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日本最具人气女公关 竟然是哑女 (图文)

圣旨 收藏 2 41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曝!日本最具人气女公关 竟然是哑女 (图文)

夜幕降临,东京银座又闪耀起低调奢华的光芒。淡妆华服、谈吐优雅的女公关正穿梭于政要巨贾之间。其中人气最高的女子名为齐藤里惠,她选择用笔谈的方式接待客人,因为她是一位聋哑人。

25年前,齐藤里惠出生在日本青森县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对她期望甚高,不幸的是,未满两岁,里惠就因髓膜感染引发高烧,继而永久丧失听力,语言能力也受到很大的影响,成为了聋哑人。但父母坚持让她在普通小学而非聋哑学校就读,甚至还要她学习钢琴演奏,可以说里惠幼年是在极大压力下成长的。

小学4年级时,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下“因为你是坏孩子,所以老天爷罚掉了你的耳朵”。受此打击,里惠开始逃课。和普通的残疾人一样,她最大的痛苦源自于看不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价值。加上和父母的冲突,为了逃避现实,她成了不良少女,喝酒、抽烟、偷窃、吸香蕉水……被当地居民称作“青森县第一不良少女”。

一天,理惠和同党聚会时,一家高级酒吧的妈妈桑路过,只看了一眼,她便认定里惠能够成为酒吧女公关。“原来聋哑的我也会被人需要”,带着这样的想法,里惠踏入了新的生活。

由于只能和客人用笔交流,一开始里惠并不被看好。但这时她从小苦练的书法派上了用场,笔谈所特有的私密感也让客人感到新鲜。里惠则第一次感觉到工作的充实。之后她离开了青森,只身前往东京

不管是购物还是餐饮,日本人最认可银座的品质,银座高级酒吧也被视为一流。东京的大公司接待重要的业务伙伴,银座的酒吧是不二之选。虽然一次的人均消费约在 5万日元(约合3400元人民币),但正因其昂贵,客户倍感礼遇。店越高级,女公关的应酬之道也就越高明,接待方也因此轻松不少。在泡沫经济时代,经典的 “应酬路线”为:6点左右与客户在普通酒吧集合,喝上一两杯后去高级寿司店用餐,餐后前往银座酒吧聊天,最后打车回家。其中高级酒吧是应酬路线的关键部分。

银座的酒吧大多为会员制,无人领路的顾客即使乐掷千金也会被店家婉拒。这样的店里的消费绝非普通上班族所能承受的。里惠工作的酒吧虽坐落在寸土寸金的银座,但每日仅营业4小时(晚8点至12点)。顾客进门就有2.5万日元(约合1800元人民币)被记在账上。店内所有酒类均整瓶销售(喝不完将由店家代为保存),其中葡萄酒的价格多在1万日元以上,威士忌则是3万日元起价。初次光临的顾客须指定一位陪酒者,之后不再变更。顾客消费额的10%将作为陪酒者的酬劳,另有5%则是政府收的消费税。

富裕、显贵是顾客们的共同点,但他们来酒吧的目的各异:草拟商业合同、接待公司贵宾、一诉工作困境、絮叨家庭苦恼……这些,都需要女公关们巧妙应对。

陪酒者的外貌和谈吐不能逊色于大公司总裁的秘书,穿着也必须高雅昂贵(一般说来穿和服较多)。里惠提到,在银座酒吧对客人说“您的阿玛尼领带很好看!”是二流水平。只夸赞名牌而忽略客人本身其实是很不礼貌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正确”的说法是“您的阿玛尼领带很适合您!”

