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二篇 情定金陵 第四章 4

寒岫冷月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URL]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白少琛诙谐幽默,白曼琳妙语如珠,席间笑语声不断,一向严肃的张一鸣受到感染,也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这样喝酒没意思,”白少琛说道:“不如我们来划拳吧。”   白曼琳说道:“我不会划拳,还是行酒令好,每人说一句诗,必须要带花字,说不出来的罚酒。”   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白少琛诙谐幽默,白曼琳妙语如珠,席间笑语声不断,一向严肃的张一鸣受到感染,也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这样喝酒没意思,”白少琛说道:“不如我们来划拳吧。”

白曼琳说道:“我不会划拳,还是行酒令好,每人说一句诗,必须要带花字,说不出来的罚酒。”

赵义伟忙说:“白小姐,我没读过多少书,背诗是背不出来的,这个我不敢参加。”

白曼琳改口道:“那我们掷骰子,数着谁就该谁喝,好不好?”

大家都同意了。“好。”

白敬文说:“我就不来了,我明天一早还要参加毕业生典礼,喝多了可不好。你们年轻人慢慢喝吧。”

白少琛把骰子拿来,放在一个木头盒子里,递给张一鸣,说道:“表哥,你先摇。”

张一鸣接过盒子,摇了一摇,然后放在桌上,揭开一看,是个9点,正好数着白曼琳,忍不住笑着对她说:“请君入瓮。”

大家都笑了。白曼琳喝了酒,拿过骰子一摇,摇了个5点出来,该着张一鸣,她得意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表哥,我回敬你。”

他一笑:“回敬我?你是报复我吧?”

他这次摇着白少飞,白少飞摇给了赵义伟,赵义伟喝了酒,随手摇了个11点,又数到了白曼琳。她正夹了一只铁雀在碗里,用手撕腿子吃,哟了一声,说道:“怎么又是我?”

她拿毛巾擦了擦手,端起面前的酒喝了,拿起盒子摇了一摇,刚揭开就马上盖上了。还没等她又摇,旁边的姚紫芸已经按住了她的手,笑道:“想作弊啊?我都看到了,是个7点,该你自己。”

她强行拿开她的手,揭开盖子,果然是个7点。白少琛笑道:“这可是人赃并获,得罚酒一杯,你摇着自己一杯,这次你得喝两杯。”

白曼琳无话可说,只得喝了,然后摇了个8点,轮到了姚紫芸。这骰子仿佛长了眼睛,没过多久,又摇到了白曼琳。她喝完酒,学着电影里那些开赌场的庄家,把盒子在头顶晃了一阵,然后“啪”地放在桌上,笑道:“开!”

盒子一开,她立刻嘟起了嘴:“这骰子有问题,我不来了。”

白少飞笑道:“这是家里的骰子,哪有什么问题,你别耍赖。”

姚紫芸也笑道:“是啊,你快喝了,我们还等着喝呢。”

“大嫂,我知道你和大哥举案齐眉,什么都帮着他,可好歹也疼疼妹子。”白曼琳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喝了好几杯了,你让我歇歇好不好?”

姚紫芸扑哧一笑:“说得好可怜,我就疼一疼你,帮你喝了这一杯。”

白少飞说道:“你酒量小,还是我来喝。”

白曼琳说道:“大嫂,你看大哥多关心你,我真的好羡慕。”

姚紫芸笑道:“你羡慕我干什么?你聪明美丽,乖巧伶俐,将来的妹夫还不知道该有多疼你,只怕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满座都笑了。白曼琳呸了一声,说道:“你贫嘴,我不跟你说了,我摇骰子去了。”

她又摇了个7。白少琛笑道:“你今天去买航空奖券的话,肯定能中头奖。”

她端起酒一饮而尽,拿过盒子恨恨地说:“我不信又该我。”

她这次摇了个13点,数了一下,还是自己,笑着把盒子一推,说道:“这骰子一定是被三哥念过咒语的,我不摇了。”

白少琛笑着说:“你自己运气不好,怎么怪我?”

张一鸣见她脸红红的,眉梢眼角象抹了胭脂一般,更增了几分风韵,心中说不出的爱慕,伸手拿过她的酒杯,说道:“这杯酒我替你喝了,你继续摇。”

此后,摇着她的次数少一些了。虽说几个哥哥都在帮着她喝,但算起来仍然数她喝得最多。吃过饭,大家在客厅里闲聊。除了白敬文和赵义伟,其他的都多少有了一点醉意,白曼琳娇弱不胜,靠在姚紫芸身上,含糊地说:“大嫂,我头晕。”

姚紫芸急忙叫用人端来一杯酸梅汁给她喝下,她勉强坐了一会,站起身来,说道:“表哥,对不住,我要去睡了,就不陪你了。”

白敬文说道:“远卓,你们旅途劳顿,也早点去睡了吧。”

张一鸣同意他的提议:“好。”

大家各自回房。白公馆里每间卧房都带有浴室,张一鸣洗了澡,披了一件绸袍,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仍然非常兴奋,脑子里满是他表妹那张盈盈的笑脸。他因为家境好,人又帅气,娶妻的要求非常高,所以至今还是单身。在他的心里,他自认为是英雄,英雄当然得由美人来陪,这个美人还得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这么多年,别人给他介绍过的小姐倒是不少,但和他恋爱过的只有一个。那是他驻地的市教育局局长的女儿,人长得很美,也很有才华,曾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不少诗作,张一鸣最初非常满意,以为找到了理想的伴侣。可是交往不久,他就发觉不对,她会写诗,又爱看《红楼梦》,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所以爱哭,也爱使小性儿,而且她自视清高,看不起和他来往的军官们,嫌人家粗鲁。张一鸣不胜其烦,断然和她绝了交往。那个女孩其实非常爱他,只是自恃才貌双全,大学里追求者又多,养成了高傲的性格,不懂得有些男人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改变自己,尤其象他这样的铁血男人。他的分手对她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她甚至放下傲气去找过他,但他始终避而不见。伤心之下,她割腕自杀,幸好被家里人发现,救了过来。这件事使张一鸣获得了“冷血将军”的名号,让他懊恼不已。这次回来,看到天真可爱、活泼开朗的表妹,他才突然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既然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了表妹,他开始考虑该怎么做。他的舅舅是留学生,受美国文化的影响很深,在家里一向讲究民主,不干涉儿女的生活,尊重他们的选择,白少飞的婚姻就是他自己做的主,因此这桩婚事必须先征得表妹的同意,他才能向舅舅开口。而象她这样的女孩子,身边肯定不乏优秀的追求者,想到她被一群男孩子包围的情形,他心里泛起一阵妒意。

他这一生还未对女人这样伤过脑筋,他知道得让表妹爱上自己,可怎样才能让她爱上自己,这显然是个问题。他一向瞧不起对女人卑躬屈膝的男人,这时却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大学里那些男生追求女同学的方式,但他那时一心想好好读书,然后出国留学,不屑去关注这些事情,所以想了半天,仍然毫无头绪。

“这比打仗还费心。”他想:“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见机行事吧。”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终于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