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十二章 6、7、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6

晃动的彩灯,给雅静的酒店一种神秘的气氛。一个个半遮半挡的情侣间,不时传出客人的碰盏声,调笑声。

许国阳似不太习惯这里的环境,眼睛不时朝大厅窥望。

苏丹想出个调解气氛的怪主意,道:“许科长,咱俩实在没啥唠的,对对小品《破镜重圆》的台词怎么样?”

许国阳一想,道:“进了情侣间,没戏也得演啦。好吧,从哪段开始?”

突然,苏丹瞥见许国阳的妻子常春进厅,急忙掉转脸。

常春陪着几位外商向二楼走去。

无意中,常春也看到了许国阳,略感吃惊。许国阳侧坐,当然看不到常春,对苏丹道:“从头开始?”

“行。”苏丹回答,心中却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

许国阳念台词,当初挽留常春的某一句。

苏丹的计划开始实施:“别那么大声,低一点。情侣间,应该突出女性的声音。”

许国阳适应环境却中了圈套:“那太好了……”

两个人,不温不火地对答台词。猛然,苏丹眼睛的余光,瞥见常春一个人慢慢走下楼梯。

常春心绪复杂,几乎一步一停地挪向雅间。突地,常春听到苏丹的声音:“你没有权力拒绝我的爱……”

常春眼神一抖,顿露痛苦。但,她仍一步步靠前。

苏丹已感觉到常春钻进另一个情侣间,面带几分得意。

许国阳小声地:“还没到这儿呀?”

苏丹也小声地:“咱可以即席发挥么!”

许国阳摸不准对方脉络,只好点头称是。

苏丹声音又高了:“你妻子离你远去,那是她没有真正认识到你的价值!金钱算什么,地位算什么,荣誉算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有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才是最宝贵的……”

许国阳显然不愿重揭疮疤但又不得不佩服苏丹的演技。

苏丹:“既然她另有所爱……”

另一雅间,常春听得心惊肉跳。

许国阳:“她没‘另有所爱’呀?”

苏丹摆手打断他,道:“既然离你远去,你也就该把痛苦与她一起甩掉!”

“毕竟是青梅竹马呀?”

“青梅竹马算得了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未必湖畔叹零丁……”

“好!”许国阳竟摸出本子,将苏丹的精彩“发挥”随笔记下。

苏丹暗自得意:计划进展顺利。

许国阳打个让苏丹演下去的手势。

“我,一个个堂堂的上尉军官,医学硕士,哪一点比不上常春?”

“我从来没有把你们俩对比!”

“你总不能忽视一个姑娘萌动的初恋情感吧?”

许国阳也任其发挥地:“谢谢,我很珍惜你的情谊。但,我不是伪君子,不想欺骗你的心……”

常春满耳听的都是苏丹的声音,怎么也分辨不清许国阳的答问。

苏丹:“不想欺骗我?你的暗示连个傻子也能理解!”

许国阳:“我承认,我对你有好感。但,友谊与爱情是两回事。”

苏丹:“异性朋友之间,男人若不在适当的时机向女方表达爱意,那会伤了女人的自尊。我钦佩你机会把握的恰到好处!”

许国阳又把这几句记下。

苏丹:“不要欺骗自己,我已经从你的眼睛里读到了一切!”

许国阳:“我连头都没抬的呀?”

苏丹索性继续打击常春的心灵,道:“我要告诉你,我的态度非常明确,我可以等待……那怕是单相思……只要你一天不结婚,我就等上二十四小时……”

许国阳:“台词颠倒了!我先说这句:‘在事业上,你是我的知音。但在感情上,她是我的寄托……我能容忍她一时的迷茫,一时的徘徊,但我也期待着她回心转意……至少,在她结婚之前,过一天,我就期待二十四小时……’然后才是你刚才那句!”

苏丹:“那我就再重申一遍:‘我可以等待……只要你一天不结婚,我就等上二十四小时……,哪怕它是个梦,也寄托着我的美好幻想……’”

许国阳迅速写下后一句。

苏丹:“为了这一神圣的梦。我提议:咱俩喝个交杯酒!”

许国阳:“开啥玩笑?这句台词不理想!再说,你让尚武知道了,还不胖揍我一顿!”

苏丹:“举起杯!”

许国阳未动:“离谱了。”

苏丹:“再靠近一点,高一些!”

许国阳:“感觉不对!”

苏丹:“你坏,你真坏!不许偷喝我的酒!”

许国阳感到好笑地:“我的杯是满的!”

苏丹:“好,喝……”

她真地将一杯啤酒灌下去,“咕咚”、“咕咚”直响。

苏丹:“谢谢你,我好幸福哇!”

许国阳回到现实地:“你别喝醉了!”

苏丹:“仕为知己千杯醉,敢恨敢爱才潇洒……”

许国阳又想记录,又怕苏丹讲醉话,呆在椅子上,盯住她。

苏丹顿感自己的计划大功告成,含笑着站起身。

许国阳担心地扶了她一把:“咱们走吧,明天还要到电台呢!”

苏丹半推半就地:“晚上……去……”

“明天……”许国阳忙掺苏丹离坐。

走了几步,许国阳听到隔壁雅间的哭声,道:“好像有个女人在哭?”

苏丹故意大声地:“一个失恋者……”

许国阳赶紧拉开苏丹。

片刻,常春抬起泪眼,透过门缝望了望大厅。大厅里,苏丹已把头,紧紧靠在许国阳的肩上……

常春又是一阵懊恼的惆怅。

7

审片室的屏幕上,是《兵头将尾》的某一场面。音乐,已被合成配完。

项部长看得仔细,兴奋,喜出望外。看到高兴处,项部长像个青年人般跳起来转个圈。圈未转圆,他停住滑步——苏丹、许国阳双双站在一侧。

项部长问:“你们来啦?”

