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十二章 (1、2、3、4、5)

刘国斌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URL] 1 郭宝刚捧着一杯茶,喝得有滋有味。时而,他半闭双眼,嘴里嚼着茶叶,慢慢蠕动。突然,敲门声破坏了他的闲情逸致。 “请进。”他的声音含着一丝无奈。 进门的,是县粮库贾主任。贾主任头冒大汗,脸上飞红,老熟人儿般对郭宝刚道:“郭旅长啊,我求援来啦!” 郭宝刚客气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1

郭宝刚捧着一杯茶,喝得有滋有味。时而,他半闭双眼,嘴里嚼着茶叶,慢慢蠕动。突然,敲门声破坏了他的闲情逸致。

“请进。”他的声音含着一丝无奈。

进门的,是县粮库贾主任。贾主任头冒大汗,脸上飞红,老熟人儿般对郭宝刚道:“郭旅长啊,我求援来啦!”

郭宝刚客气地:“贾主任,请坐。”

看来确有急事,贾主任站在桌子边,道:“郭旅长啊,这么回事。一小时前,火车站突然发来了一个专列,来拉玉米种子的。本来计划好好的,却晚到十天。可是,正赶上粮库职工公休,上哪找人呢?我也当过兵……”

郭宝刚已听出了对方的目的。

贾主任:“一专列,五万麻袋呀!都是自家人,只好找您求援了。”

郭宝刚在思考着对策。

贾主任焦急地:“抢运如救火,耽误不得的……这批优质种子,外贸出口的……”

郭宝刚思忖:“照说,支援地方经济建设……”

贾主任听出了话口,忙道:“不白支援,每装一袋,我付一元钱的装运费!”

郭宝刚答:“军民共建吗,怎能收钱?这样吧,我们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抽出两个排。”

“好。”贾主任这才坐在沙发上:“我放心……等着你们的决定。”

2

俱乐部舞台上,许国阳创作的小品《破镜重圆》正在采排。

扮演崇拜者的苏丹道:“妻子离你远去,那是她没有真正认识到你的价值!金钱算什么,地位算什么,荣誉算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有人,像我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才是最宝贵的……”

许国阳伤感地:“在感情上,她是我的寄托……我能容忍她一时的迷茫,一时的徘徊,但我也期待着她回心转意……至少,在她结婚之前,过一天,我就期待二十四小时……”

苏丹:“既然她另有所爱……”

谁知,许国阳大喊:“她没‘另有所爱’!”

苏丹一愣,脱口道:“许科长,这是你写的台词呀!”

许国阳泪流满面地蹲在地上,喃喃低语:“不对,她没另有所爱!”

看到许国阳情绪失控,苏丹明白:小品采排进行不下去了……

此时,许国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听了一会儿,对苏丹道:“来活了……一连有两个排帮粮库抢运,主任让我们到现场拍摄。”

3

县粮库内的粮垛堆积如山,直顶库盖。

战士们运粮,干得热火朝天。小车推的,几个人抬的,个别自己肩扛的,出出入入,热闹非凡。

苏丹举着录像机,许国阳手提照明灯,不时地抢拍镜头。

贾主任眼望摄像机,思索着。

两个战士抬着一麻袋玉米从他面前走过。

贾主任拦住,道:“粮食这玩意儿,越抬越累。一咬牙,扛起来,几步跑过去了!”

指挥抢运的尚武道:“我说主任,你没见他们个头小,腰骨嫩,压坏了谁负责?”

贾主任见领导答话,并未争辩,腰一低,扛起麻袋,一溜烟似地跑开了。

战士钦佩地站在那里。转眼,贾主任跑回来,道:“这么百十斤米, 扛着累不坏人的。”

尚武没理那个茬,道:“能扛的扛,不能扛的抬,反正一袋子一元!”

战士们离去,边走边整理衣服。贾主任看在眼里,望望摄像机,闪出一个念头。

尚武肩扛一袋玉米,轻盈地从摄像机前跑过。几个战士紧随其后。

贾主任抱着一袋工作服,来到镜头前。他打开包,每过一个战士,送上一件工作服。

“青山粮库”四个大字,显赫地印在胸前背后,崭新漂亮。

贾主任边递衣服边道:“战友们,辛苦了!工作服送给你,留个纪念。”

苏丹嘴角一抿,看出名堂:贾主任送衣的对象,大都是能自己扛粮的战士。

几个空手而归的战士,也瞧见了秘密,逞强地独自扛粮,朝贾主任打招呼。

尚武肩扛麻袋的身影在苏丹面前闪过,苏丹的觜角一动,随后她有意识地跟在尚武后面抢镜头。

一个来回,尚武发现了,好意地:“苏丹,我提醒你一句:可别上了贾主任的当。我看他没安好心!”

