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五霸(一)

清风拂澜 收藏 2 1123
导读: 春秋五霸 孔子到了晚年,不再出去做官,他一心一意地从事于著作。在他的著作中最主要的一本叫《春秋》,批判地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14年的大事,就是公元前722——481年、以鲁隐国为主的东周列国的大事。因此,《春秋》这本书所包括的二百四十几年这一时期,在我国历史上就称为“春秋时期”。 春秋时期,东周的天王在名义上是中国最高的统治者,可是在他的底下,各地有许多小王,叫做诸侯,这许多大大小小的诸侯并不怎么尊敬天王,天王事实上也不能向他们发号施令。列国诸侯成了诸侯混战的局面。同

春秋五霸

孔子到了晚年,不再出去做官,他一心一意地从事于著作。在他的著作中最主要的一本叫《春秋》,批判地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14年的大事,就是公元前722——481年、以鲁隐国为主的东周列国的大事。因此,《春秋》这本书所包括的二百四十几年这一时期,在我国历史上就称为“春秋时期”。

春秋时期,东周的天王在名义上是中国最高的统治者,可是在他的底下,各地有许多小王,叫做诸侯,这许多大大小小的诸侯并不怎么尊敬天王,天王事实上也不能向他们发号施令。列国诸侯成了诸侯混战的局面。同时,东、南、北边缘地界,甚至中原内部,都有外来的部族经常向中原诸侯国进行侵扰。这些部族在我国历史上笼统地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为了抵抗外族的侵扰,为了保全自己的君位,防止诸侯国内发生谋君篡位的政变,列国诸侯有的就联合起来,以尊重天王的名义订立盟约,一般以最强有力的诸侯为联盟国的领袖,尊他为霸主(霸主就是盟主的意思,跟后世的封建恶霸、地主恶霸是两回事)。

春秋时期最出名的有五个诸侯曾经先后做了霸主,就是:齐恒公、晋文公宋襄公、秦襄公和楚庄王。从他们的事迹当中,挑些比较重要的和有趣的说一说,我们也可以了解一些春秋五霸的历史意义了。

齐桓公会合诸侯任用管仲

现在,山东省临淄地方是古时候齐国的都城。公元前686年,齐国起了内乱,国君齐襄公给他手下的两个将军杀死了。接着,这两个将军和他们一派的人又给另一批大臣杀了。齐襄公没有儿子,他可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公子纠,一个叫公子小白。这君位该传给谁呐?

齐襄公在位的时候,他一味地荒淫暴虐,他的两个兄弟怕遭到祸害,都跑到国外去了。公子纠是鲁国的外甥,他有个师傅叫管仲,管仲带着他一块儿住在莒国。管仲和鲍叔牙是好朋友,这两个好朋友就这么各帮一个公子住在国外。

齐国地大臣派使者到鲁国去接公子纠。鲁庄公亲自发兵,叫曹沫为大将,护送公子纠和管仲回齐国去。管仲禀告鲁庄公,说:“公子小白在莒国,离齐国不远。万一他先进去,那就麻烦了。不如让我先带领一队人马去截住他。”鲁庄公同意了。

管仲带着几十辆兵车赶紧往前走。到了即墨,听说莒国的兵马在吃一顿饭的工夫之前就过去了。他就使劲地往前追。一气儿跑了三十多里地,真给他追着了。两个师傅和两国的兵车就碰上了。管仲瞧见公子小白坐在车里,就跑过去,说 :“公子上哪儿去呀?”小白说:“回国办丧事去。”管仲说:“有您哥哥,您就别去了省得叫人家说闲话。”鲍叔牙虽说是管仲的好朋友,可是他为了护着自己的主人,就睁大了眼睛,说:“管仲,各人有各人的事,你管得着吗?”旁边士兵们很凶恶地吃喝着,准备动手。管仲不敢多说,跟斗败的公鸡似地退下来。心里直不舒坦,总得想个法子不让小白到齐国去才好。公子小白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在车里,眼看活不成了。鲍叔牙赶紧去救,也晚了一步。大伙儿一见公子给人害了,全哭起来。管仲赶紧带着人马逃跑。跑了一阵,心里暗暗高兴,想着公子小白已经被他射死,公子纠的君位可以稳定了,他就不慌不忙地护着公子纠回到齐国去。

