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四)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2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3.雨夜裸奔


另外一边的韩将暴鸢,也正龟缩在营寨之中抱怨天气,雨下的太大了,魏军方面的情况他根本无从确知。后来终于发现魏军被白起偷袭了,他还是不敢贸然出兵


——正面秦军的数量也不知道有多少,万一他们趁机攻上来就糟糕了,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咱老韩家引以为傲的强弓劲弩可发挥不了半点作用。


所以公孙喜,你就自求多福吧。我倒要看看,你和白起到底谁更厉害些!


可暴鸢幸灾乐祸了没多久,就傻眼了。


原来,公孙喜的败军如潮水般向韩军阵地涌来,韩军根本无法阻止溃败友军的涌入,追击魏军的秦军随即与韩军发生激战。先前留在与韩军正面对峙的秦军营寨中的秦军也全部出击,雷速杀向韩军而来。一切都乱透了。




“子何败其速也?” 暴鸢拦住公孙喜,大喊。


“莫提了,白起小儿厉害,吾等宜速退!”


俩活宝顾不上再吵嘴,赶紧带着打剩下的十几万老本朝偃师方向败退。


白起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这场战争远没结束呢,区区几万头颅可满足不了他的铁胃,把韩魏这二十四万大军一口气全给吞下肚子,那才叫爽!


于是白起命令,所有秦军脱去铠甲,轻装上路,光着膀子追!


这下子可好看了,只见十万秦国汉子赤膊上身,腰间挂满头颅,睁着杀红的大眼,在滂沱大雨中奋足裸奔,乌压压的追在韩魏溃军屁股后面,见人就杀,宛如一帮魔兽下凡。


而韩魏溃军可惨了,他们的犀牛皮甲早被大雨淋的湿透透,奇重无比,聊是跑惯了马拉松的魏国武卒,在大雨倾盆的无边暗夜中,也个个变成了惊恐万状的小兔子,双脚稍一发软,脑袋就没了。


吴起若是死而有知,得晓他创办的魏武卒用平常的马拉松训练成果来逃命,非得气的从坟冢里爬出来不可!


眼看着性命不保,韩、魏人终于觉悟了!他们扔掉笨重的战车,脱下身上的重甲,也开始亡命裸奔:你们秦国人不穿衣服!我们也不穿了!大家统统丢盔弃甲,看谁跑的过谁!!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夜晚,战争最后竟演变成了跑步比赛,浩浩荡荡几十万人恢复了生命之初的模样,随着伊水追逐风,追逐雨,追逐夜色——残酷携浪漫起舞,死亡充满诗意,这样的情境,似乎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只应该在诗人的梦中出现。




按理说,韩魏两军虽败,真要摆脱被全歼的命运还是不难的,可惜老天爷仿似非要成就白起的辉煌一般,偏偏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大雨越下越大,大到河水暴涨,生生拦住了魏韩小兔子们的生路。


小兔子们无处可逃,只好回身接受死神的审判,然而死神白起是不需要俘虏的,一个字,杀!!


奔流的伊水今夜不再静美,它在暴雨的掩盖下变成了死神的炼狱,二十四万韩魏士兵就这么全部被杀死在伊水河畔,他们的头颅被砍去,尸身被抛入湍急的流水之中,浮浮沉沉,飘往冥河。


二十四万,二十四万鲜活的生命,就在这短短一夜之间,全部消逝的无影无踪,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般。




终于,雨停了,雨后的青山,象泪洗过的良心,地上的鲜血,也早被雨水冲刷干净了,整个世界,轻轻爽爽的,仿佛昨夜的屠杀,从来没有发生一般,大雨冲走了一切罪恶。


太阳出来了,白起和他的将士们优哉游哉的在河边饮马休息,另外一个角落里,坐着垂头丧气的公孙喜,他的手下全死光了,他也被活捉了,暴鸢的运气比他好一些,凭其出色的水性游走了,算是捡走一条小命。


白起走到公孙喜的面前,满脸微笑,瞧着他:“将军放心,我不但不会杀你,还要将你恭恭敬敬的送回魏国。”


公孙喜愣愣的看着他,满脸不解。


白起一声长笑:“因为本帅还要借汝之口,来宣扬一下我大秦虎狼之师的威名呢!”