苏丹误解了:“他那么大岁数,能有啥坏心?”

“不信你看着,” 尚武不想解释,道:“别总跟着我呀,战士们都笑哪!”

专列旁,一架输送机快速运转,将一袋袋玉米倒入车箱内。车箱里,几个战士忙碌地码垛。苏丹举着摄像机,变换角度取景,摄像。

这当儿,贾主任不知从哪里弄来几个年轻的姑娘,里里外外送茶水,递香烟。贾主任脸上露出诡秘的笑意:姑娘的出现,战士们干得更欢了。

郭宝刚也来到抢运现场,指挥协调。贾主任已换上工作服,跟在郭宝刚身后,不时地抢几个镜头。有个销售员走近,对其耳语。

眼望摄像机,贾主任酝酿着一个大胆的计划。他故意绕个弯子,对郭宝刚道:“郭旅长,战士们生龙活虎的劲头,真叫人感动。您看,许科长他们搞了现场拍摄,能不能上个电视新闻哪?”

郭宝刚未看穿对方的心计:“出那个风头干啥?”

贾主任引发地:“不是风头。人民子弟兵帮助地方粮库抢运优质粮种,电视台肯定能播。”

见郭宝刚犹豫,苏丹探出脸,道:“旅长,这是个新闻题材:《万包粮种亟待装车,百名官兵昼夜抢运》,挺不错的新闻片!”

郭宝刚把握不住地:“咱们军事训练中那么多好事都上不了电视,扛两袋粮食就能上去?”

贾主任显得信心十足,道:“郭旅长,我出三万元,你们把新闻片拍好。再出三万,你们去电台疏通。只要播出,六万元一分不差地交给你们。”

郭宝刚对这种买卖显得不适应:“照说上新闻是好事,军地双方同时宣传了。你一出钱,味道就不纯了,抗洪抢险,灭火救灾,部队分文未取么!”

贾主任应对:“报上不是讲有偿新闻么?电台吃这一套。”

郭宝刚征询意见地:“许科长,你看呢?”

许国阳爽快地:“我看,可以试试。”

随后,大家进了粮库化验室。室内摆放各种鉴定粮种质量的仪器。几个直口瓶子里,装满谷、稻、豆、玉米等粮种标本。或许为了增加环境气氛,贾主任特意领来七八个身穿工作服的战士和姑娘当观众。

苏丹扛着机器,边走边摄。

贾主任从豆种标本瓶里抓出一把黄豆,道:“亚丰五号,瞧这黄豆,个大,粒圆,油多,跟花生豆差不多大小……”

许国阳把前面的听众拨开,让苏丹拍特写。

贾主任像个演员地:“从营养学角度讲,吃猪肉不如吃牛羊肉,吃牛羊肉,不如吃鸡肉。当然,吃鸡肉肯定不如海鲜,海鲜又不如喝牛奶。但是,世界最新科研结果表明,欧美人把喝牛奶当作最好的营养来源,其实是个误区。因为,喝豆汁的天然有机营养成分,高过牛奶三十二倍……”

他的这些怪论,让在场的官兵们难辨真伪。

贾主任看出大家的疑虑,指着墙上的一张报纸,道:“那张省报,第二版头条登的就是这些,下边的那篇文章,介绍的是咱县里特产亚丰五号……”

这一次,大家相信了。

随后,贾主任引导众人走到一巨大的玉米标本前,道:“谁见过二尺长的玉米棒子?美国西雅图国际良种信息中心,曾出十万美元欲购买,省农业局说这是国宝,不让卖。这样的种子,也出在咱青山县……同志们,过去,咱们国家只能从玉米中提炼出三十多种产品,而国外,是一百五十多种。党的十一个五年计划,已经把玉米的深加工列入其中,用不了多久,咱们国家也能在玉米中提炼出一百多种产品了!到了那一天,咱青山县可以一举进入国家的十强县……”

这些话,让官兵们听得群情兴奋。

走了几步,贾主任又掏出一把稻种,道:“老怀德优质水稻,清朝的贡品,专门给慈禧西太后食用的。几百年来一直名列全国之首,曾获国优、部优、省优金牌十八次……”

苏丹把机器从肩下拿下。

贾主任看到,止住话头:“怎么不录了?”

苏丹调笑:“贾主任,咱说好了要拍新闻片,你怎么做起种子广告了?广告片的钱可……”

像被看破谜底般,贾主任脸一变,又忙道:“钱我可以加。其实,电视里工农业战线上的新闻,一半都是广告!”

郭宝刚认真道:“子弟兵抢运粮种,变成广告,那可不伦不类了!”

贾主任无计可施般:“咱先拍完,等最后再研究形式,怎么样?”

苏丹摆动举酸了的肩膀,道:“贾主任,介绍良种,你不能变换一下方式?”

