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难以统一 仍处摸索阶段

功勋100 收藏 0 25
导读:[em025]“我女儿不是玩劲舞团的游戏,就是养什么‘未来宝宝’,整天扑在网上,两天不上网就情绪激动、坐立不安。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她戒掉网瘾啊?”李女士的女儿正在读高一,眼下她最着急的是为女儿四处打听网瘾治疗机构的治疗效果及价格。   暑期即将来临,不少像李女士一样的家长,开始寻找理想的网瘾治疗机构,以期一举让孩子戒掉网瘾。“现在治疗网瘾的机构有很多,但水平参差不齐,家长一定要慎重选择。”全国帮助未成年人预防和戒除网瘾自律委员会秘书长刘昊说。   近年来,网瘾治疗机构遍地开花,形形色色

“我女儿不是玩劲舞团游戏,就是养什么‘未来宝宝’,整天扑在网上,两天不上网就情绪激动、坐立不安。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她戒掉网瘾啊?”李女士的女儿正在读高一,眼下她最着急的是为女儿四处打听网瘾治疗机构的治疗效果及价格。



暑期即将来临,不少像李女士一样的家长,开始寻找理想的网瘾治疗机构,以期一举让孩子戒掉网瘾。“现在治疗网瘾的机构有很多,但水平参差不齐,家长一定要慎重选择。”全国帮助未成年人预防和戒除网瘾自律委员会秘书长刘昊说。


近年来,网瘾治疗机构遍地开花,形形色色的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让家长们“目不暇接”,而这些机构的收费管理、从业人员素质、治疗方法等方面的的巨大差异,则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质疑。


治疗方式五花八门


在Google中输入“治疗网瘾机构”,搜索结果达10余万条,“华南首家网瘾治疗中心采用纳米波脑功能治疗方法”、“云南行走军事化训练营随时招收网瘾、厌学、不听话等操心少年”……由于缺乏统一的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这些网瘾治疗机构采用的方法多种多样。


“我们不吃药、不打针、不电击,是纯粹的自然疗法。”中国青少年觉醒训练中心负责人计无庸称,“我自己虽然是个农民,但是在小学中学代过课,在企业做过多年培训,在多所大学做过演讲。”他总结出一套自己的教育理念,2007年注册成立了中国青少年觉醒训练中心。截至目前,该中心已经接收50多个孩子。


“孩子上网本身并没有错。我们首先得理解和接受孩子的上网行为,然后才能引导他们上网,最后孩子就能健康上网。”据计无庸介绍,很多孩子沉迷网络是因为厌学或家庭原因,因此该中心设置了做饭、爬山、唱歌等课程,让孩子“在玩儿中学、思、乐、进”,帮助他们分清是非,重建信心。“一般情况下,孩子在中心待3~6个月就能完成培训。”他说。


据有关专家统计,目前,治疗网瘾的方法大致可以分为:药物治疗、催眠治疗、暴力治疗、集体游戏治疗、电击治疗等。山东省某戒除网瘾培训学校的负责人说,网瘾治疗行业在收费管理和治疗方法上“泥沙俱下”,学生和家长要慎重选择。


收费标准不一 训练师水平参差不齐


近日,笔者向几家网瘾治疗机构咨询收费标准和学习期限。某基地主要以心理辅导为主,辅以体能训练、临床治疗和各种活动,第一个月需要交押金、伙食费、服装费、治疗费,合计10040元,之后每个月交9300元,3个月一个疗程。河南一家以心理辅导为主的机构,学时半年,学费22600元。


全国帮助未成年人预防和戒除网瘾自律委员会新闻发言人李萍认为,网瘾治疗机构收费标准无法统一,主要是因为从事网瘾治疗的机构多是一些心理咨询中心或培训教育机构,属于信息咨询服务行业,没有具体的收费标准,物价局定价只能根据当地的收入水平和各个机构的成本核算。


“我们有独立的研发团队,团队成员由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多个领域的专家组成。”据北京纽特思特家庭教育支持机构负责人介绍,该机构同多个高校心理系合作,师资团队专业性很高。与这种有学院派的专家撑腰的机构相比,一些网瘾治疗机构的从业人员则是“草根教育家”:有大学生,也有职高学生和军事教员。


青少年网瘾治疗专家、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认为,现在许多网瘾治疗机构都存在缺乏专业知识、利用家长的焦急心理牟取暴利等问题。“很多所谓的封闭式治疗,就是把孩子集中起来关在一个地方,不让他们接触网络,仅此而已。”


百分百有效率从何而来


治疗效果是网瘾治疗机构引起广泛争议的另一重要问题。虽然很多治疗网瘾机构对其治疗效果大加宣传,但一些家长反映说:“效果并不明显,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他知道别人对他的期待是什么,可以假装成被改造成功了,出来后又原形毕露了。”


在天涯论坛上,网友小婷讲述了自己如何从最初的反抗到最后遵从“规则”以求“自己可以尽快出去”的经历。她回家后不但网瘾依旧,而且更加讨厌父母,甚至声称不再相信任何人。


山东网康教育培训学校副校长房思玉称,该校“采用‘六位一体’康复法70余项措施综合行为干预,经千名学员科学实验有效率100%。”


“所谓有效,是指我们会让学生对沉迷网络的根源、危害有清醒的认识,找到戒除网瘾的基本途径和自我控制的办法,知道如何做人,最后的结果是叫他上网玩游戏,他都不玩了。”房思玉说,“一般培训3个月以上就能完全转变,这是和国际接轨,时间短的话可能会有反复,学生离校回家后,还需要家长配合,学校也会跟踪指导。”


李萍表示,“孩子终归要回到社会环境中,家庭环境的塑造尤为关键。如果说孩子恢复好了,回家后父母不多关心孩子,戒除网瘾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网瘾治疗仍处摸索阶段


李萍认为,网瘾的治疗戒除工作仍处于摸索阶段,网瘾治疗机构在治疗方式和资金运作等方面都缺乏相关的行业标准。


目前,网瘾治疗机构缺少监管,没有相应的主管部门,社会上关于尽快建立戒除网瘾行业规范的呼声不断。近期,共青团中央、教育部、文化部等多个部门持续开展了“中国青少年绿色网络行动”,足见政府部门对青少年健康、理性上网的重视程度。


业内人士认为,建立一套网瘾治疗机构的准入、监督制度,尽早将网瘾治疗纳入有效的管理体系之中,成为网瘾治疗的当务之急。“我们之所以成立自律委员会,就是希望行业内部加强沟通和交流,能够互相提出建议,实现融合统一。”刘昊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