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打工纪事之托篇

皇家骠骑 收藏 68 181
导读:看看日头已近中午,骠骑把手里的泥刀和泥板往灰桶里一扔,一屁股坐在砖堆上,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抽出一根往嘴上一叼,再从烟盒里取出一次性火机“嚓”的一声,随手点燃了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骠骑闭上眼睛,一脸陶醉地斜靠在砖垛上。很久,青烟才袅袅地从骠骑的鼻孔里翩然而出。 这是骠骑劳累了半天后最惬意的一刻,抽完这根烟他就可以去吃饭了。 “饭点还没到你就歇上啦?” 一声已经非常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嚇得骠骑跳了起来,赶紧将才吸了一口的香烟扔在地上:“啊……!龙头,您咋这么有空来看小弟?” “你小子尽会

看看日头已近中午,骠骑把手里的泥刀和泥板往灰桶里一扔,一屁股坐在砖堆上,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抽出一根往嘴上一叼,再从烟盒里取出一次性火机“嚓”的一声,随手点燃了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骠骑闭上眼睛,一脸陶醉地斜靠在砖垛上。很久,青烟才袅袅地从骠骑的鼻孔里翩然而出。

这是骠骑劳累了半天后最惬意的一刻,抽完这根烟他就可以去吃饭了。

“饭点还没到你就歇上啦?”

一声已经非常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嚇得骠骑跳了起来,赶紧将才吸了一口的香烟扔在地上:“啊……!龙头,您咋这么有空来看小弟?”

“你小子尽会偷奸耍滑。问你呢,还没到下班时间怎么就歇上了?”龙行天涯脸上虽然恶狠狠的样子,心里却没有一点火气。

“差一根烟的时间就饭点了,您还不让人歇口气啊!”骠骑对着龙行天涯一脸谄媚的说道。

“就你小子能!走吧,一起吃饭去。”对着骠骑那张死皮赖脸,龙行天涯再也装不下去了。

“哎!好唻!就知道跟着您老能吃香喝辣的。”骠骑继续和老龙耍着贫嘴。

“得!小子,你也别尽拣好听的说,今天可是AA制啊!”老龙在“AA制”上面故意加重了语气。

“您是俺滴工头,咋可以这么没有派头涅?”骠骑嬉皮笑脸的没有一个整形。

老龙拿骠骑没辙,也不答话,只顾着自己埋头走在前面。两人很快来到工地外面的街上,随便找了家小饭店就钻了进去。

“哟!两位,今天来的挺早的,不忙哈?”见到两人进来,饭店老板赶紧过来招呼。

因为来过几次,所以和这老板也算混熟了,看到老龙没吱声,骠骑也就不客气地对着饭店老板:“你也甭废话,照老样子上。”

“行!宫爆鸡丁、鱼香肉丝、水煮鱼片、四瓶燕京,两位喝点茶,稍等会,马上就得。”老板笑眯眯地也不生骠骑无礼的气,报出菜名的同时飞快地在出菜单上记了下来。

啤酒很快上来,骠骑见老龙始终恹恹的一付没精打采的样子,就打开一瓶啤酒一边给老龙倒酒一边小心地问道:“龙头,咋啦?啥事不高兴?”

“唉……!”听到骠骑动问,老龙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昨晚又输了。”

一个月前龙行天涯急需一个泥工,那个土鳖子39把眼前这个混蛋介绍了过来。本来是应急临时招人,没想到骠骑这混蛋竟然还是这行的高手,盖起金子楼来又快又好又稳当。这下老龙再也舍不得放人了,骠骑就这样留在了水区这个大工地上。虽然来了才一个月,但两人倒是挺投缘的,已经在一起喝过好几回酒,因此也知道龙行天涯喜欢“菠菜”,一种起“菠菜”来可以把老婆都忘了。

“龙头,早跟你说了菠菜这种玩意小小的玩玩还行,可要把它当件事来干就没意思了。这次又输多少?”