“对了,”贾主任高兴地:“你们跟我来……”

众人进入套间。套间像个检测室,摆有不少仪器。中间有一方桌,尽无一物。贾主任变戏法似地摆上一个透明器皿。

贾主任看到苏丹已摄下,从一抽屉里拿出一袋玉米。他不声不响地将玉米倒入爆烤杯。

随后,他接通电源。这一次,贾主任担任了魔术师:“大家看好啦,奇迹立刻出现……”

随着电温的增加,爆烤杯内的玉米粒开始抖动。玉米粒抖动加剧,上下跳窜。

众人大睁好奇的目光,屏息观看。不到一分钟,玉米粒已膨胀成满满的一瓶玉米花。

“哇!”众人惊叫,配合得天衣无缝。

贾主任拔掉电源,春风得意,分给众人玉米花。

“真香!”“甜脆!”大家发自内心的赞叹。

就在众人品尝的同时,贾主任又将一袋玉米粒倒入几个茶杯中,随后加入开水。

贾主任将茶杯一一端给大家。

郭宝刚:“怪了,玉米能当茶喝?”

尚武:“真甜,像冰糖的味道!”

苏丹也喝了一口,连连道:“真不错,真不错!”

贾主任不失时机地插话:“咱青山良种开发公司与试验基地的忠诚奉献:青山多用玉米,可爆玉米花,可喝玉米茶,稍微加点水,能焖玉米饭……对了,部队外出拉练,可免除做饭之苦,青山易爆玉米完全能代替压缩饼干和方便面……我当过兵,有这个经历……”

苏丹催促道:“别停,往下说,这一条很重要,能跟部队联系上!”

贾主任吞吞吐吐:“我当过兵……”

尚武提醒道:“在哪个部队,啥时候转业复员的?”

贾主任脸带难堪:“就三个月,连个复员兵都不算。新兵连没结束,查出我有甲肝,退回来了……哎,苏记者,这段话可别录呀!观众怕传染,没人敢买我的粮食了。其实,甲肝早治好了,否则能在粮库工作?”

尚武夸张地:“天哪,这也算战友!”

苏丹放下机器,稍事休息。贾主任递上玉米花,玉米茶:“怎么样,用不用录一条备用的?”

“那倒不必,”许国阳思考着拍摄的内容,对苏丹道:“玉米花这段还可以吧?”

“也像广告片。”苏丹不客气地。

贾主任灵机一动:“那好办,咱到装运现场,战士们抢运,姑娘们慰劳子弟兵,送玉米花,玉米茶……”

苏丹被他启发了:“送玉米茶行。可别弄玉米花,那成幼儿园了!”

郭宝刚与众人都笑了。许国阳想到另一个问题:“前边的黄豆、水稻的介绍怎么处理?”

苏丹一时没有良策。不料,贾主任倒挺内行,急道:“好办。你把我说的话,变成对战士讲的镜头,一穿插……”

“蒙太奇!”尚武说了句术语。

贾主任:“对,蒙。一蒙,我讲的变成嘱咐战士珍惜良种,轻拿轻放的介绍。战士们抬呀,背呀,专挑那些慢慢搬运的镜头,不就没有了广告味道?”

“好吧,”苏丹似乎被他说动心了,道:“咱去补拍玉米茶的场面!”

4

屏幕上,一个个身穿“青山根库”字样工作服的一连战士拿着杯子,喝下玉米茶,人人赞不绝口。

转刻,贾主任带领几个姑娘抬来一锅玉米饼,分发给众人。

贾主任特写镜头:“战友们,开午饭了,玉米饼,玉米粥,玉米莲花汤,玉米芯红烧牛肉,玉米棒清炖鸡……都是咱青山的特产……”

官兵们围坐在麻袋上,吃得津津有味。贾主任里外忙碌,头渗汗珠。

郭宝刚叫住贾主任,道:“老贾,你们的多用玉米,卖给咱旅一万斤。马上要搞夜训了,试一试能否当夜餐用。如果可行,我负责向集团军推广宣传你们的产品。”

贾主任大喜过望地:“郭旅长,冲您这句话,一万斤多用玉米,我免费送您试验……”

……“停!”一个男低音的断喝。

“没完哪?”苏丹急虑地问。

房灯开启——这是市电视台的审片厅。

“没必要看完了,”电视台的于部长道:“还是广告片。特别贾主任的产品介绍,虽经你们巧妙的剪辑,仍未摆脱广告的框架。”

苏丹沉不住气地:“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不白忙活啦?”

于部长:“按新闻片播,有代表性,支持地方经济建设吗!”

许国阳探试地:“于部长,能不能修改,加工,往专题片上靠?缺镜头,我们马上回去补拍。”

于部长态度坚决地:“题材先天不足,你怎么改,也是广告片!”

苏丹不死心地:“新闻片播出,能有多长时间?”

