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小说)

闽西的老练 收藏 4 101
导读: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 作者周 俊(作者委托老练转发“铁血军事网”) 我身体不好,胃不好,肝不好,心脏也不好,饭菜都要悠着点吃,酒就更不能胡乱喝。按照医生的嘱咐,应该禁吃油腻,流食为主,滴酒不能沾。要是任由我的脾气和身体,我肯定不喝酒。 可那天晚上不行。好多年未曾见面的几位老同学,千里迢迢从兰州来看我。十多年前,大伙还是同穿一条裤子,有烟一人一口,有酒一人一盅,有坏事一起干,关系情同手足。后来各奔了东西。近来不知从哪里获悉,我家庭不好,夫妻关系形同摆设,官场失意,身体又糟糕,混得人不人

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


作者周 俊(作者委托老练转发“铁血军事网”)


我身体不好,胃不好,肝不好,心脏也不好,饭菜都要悠着点吃,酒就更不能胡乱喝。按照医生的嘱咐,应该禁吃油腻,流食为主,滴酒不能沾。要是任由我的脾气和身体,我肯定不喝酒。

可那天晚上不行。好多年未曾见面的几位老同学,千里迢迢从兰州来看我。十多年前,大伙还是同穿一条裤子,有烟一人一口,有酒一人一盅,有坏事一起干,关系情同手足。后来各奔了东西。近来不知从哪里获悉,我家庭不好,夫妻关系形同摆设,官场失意,身体又糟糕,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出于人道主义同情,大家相约来探望我。

“咱哥们几个好些年没见,特别的想,今天来这一起聚聚,你郝哥身体不好,就以白开水代了,其他的端酒干了。”阿胖说。

我说:“你们能来看我,我真的很高兴,但的确是身体不好,今儿个欠着暂以水代了,以后补上,来,大家别介意,喝个痛快。”

“听说你有难处,我们都坐卧不安,再没时间,大伙儿还是凑一块来看你。”王洪说。

“你郝哥浓眉大眼,是个有福之人,来日方长,别太把眼前的困难当回事,没有过不去的坎。”阿金说。

我的喉咙有点痒。

“没事的,不是有哥们在吗?”阿松说。

我眼眶潮红。

“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担,有什么需要,你郝哥吱声一下。”刘山说。

我泣不成声。

我突然端起满满的一杯酒,“就是喝死我也要和大家痛快一番!”说完仰起脖子咕噜一声就下了。

大家面面相觑,欲言又止。随即,你一杯我一杯吆喝了起来。

气氛高涨。我一个一个地敬,一杯一杯地下,我开始有点激动,有点语无伦次,有点飘飘然,有点像没任何困难家庭幸福身体安康仕途顺利一切春风得意。

我肯定是喝醉了,因为我醒来时,自己不明不白躺在床上。

我打电话问同学,我昨天醉了没有?同学说,大家都很尽兴,你也很快乐,不像是醉了。

我说我应该没醉,但我不知道是怎样回的家。同学说,大家都喝得有点多,至于后面是如何散场的,你是怎样回家的,就不得而知了。

那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呢?难道是自己回的家不成?老同学打老远来看我,大家伙的都喝醉了,把他们撂到一边,自己跑回了家,那岂不很那个?

我抱着脑袋冥思苦想,没有记起什么自己回家的蛛丝马迹。我想我肯定是喝醉了,我为自己找到了一点和大家一起醉了的可能而心情稍微变得宽松。

我找到服务员,服务员说,昨天肯定有人喝醉,还喝吐了,至于是不是你,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人吐得一塌糊涂,吐得面目全非,分辨不清。

我又打电话给同学,同学说,阿金倒是真的吐了,在大家都还清醒时,你肯定没有吐,好好的。

那我究竟喝醉了没有,我是怎样回家的呢?跟好朋友在一块,喝醉就喝醉,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昨天不同,我的初恋情人梅也陪我们一起喝酒。我喝醉了,有没有失态呢?是不是梅送我回的家?

我调动每根神经,屏住呼吸,使劲回忆。应该是没有。我始终是以一名悲伤者痛苦者的身份出现的,悲伤者痛苦者是无条件在那么多人面前复燃旧情的,更不会有什么出格的动作。多少次我想和梅重修旧好,以弥补自己爱情的缺失,可面对梅漂亮的眼睛,我变得儒雅,变得遵规守纪。梅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她不可能半夜三更的单枪匹马送一个醉酒的曾经和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已婚男人回家。梅只是同情我,若隐若现地偶尔来陪我。而且,昨晚在我们高兴得忘乎所以时,好像梅就不在我们的视线了。

我很想从梅的口中得到证实,但又很庆幸梅在回乡村中学的路上,手机总是没有信号。

那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呢?会不会我走出酒店,醉在了半路上,影响市容市貌,是警察把我送回了家。另一种想法告诉我,不可能,我害怕警察,我甚至恐惧警察。一年前,我和一个有夫之妇好上,正当俩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热乎时,警察从天而降,把我们逮了个正着。从此我见到警察就害怕,哪怕是在我病情恶化处于半昏迷之中,感觉到隔壁病床老太太的警察儿子进来,我都会条件反射地跳起来。

那我究竟是怎样回家的呢?像个谜让我猜不透。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收到同学的来信,大概说的是幸福是心情,幸福在眼前,幸福在努力,并向我表示衷心祝福。信中还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我在大呕,同学站在一旁扮着鬼脸张牙舞爪的。让我意外的是,我那一年没跟我讲过一句话的老婆站在我的身后帮我捶背。

我终于明白我是怎样回家的。


(原载《百花园》文学月刊2003年第6期,获“华夏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奖。)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