管仲万没想到他射中的是公子小白的带钓。公子小白吓了一大跳,又怕再来一箭,那还了得?他就故意大叫一声,咬破舌头,摔在车里,连鼻子带门牙都摔出血来了。等大伙儿一哭,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松了一口气。鲍叔牙叫人抄小道使劲地跑。管仲他们还在路上,他们可早已到了临淄了。鲍叔牙跟大臣们争论着要立公子小白。有的说:“已经派人上鲁国接公子纠去了,怎么可以另立别人呐?”鲍叔牙说:“咱们齐国连着闹了内乱,这会儿非立一位最有能耐的公子不可。”他们本来就知道公子小白比公子纠强,可是公子纠是哥哥,他们才派使者去接他。现在听了鲍叔牙的话,觉得也有道理,就立公子小白为国君,就是齐恒公。他们一面打发人去对鲁国说,齐国已经有了国君,请别送公子纠来了。可是鲁国的兵马已经到了齐国地界。齐国就发兵去抵抗。鲁庄公生气,跟齐国打起来了。没想到鲁国打了败仗,大将曹沫差点丧了命。鲁国的兵马败退下来,连鲁国的温汶阳之田也给齐国夺去了。

鲁庄公正在气头上,齐国又打上来了。要求鲁国杀了公子纠,交出管仲。要不,就不退兵。齐国多强啊,鲁国没有办法,只好逼死了公子纠,拿住了管仲。鲁国的谋士施伯说:“管仲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别放他回去。要么,咱们留下他自己用,要么,就杀了他。”齐国的使者央告说:“他射过国君,这个仇太大啦,国君非得把他亲手杀了不可。”鲁庄公就把公子纠的人头和活着的管仲交出去。管仲在囚车里想:“让我活着回去,准是鲍叔牙的主意。万一鲁侯后悔,叫人追上来,怎么办呐?”他就在路上编了个歌,教随从的人唱,他们一边唱,一边赶路越走越带劲,两天的路程一天半就走到了啦。赶到鲁庄公后悔了,再派人追上去,管仲他们已经出了鲁国的地界了。

管仲到了齐国,好朋友鲍牙老远地跑来接他,把他介绍给齐桓公齐桓公说:“他拿箭射我,要我的命,我还能用他吗?”鲍叔牙说:“那会儿他帮着公子纠,正是他的忠心。论本领,他比我强得多。主公要是能够用他,他一定能给主公干出大事业来。”齐桓公果然不计较一箭之仇,依了鲍叔牙的话,拜管仲为相国。

管仲请齐桓公整顿内政,开发富源;开铁矿,设置铁官,督促工匠用铁制家具,这就大大提高了耕种的技术;设置盐官,大量地拿海水煮盐;鼓励老百姓入海捕鱼。离海比较远的诸侯国不得不依靠齐国供应食盐。管仲自己原来是经商出身,他很重视商业和手工业。他说服了齐桓公把齐国分为士乡和工商乡。优待工商,不服兵役,让他们把经商和制造手工业品成为专业;优待甲士,有田地自己不耕种,叫别人替他们代种,让甲士可以专心练武。这些事都做得很不错,齐国很快地富起来了。齐桓公信服管仲,十分重用他。他听了管仲的劝告去跟鲁国和宋国交好。齐桓公不但跟鲁国和宋国交好,还想多多联络别的诸侯,大伙儿订立盟约,辅助王室,抵御外族,自己做个霸主。

