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23 我们当兵的,首先得是个人!

政政护环 收藏 7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湛连的老兵和那些新归建的师警卫连战士群情激昂,他们早就在这个村子按耐不住了,出闸前的猛虎有一种隐含的杀意,那是湛江来看到这些士兵的眼睛威慑出的光芒所确证的,他不敢说其他士兵也有这种穿刺力,但他的湛连需要,整个军队也需要这样,这一种精神的现实体现正是以肉体抵抗全金属武力的基本存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湛连的老兵和那些新归建的师警卫连战士群情激昂,他们早就在这个村子按耐不住了,出闸前的猛虎有一种隐含的杀意,那是湛江来看到这些士兵的眼睛威慑出的光芒所确证的,他不敢说其他士兵也有这种穿刺力,但他的湛连需要,整个军队也需要这样,这一种精神的现实体现正是以肉体抵抗全金属武力的基本存在。

当一支绝对工业化支持和武装的部队横在面前时,人类仅有的意志凌驾于钢铁之上,由中国军人的精神在这个朝鲜战场上完美的体现了。

湛江来,身为一个军人一个连长,很荣幸与他们并肩作战,他最后只说了四个字:“我们走吧。”在这番慷慨激昂的宣言后,文工团的女战士们从屋内走了出来,或许是因为他的讲话,或许是意识到临别前应该做些什么。她们将自己的毛巾和手帕塞给不相识的战士,人们没有互相祝福,只有默默地表达自己的心愿。

而石法义呢,再次领教了湛江来的带兵手腕,他犹如一尊木雕,感到从没有过的失落,直到一位花季的少女,将手中的围巾裹在他的脖子上时才猛醒过来。湛江来走上前递给他一根烟,说:“这两天抽的很凶,我这肺都要咳出来了。”

石法义苦笑道:“你想说什么?想嘲笑我?”

湛江来拉着他走出院外,说:“都说百姓苦,其实我们当兵的更苦,有人说我们是钢,我们就得是钢,有人说我们是铁,我们就得是铁,有人说我们是革命精神的象征,我们就得做到那种象征。其实我倒觉得,我们首先得是个人,你说对不?”

石法义重重地吸了口烟,随后叹了口气。湛江来笑着续道:“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嘛,在这个陌生的异国他乡,人得学会排解战争带来的伤痛,再说啦,那小子压根就不知道人家早就看上他了,自己还傻了吧唧地不敢露头哩。”

“那封信是?”

“小崔他妹妹写给嘎子的,八成有戏,咱这些老胳膊老腿就别耽误小辈的感情了,这也是革命爱情嘛,多浪漫的事。”

石法义笑骂道:“瞧你说的,把我整地跟地主老财似的,但是纪律终归是纪律,文工团可没少反映这些事,咱得注意。”

“是是是,回头叫嘎子给你写份检查,再说多大点事啊,现在穿插任务迫在眉睫,咱押后过堂,还怕他跑了不成。”说完挤眉弄眼地捅着石法义,转眼间又是一副无赖泼皮的样子,让老石一时哭笑不得。可转念又一想,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湛江来看他皱着大眉头,心想莫不是又要搞本本主义?谁知老石问道:“嘎子认字么?”

是的,枪嘎子确实不认识几个字,但崔智慧也不是中国人,在某些方面倒是一拍即合。书里乖拍胸膛发了毒誓之后,在噶子和老油醋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封信,压低声音念道:“敬爱的吕小山同志,您好。”

“嘿!知道嘎子大号还敬爱的……”话没说完,一顿老拳就落在他身上了,书里乖只好干咳一声,继续念道:“本不该这样草率的对一个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可是,惊闻你们的连队要开赴战场,所以按奈不住……”

书里乖念到这偷瞄了一眼枪嘎子,后者小脸通红,老油醋就一脚踹去,书里乖只好继续念道:“我们萍水相逢,来至各自的祖国家乡,是信仰让我们在这一刻相聚,我想都是同一阵线上的阶级兄弟与姐妹,我们……”

湛江来和石法义在墙后收回了耳朵,彼此含笑,心里都知道这事算是成了。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还能出现一对鸳鸯倒是始料不及,不过两人都知道,这是个好兆头,希望与憧憬总能让人变得坚强和勇敢。