苏丹、许国阳为他的举动而纳罕,尴尬地点点头。

“快,”项部长拉他们坐下,道:“看一看,这一段怎么样?”

苏丹、许国阳愈加奇怪:到底谁是审片者?

项部长兴致勃勃地向苏、许二人介绍自己的“杰作”,边看边评点。

猛然,项部长想起了宾主的关系,道:“啊呀,差点忘了!你们拍的《兵头将尾》,太好了,几乎达到了专业的水平!”

听他一说,苏丹、许国阳一时惊喜,顿觉有意外收获。

项部长一改习惯,涛涛不绝地:“你们拍的前五集《兵头将尾》,我都看了。总的感觉是,电视报道剧应有一个好故事,它有。剧中有个好人物,它有。人物性格在矛盾中展开,事件按人物性格的轨迹安排,它具备。艺术的最高原则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它达到了。尤其令人兴奋的,是军营中火热的生活和矛盾,向观众展示了青年官兵普遍关心的热门话题。可以说,没有军营生活的根底和一定的艺术审美修养及拍摄技术,肯定拍不出这‘兵味’十足的好片子!”

许国阳、苏丹听得心情激荡。

项部长仍在讲评:“特别是主人公尚武,名付其实的‘兵头将尾’。他按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大胆革新,严格管理,直面矛盾,是一个新时期基层带兵人的楷模。令人感慨: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他当兵,让人放心……”

苏丹、许国阳听得心花怒放。

项部长话题一转:“这个片,我已经跟台长说过了,准备在黄金时间播出。我的总体构想是,继续拍下去,搞他个三十集左右。片名还按《兵头将尾》来定,每十集算一大部类,我们每星期六播出一集。对了,摄制经费可以先预拨给你们旅五万元。今天,咱们双方鉴定一个拍摄、播出的合同,让它有个法律保护!”

项部长说着从桌上拿起一份合同:“电视台方面,手续都齐全了。部队方面,你们带回去,让领导签个字,卡上公章,给我送回来……”

连珠炮似的话语,令苏丹、许国阳二人插不上话。

项部长周到地:“另外,你们再写个拍摄纲目,大体准备拍哪些内容,重点是什么。尤其军事训练的内容,适当加个比例。基层战士的戏,注意挖掘一下。对了,有的现场拍摄不理想,可考虑补拍,重拍……还有什么没交待的吗?”

许国阳己将这几条记在本子上。

苏丹欣喜万分地:“项部长,我们按您的指示落实就是了!”

项部长信心十足地:“谈不上指示。我们一起把这部戏搞好,搞精,搞成功!说不定,它还会获东北电视评比的‘金虎’奖呢!遇到困难或必要的时候,台里也可以去人,协助你们拍片!”

许国阳以军人的姿态道:“部长,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项部长热情地:“那好,说定了!走,午饭我请客,祝贺开机成功!”

说着,项部长拉二人向外走。

苏丹与许国阳对视一眼,露出怪笑——现在的时间,远未到午饭的钟点。

项部长刚要拉门,房门已被人推开。电视台台长已带贾主任迈步进屋。

一见贾主任,苏丹、许国阳明白了他到电台的目的。

见到苏丹、许国阳,贾主任也是一愣。

项部长看了一眼贾主任,似觉面熟。

台长介绍道:“老项,这位是青山粮库贾主任。”

项部长记起来了:“刚刚在电视片里看到您的形象,演的不错!”

台长:“你说的电视片……”

项部长不由分说:“走走,一块去。咱们饭桌上详细唠!”

8

晚上,旅卫生队柯玉的宿舍里,苏丹在为她检查身体。

“体温正常,”苏丹问:“查不出什么病,你还有啥地方不对劲?”

“病倒没有,”柯玉歪靠在行李上,无力地:“就是吃不下饭,一闻油味就想吐。”

听到此,苏丹警惕了,急忙为柯玉号脉。

柯玉任其折腾。

过了一会儿,苏丹紧张地站起身,走到门前,把门锁定,回来小声地问:“你‘老朋友’多长时间没来了?”

这一问,柯玉也开始紧张了:“好像……”

“亏你还是个内科医生,”苏丹埋怨地:“怎么连自己怀了身孕都不知道!”

“啊?”柯玉大惊失色。

柯玉道:“你怎么不注意呀!”

“他他……”柯玉露出哭腔,骂上了李长仁:“这个混蛋,我说用工具,他非说不真实……”

“这事儿还能任着男人……”苏丹猛地打住话题——这可不能交流经验!

好在柯玉光顾着担惊受怕了,没注意苏丹话中藏着的玄机。

苏丹想得较远,问:“那你们准备怎么办?是拿掉,还是早点结婚?这事可不能拖,让外人知道了,你们俩还怎么在旅里干哪?”

听到此,柯玉反倒释然了,说:“他一直不想公开我们的恋情,这一次,看他还想找啥借口!”

苏丹过来人般问:“你们进展不顺利?”

柯玉坦白地:“我倒很满意,李长仁好像一直犹犹疑疑的。上个月他到过军区机关,我让他见见我爸爸,他答应了。可是在机关办完事,他溜回来了,根本没去。”

苏丹担心李长仁表里不一,玩弄柯玉的感情。那样的话,自己可就害了朋友。于是说:“柯玉,强扭的瓜不甜。如果李长仁不打算结婚,我看你还是早作决断吧!”

“没那便宜事,”柯玉坚定地:“我现在就去告诉他实情,非逼他结婚不可。让他知道本姑娘——不,现在可以说本老娘不是好惹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