秦军之中爆发出一阵大笑,公孙喜低下头,无地自容。


“好,休息够了,出发!”白起一声令下,秦国的十万雄师全体开拔,如暴风骤雨般,一路攻下魏韩五座城池,天下为之震惊。


至此伊阙一战,白起全歼魏韩精锐主力二十四万,两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化作微尘,五座军事要地为秦所占,从此门户大开,其被秦国步步蚕食,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了。


如此大功,秦旷古未有,就连对白起抱怀疑态度的秦昭襄王,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喊出一个“服”字来!


没得说,白起官升N级,封为“国尉”。“国尉”这个官,相当于后世的“太尉”,也就是国防部长了,白起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秦军的最高统帅。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士兵,在短短十几年内坐到如此高位,这在整个战国时代是前所未有的。事实上也只有秦国这样的军功爵牛制度,才能生的出像白起这样的牛人来。


事实上,在战国七雄之中,由于只有秦国由商鞅变法确立了士族阶级通向贵族阶级的制度,从而极大地吸引了各国士族阶级,像商鞅本人、吕不韦、张仪、李斯、白起、蒙骜、尉缭等很多对秦国历史起着重大作用的人物都是来源于当时各国的士族阶层,这一政策与美国的移民政策是十分类似的。而相应的,由于山东六国由于变法不彻底(最可惜的就是吴起变法),其贵族阶级实际上阻断了士族阶级通向贵族阶级的道路,使得士族阶级在山东六国中所起的作用一直有限,只能以“食客”的形式依附于贵族阶级,而真正有才的名士们是不会仅仅满足于“食客”这样的尴尬地位的,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实实在在施展自己才华的大舞台。所以,当秦国变成天下士族无比向往的热土之时,山东六国末日的来临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白起终于在秦军之中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威望,如今天下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他了,而秦昭襄王更决定放手白起,让他大干一场!


数月后,秦国尉白起渡过黄河,攻取了安邑(山西夏县)以东的大片韩魏土地。昭襄王继续给他加官进爵,封他为“大良造”,这已经是秦军功爵二十级中的第十六级了。此爵可以享受赐邑三百家,赐税三百家,离魏冉所拥有的侯爵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当然,像白起这样的人,是不会舒舒服服的躺在成绩单上睡大觉的。第二年(公元前292年),白起率兵大举攻魏,一口气攻下魏国蒲阪(今山西永济县蒲州镇)等大小城池六十一座(夸张啊),第三年(公元前291年),白起又攻取了魏国的垣地(今山西垣曲东南)和楚国的宛地(当年吴起在楚国实习的地方)。第四年(公元前290年),白起又派左更司马错(从前的秦国第一名将司马错现在要改称第二了)攻取了魏国的轵地(今河南济源东南)和韩国的邓地(今河南孟县西)。短短三年的时间,魏国丢了六十几座城,韩国与楚国丢了宛和邓这两个工商业命脉,可谓损失惨重。


白起这一系列组合拳把韩魏楚三国彻底打懵了,发展到后来,只要是白起一出马,三国竟无人敢接帅印,一个个装病得装病,退休的退休,谁都怕死啊!


三国的国君们郁闷哪,最后没办法,不等白起来,他们自动投降!公元前290年,秦与韩魏签订不平等条约,韩割让武遂(今山西垣曲东南黄河以北地区)二百里地给秦,魏亦不弱人后,也割让河东(今山西东南部)四百里地给秦。


吴起若是死而有知,恐怕又要再气昏一次了,当年他辛辛苦苦为魏国打下的河西之地没有了也就算了,现在就连河东也丢了,大魏文侯的后代好丢人哪!


公元前285年,楚顷襄王又与秦昭襄王在宛友好相会,议和结亲,楚正式投入秦之怀抱,做了秦昭襄王的小弟。


仗打到这个份上,魏韩楚三国已经彻底没脾气了,收拾他们就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这样一点挑战没有的事儿白起都不爱干,他跟昭襄王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左更司马错负责东边的战事,自己则跑到秦国北境,想办法对付秦国最可怕的对手——赵国。


赵国我们前面提过了,那可不是一般的强,要不是中途赵武灵王因为内乱英年早逝,如今天下谁是老大还说不定呢!现如今赵武灵王是死了,可是虎死余威在,当今天下,论国力,秦国第一,齐国第二,赵国排不上名次;然而论军事实力,秦赵只在伯仲之间,其余五国不足论。


十年前(公元前299年),赵武灵王孤身入秦,伟岸的身姿历历在目,他所创建的赵国铁骑可谓天下无敌,此等强劲的敌人,正是白起梦寐以求的对手。


作为为战争而生的一类人,名将最爱的其实是一个好对手啊,如果对手不厉害,又怎能彰显他们的强大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