“你小子的口气好像我老输的样子,不过这次还真挺惨的,一把就让我背上了好几万的债。”听到这里骠骑神色一滞,正好被老龙看到:“你小子紧张啥,又没问你借钱。”

“嘿嘿!”骠骑只能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咱一个打工的也没什么钱呢……。”

“打住!我再落魄也不会挖你的老婆本。”龙行天涯一点也不给骠骑留面子,顿时把骠骑给噎得直翻白眼。

“呵呵呵呵!”看到骠骑的窘样,龙行天涯立刻得意地笑了起来。

看着老龙那贱样,骠骑心里非常不爽,举起杯子一口抽干了里面的啤酒。

见老龙心情好了点,骠骑立即顺势把话题又绕了回来:“那,这债你准备怎么办?”

“这债当然要抓紧还咯,不然日子还真不好过呢。”老龙不知不觉又落入骠骑的算计之中。

“那你……”骠骑做出付欲言又止的样子,因为他知道老龙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毫无防备的老龙顺着骠骑的语气接着说道:“我想了一晚上,决定把工程队卖了。”

闻听此言,骠骑心里一动,赶紧继续套话:“这个,有这么严重吗?”

“怎么没有?昨天开盘口的老鬼已经搁下话了,要是我不在一个礼拜里把欠账清了,就要让俺婆娘出来‘上班’!”

“咳咳!我靠!这老鬼是不是太嚣张了点?”骠骑一口酒差点呛到气管里。

“不是他嚣张,因为他根本就是鸡头!”老龙恨恨地说道。

“……”骠骑一时无语了。

两人喝了会闷酒,菜也开始陆续上来。

“龙头,来!先吃菜,什么事情都没有填饱肚子要紧。”骠骑拿起筷子,指着菜盘开始劝菜。

“对!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老龙重重地夹起一筷子宫爆鸡丁,狠狠地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

骠骑也夹了一箸鱼香肉丝,慢慢吃了起来,等口里的食物差不多咽下后,骠骑又试探着问道:“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出让价格?”

“十万!”老龙斩钉截铁地说道。

骠骑倒吸了一口凉气。吖还挺黑的!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把老龙后骠骑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老龙所谓的工程队,其实啥也没有,纯粹是个忽悠人的架势,有了项目后立刻召人,这些人当然就是临时工,工具、设备也是临时租借,老家伙的“天涯建筑装潢公司”整个就是一空壳。唯一有价值的是老家伙手里的一些关系——那些开发商和总包商。

下午开工后骠骑一直魂不守舍,无法集中精神干活。说实话,骠骑对于盘下老龙的工程队非常动心。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混了有些年头了,可还是一事无成,随着年岁一年年的增加,心里也是越来越急,再这样下去,自己完全可能就这样一辈子打工了,这次老龙的负债无疑是给了骠骑一次机会,他在心里盘算过,自己打工这些年来总共也就积攒下三万来个金子,和老龙的开价相差太远,但也不是一点没有机会,毕竟老龙这是开价,自己还能还价,虽然是熟人,直接还价忒不好意思,但骠骑有办法还价,只是现在差距忒远,这倒是一个关键问题。

有了心事,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骠骑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莺啼:“喂!你这砖是怎么砌的?”

骠骑怵然一惊,回头一看,一个靓丽清秀的女孩站在自己身后,崭新的安全帽下是一头飘逸乌亮的长发,左手将一个文件夹抱在怀里,右手伸着一根纤巧的食指指着砖墙,一双透着一股灵气的大眼睛正严肃地瞪视着自己。骠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木然地看着女孩。

女孩看到眼前的民工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由心里恼火:“你看着我干吗?看看你自己的砖是怎么砌的吧!”

骠骑回头一看,刚砌的砖墙上竟然有十几块砖没有抹泥浆就码上墙了。

“靠!”骠骑暗暗骂了一声,准备动手返工。

可是女孩好像并不打算放过骠骑,还在意犹未尽地继续训斥骠骑:“你知道你的工作多重要嘛?如果今天不是我发现了这个险情,万一墙面抹上了泥灰,这不就成了一堵危墙?”

正在往下撬砖的骠骑顿时一股邪火窜上心头。任谁被一个小妞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训斥都会受不了,何况骠骑这个大老爷们?

刚想发飙的骠骑忽然灵光一现,脸上马上堆起一个沉重的表情,带着这般沉重表情的骠骑转过身来对着女孩道:“对不起!小姐,是我不好,我是担心我姐姐,她上午被车撞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知死活的……。”说到这里骠骑的声音明显哽咽了,其实骠骑根本没有姐姐。

本来像凶神恶煞的女孩脸色突然间就垮了,不知所措地对着骠骑嗫嚅着:“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事。你,你为什么不请假呢?”