2.会合诸侯

公元前681年,齐桓公认为整顿内政,提倡生产,已经五年了,齐国兵精粮足,就该会合诸侯,订立盟约了。他把这个意思告诉了管仲。管仲说:“咱们凭什么去会合诸侯呐?大家都是天王底下的诸侯,谁能服谁呐?天王虽说失了势,他究竟还是列国诸侯共同的主人。主公能够奉着天王的命令,才能够把天下诸侯会合起来,大伙儿才能够商议办法,订立盟约,共同保卫中原,抵御外族;往后谁有难处,大伙儿帮他;谁不讲理,大伙儿管他。到了那会儿,主公就是自己不要做霸主,别人也得推举您。”齐桓公说:“你说得对,可是怎么着手呐?”管仲说:“名目倒有一个。天王归天,新王才即位,主公可以派使臣去道喜,顺便跟他讨个主意,说宋国有内乱,新君才即位,请天王出令规定宋国的君位。只要主公得到了天王的命令,就可以会合诸侯了。”齐桓公同意照办。

周朝早已没有什么执力了。列国诸侯好象都忘了还有朝见天王这回事。本来嘛,诸侯定期朝贡,是王室重要的收入。诸侯不去朝贡,东周的天王失去了这笔重要的收入,连带失去了天王的威望,天王就这么成了又穷又弱的一个大傀儡。这会儿周僖王刚即位,看见齐国打发使臣来朝见,直喜欢。他就请齐桓公去规定宋国的君位。齐桓公奉了这道命令,名正言顺地通告宋、鲁、陈、蔡、郑、曹、邾各国,约他们三月初一日到北杏山来开会,共同决定有关宋国君位的事情。

宋国的国君被他手下的一个将军杀了。宋国的老百姓杀了那个将军,立国君兄弟公子御说为新君。管仲就借着这个题目请齐桓公奉着天王的命令召集列国诸侯规定公子御说的君位。齐桓公说:“这次去开会,得带多少兵车?”管仲说:“主公奉了天王的命令开大会,要兵车干什么?咱们开的是衣裳之会。”齐桓公就叫人先到北杏去布置会场,会场上还供着天王的座位。

到了二月底,宋公子御说先到了,谢过了齐桓公替他定位的一片好意。接着,陈国、蔡国、邾国的诸侯也到了。他们一看齐桓公不带兵车,就很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兵车撤到二十里以外去了。通知了八个诸侯,才来了四个,怎么办呐?齐桓公直皱眉头,想改个日期。管仲说:“三人成众,这会儿已经有了五个国家,也不算少。要是改了日期,倒显着自己说的话算不了数。”

五个诸侯依照原定的日子开会。齐桓公拱着手对四国原诸侯说:“王室失了势,列国诸侯好像没有个共同的主人似的,弄得国内常出事儿,国外乱打一气,天下不安,人心惶惶。鄙人奉了天王的命令,请各位到这儿来规定宋国的君位,再商议办法大伙儿扶助王室,抵御外族。今天要这么做,得推一人为主,才带得起来。”他们听说要公推一个人做头儿,就咬开耳朵了。推谁呢?论地位,宋是公爵国,齐是侯爵国,宋公爵位比齐侯高。论形势,宋公的君位还得由齐侯来定,那么,齐侯当然比宋公更重要了。这就嘁嘁喳喳地推不出来了。后来还是陈宣公站起来,说:“天王托付齐侯会合诸侯,就该推他为主,还用说吗?”大伙儿都赞成。齐桓公少不了谦让了一下,就正经八百地当了首领。他率领着诸侯们先向天王的座位行礼,再彼此行礼。当时商议下来,订了盟约。盟约上写着:

某年某月某日,齐小白、宋御说、陈杵臼、蔡献舞、邾克等,奉了天王之命,在北杏开会。共同议定:扶助王室,抵御外族,并帮助弱小的和有困难的诸侯;有违反本约者,共惩罚之。