湛连的晚饭提前两个小时,17点的时候每人喝了一碗山菜炖鸡汤,吃上两张干烙饼,日落西山后,全连已然整装待发了。湛江来与新换防的部队交接后,望着队伍向南驶去,不由回首望着卫生院座落的那个山洞。

或许他还不知道,第一次战役后期的诱敌战术几乎将美军引过了鸭绿江,同是这一天,11月21日,美军的先头部队已经陈兵于中朝边境的慧山镇,当他们停下重装甲和坦克遥望深不可测的中国内陆时,麦克阿瑟的“圣诞回家宣言”似乎已经在他们心中有迹可循了。

也是这一天,从北京方面传来一首诗,诗中后半段曰: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不论怎样,在这个复杂的日子,联合国军和中国内陆都有一些希望,而希望的不同,又将不同肤色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或者说搅合在一起。

此时此刻,在湛江来眼里却只看到了一位神女在向他求告归来的祈福,他想再看看她,身子却已淹没在前进的洪流之中了。

根据团命令,直属侦察连做为战役前期渗透部队纵深清川江南岸,直插南朝鲜重兵镇守的德川城,在湛江来面前不仅是直线距离三十公里的急速冲刺,还要做为精锐中的精锐重塑军团精神,因为梁大牙已然下了军令状,一天!也就是24小时之内拿下德川,而湛连,是挖心的刺刀!

面前的第一道坎,自然就是浮冰连绵的清川江。

湛连身前是东北抗日游击队,对冬季山地野战熟的不能再熟,只可惜飞虎山侧援一战老兵都打进去了,新上来的师警卫排虽然训练有素,但湛江来总是提心吊胆,他调派新一排顶在最前面也是这个考虑。石法义依然挂着新二排,他们做为后卫排不仅要担任突发阻断任务,还要帮助炮班运输弹药。

这一切自然让杨源立非常不满,说来说去他只有两个班在两侧迂回,最可气的是要掩护机枪班,哄子蛋虽然跟他结下梁子,可要是打起仗来,老兵与新兵的意识确实相差悬殊,相对来说,师警卫排与敌人的接战次数还是个零,按照湛江来的说法就是一批凶猛的生瓜蛋子,而杨排长却不仅一次跑到前面要求担任先锋排,看得湛连的老兵们直想乐。

就这么个冰天雪地的山区急行军,这王八蛋还要做前锋?湛江来第一次感到没有老宋的行军日子是多么难熬,他无可奈何地对杨源立细心讲解新一排做为先锋的道理,这在月色皎洁的山林行军中几乎耗费了他所有精力。

按照严格的军事穿插准则,他本该训斥一番。但毕竟是从师里来的,近来连队摩擦较多,他矮下身段辛苦一点也没关系,所以他盼望早些遇上敌人,这样多余的精力就可以有的放矢了。时尽午夜的时候,他的愿望终于实现,在先锋排警示下全连隐蔽在山林中,虽然急行军带来的急促并未回复,但人人眼中都看到了一场即将到来的血战。

眼前的就是清川江,师里给他们的这个渡江点宽约220米,结冰厚实,但是眼前的却是破开冰面的湍急河流,一些小块浮冰犹如尖刀般锋利地顺流而下,隐隐的还可以看到河中一捆捆的套锁铁丝。对岸灯火通明,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个碉堡在月色下阴森可怖。

枪嘎子在对岸一束束探照灯扫来的间隙跑了过来,他仰躺在湛江来身边打开枪栓低声道:“情报给错了,这里有水雷,我们过不去。”

湛江来瞄了一眼崔智京,如果要是电台可以打开他真想冲着团部咆哮一番,这时石法义摸上来,他打着手势告诉炮班跟上来了,但却皱起了眉头。

“咋啦?”

“后卫排发现了敌人的搜寻队。”

“多少人?”

“十一个。”

湛江来听罢拿过望远镜,尽量避开月亮的反光向对岸看去,在暗堡的后面似乎有个迫击炮阵地。他骂了句娘的,翻过身看了看表,眼看就要到午夜,这个时候他们早该渡过这条河向第二目的地进发了。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区域防守滩地面前,湛江来竟然犹豫了。



(今天的更新稍微晚了些,因为是重阳节<一年当中空气最好的一天吧>,在此向长辈们问好。59年前的今天,即1950年10月26日,我志愿军于东西两线发起进攻,麦克阿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复杂化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