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三)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2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2. 伊阙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293年 比赛地点:伊阙,今河南洛阳龙门 魏韩联军选手:魏帅公孙喜,韩帅暴鸢(好酷的名字) 魏韩联军兵力:共24万,其中魏军16万,韩军8万 秦军选手:左更白起 秦军总兵力:10万左右 比赛意义:魏韩的复仇之战,白起名定天下之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2. 伊阙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293年

比赛地点:伊阙,今河南洛阳龙门

魏韩联军选手:魏帅公孙喜,韩帅暴鸢(好酷的名字)

魏韩联军兵力:共24万,其中魏军16万,韩军8万

秦军选手:左更白起

秦军总兵力:10万左右

比赛意义:魏韩的复仇之战,白起名定天下之战

比赛结果:魏韩倒了八辈子霉了



这一仗,除了宣太后、魏冉,天下没有人看好白起。因为很明显,秦军哪一点也比不过魏韩联军。


首先从指挥官来看:秦将白起,似乎有点本事儿,然而太年轻,打点小仗还可以,碰上这样的大战,恐怕是玩不转地。而魏将公孙喜和韩将暴鸢,那可是成名已久的沙场老将,这俩老家伙曾多次合作,攻入楚国的方城,在垂沙(今河南唐河西南)打的楚国痛不欲生,差点提前亡国,可见其厉害。


其次从兵力来看,秦军十万,且非精锐;魏韩联军24万,均为参加过垂沙之役的绝对主力。魏之“武卒”,前面我们也提到过,全部都是身披重甲耐力惊人的重步兵,能负重几十公斤健步如飞,简直就是变态之强。韩之“材士”,则全都是武装到牙齿的弓弩步兵,所谓“超足而射,百发不暇止,远者达胸,近者掩心”,厉害!而且韩军的装备也很精良,所谓“强弓劲弩皆在韩出”,“天下之宝剑韩为众”,厉害!!如此魏韩二军,一个防御力惊人,一个攻击力惊人,秦军想要占得上风,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


最后从地理来看,伊阙这个地方,为韩、魏门户,两山对峙,伊水流经其间,望之若阙,地势险要。韩魏联军占住了伊阙要塞,就等于将自己置于不败之地。如果不出大的战略失误,秦军想要突破此关,难于登天。


那么白起该怎么办,简单,四个字,各个击破!


以秦军现在的实力,单独跟魏军或韩军打都不吃亏,怕就怕他们两个一齐上,所以白起必须想办法分化他们,瓦解他们,也就是所谓的离间之计。


白起先给魏将公孙喜写了一封信,卑词假意与其言好,希望魏军能保持中立,表示秦军要与人数较少的韩军决战,在取得胜利后,与魏平分战利品。


公孙喜看了信后大笑:“白起小儿太天真了,唇亡齿寒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我岂能不知?哼,竟使出如此幼稚之离间计,也不怕人笑掉大牙!”说完随手把信放在一旁。


看来白起的离间计失败了?错!他还有后手。


白起又给公孙喜写了第二封信,说感谢他的配合,秦军明天就进攻韩军,到时候等着分好处就是。


奇怪了,公孙喜不是明确表示拒绝了吗?白起还这么写是什么意思?


嘿嘿,其实这封信不是写给公孙喜的,而是给韩将暴鸢的——秦军的信使故意让韩军的斥候抓住,结果密信被搜了出来,送到了暴鸢的面前。


暴鸢暴鸢,自然是个爆脾气,他一看这信就火了,好你个公孙喜,明着说来帮忙,竟然暗地里摆我一道,太黑了你!


没办法,既然魏军靠不住,暴鸢只有靠自己,他吩咐所有弓弩手全面戒备,死死守住伊阙这个门户要地,因为他明白,一旦这里被突破,后面就是一马平川,韩国危矣。


第二天,秦军果然在韩军的营寨下面大量集结起来,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暴鸢的神经立马绷紧了,他提心吊胆,等待秦军总攻的一刻。


然而,一整天,秦军只发动了几次小规模的攻击,且稍一接触便立即退去,搞的韩军风声鹤唳,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暴鸢可不敢掉以轻心,白起小子如奸似鬼,他现在一定是在迷惑自己,等自己晚上一放松警惕,就会趁夜发动全面进攻,一定是这样的,对,一定是这样,换作自己,也会这么干!


没错,白起是在等晚上再进攻,面对占据地利且有强弓劲弩的韩军,夜袭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不过他真正要夜袭的竟不是韩军,而是魏军!!





事实上,在韩军营前的这个表面上阵仗颇大的秦军部队,只不过是一支不到万人的疑兵而已,他们的任务,只是牵制住胆小如鼠的韩军。而真正的秦军主力,早已在白起的率领下,趁着夜色的掩护,偷偷的绕到了魏军的侧背。


这个时候公孙喜,正在密切关注另外一边韩军的情况,他准备等双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冲上去大捡便宜。


——嘿嘿,等到韩军把秦军耗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再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闪亮登场,哈哈,这真是太酷了,想想就兴奋。


他怎么也想不到,白起会将一支不到万人的部队置于最危险的境地,而将大批人马偷偷拉过来攻打兵力实力都明显强过韩军的自己。


是啊,先弱后强,这是打仗的基本法则,懂一点儿军事的地球人都知道。可是白起偏偏就不按牌理出牌,去先找更强的魏军下手,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因为白起不是一个地球人,他是一个接近于神的异类,他的彪悍与变态,从来不需要解释。





夜好深,好冷,白起手中的长剑是冷的,血也是冷的,心,还是冷的。


风起了,好冷,他在夜风之中冷笑。


雨来了,暴雨,冷风卷着雨滴,打的人生疼生疼。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白起在狂风中大笑。


——就让这一场暴雨,奏响我白起血洗韩魏的绝美乐章吧!



他冷冷的注视着脚下灯火通明的魏军营寨,一挥手:“全体长矛手,正面进攻!全体轻骑兵,侧翼掩护!”


秦阵最前方的长矛方阵开始缓缓超前移动,长矛手们紧紧握住近七米的长矛,内心兴奋若狂,他们强压住从喉咙狂涌而出的杀声,跨着整齐的步伐,鸦雀无声的超前步步推进。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到了!骑着马奔驰在各方阵之间的传令兵高声呼道:“准备——冲锋!!”


“杀……”全体士兵齐声大吼,像一阵风般卷入魏军的营寨。公孙喜正在营中抱怨天气,听到杀声吓得全身一个机灵,赶忙披甲出来迎战。


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秦军阵势已成,魏军匆忙迎敌,很快陷入浴血苦战之中,如林的长矛巨浪汹涌,向一个又一个魏军营寨席卷而来。魏军士兵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坚硬的铠甲被长矛刺穿,鲜血从胸口狂涌而出,然后颈项一凉,一把锋利的长铍(装上长柄的短剑)划过自己的咽喉,整个世界在眼前幻灭。


狂喜的秦兵冲上来,拣起地下的头颅挂在腰间,那是他们的进身之钥,摆脱低下士兵的身份就全靠它了。


大势去矣!公孙喜一声长叹,带着残兵朝韩军营寨方向败退。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