这会儿管仲走上台阶,说:“鲁、卫、曹、郑不听天王的命令,不来开会,他们是应当受到惩罚的。”齐桓公说:“还得请各位帮忙。”陈、蔡、邾三国的诸侯一齐说:“当然,当然!”只有宋公御说不出声。

当天晚上,宋公御说对同来的人说:“齐侯自高自大,真叫人恨他。咱们宋国是头等诸侯,倒听人家二等诸侯的?再说咱们这次来是要他们定我的君位。这会儿君位也定了,还跟着他们干什么?”那批臣下都说:“是啊!咱们先回去得了。”没等天亮,他们就偷偷地走了。

第二天,齐桓公听说宋公御说不别而行,就要发兵去追。管仲说:“宋国远,鲁国近。不如先去向鲁国问罪。”齐桓公问他:“别的诸侯呐,叫他们都出兵吗?”管仲说:“齐国的威信还不大,宋公才不愿意一同发兵去征伐鲁、卫、曹、郑。我怕别的诸侯也未必乐意听咱们的。再说先去征伐鲁国,也用不着别人帮忙。还是让陈、蔡、邾各位君主回去吧。”他们就散了会,走了。齐桓公率领军队直往鲁国。鲁庄公向大臣们讨主意。施伯和曹沫都说:“不如和了吧。人家奉了天王的命令叫咱们去开会,咱们不该不去。”正商议着,又接到齐桓公的信。鲁庄公知道人家给他这封信,是先礼后兵的意思。他就回了信,要求齐国先退兵,他随后就去会盟。

齐桓公退了兵,再请鲁庄公到柯去订盟约。鲁庄公带着曹沫到了柯地中,就瞧见会场前后全是齐国的兵马,挺怕人的。鲁庄公心里直发毛。曹沫紧跟着他上了台阶。鲁庄公见了齐桓公,就像小媳妇儿见了恶婆婆似地心头扑腾扑腾地直跳。才说了几句话,齐国的大臣就捧着装了牛血的铜盘,请两位君主歃血为盟。正在这一眨巴眼儿的工夫,曹沫跑上几步,一手拿着宝剑,一手拉住齐桓公的袖子,就像要行刺似的。管仲赶紧把身子遮住齐桓公,对曹沫说:“大夫干么?”曹沫说:“敞国好几回给人欺负,国都快亡了。你们不是说‘帮助弱小的和有困难的诸侯’吗?怎么不给鲁国想想呐?”管仲说:“你要怎么着?”曹沫说:“你们欺负我们,霸占了我们汶阳之田。你们要是真心订立盟约的话,就得先退还这块地!”管仲回过头来去对齐桓公说:“主公答应他吧。”齐桓公擦着鼻子上的汗珠,对曹沫说:“大夫别着急,我答应你就是了。”曹沫这才收起宝剑,接过铜盘来,请两位君主歃血。完了,向齐桓公拜了两拜。

散了会,齐国的大臣全都很生气地说:“他们在我们这儿就跟网里的鱼似的,还逃得了吗?干脆杀了他们,也好出出刚才的闷气!”齐桓公也有点后悔,听了这话,就想把鲁国的君臣惩办一下。管仲可变了脸,他说:“这叫什么啊?咱们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主公请想想:有了汶阳之田,天下的人都不信服咱们;没有汶阳之田,天下的人都信服咱们。哪一样值呀?”齐桓公到底是齐桓公,他就好好地招待了鲁庄公,当天把汶阳之田交割清楚。鲁庄他们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别国的诸侯听到退地的消息,不由得都服了齐桓公。接着,卫国和曹国都派使者来向齐桓公赔不是,要求跟齐国订立盟约。齐桓公就约他们一同去征伐宋国。

