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十三章 边区激战 (6、7、8、9)

刘国斌 收藏 3 1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6

其实,最早发现八路军封凯营出动的并非坂田大佐,而是野岛。

坂田中午的炮击,确实给野岛起到了导航示标的作用。

从怪林中钻出后,野岛再也没有发现武工队的踪迹。

吃尽了土匪苦头的野岛摩托队,仅剩下十来人。

野岛变聪明了,在拉锯区乱冲乱撞,危险极大。他格外小心,凡遇到村庄,绝不轻易进入,而在外面观察。确系无异常情况,再上路搜索。

上午,野岛正在曹屯外徘徊,被村里的乡民发觉了。

虽说是拉锯区,曹屯的富户人家还是豢养了一些卫庄护院的武装。

听说鬼子来犯,村里的士武装立即集合待命,准备迎击。

这一来,野岛反把土武装当成武工队,摩托车队一路射杀,冲进曹屯。

土武装从未与鬼子正面较量过。枪一响,人先慌,没等鬼子追杀,自己已退到青山上去了。

待打败了士武装,野岛才知道白忙活了一场。

宁振武儿子石娃,就是鬼子进村时死的。

而石奶奶,也是鬼子撤离后随乡民逃向闾阳驿的。

坂田大佐的第一次炮击,尽管野岛没能找到炮阵地,但他分析出大致方位。并判断,向平民山村开炮轰炸的,定系自己的部队。八路军或中央军,不会滥杀同胞。

当坂田大佐第二次炮击开始,野岛已距闾阳驿不远了。

天降喜讯的是,野岛几乎同时发现了闾阳驿的武工队和南面冲过来的封凯营。至于山岭上的坂田汽车队,他早已望到了。

审时度势,野岛立即决定先与坂田大佐汇合,兔得被八路军合而围之,南北夹击,再遭败绩。

摩托队急速向北开去。

天擦黑,野岛在路上拦住坂田大佐的车队。

主仆相见,分外兴奋。

“辛苦啦!”坂田满意地拍拍爱将的肩头。

“长官,八路没逃出我的手……”野岛见到上级,信心十足。

坂田大佐简略地听了野岛的汇报,立即决定:摩托队继续围追武工队,自己阻挡八路军。中间开花,南北相顾,不让八路军顺利会师,力求迅速解决人数稀少的武工队。

野岛领命,带人投入到围歼宁振武的战斗中。

坂田大佐到底老谋深算,这一次,他照旧没向野岛交实底,只是给他增加了一些兵力。

万一野岛得手,此乃不幸中的万幸。

退一步说,野岛缠住武工队,目标就是死的了。我打退八路的援军,再来消灭武工队。救出皇姑,我自大功告成。救不出人……对不起,让他们一道……

坂田大佐多备了一手,野岛离开后,他叫过一个狙击手,交上泽川信夫的那拉子弹,耳提面命地嘱咐一番。

成败,在此一举。

决战,别无选择。


7

激战在不知不觉地向人们走来。

天已慢慢地黑下来了。

劫后余生的村民,已有三五家生火造饭,掌灯操劳了。

宁振武却象丢了魂儿似地,仍旧半跪在矮墙下,一动不动。

他几次想张口说话,但一个字也讲不出。要挣扎着站起来,却毫无举手投足之力。我这是怎么了?不能垮,战士们看着我,鬼子也在附近,危险随时会发生,快,站起来!

一直站在身旁的兰丽,见天色已晚,不能拖延,就对宁振武说:“队长,先到村里吃点饭,再回来找大娘,为她和孩子建个坟……”

“坟……”一句话,令宁振武魂归躯体,沙哑地说:“不必了……化做青风……汇入大地……”

自打宁振武开枪喧泄,娟代荷萍就感觉时间凝固了。

仿佛过了几百年。娟代荷萍自责,内疚,忏悔着一遍又一边默念:打死我,打死我罢,我罪该应得……她双手深深地抠进土墙里。眼前,一会儿抱着活泼可爱的女儿枝子,一会儿又变成僵硬冰冷的石娃……我也是个母亲,有什么比保护孩子生存的责任更重大的呢?母亲,我配做母亲吗……我为什么不选择死呢……

直到枪声又起,娟代荷萍才确认自己仍活在人世间。

枪声,给宁振武下达了战斗的命令。


8

枪声来自封凯营。

封凯已先于野岛下手,向坂田的汽车队发起攻击。

天将黑,封凯给三连下了死令:强行军速度靠近鬼子汽车队,靠近再靠近实施火力杀伤,不让鬼子山炮发挥作用。

同时,封凯派人通知二连,趁夜幕秘密兜鬼子的屁股,见机行事围而歼之。

封凯并未忘记宁振武的小分队。但不把眼前的鬼子吃掉,无法接应宁振武。

当然,他并未料到武工队又一次近在咫尺。

机会,还会失去吗?