“工头说工期紧,不同意我请假。”骠骑已经泫然欲哭了,心里却在暗暗念叨:老龙对不起,让你背一次黑锅了。

“这个工头太可恶了,我,我去找他说话。”女孩落荒而逃。

看着女孩在紧身牛仔裤勾勒下的漂亮臀线和修长玉腿,骠骑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那仿佛还在眼前晃动的圆翘的俏臀让骠骑的心跳猛然加速。

女孩一走,旁边的工友实在支持不住了,笑得蹲了下来。

等那工友笑够了骠骑才悻悻地问道:“那是谁啊?”

“她啊?她是新来的监理助理,听说刚从学校出来。”工友为自己得知一些内幕消息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知道叫什么名字吗?”骠骑继续追问。

“听龙头说,这小娘们叫啥‘你的眼神’。”说到这里不知为什么,这个工友也咽了口唾沫。

“哦……!”骠骑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下了班后,骠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街上闲逛加看美女,而是直接返回了租借房。

看到骠骑进屋,39明显的一愣:“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39带点戏谑地调侃道。

骠骑赶早回来就是要和39商量龙行天涯这件事,所以也不多废话,一五一十的就将龙行天涯的现状和想法说了出来。

听完骠骑的叙说,39赶紧问道:“那你啥意思呢?”

“我当然想接下来干啊!”骠骑底气不是很足地说道。

“那可是十万啊!老龙的破工程队根本不值这个数。”虽然不在一个工程队,但是都在一个楼里干活,因此39对老龙的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

“最后成交价格肯定不会是这个数,”这点骠骑非常有信心。

“那你为什么唉声叹气的?”39不解地问道。

骠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手头的金子差的太远了。”

“我这里还有一万五千个金子,你拿去用吧,如果事情成了就算我一份。”39毫不犹豫地送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看到39这么支持自己,骠骑的决心也开始坚定起来。当即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重重地拍了下39的肩膀,然后转身出了门。

在街角的一家话吧里,骠骑给父母打去了半年来的第一个电话……。

骠骑的父母都是地里刨食的老实农民,家里境况虽然还能吃饱,但也没有多余的钱。接到自己儿子的电话后,年迈的父亲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挂了电话后骠骑的老父亲哆哆嗦嗦地移开米缸,扒出一块地砖,露出了一个小洞。老父亲伸出颤抖的枯爪从地洞里掏出一个土布包裹的小包,打开布包露出一个草绿色的小铁皮盒,铁皮盒上还挂着一个小锁头。老头用颤抖的双手把铁盒交到骠骑他老妈手里,老太太摸索着从腰头解下一串钥匙,在钥匙里挑了好一会才取出一把最小的钥匙。用这把小钥匙老太费了好大的劲才对上小锁头的眼。“啪”的一声轻响,小锁头开了。老太取下挂锁,拉开搭扣,翻开盒盖。在昏黄的灯光下,几本小本子静静地躺在铁盒里,老太取出所有小本,从里面翻出一本红封面的小本交到老头手里。老头借着昏黄的灯光打开小本,拿在手上,远远地拉开距离,在那儿折腾了半天才看清小本上的内容。

拿着小本老头重重地叹了口气:“唉!娃他妈!这本存折上只有三千个金子,娃他可是要一万五呢!”

“老头子,你已经答应了娃,就不能反悔,娃这次一定是遇上难题了,咱可不能不管。”老太生怕老头动摇赶紧拿话挤兑老头。

“你把俺当成啥人啦?自个娃的事咱还能不管?娃这次事急,老太婆!咱也甭耽搁,你回娘家去借点,俺去我兄弟那儿瞅瞅,想办法把娃的事解决了。”老头很生气,但又很威严地吩咐起自己的老伴来。

两老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不顾天已黑,连夜出击。经过一天一夜的努力,终于在第二天的晚上凑足了一万五千金币。

骠骑父母在老家忙得屁股冒烟的时候,骠骑也不得空闲,表面上他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是紧张地注视着龙行天涯的一举一动。龙行天涯这两天是真忙,他到处放出风声要出让工程队,但是没人回应。外行的人看到“天涯建筑装潢公司”就一张营业执照,其它啥也没有,谁还敢接手?内行的人更不敢接手,都怕老龙到时候留一手,压着关系户不交出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了。