公元前670年,齐桓公打发使臣上周朝报告宋公御说不听天王命令的事,请天王出兵去征伐宋国。天王就出兵去会齐桓公。陈国、曹国也出兵帮助。齐桓公奉了天王的命令率领诸侯的军队到了宋国边界上,准备进攻。大夫宁戚对齐桓公说:“主公奉了天王的命令,会合诸侯,最好是讲理,不动武。让我先去见宋公,劝他来跟咱们和好,好不好?”刘桓公同意了。

宁戚见了宋公御就说:“宋国真危险哪!”宋公说:“为什么?”宁戚说:“天王失了执,上头没有人管,诸侯互相攻打,谋君篡位的连着不断。哪一个国君不想找个办法好好地管理国家?齐侯奉了天王的命令在北杏开会,确定了您的君位,订了盟约。这对宋国、对天下都有好处。可是您不守盟约,半道走了。这已经不对了。现在天王率领着各国诸侯来责问您,您怎么还想回手呐?天王责问您,名正言顺;您要还手,可就没有理了。哪一边理长,哪一边理短,哪一边能打胜,哪一边要打败,您这么贤明的君主还能瞧不出来吗?得赶快想法子,别跟着糊涂人您也糊涂起来了。”宋公一真听着他,只能连连点头,插不进嘴。等他说完了他才低着头,问:“大夫有何指教?”宁戚说:“依我看,不如送点礼表示心意,再跟齐国订个盟约。这么着,天王和各国诸侯都跟您交好,宋国就稳了。”宋公怕没有这么容易,他说:“齐国的兵马已经到了这儿,还能随随便便地收我的礼吗?再说厚礼送不起啊,他一点不记仇,您瞧管仲向他射过箭,这会儿还当着相国。鲁国不也跟您一个样儿的吗?齐侯怎么待他来着?柯地一订盟约,就连轴汶阳之国都退还了。我说的礼,只在心意,不在值钱不值钱。”宋公就托他先去跟齐桓公说情,接着派使者带着礼物上齐侯跟前认了错。

齐桓公把那份礼物奉给天王的使者,答应宋国再加入盟约。大伙儿这才高高兴兴地散了。这么一来,当初北杏开会所通知的九个诸侯,已经有八国(就是齐、宋、鲁、陈、卫、曹、邾)订了盟约,只剩下一个郑国还不肯加入联盟。

3、北伐山戎

郑国跟楚国接近,一向跟楚国联在一起,向来不服天王。管仲和宁戚都认为中原诸侯要扶助王室,抵御蛮族,非先收服郑国不可。齐桓公听了他们的话,打倒郑国去,郑国加入了中原的联盟。没想到楚国跟着就打郑国,逼得郑国只好退出齐国这一边,又归附了楚国。齐桓公知道要叫郑国一心归附,非把楚国打败不可。

齐桓公正和管仲算着怎么去征伐楚国,北方的燕国派来请救兵,说山戎侵略进来,来执汹汹,燕国人已经打了几个败仗,眼瞧着老百姓都要给山戎杀害了,千万请齐侯发兵去救。管仲对齐桓公说:“主公要征伐楚国,先得打退山戎。北方安定下来,才能够专心对付南方的蛮族。”齐桓公就带领大队人马往北边去征伐山戎。

公元前663年,齐国的大军到了燕国,山戎已经抡了一大批壮丁,连同无数值钱的东西逃回去了。管仲说:“山戎没打就走,等到咱们一走,他们一定又来抡掠。要安定北方非打败山戎不可。”齐桓3公就决定再向前进。燕国的国君燕庄公情愿带着本国的人马作为前队。齐桓公说:“贵国的人马刚跟敌人打了仗,已经辛苦了,还是排在后队吧。”

燕庄公又对齐桓公说:“离这儿八十里地,有个小国,叫无终国,跟我们有点交情。要是请无终国出来帮忙,咱们可就有了带路的了。”齐桓公立刻派使者带了礼物去请无终国君帮助。无终国君果然派大将和一队人马前来助战。齐桓公请无终国的人马领路。