夜战,打得很惨烈。

封凯誓报苇荡被围之仇,指挥三连猛打猛冲,势不可挡。

坂田大佐没有料到八路军来的这么快,这么猛,队形一下子乱了。

鬼子在汽车上,炮,没法开,打枪,找不到目标。又不敢打开车灯,怕暴露位置,顿时慌乱一团。

八路军素有夜战近战的本领,业已散开,围住一个个死目标分而攻之。

一辆鬼子汽车被打晕了,冒险亮开车灯,照清了前面的几个战士,加足马力冲上去。

车上的鬼子发现目标,急聚车前箱,开枪齐射,

迎面的战士躲避不及,中弹倒地。

很快,黑暗里冲出一个战士,朝汽车上掷手榴弹,慌忙中又掷偏。

这辆鬼子汽车的亡命做法,似给混战中的车队注入一针强心剂,纷纷效妨它的高招,一个个亮开车灯,互相关照着,围攻,追击,射杀附近的八路军。

鬼子一时占了上风,已有十几个战士被打伤。

封凯临危不乱,见鬼子做困兽之斗,“嘿嘿"一笑,叫过身边的三连长,说道:“让一排战士化整为零,往汽车底下扔手榴弹!”

随后,一个个身影朝汽车奔去。

这一招很灵,不大功夫,果然有两辆汽车被炸瘫痪。

但瘫痪的汽车并未死掉。车灯仍开着,车上的鬼子仍的射击。

渐渐地,那个鬼子军曹怕八路军再釜底抽薪,干脆指挥车队围成个大圆圈,车头朝外,个个睁着两道雪白的眼睛,摇来晃去,为车上的枪手显示目标。

三连一时被鬼子居高临下所压住,潜伏在草丛里,不再露面。

而几个向后撤退的战士,已被车上的一门山炮轰炸击中。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封凯告诉三连长:“快传命令,先打鬼子车灯,让它们变成瞎子!冷枪发射,不叫鬼子发现!”

枪声如爆豆。鬼子盲目地四处射击,开炮,以壮声势。

谁知,三连冷枪手刚刚射灭了两盏灯,鬼子汽车的车灯竟同时熄灭了。

鬼子军曹也在跟八路军斗计,他统一发出信号,车灯突关突开,枪手见人就打。

形势,一时僵持佳了。

封凯急忙跟三连长商量对策。

夜,刹时静下来。

秋风,已听得到佛面的声音。

突然,闾阳驿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响,转而停顿。

封凯暗想,二连上来了?他们在跟谁打呢?

风,越来越凉,越来越猛。

有啦!封凯一拍三连长,道:“咱也来个赤壁大战:用火攻!”

秋季的山野,荒草已见黄,遇到火种,不易燃烧,但若有山风助势,那可就不一样了。

几个战士爬到上风处,点燃一堆干草。

火,很快地被山风吹开,连成一片,直扑鬼子的汽车队。

火借风势,直扑汽车,点燃油箱,引起一串爆炸声。

一看大火扑面而来,鬼子军曹再也坚持不住了,急令众人跳下汽车,向北撤去。

封凯见状,带三连随后追击。

黑暗里,鬼子边打边退,顽强抵挡一阵子后,猛地拐向闾阳驿村。

封凯又率众扑了上去。

但,封凯没有发现:山岭上,仍有两辆汽车一直远远观战。

山炮已架好,机枪已摆好,只待投入最后的战斗。

那是老孤狸坂田大佐!

秋季进攻提前在今天进行了!坂田大佐眼观双方的攻攻退退,不由产生了这个古怪的念头。八路军正规部队战斗力不弱,汽车队的失利并非意外。因此,当部队弃车后退时,他已及时调整作战计划:全力支援野岛,力求速战速决,消灭武工队。自己的部下先敌进人闾阳驿,取得一定的主动权。你八路军未必能迅速应变,更不一定知道武工队在我的包围之中,待你缓过神来,野岛已结束战斗了。

到那时候,我再回过头来吃掉你的大部队。

坂田大佐在激战将临的关头,仍胸有成竹:鹿死谁手,尚无定论。一切,取决于野岛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