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基本靠手,朝鲜为何流行“黄色”笑话?

lihaiping 收藏 1 2283
导读:朝鲜居民们围坐在一起,没有人会聊到政治或社会的话题。人们聊天的话题往往是听起来会有些过分的玩笑。虽然每天的生计都像是战斗,但是因为不能说出哪怕一句不满的话语,只能完全排除政治色彩和社会性,说一些有时显得粗俗,显得轻巧的玩笑。 朝鲜是高度组织化的社会,一年365天几乎天天都要开会。每周都要按单位组织讲演会和生活总结。再加上每个人民班每周还要组织三次人民班会。 上班到单位每天还要参加早会,晚上要做每日总结。可想而知,朝鲜人对组织活动的反感到了何种程度。 虽然组织活动多如牛毛,但是人们坐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居民们围坐在一起,没有人会聊到政治或社会的话题。人们聊天的话题往往是听起来会有些过分的玩笑。虽然每天的生计都像是战斗,但是因为不能说出哪怕一句不满的话语,只能完全排除政治色彩和社会性,说一些有时显得粗俗,显得轻巧的玩笑。


朝鲜是高度组织化的社会,一年365天几乎天天都要开会。每周都要按单位组织讲演会和生活总结。再加上每个人民班每周还要组织三次人民班会。


上班到单位每天还要参加早会,晚上要做每日总结。可想而知,朝鲜人对组织活动的反感到了何种程度。


虽然组织活动多如牛毛,但是人们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说出来的话都是些生活琐事或听起来都有些过分的玩笑。诸如,近来市场米价上涨吃不起,哪些家里又遭了贼,等等。这样的生活琐事也要适度,如果涉及到对社会或政府的不满,那问题就不一样了。


朝鲜居民之间见面第一句话是“你好!”。接着就是“近来过的怎样?”而后的第三句、第四句就都是些没有配给粮食如何生活之类的,再则就是骂人或玩笑话等。这堪称是朝鲜居民之间聊天的定式。


这样的“定式”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在朝鲜每三个人当中,必有一个内线,即保卫部、保安署、党委员会的秘密监视人员。说错一句话有可能会遭大殃。


有时无心的一句话会被关进政治犯收容所。所以人们都说“短小的舌头能割掉长长的脖子”,“还是脏话好。既不用担心被抓走,也可以逗乐。”所以朝鲜的居民们在聊天时自然而然地要回避政治性的言论或敏感的话题,都愿意聊一些乱七八糟的“黄色”笑话。


有一个堪称在朝鲜居民们当中脍炙人口的笑话:有一天早上的上班时间,三个小姑娘有说有笑地走路。一个50多岁的男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看见那个男人走路飞快,其中的一个姑娘说:看着老头,多了一条“腿”确实能走得快啊!然后三个姑娘就哈哈大笑。听到此话,那个男人转身回了一句:臭丫头,多一张“嘴”还真是话多。当然,那条“腿”和那张“嘴”中大有学问。


这些笑话跟政治压根儿就沾不上边,也没有任何对社会的不满,于是就没有人会拿它当回事儿。所以朝鲜居民们到处都喜欢说这类的“黄色”笑话。


在朝鲜青年人还喜欢篡改歌词来逗乐。有一首朝鲜居民们非常喜欢的歌曲叫《坦克兵与姑娘们》。歌词的大致内容是,有一天正在开着坦克训练的坦克兵为了解渴找到一口水井。坦克兵在井边偶然与从小青梅竹马的姑娘邂逅。这是一首非常明快的歌曲。这首歌的歌词被人们篡改后成了“一个汽车兵载着一个大婶儿,路上看见一个年轻的姑娘就说道:大婶儿,快快下;姑娘,快快上!”


本博秦全耀明白,朝鲜人很幽默,类似这样的“黄色”笑话很多,不比中国少。有时尽管是企业行为,也难免涉及。几年前参加北极绒“鸭鹅大战”研讨活动,民族学院的朝鲜族学生就曾告之,朝鲜说“鸭”,也有“面首”的意思,而“鸡”前必插个“母”字。年轻的称“小母鸡”,徐娘半老的称“老母鸡”。“您这小(老)母鸡卖了多钱呀?”在朝鲜那里,这句话是不能说的。他还告诉我对女人不能说你喝稀的了吗,比如喝粥、喝豆浆等等,又是稀的又是白的,女人会往别处想。麻烦了,咱们中国的富亚老总喝涂料,到了朝鲜对女人说起一定要改成“尝涂料”了。要不然还不让人当流氓。


总而言之,朝鲜居民们喜欢开一些“黄色”笑话,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社会的封闭性,人们只有本能地寻求能够逗自己一乐的笑料。


中国还流传着一则有关北朝鲜的黄色笑话,说的是一位军人与文工团的一位漂亮姑娘结了婚,新婚之夜丈夫发现妻子不是处女了,便责问是谁让她失了身。妻子在丈夫的逼问下,说出了她和几个姐妹轮番服务伟大领袖的事。没想到丈夫听完后肃然起敬,立刻站在床前对着妻子的身体敬礼道“向伟大领袖战斗过的地方致敬!”其实,这则“黄色”笑话是中国版,在朝鲜没人敢说。说了,是要进监狱,甚至掉脑袋的。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