齐国、燕国、无终国的人马联合起来打败了山戎。山戎的头子密卢向北跑去,抛下了马、牛羊、帐篷、大豆等不少东西,都给中原人拿回来。他们又救出了不少从燕国掳去的青年男女。山戎的老百姓来不及跟着密卢走都投降了。齐桓公为了要收服山戎,嘱咐将士们不许杀害他们,简直感激得没法说。齐桓公问他们:“你们的头子逃到哪里去了?”他们说:“一定到孤竹国借兵去了。”齐桓公和管仲商量了一下,决定再去征伐孤竹国,好让中国的北方能过几年安宁的日子。三国的人马就又继续往北前进。

中原的大队人马到了孤竹国附近的地界,就碰到山戎的头子密卢和孤竹国的大将黄花,每人带着一队人马前来对敌。他们又给齐国的兵马打了个败仗。齐桓公一瞧天不早了,就安营下寨,打算明天再去打孤竹国。到了头更天的时候,孤竹国的大将黄花拿着一颗人头前来投降。他跪在地下,奉上人头,说:“我们的头子答里呵不听我良言相劝,非得帮助山戎不行。这会儿我们打了败仗,答里呵把老百姓都带走,亲自到沙漠那边去请兵。我就杀了山戎的头子密卢来投降,情愿在大王手底下当个小兵。”齐桓公和管仲把那颗人头仔细瞧了一瞧,又叫燕国的将士们认了认,果然是密卢的脑袋。这就确定他们内部已经闹翻了。大将黄花接着说:“我杀了密卢,得罪答里呵,现在骑虎难下。我愿意带道去追赶答里呵,免得他回来报仇。”齐桓公和燕庄公跟着黄花进了竹国的都城,果然是一座空城,答里呵已经把老百姓全带走了。齐桓公请燕庄公带着燕国人守住孤竹国的都城,自己带着大队人马跟着黄花去追答里呵。

黄花在前面领路,中原的队伍在后面跟着,浩浩荡荡,一路上走去。到了快掌灯的时候,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当地的人把它叫“迷谷”。那迷谷就跟大海一样。进去之后,没走了多久,转了几圈,没边没沿,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道儿。别说在晚上,就是在大白天,也分不出东南西北来。中原人从来没到过这样的地方。大家伙儿晕头转向地全迷了道儿。齐桓公和管仲急得什么似地,赶紧去问黄花。喝!哪儿还有他的影儿?大伙儿才知道中了黄花的诡计了。原来黄花杀了山戎的头子密卢,自己想做头子,这倒是真的;投降中原去追答里呵可是假的。天一会儿比一会儿黑,又碰上冬天,西北风一个劲儿地刮着。大伙儿冻得直打哆嗦。

往后越来越黑,真是天昏地暗,什么也瞧不见。他们就在这边没沿、黑咕隆咚的迷谷里冻了一夜。胆小的和怕冷的士兵们死了几个。好容易盼到天亮,可是又有什么用呐?眼前还是黄澄澄的一片,道儿在哪儿呐?这块鬼地方连一滴水都没有。就因为没有水,不打算喝的也喝了,想喝的就更渴了。你有多大的力气也没法跟这冷清清的荒地斗哇。大伙儿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吃穿管仲猛然想出一个主意来了。一只狗、一只鸽子,还有蜜蜂,不管离家多远,向来不会迷路的。他就对齐桓公说:“试试瞧吧。”他们就挑了几匹老马,让它们领路。这几匹老马居然领着大队人马出了迷谷,回到原来的路上。大家伙儿这才透了一口气。

齐桓公的大队人马出了迷谷,走到半路,远远地瞧见一批老百姓拖男带女的走着,好像搬家一样。管仲就派几个年老的士兵扮做过路的人去探听情况。他们过去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他们说:“我们的大王打退了燕国的人马,现在叫我们回去。”

