡子、缺牙齿这些人瓜分得差不多了。红杰后来注意力开始放在了放篙子的事情上面,发廊对于他已经不是重点,而羊胡子这些人对于老鼠来说则微不足道。

只有缺牙齿背后站着三哥,虽然三哥根本就没有参与进去,九镇却没有人不知道缺牙齿是三哥的人。抛开个人感情来说,缺牙齿这个人还算是个打流的人才,发廊在他手下干得风生水起,越做越大,其他几个的地盘却越缩越小。

所以在当时,九镇色情服务界的第一大哥,缺牙齿当之无愧。他扮演的角色就像是洪兴十二个堂口里面主管钵澜街色情业的十三妹。而老鼠要想在九镇做色情服务业,就避不开和他之间的事情,因为老鼠有的仅仅只是先进的经营方式,他去哪里找那么多的从业人员呢?当然只能就地取材,在九镇的发廊里找咯。

那么就只有两个选择:首先是合作。这点老鼠绝对不会同意,他做这些的目的就是要再次上位,要建立最大的势力来独霸天下,与三哥、廖光惠合作他都不愿意,何况是和一个他根本就看不来的人平起平坐,他绝对不会同意。其次就是吞并。这是老鼠唯一可以接受的方法,但也是最危险的方法,要吞并首先就要扳倒缺牙齿,而缺牙齿的背后站着三哥。

再来说第三件事情。

为了廖光惠,老鼠蹲了七年的苦窑,于情于理,廖光惠都会给予老鼠一些补偿。在老鼠出狱的时候,也正是市内开始打击啤酒机,廖光惠想把啤酒机场转移到九镇的时候。

理所当然的,廖光惠考虑到了老鼠。

只可惜,廖光惠人虽然不错,但是他更重要的身份却是一个黑道大哥。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是绝对当不了大哥的,就像《天若有情》里面刘德华饰演的华弟一样,他是一个好人,却永远都不是大哥。

对于坏人来说,在金钱和恩情之间选择前者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廖光惠也一样。



7


经过七年的时光,九镇已经是物是人非、白云苍狗。不再是当年保长出头,三哥和老鼠双雄并起的九镇了。

无论人脉关系还是绝对实力,三哥都是廖光惠选择合作的不二人选,老鼠此时与三哥的差距只能以千里计。廖光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三哥,放弃了老鼠。出于感情方面的考虑,廖光惠本来想把看场的事情交给老鼠来做,三哥也同意,但老鼠坚决地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寄人篱下的人,何况还是寄在当年的同辈之下。

也是由那一天起,三哥就开始起了提防老鼠的心。


本来,廖光惠作出了这样的选择,老鼠也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吞下失落的滋味。但老鼠又岂是常人,他咽下了这口气,冷静地期待着下一个时机的来临。

机会不久就来了。

开在九镇的啤酒机生意太好了,交通便利的九镇,除吸引本身就足够庞大的顾客群体之外,还有从本市、本县和邻近的一市三县赶过来玩的赌徒。廖光惠决定趁热打铁,在九镇再开第二家啤酒机室,合作人本来毫无争议的依然是九镇黑道的头把交椅、他的老朋友——义色。只是错过了第一个发财机会的老鼠,岂会心甘情愿地再放过第二次机会。

但是此时的义色可谓无懈可击,老鼠纵然有心成事,却也难免无力回天。

于是,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九镇出现了两个愚蠢的人,这两个人的名字分别叫做胡钦和罗佬。

我和罗佬之间的事情为他带来了一个难得的契机,这个契机使他看到了扭转局面的曙光,也完全解决了他冥思苦想却得不到的问题。他非常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唯一的机会。

在这个事件里面,老鼠所需要做的只是一点:尽他最大的能力来把这件事情做大,无论是借枪给我还是把事情散播出去,都是基于这一个出发点。

借枪给我,是因为他知道我绝对比罗佬更加强势,他只会做为虎添翼的事,而绝不会糊稀泥上墙。只是我比他想象的还是要聪明上那么一点,我接过了枪,却没有用。事情没有朝他预期的那样搞大,散播谣言就成为第二步。因为他太了解罗佬了,他知道一个成名已久的大哥的心理,他代替我把留给罗佬的那条路堵死,也就把罗佬逼上了梁山,也差点把我和武昇逼进了死路。

结果事情果然就依着他的设计,一步步地闹大。

在这种局面下,罩着我们的三哥必定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这段时间,三哥和他的人一定都要夹紧尾巴,低调做人。老鼠蚕食缺牙齿的地盘,三哥就必定不会正面插手,甚至可能会暂时地弹压缺牙齿的一切行动,这就免去了老鼠最为忌惮的一面。

而缺牙齿,无论哪点,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就算事后三哥和缺牙齿有心报复,那毕竟是以后的事,后果难料,而在这之前,以老鼠的能力,统一九镇的色情服务界绝对是胸有成竹。有了足够的渠道捞钱,老鼠就有机会扩大自己的势力,对付以后三哥和缺牙齿的报复,也就更有把握。

这件事闹大之后,政府对三哥的注意当然会多一些,而捞偏门的重要原则,就是越低调越好赚钱。这样,在啤酒机的生意上,老鼠就可以给廖光惠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永远比不上放在两个篮子里保险。

三哥再罩得住,再有实力也不行。毕竟是打流,毕竟是捞偏门,出了事一样要低调,要注意影响。如果廖光惠的两个场子有两个合作人,一个出了事还有另一个,就是这么简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