聪慧、美貌、勤恳,让里惠在银座越来越受欢迎。但她谦虚地表示是笔谈的特殊形式拉近了自己和客人的距离。平时人们用声音交流,笔谈感觉有点像写情书。另外,对话会被周围的人听见,笔谈则限于两人之间,等于是“秘密对话”,这份亲密增加了交流的乐趣。

如今,快到末班车时段的银座车站,除了身着西装的白领职员,还能看到梳扎了秀发的妩媚女性,她们就是刚下班的银座酒吧女公关。在过去的泡沫经济时代,女公关搭地铁回家是难以想象的事,但由于持续的不景气,银座原有800多家高级酒吧正不断消失,生存下来的店家里的女公关为节省开支,也改搭电车回家。

“客人没什么精神,我也感觉有点凄凉。”里惠觉得这时候更需要给客人以鼓励。一次,顾客是房地产公司的一位高层干部,落座后不断感叹“很辛苦”。里惠就在他写的“辛”字上加了一横,指着眼前的“幸”字道:“现在的辛苦是为了日后的幸福。”客人掉下了眼泪,过后表情比进店时轻松许多,离开时还露出了笑容。

还有一次,文化名人W先生来店里。面带疲惫写下一句“很忙”,之后谈起近来和妻子的种种矛盾。里惠便写道:“要不跟太太慢慢地说说话?”W先生回答,“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里惠把“忙”和“忘”都拆成“心”、“亡”,提醒W先生和太太开始找回“心”的旅程。

虽然第二天客人们仍要面对惨淡的经济环境和激烈的竞争,但举止优雅、“谈吐”不凡的里惠无疑安抚了现代男性们疲惫的心灵。觥筹交错间,一次玫瑰色的心理治疗也就完成了。

今年5月,里惠的自传《笔谈Hostess》正式出版,短短3个月重印9次,销量直逼10万册大关。在里惠老家青森县的一些书店里,该书甚至打败了村上春树的新作《1Q84》,成为店内最畅销的书。

从银座名人到畅销书作者,幕后推手是光文社资深编辑宫本修。编辑的直觉告诉宫本,里惠的经历可以写成很特别的书。之前虽有不少人建议里惠写下她的故事,但她不愿聋哑成为卖点,一直没答应。而宫本认为里惠的故事将给残疾人和健全人都带去希望。里惠这才下了动笔的决心。

《笔谈Hostess》大获成功后,《朝日新闻》等主流媒体纷纷报道,各电视台也闻风而动,竞标该书的电视剧改编权。

据宫本编辑介绍,出版社不久还将趁热推出《里惠名言集》,收录里惠富有哲理机趣的笔谈名言。《里惠的汉字游戏》也在酝酿之中,取材于里惠在笔记本上和客人玩的汉字训读游戏

虽然已获得成功,但里惠还是有自己的忧虑。日本共有600万残疾人,约占总人口5%,但里惠从未见过残疾的客人,在银座酒吧工作的残疾人似乎也只有她一个。里惠表示:“可能残疾人比较消极畏怯,所以不愿出现在这样的场所。”

所幸一家小小的面包店鼓舞了她。该店创始人小仓昌男了解到日本残疾人的平均月收入不足1万日元(约合670元人民币)后,创办主要由残疾人经营的面包店“Swan Bekery”,目标是不依靠政府补助或慈善捐款而独立经营。目前Swan Bekery已有26家门店。

一日,Swan Bekery现任社长海津步光顾里惠的酒吧,之后还带她去参观了银座门店。在那里,残疾人与健全人协同工作的场景给里惠留下了深刻印象。“Swan Bekery没有特别照顾残疾人,而是通过合理分工让大家协同合作。我也希望能创造出那样的工作环境,让残疾人和普通人共同发挥才能,快乐共事。”里惠很有感触地说。

目前,她正筹划去夏威夷留学。相对日本来说,美国社会对残疾人更包容。里惠希望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美容方面的课程,日后开设自己的美容院,让残疾人和健全人一起快乐地工作。她深信残疾人有被隐藏着的才华,“就像全盲的辻井伸行能在范克莱本国际钢琴大赛中夺冠,那年他才20岁。”今年25岁的齐藤里惠打定主意要在30岁前创业,看来,“笔谈女社长”将会成为她下一个身份。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