于部长平静地:“顶多一分钟。”

“一分钟?”许、苏同时惊问。

“嫌少?”于部长露出职业的尊容:“你们可以撤回呀!”

苏丹咬咬下嘴唇:“播!”

当天晚上,在粮库办公室,贾主任与销售员兴致勃勃地看电视。贾主任不时瞅瞅手表,急不可耐。显然,他们已经知道电视台要播出节目的信息。

突然,电视上,播出了战士们抢运粮食的镜头。销售员一惊一咋:“主任,那个是您!”

贾主任的眼睛笑成一条缝。但那条缝尚未启拢,电视节目换了。

“这么一点?”贾主任惊诧道。

销售员的遗憾却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身影。贾主任气恼地关闭电视,对销售员道:“明天给我准备五万元现金,我亲自跑一趟省电视台……”

收看这个新闻的,还有俱乐部里录像间的尚武和苏丹。

看到苏丹一脸的不高兴,尚武试探地:“市台才播了一分钟,你还去省台碰钉子?”

“那是市台的水平,”苏丹心里也没底:“不到省台试试,谁知道差哪呀?”

尚武:“你就不怕再让人家泡了?”

苏丹恐由心生地:“尚武,你是说,省台也会泡人?”

尚武有意地看了苏丹一眼,见无反应,进攻地:“我担心的正在这里:一个大姑娘主动送上门,他不想泡也难……”

苏丹这才省悟,飞红脸挥拳打来:“好哇,你出卖我……”

尚武并未躲闪,任其撒娇,随后诚心道:“一个人去攻关,是太难了点。”

“你说得对,我得让许科长开道。”

“人家正为离婚的事犯愁,有那份闲心吗?”

“工作也得干哪!”

“哎,对了,苏丹,小品《破镜重圆》练得怎么样了?”

“一到关键时刻,许科长就演不下去。”

“那你不会劝劝他!”

“我劝他什么?”

“你就加句台词:‘别伤心了,我推荐苏丹当第三者。’”

“好哇,你个鬼东西,又出卖我……”

5

屏幕上,开始出现雪花点。“打开灯。”项部长喊了一声。这已是省电视台的审片室。

苏丹、许国阳有了到市台的教训,这一回客随主便地等待审定。

项部长是个温和的长者,慢悠悠地:“片子剪辑的不错,尽管手法陈旧,没摆脱广告片的窠臼……”

一提广告片,苏丹、许国阳心惊地对视。

项部长鼓励地:“但,构思很大胆,很奇特,很有新意……”

苏丹、许国阳似看到一丝光亮。

项部长的语调,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却格外中听:“我的意见,按专题片播……还不太成熟……需要加工,修改,补充,完善。”

许国阳信心十足地:“项部长,您看怎么改?”

项部长思路敏捷:“以多用易爆玉米为主线,减少水稻、大豆的镜头,突出玉米。加上一场戏,部队在沙漠地带拉练,缺水,无法做饭,战士从干粮袋里拿出塑料盒装的玉米粥,玉米粒……但不要太多,勉强够吃。干部让给战士,战士让给伤员,体现官兵之间的团结……然后,由伤员回忆在粮库抢运时贾主任介绍、赠送多用玉米的镜头……”

许国阳边听边记。

项部长憧憬着未来电视片的构想:“学生……姑娘们夹道欢迎,纷纷献上玉米粥,给观众一种战争年代人民群众拥军支前的遐想空间。再叠映几个当年的镜头,重点表现时代气息,既由现代科技下的优质食品代替习惯上的老百姓送水,送鸡蛋……”

苏丹,许国阳越听越开窍,眉头舒展。

项部长的话仍旧不急不燥:“此刻,一定要配上优美的歌曲,营造立体的视听效果。怎么样,有信心改好吗?”

“有,有”许国阳生怕节外生枝,道:“项部长,您真是专家,一个点子,让我们豁然开朗,驱散迷雾,一定按您的思路,好好地改!”

苏丹犹豫道:“只是音乐……项部长,您能帮我们想想插曲吗?”

项部长爱怜地:“小苏呀,这个你放心,我包了……还有啥困难?”

苏丹露出女人得寸进尺的毛病,似不太适宜地提出额外要求:“项部长,您真是热心肠的人!提到音乐,我们摄了个军营生活报道剧《兵头将尾》,就差配乐了。您不能百忙之中,帮助我选几段乐曲呀!”

许国阳见此,只好道:“我们付配乐费。”

项部长似不好驳漂亮姑娘的面子,应付道:“带子留下吧,我抽空看一看……”

苏丹怕其反悔,道:“我们晚上听消息?”

项部长沉吟一下,道:“明天上午,你们来取带子。”

苏丹高兴地把许国阳准备好的几盘录像带,捧给项部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