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校长称中国最大博士群不在各高校 而在官场

jiwuy 收藏 3 3422
导读: 提要]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昨天在杭州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据了解,官员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资源,在博士考试中“脱颖而出”,甚至有的官员连正式的大学毕业学历都没有,却能一帆风顺摘得“博士帽”。如西南大学研究生部相关人士透露,重庆区县党政一把手中,大约有一半在该校攻读博士学位。   2009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昨在杭召开人大校长纪宝成点评“学术权力行政化”   中国最大的博士群在官场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昨天在杭州提出,现有的高等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提要]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昨天在杭州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据了解,官员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资源,在博士考试中“脱颖而出”,甚至有的官员连正式的大学毕业学历都没有,却能一帆风顺摘得“博士帽”。如西南大学研究生部相关人士透露,重庆区县党政一把手中,大约有一半在该校攻读博士学位。


2009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昨在杭召开人大校长纪宝成点评“学术权力行政化”


中国最大的博士群在官场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昨天在杭州提出,现有的高等教育体制与机制应有适当调整,并当场倡议教授治学,还学术权力以学术,赢得全场分贝最高的掌声。


“2009年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昨日在杭州开幕。在论坛上,50余位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高校院校长、党委书记及中外高等教育专家、学者,发表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在中国现有的高等教育体制与机制中,学术权力是以学术开展和发展为目的,对学术事务进行管理的权力。例如,老师批改学生考卷、相关部门评定老师职称,都是行使了学术评价权,此外学术权力还包括规范权、资源配置权等。纪宝成认为,学术权力使用是否得当,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健康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位资深校长坦言,现在国内高校里学术权力的使用已经进入了三大误区。


首当其冲的就是将学术权与行政权对立,将学术权片面理解为学者的权力,与行政无关,而事实上学术权也包括了许多与学术相关的行政管理权。


其次,学术权力现在有行政化的倾向,高校普遍存在学术评价偏离甚至脱离学术发展方向;学校资源配置行政化;相关行政管理者不懂学术规律,用行政手法对待学术问题,方式简单粗暴。“我曾亲眼目睹一位年轻的处长把一位老教授教训得说不出话来。”纪宝成遗憾地说,“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教师开始在意‘位子’而不是教学质量”。


同时令纪宝成担忧的是学术权力市场化,各式各样的博士学位开始泛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以上误区,影响了学术权力在高校的适当使用,从而也影响了高等教育的发展。“所以我建议还学术权力以权力,落实民主办学、教授治学。”纪校长说。


据了解,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自2001年起开始举办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每年举办一届,围绕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中的重大理论与实际问题,结合国际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确定一个中心主题,进行较高水平的国际性研讨。目前,这一论坛已经逐步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研究的峰会。前8次的论坛中,“人文教育和科学教育的融合”等论题均引起了较大的反响。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