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完颜氏,起自太祖完颜 (阿骨打)收国元年(1115年),终于哀宗完颜守绪(宁甲速)天兴三年(1234年)。在整个中国历史的长河中,这120年的历史,虽是暂短的一段,但它确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时期。其所以重要,不外乎这样几点:第一,它是由远在东北边疆白山黑水间的女真族建立起来的一个王朝,因而历史赋予这个王朝的统治以许多特点,并从中可以看出由少数民族统治者所建立的王朝,是怎样发生演化的。第二,它是在南北朝之后又一次出现的南北长期对峙的政权,它更加充分地反映出南北对峙阶段历史发展的诸特点。第三,它是在先后灭掉辽和北宋两个都比自己先进的王朝之后发展起来的,这就使这个王朝背后的历史更为错综复杂。最后,金王朝也没有能逃脱“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历史规律,走过了一个发展——兴盛——衰亡的历史进程,与其他王朝一样给后世留下了深刻的历史教训和经验。


吞灭辽宋


居住在今天东北地区的女真族,属于通古斯语系。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先秦时期的肃慎当属其远祖,《三国志》所谓的挹娄,北魏所谓的勿吉,隋谓之黑水部,唐谓之黑水 ,盖其地也。贞观年间,唐太宗征高丽,佐之,“战甚力”。五代时始称女真,居住在同江之南者谓之熟女真,江之北谓之生女真,皆臣服于契丹,后避契丹讳,更名为女直。


生女真分为很多部落,最初,以“完颜”为号者即不止一部。其中以居住在按出虎水(今黑龙江哈尔滨以东阿什河)流域的完颜部最为强大。后来建立金朝的就是这一部。生女真地区气候寒冷,山多林密,严酷的自然环境,造就了他们艰苦卓绝、英勇善战的性格。其俗皆编发,项间缀以猪牙为饰物,头上插雉尾,经济生活大体正处在半农半牧阶段,所以当时生女真社会的生产力水平不过相当于中原西周时代或更早时候。女真社会发展一直比较缓慢,到辽末时虽然已有剩余产品,但人们仍然是物物交换以通有无。自函普成为女真之完颜部首领以后,社会发展的步伐开始加快。财产私有化的程度逐渐提高,加剧了阶级对立和社会的分化,部族首领正在逐渐变成统治者。但是直到金立国之初,统治者与一般成员的社会地位大体是平等的,他们“同川而浴,肩相摩于道。民虽杀鸡亦招其君同食”。


完颜阿骨打是女真族杰出的领袖,他适应了女真族社会发展和反辽斗争的需要,建立了金王朝。阿骨打的青年时代,正是女真族由氏族社会向阶级社会转化的时期,也是统一的女真民族初步形成的时期。劾里钵(金世祖)共13子,阿骨打是其次子。阿骨打兄乌雅束(康宗),1113年12月死,由阿骨打嗣位为都勃极烈(对金初的最高军政长官的称谓)。阿骨打自幼“力兼数辈,举止端正”,“好弓矢”,“善射”,23岁“被短甲,免胄,不介马,行围号令诸军”。世祖、肃宗、穆宗、康宗时期的许多重大的变革和规定,都出自阿骨打的建议。阿骨打袭位为都勃极烈后,为了反抗和摆脱辽朝对本族的奴役、寻求发展的途径,开始了建立国家政权的尝试。


1113年,阿骨打出兵射死辽将耶律谢三。在吴乞买等女真大贵族的支持下,阿骨打于5年农历元旦称帝位,国号大金,改元收国,迎来女真族发展的新时代。建国前后,阿骨打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改革,以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在中央,他把部落联盟的最高军事首领改称皇帝,确定了皇帝在全国最高的统治地位。他把都勃堇、国相、勃堇发展为中央统治的最高权力机构——勃极烈制,把氏族制时的古老的贵族议事机构改造成为新的统治机构。在地方,阿骨打改“猛安谋克”制为地方行政组织。猛安谋克原是一种军事组织,阿骨打嗣位为都勃极烈的第二年,便命令各个部落以三百户为谋克,十谋克为猛安,设官吏管辖。把领兵的千夫长、百夫长改革为受封的地方领土、领户之长,这是对旧氏族制的一个重大改革。在社会生活方面,阿骨打还改变女真族的旧习俗,禁止同姓为婚,这是女真族宗族观念和人伦观发展支配的结果,可以认为是发展本民族的一项有利措施,也是对氏族血缘支配关系的沉重打击。建国后,阿骨打还命令欢都之子完颜希尹创造女真文字。女真文字是根据汉字改制的契丹字拼写女真语言而制成的。女真字成为全国通行的官方文字。


阿骨打立国后的第一个政治目的是要摆脱辽朝的压迫。他首选黄龙府(今吉林农安)为攻击目标。当年9月,金军以破竹之势,占领黄龙府。辽天祚帝亲率号称70万大军,前去抗击阿骨打的二万精军,金军大胜。辽朝的统治已是风雨飘摇。


6年,金军攻占辽的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以后的几年,相继攻占辽的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宁城西大名府),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到22年,金军攻下南京析津府(今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