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共产党奠基人卢森堡遗体之谜(组图)

世界王牌 收藏 3 1284
导读: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27_88129_10188129.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_27_88130_10188130.jpg[/img] 半个多世纪以来,每年都会有数万名德国左派人士(包括前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埃贡•克伦茨、前东德总理汉斯•莫德罗等),高举红旗、手捧鲜花,列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德国共产党奠基人卢森堡遗体之谜(组图)

德国共产党奠基人卢森堡遗体之谜(组图)

半个多世纪以来,每年都会有数万名德国左派人士(包括前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埃贡•克伦茨、前东德总理汉斯•莫德罗等),高举红旗、手捧鲜花,列队前往柏林弗里德里希斯菲尔德墓地,拜谒被谋杀的德国革命家、共产党奠基人———罗莎•卢森堡的墓地。然而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卢森堡的遗体90年来很可能没有埋在这里。今年5月的一天,德国柏林夏理特医院的一个地下室发现了一具干尸,据称,这才是卢森堡的真身。

为革命“假结婚”

1871年3月5日,卢森堡出生于波兰扎莫什奇的一个木材商人家庭。这一年,“铁血宰相”俾斯麦辅佐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建立了德意志帝国。两岁时,卢森堡父母迁居华沙。在这里,她完成了中学教育。当时的波兰,正处在沙俄的残暴统治下。民族、阶级双重压迫下的残酷斗争,使卢森堡越来越关心社会问题。中学毕业后,她便投身波兰革命运动。

18岁的卢森堡被沙俄统治者列入通缉名单,被迫侨居瑞士。两年后,卢森堡进入苏黎世大学。在一次革命青年的集会上,她认识了对革命事业无比忠贞的列奥•约基希斯,并很快爱上了他。

结束在苏黎世大学的学习生活后,卢森堡频繁接触当时已经发展壮大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并常为该党机关刊物撰稿。在无法返回祖国的情况下,她决定到德国从事革命活动。

为了能公开地在德国活动,卢森堡必须加入德国国籍。对于一个波兰女子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经过一番筹划,1898年4月,卢森堡和一位叫古斯塔夫•吕贝克的德国青年举行了庄严的婚礼———当然是一场假婚礼。从此,约基希斯只能在少数假日里秘密地来到柏林和卢森堡相聚。

5年后,卢森堡的假婚结束,顺利取得德国国籍。这时,约基希斯虽已移居柏林,可他仍然是一个秘密流亡者。1905年,俄国革命的风暴吹向波兰王国。卢森堡和约基希斯都以德国记者的身份先后秘密返回波兰,领导波兰革命运动。不久,他们在同一个夜晚被捕。在波兰党和德国党的多方关怀下,卢森堡被营救出来。而约基希斯在被押往西伯利亚之前,买通警卫,也成功地越狱逃到柏林。

敌人咒她嗜血的“红色罗莎”

1914年7月,一战爆发。卢森堡与党内同志卡尔•李卜克内西全力以赴发动群众反对战争。卢森堡多次因反战而被囚禁。由于德国社会民主党议会团一致支持帝国主义战争,背叛革命,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等组织“斯巴达克同盟”,并出版报章《红旗》。

一战结束前夕,卢森堡参与了德国的“十一月革命”,推翻了德意志帝国。由于社民党成立的“人民全权代表苏维埃”将 “斯巴达克同盟”排除于政府之外,“斯巴达克同盟”遂与独立社会主义者,以及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举行联合大会,并于1919年元旦成立德国共产党。他俩被推举为领导人。

柏林爆发第二波革命浪潮后,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领导了柏林工人武装起义。数以万计的群众涌到柏林市中心,占领火车站、资产阶级报馆等。艾伯特政府调集大批军队进行血腥镇压。工人武装血洒街头,起义失败。在这之前,一些中产阶级的报章叫嚣着杀死“斯巴达克同盟”的成员。而以思想激进和意志坚强著称的卢森堡,被帝国主义者及右翼分子称为“嗜血的‘红色罗莎’”。

1月15日,由于叛徒告密,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在避居的地下室里被捕。他们被“自由军团”的士兵劫持到柏林的艾登旅馆,被拷打及盘问了几个小时。卢森堡被打昏后,军队把她从艾登旅馆带走。之后,在从柏林西端的军区司令部押送到莫必特监狱时,反动分子以企图逃跑为借口,对她的头部开了一枪,并将她的遗体投入了兰德维尔运河。李卜克内西也同时被害。不到两个月后,卢森堡的“昔日恋人”约基希斯和他的两位战友陷入魔掌,随即遇害。

真身尸体或被“调包”

1919年5月31日,人们在河里找到了一具尸体,据称是卢森堡的。6月13日,德国工人将卢森堡安葬在埋葬着李卜克内西和另外32名被害工人的柏林弗里德里希斯菲尔德墓地。这个墓地位于柏林郊区。当局有意没有把两人的墓地设在城里,因为怕他们的墓地从此会成为纪念集会活动的场所。纳粹时期,卢森堡墓地被捣毁,民主德国成立后,墓地被重新修建,并成了每年一度大规模群众集会的场所。

今年5月的一天,德国柏林夏理特医院法医研究所所长米歇尔•托索考斯,在该医院医学史博物馆的一个地下室里检查时,意外发现了一具姿势特殊的干尸。托索考斯发现,这具没有头颅和手脚的女性尸体被陈放在架子上,地下室阴冷和缺氧的环境使尸体已干化。

托索考斯立即叫来研究人员对干尸进行了CT扫描,发现其两腿的长短不一样。当时,柏林正在举行纪念卢森堡逝世90周年的活动。一直对卢森堡生平有浓厚兴趣的托索考斯产生了一个念头,这难道是卢森堡的遗体吗?卢森堡曾因关节炎而安装了金属股骨头,从而导致双腿长短出现些许差异。随后,托索考斯等人在实验室利用碳14离子放射学的方法,估算出死者的年龄应该在40岁至50岁之间,而卢森堡遇害时恰好47岁。

托索考斯还来到弗赖堡的军事历史博物馆,对1919年的卢森堡尸检报告进行分析。他发现,所谓的尸检报告中提及的许多体征,与卢森堡本人并不吻合,比如尸检对象既没有股骨头损伤,也没有双腿长度区别。这让他确信,真正的卢森堡的遗体很可能根本就没有下葬。

虽然几项法医鉴定都显示这具干尸很可能就是卢森堡的,但最重要的科学依据还是需要有DNA鉴定。由于卢森堡遇害的时间距今已有90年之久,要寻找相关的DNA对比证据非常困难。

假如夏理特医院那具干尸确实是卢森堡的真身,它又是怎么来到那里的?德国历史学家分析认为,当时,卢森堡的遗体很可能被当作无名者,或被“调包”送进夏理特医院的停尸房,另外一具尸体则被丢进了运河。而卢森堡真身遗体的头颅和手脚在送进停尸房前就被肢解丢入河中。当时德国并没有要求对尸体火化,以及医院要保留尸体研究,使卢森堡的遗体一直保留至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