三天后,家里的汇款到了。这时,骠骑手上有了整整六万个金子,此时他更加定心了。别人不敢接手老龙的破工程队,他骠骑敢,因为龙行天涯有哪些主顾他都清楚。但他现在不敢去动老龙的这些关系,怕没有龙行天涯的引荐,别人根本不会搭理他这么一个打工仔,他还得过老龙这一关。

骠骑忍受着等待的煎熬,终于到了第六天,这个时候骠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龙行天涯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应该差不多了!骠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

当晚,骠骑左手提着两瓶简装洋河,右手拿着一包卤菜敲开了龙行天涯的房门。

看到门口站的是骠骑,老龙明显一呆:“小子!你来干什么?”

“找你喝酒啊!”骠骑举起双手向老龙展示手里的烧酒和卤菜,随后也不等老龙有所表示就一头闯进了龙家。

“嫂子,别忙乎,给咱添个杯子,添双筷子就成,酒菜咱带来了。”一进门骠骑就嚷嚷开了,丫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

“哟!是骠骑来啦!你先和你龙哥喝着,嫂子这里还有俩菜热一下,马上就得。”说罢龙嫂就到厨房里忙活开了。

骠骑放下酒瓶和卤菜对跟进来的老龙突然来了句:“嫂子真贤惠。”

龙行天涯的老脸立马抽搐了一下。

等龙嫂送上杯筷,骠骑直接用牙咬开瓶盖,给龙行天涯斟了一小杯,然后给自己的酒杯倒满:“龙头,来!啥也甭说,先抽一个。”

龙行天涯也不答话,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一口抽了个杯底朝天。

“龙头好酒量,既然龙头有心事咱就陪龙头再抽一个,俗话说一醉解千愁嘛!”骠骑嘴上不停,手上更不停,两个酒杯很快又满了。加满酒后骠骑不再说话,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口干了。龙行天涯犹豫了一下还是干了。骠骑又想加酒却被龙行天涯一把拦住:“等会儿,先让偶垫巴垫巴。”边说边拿起筷子夹了几片叉烧扔进嘴里。

骠骑见老龙开口了马上抓住机会跟进:“龙头,那个,那个事,还没有眉目吗?”

“唉……!”老龙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沉重地摇了摇头,也不开口说话。

“要不……我这里还有几个金子,你先拿去用。不过,咱可丑话说在头里,一个月后我肯定要用。嘿嘿!咱和39看上了一家小发廊,这个发廊一个月后租约就到期,现在的老板不想做下去了,所以咱想盘下来自己做做看。”骠骑开始使用欲擒故纵了。他知道老龙这人为人比较四海,也有点仗义,一般不会接受像自己这种穷人的帮助,最主要的是老龙的城府不够深,情绪容易被人操控。但骠骑又怕老龙真的接受,所以又加上一个期限。因为他知道老龙在一个月里绝对是还不出钱的,老龙现在手头的工程至少还有三个月才能完工,除了这个工程老龙没有其它的应收款了,同时骠骑还向老龙释放出自己也想做点生意的信息。

果然,老龙听了后立刻眼睛一瞪:“瞧你那点出息!发廊这种行当也是人能做的?你既然想自己干,为什么不做自己熟的行当?”

看到老龙激动的样子,骠骑做出一付羞涩的样子:“谁都知道做生不如做熟的道理,可是俺本钱不够,手上只有三万,当然家里还能凑点。”

“这,这个骠骑啊!其实我虽然开出十万的价码,可我真正的心理价位是五万。没想到价报出去了,竟然连还价的人都没有。我这几天都上了心火,你既然想自己干,不如你就当帮哥一个忙,这个工程队你就接手过去做吧。”老龙非常不好意思地把话说完,然后露出殷切的目光看着骠骑。

此时骠骑的心里已经笑翻了天,但他的面部表情显示的还是一付为难的模样,做戏总要做全套嘛,带着这付奸诈表情,骠骑继续忽悠老龙:“龙头,可,可我现款只有三万,而且工程总不能停下不是?”骠骑的小算盘早拨的哗啦啦响了:他只想预付三万,先把工程接手过来,然后将老龙的主顾资源再接手下来。现在老龙竟然主动提出这样操作,怎不令骠骑欣喜若狂?强压住狂跳的心脏,骠骑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龙哥,这样好像小弟占了大哥的便宜了。”骠骑整个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而且称呼也变了,从龙头到龙哥,这其间已经跨出了一大步。

老龙哪里计较这些,只知道开心了:“哪里,兄弟,你这是帮了大哥啊!”

