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小说)

闽西的老练 收藏 0 138
导读:玩笑 作者黄荣才(作者委托老练转发“铁血军事网”) 当远道而来的平看到屋里只有科长一个人的时候,平决定与他开个玩笑。科长正对着门,在抽屉里寻找什么。 “别动,把手举起来”平模仿着电影里的镜头,拿捏着腔调,变了口音,极威严地喊了一声。平觉得这喊声对科长来说一定很有震撼力,要不科长为何真的把手举起来,并且小腿也开始发抖了。“不要转身”平下了第二道命令,他觉得挺有趣的。他是不会服从的,平想。他一定会反抗的,那举起的手和颤抖的小腿都只是为了麻痹抢劫犯,科长绝对相信自己碰上抢劫犯了,平也绝对地相

玩笑


作者黄荣才(作者委托老练转发“铁血军事网”)


当远道而来的平看到屋里只有科长一个人的时候,平决定与他开个玩笑。科长正对着门,在抽屉里寻找什么。

“别动,把手举起来”平模仿着电影里的镜头,拿捏着腔调,变了口音,极威严地喊了一声。平觉得这喊声对科长来说一定很有震撼力,要不科长为何真的把手举起来,并且小腿也开始发抖了。“不要转身”平下了第二道命令,他觉得挺有趣的。他是不会服从的,平想。他一定会反抗的,那举起的手和颤抖的小腿都只是为了麻痹抢劫犯,科长绝对相信自己碰上抢劫犯了,平也绝对地相信科长想制服这个抢劫犯。

平对这个科长是很崇拜的,在平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科长(那时还是个一般干事)就反复地对平说自己是如何地一个人打败了两个抢劫犯,又是如何抓住了其中一个,那时血又是如何地从手上流了下来,可他却没有松手,坚持到别人闻声赶来。平觉得他真伟大,是个真正的男子汉。这种印象到现在仍没改变。平觉得科长今天一定会重现当年的雄姿,况且“抢劫犯” 只有一个。他一定会在最恰当的时候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落自己的凶器,不,也许会先猛击头部,最好是双眼,然后在制服,可当他揍下去之后才发现我是谁,也许他会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了,赶快为我包扎甚至送医院,说是被车撞到了之类的。不,他会把我送保卫科的,这时在他眼里,我首先是抢劫犯……

“是,是,我不转身,千万别动手。”平发现科长的话像音乐中的颤音一样,有着一种节奏感。他可真会装,没经验的新手一定会以为这是个怕死的老实蛋而放松警惕,也一定会上他的当的,平觉得很好笑,平是不会上当的。“把手表摘下来,反手抛到地上,把你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也扔到地上。”科长把手放下来,伸进口袋。他会借这个机会出击的,平准备躲避,平要在科长的拳头击到他身上之时响亮地叫科长一声,看他哭笑不得的情景。那时科长就不会报案,不是真的抢劫犯,是在开玩笑。当然平也许会被他说几句。平等着这戏剧性场面出现。科长的手伸出来了,平的心莫名地一颤:是一把钱。钱扔到地上,然后是手表,当那崭新的西铁城手表扔到地上发出巴哒一声响之时,平有点担心摔坏了。

科长没等平下令,很自觉地把手举起来,平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感觉使他打了一个寒战,他想驱逐这种感觉,可那模糊的感觉却加速清晰起来,他有点恐惧了。“把抽屉里的钱也拿出来。”平的声音居然有点抖,可科长好像没有发觉。

平知道那抽屉里有公款。该反抗了,平想。该发生的是该发生了,一切都将出现,事情也就有了结局。科长犹豫了一下,他在选择时机了,平猜到。科长伸出手来了。平甚至有点兴奋。科长的手拉开了抽屉,慢吞吞地拿钱。“快点”,平似乎想也没想就叫出这一句,恶狠狠地。“是,是”科长忙掏出钱扔到地上。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平以为科长会喊人了,这是个机会。只要科长一喊,外面的人会一涌而入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抢劫犯,那时说是开玩笑只有鬼才相信,他有点担心,这玩笑开大了,似乎是出自本能,他下令到:“把手放下,别出声。”门外有一个大嗓门响起:“科长,忙吗?”科长一定会喊出来的,这下子自己就倒霉了,平觉得有点恐惧,腿居然也抖了起来。“哦,不忙,不忙”。科长很自然地回答了一句,就不再说什么,外面的人走远了。

平突然觉得很失望,那份感觉已成事实,他觉得所有的兴趣都没有了,他似乎很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转过来吧,我是平,跟你开个玩笑的”。科长听了,迟疑了一下,转过身来:看清是平,气不打一处来,冲上来,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混帐”。


(原载《厦门文学》1992年第9期,《小小说选刊》1992年第9期、《微型小说选刊》1992年第5期(双月刊)选载,入选1995年6月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名家精品小小说选《探戈皇后》、1996年4月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微型小说精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