齐桓公和管仲这才明白前日所瞧见的空城也是黄花和答里呵使的诡计。管仲叫一部士兵扮成孤竹国的老百姓混进城去。到了半夜,混进城里的人放了一把火,从城里杀出来,城外的大军从外边打进去,杀得敌人叫苦连天。黄花和答 里呵全给杀了,孤竹国也就这么完了。

齐桓公和管仲这才明白前日所瞧见的空城也是黄花和客里呵使的诡计。管仲叫一部分士兵扮成孤竹国的老百姓混进城去。到了半夜,混进城里的人放了一把火,从城里杀出来,城外的大军从外边打进去,杀得敌人叫苦连天。黄花和答里呵全给杀了,孤竹国也就这么完了。

齐桓公对燕庄王说:“山戎已经起跑了,孤竹国也灭了,这一带五百多里的土地都是燕国的了,别再放弃。”燕庄公说:“这哪儿行啊?托您的福,打退了山戎,救了燕国,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这块土地当然是属于贵国的了。”齐桓公说:“齐国离这儿那么远,叫我怎么管得了?贵国是中原北边的屏障,管理这个地方是您的本分。您一方面向天王朝贡,一方面守着中国的北部,我也有光彩。”燕庄公不好再推,就谢过了齐桓公。燕国增加了五百多里的土地,变成了大国,以后就有力量抵抗北方部族的进攻了。

北半边算是平定了,齐桓公领着大队人马动身回去,燕庄公亲自欢送。他非常感激齐桓公,真舍不得分离,送着送着,不知不觉地送到了齐国的长芦,出了燕国边界有五十多里地了。齐桓公跟燕庄公分手的时候,猛然想起来一件事。他说:“依照朝廷的规矩,诸侯送诸侯不能离开本国的地界。我怎么能叫您破坏这个规矩呐?您就送到这儿为止,五十里齐国的土地全送给您!”燕庄公再三推辞,齐桓公一心要人家认他是诸侯的领袖,一定要守规矩。燕庄公只好答应了。

齐桓公打退了山戎,救了燕国,接着鲁国起内乱,他就定了鲁国的君位,帮助新君鲁僖公平定内乱。各地方的诸侯全都佩服他。齐桓公要当霸主的心愿早就做到了。到了公元前661年,没有事的时候,喝喝酒、打打猎、听听音乐,享起福来了。万没想到卫国出了事儿,国君派使臣来求救,说北狄侵犯进来,情况非常严重,请霸主发兵帮助卫国去抵抗北狄。齐桓公说:“齐国的兵马到现在还没好好地休息一下。等到明年开春再说吧。”哪儿知道没过了几个月工夫,卫国的大夫跑到齐国来报告,说:“国君给北狄杀了,卫国的老百姓活不了啦,大家伙儿全逃到漕邑去了。他们派我到这儿来报告中,请霸主作主。”

齐桓公听了,很害臊地说:“这全是我的不是,没早点去救。可是现在还来得及,我一定去打退北狄,给你们国君报仇。”他就准备发兵到卫国去。


3.扶助弱小

北狄打进了卫国,杀了卫国的国君,来不及逃跑的老百姓差不多全给杀了。卫国的库房,还有城里值钱的东西全给抡得一干二净。这些北狄原来是草原上的部族,平常就会牧马、放羊,也不种地,打进卫国来,为的是来抡些值钱的东西,尤其是粮食,不一定要占领城邑。他们为了下一回抡着方便,就把卫国的城也拆了。赶到卫国的使臣到了齐国,北狄早就抢够了跑了。

齐桓公一知道卫国国破人亡,就派公子无亏带领一队人马,把住在齐国的卫公子送回去。公子毁 到了漕邑,就瞧见那地方一片荒凉,只能算个小村子,哪儿像个都城呐!他直掉眼泪。他把遗留下来的卫国的老百姓集合起来,男女老少数了数,一共只有七百三十人!又从别的地方召集了一些老百姓来。费了好大劲儿才凑了五千多人。这五千多人重打鼓另开张地建立男家,立公子毁为国君,就是卫文公。卫文公倒没有一点国君的架子,他跟着老百姓一快儿过活,穿的是粗麻布,吃的是粗粮、杂粮,住的是草房子。黑天白日安慰老百姓,叫他们刻苦耐劳,好恢复旧日的家园。