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两人杯来盞去,很快,两瓶洋河见了底……。

随后一段时间是骠骑出生以来最忙碌的日子。

先是和老龙办了工程交接手续,接着和老龙一起拜访老龙的几个主顾,在老龙的力荐下,在吃吃喝喝、唱唱跳跳的氛围中,在骠骑圆滑的为人处世手段下,这些主顾很快认同了骠骑。

搞定主顾后,骠骑的精力又回到了工地,这是眼前的重要事情,也是以后的金钱来源。从材料到施工,从检验到验收,骠骑全部亲力亲为,哪怕进一袋水泥,骠骑都要亲自过问亲自采购。虽然忙得每天只睡五个小时,但骠骑依然每天都精神抖擞地工作在施工现场。

工程终于如期完工,并且一个月后一个新的工程又在等着骠骑去做。拿到部分工程决算款后和暂时的无后顾之忧,骠骑和39到高档的碧海浴场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两人还做了个全身指压,然后施施然地踱出浴场大门,拐上著名的商业街,向不远处的豪华酒楼——豪升酒楼行去。就在骠骑和39两人边走边嘻嘻哈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闯入骠骑的视线。

在一个服装摊位前,龙行天涯在几个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购买欲的大娘大婶中兴奋地挑选着服装。

“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龙行天涯把手里的服装递给服装老板看。

“这件三十个金子。”老板随口说道。

“三十个金子?”老龙大吃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老板有点奇怪地看了看老龙。

“不会吧!这件衣服我昨天在朝阳百货看到标价380个金子,因为太贵,我没舍得给我老婆买,你看这款式、面料、材质、做工、商标都一样,哇!连洗涤标记都一样。太好了!老板我买三件能不能再便宜点,我给我大姨子、小姨子都买上一件。”老龙兴奋的大叫大嚷着。骠骑也暗暗为老龙高兴,能拣到这么便宜的货色,就像捡到钱包一样令人兴奋。

“再优惠你五个金子吧,三件总共85个金子。老实说,我本来就是薄利多销,这样打折,已经没有赚头了。”老板心痛地说道。

“老板,80个金子,三件我全要了。”老龙还价道。

“不行,不行。80个金子我亏了,千做万做,亏本生意不做。”老板坚决不同意老龙的还价。

老龙见老板不肯再让价,也不啰嗦。从裤袋里摸出80个金子扔给老板,嘴里还嚷嚷道:“老板,你这人做生意忒不爽快,差5个金子就亏本了?这种生意你还做什么?”说完拿起衣服转身就走。

边上三个没有购买欲的大娘大婶见老龙的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当即不再犹豫,三人凑在一起拿了三件衣服,付给老板80个金子后转身也匆匆走了。

骠骑看到老龙买到又便宜又称心的衣服,尤其是为嫂子买的,心里非常高兴,正想上前和老龙说话,可转眼间老龙已经走出将近十米远了。骠骑赶紧拉了39向老龙急急追去,偏巧老龙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走的非常急,让骠骑一时倒也追赶不上,在这繁华的大街上骠骑又不好意思大叫大嚷,因此只能埋头追赶,赶了约二百米,老龙突然停了下来,骠骑大喜,正想快步上前和老龙说话,突然看到老龙将先前买的三件服装交给一个站在巷口的老头,然后又从老头手里接过一把金子。

骠骑一呆:老龙在做生意?如果是生意,老龙这生意做得也太容易了吧?就在骠骑心念电转间,老龙已经钻进了边上的小巷。骠骑突然非常想知道老龙在干什么,于是也不追赶老龙了,只是缀在老龙身后。

老龙出了巷子后来到了另一条街,反向行了约二百多米又折入一条巷子,出了巷子来到那条繁华的商业街,没走几步老龙就到了原先买服装的那家摊位,此时正由几个顾客在挑选,老龙挤了进去。

“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

……

骠骑内心里不知哪个角落好像正隐隐作痛,脑子里不停地有个声音在重复:老龙转行做托了!老龙转行做托!!老龙转行做托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