公子无亏一瞧北狄跑了,就打算回去。可是这地方连城墙都没有,要是北狄再来,那可怎么挡得住呐?他就决定留下三千齐国人 ,驻扎在那儿,拿他们当做保护卫国的城墙,自己跟卫文公告别了。

公子无亏见了他父亲,报告了卫国的这份惨劲儿。齐桓公叹着说:“咱们得好好地去帮帮卫国。”管仲说:“留下三千人也不是办法,咱们不如替卫国砌上城墙,盖上房子,就这一下往后可当大事了。”齐桓公很赞成这个主意,就打算会合列国诸侯,大伙儿出点力去扶助弱小的卫国。

齐桓公正要会合诸侯去替卫国造城,没想到邢国派人来求救,说北狄灭了卫国,就向邢国进攻,邢国眼瞧着也要给北狄灭了。齐桓公皱着眉头,问管仲:“怎么办?要不要发兵去救?”管仲回答说:“列国诸侯为什么都尊重主公呐?还不是因为齐国帮助有困难的诸侯吗?去年咱们没去救卫国,已经不对了。要是再错过这机会,霸主的威信怕保不住。”这样,他们就发兵先去救邢国,以后再去给卫国砌城墙。

齐桓公发出通告,召集宋、鲁、曹、邾等国派兵马到北会齐,共同去征伐北狄。通告发了出去,只有宋国和曹国的国君带领自己的人马到了,鲁国和邾国都没派兵马来。按理说有了三国的人马也可以去跟北狄交战,就算一时不能打败北狄的话,也可以叫邢国人少受点罪。可是齐桓公和管仲都知道北狄很厉害,邢国人多少也还有点力量。要是齐国立刻动手,那就太费劲了。不如先等一等,等到邢国和北狄打得一死一伤的时候,他们再动手,就能用力少而成效大。这么为自己一打算,就大大方方地说:“咱们还是等鲁国和邾国人马到齐了一起进攻吧。”三国的兵马就在北驻扎下来,按兵不动,呆了两个来月。

就在这两个月里头,邢国的老百姓天天像油煎一样。北狄日夜攻打,邢国的老百姓可真受不了啦。反正是个死,就开了城门,冲出一条血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涌出来了。这些跪出来的老百姓沿路有给北狄杀害的,有给自己人踩死的,有饿得在路上倒下的,真惨极了。邢国的国君叔颜九死一生地跑到齐桓公面前中,趴在地下直哭。齐桓公赶快把他搀起来,说:“这都是我的不好,没早点动手,我这就请宋公和曹伯一快儿去!”

北狄一探听到三国的救兵打过来,就把能够带走的东西都抢了去,放了一把火,跑了。三国的人马一到,就瞧见满城大火。他们赶紧去救火,可是已经太晚了,整个城早烧成了一片焦土,找不出一所好房子来。齐桓公问叔颜:“这城还能修吗?”叔颜低着头说:“修好了也是一座空城。老百姓大半都跑到夷仪那边去了。我还是跟着他们上那边去吧。”齐桓公就带领着三国人马到了夷仪,大家伙儿动手砌城。齐桓公很得意,他的气派真叫人佩服。他派人到齐国去运木料、粮食、衣料什么的,还赶了此牛马来。这么一来,大家伙儿干起活儿来更加有精神。真是“众志成城”,没几个月工夫中,就造好了一座城,还给邢国盖了庙堂、宫殿和一些民房。邢国的难民集合起来,重新建立他们的家园。他们把齐桓公看成“重生父母,再造爹娘”。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