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二章 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14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size][/URL] 早上五点整,一辆大切诺基引领八辆军用卡车悄悄地驶进了某部武警机动支队的大院。在火车站广场上车时,几个带兵干部就已经通知所有的新兵,到了部队时不要大声喧哗,以免影响老兵们休息。 可是,一个小时后,这些新兵蛋子们就忘得干干净净。车未停稳,雷霆就听到坐在车厢尾部的一个黑得只露出两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早上五点整,一辆大切诺基引领八辆军用卡车悄悄地驶进了某部武警机动支队的大院。在火车站广场上车时,几个带兵干部就已经通知所有的新兵,到了部队时不要大声喧哗,以免影响老兵们休息。

可是,一个小时后,这些新兵蛋子们就忘得干干净净。车未停稳,雷霆就听到坐在车厢尾部的一个黑得只露出两排白牙的家伙大声地惊呼:“快看快看,那边有装甲车!”

一车人全部拥向车厢后门,顺着那个新兵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一栋营房的下面的确停了几辆笨重的家伙,旁边还有好多辆三轮摩托车。新兵们兴奋得大呼小叫,雷霆也忘乎所以地搂住了挤在他前面的一个新兵直晃悠。

不久后,雷霆才知道,那是武警机动支队执行巡逻与处突任务的防暴车,根本就不是什么“装甲车!”

这边还没热闹完,旁边一辆卡车上,车厢门还没打开,杜超就第一个纵身跳了下来。这家伙除了不爱学习外,什么事都争第一!紧跟在他身后的是赵子军。没等二人站稳,接兵的副教导员同志从驾驶室里冲下来,抬起脚就想踹他们,张嘴狠狠地训道:“杜超,怎么又是你?腿摔断了,我看你还出什么风头!”

杜超这会撇着嘴,不敢再顶牛了。

五分钟后,新兵们东倒西歪地列好了队,雷霆发现站在那里指挥的副教员的一侧,神兵天降般地齐刷刷地站了十多个老兵,个个都穿着作训服,饿狼般地盯着这群新兵蛋子们。那是新兵大队的班长们,武警机动支队的精英。

副教导员没有像中校副政委同志那样,集合好了队伍非得讲两句,他是个平易近人的军官,话不多,有别于一般的政工干部。新兵们在副教导员的指挥下就地放下行李对齐了后,那十几个老兵就一人领了一队人去了不远处新兵中队的食堂。

一路上,兄弟几个好奇地打量着静悄悄的营区。新兵大队的营房就在支队司令部大楼的一侧,三栋二层高的楼房,一字形排开。高大挺拔的白杨树在晨霭中影影绰绰地耸立在营房的四周,它们和道路两侧修剪整齐的万年青一样,见证了这个铁打的营盘里一拨又一拨洒泪而别的老兵和一茬又一茬意气风发的新人。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庄严而肃穆。

“你好杨树!你好军营!我终于来了!”雷霆多少有点矫情。

“人生多么美妙啊!”这是杜超标志性的感慨。

夜宵或者说是早餐是北方人最爱吃的打卤面。虽然这帮南方的新兵们吃不惯这玩意儿,可是一路上舟车劳顿,几十个小时没吃上热乎乎的东西,再加上第一次在部队吃饭,有几百号人陪着,都觉得新鲜。一群新兵争先恐后地拼命往饭盒里扒拉着面条,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放肆了。

新兵一中队食堂是按两百个人的量制作的早餐,结果一轮下来,副教导员同志又赶紧派人去找司务长,组织炊事班再做一锅。

吃饭的时候兄弟四个挤到了一起,赵子军第一个盛满面条,站在那里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划拉,嚼了两口后皱紧眉头问杜超:“这面白乎乎的,没有油也不加点盐,怎么吃啊?”

杜超“噗哧”一下笑出了声,没等开口讲话,江猛嘴里含着面,鼓着腮帮子附和道:“就是啊,太抠门了!猪都不吃,这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雷霆端着大半碗面走过来提醒道:“就想着吃了!没听到刚才那个炊事班长说上面要浇点儿西红柿和鸡蛋做的汤汁吗?”

赵子军和江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到窗口排队去浇汤汁。轮到赵子军的时候,老兵炊事员拿着勺子像训儿子一样:“饿死鬼啊?装那么多面,怎么浇汁?”

赵子军赶紧端回饭盒往嘴里又划拉了一口面条送过去:“班长,多给点鸡蛋!”

赵子军一路龇牙咧嘴两手交替互换着,小心翼翼地端着浇满了汤汁的饭盒挤到了兄弟三人的中间。江猛看着赵子军那个熊样,一口面条差点儿喷到了杜超的碗里。雷霆横了一眼江猛,然后提醒赵子军:“先把上面的汤喝了再拌!”

赵子军像似没听到雷霆的提醒,拿起筷子就搅拌,结果几根面条从碗里溜到了桌子上。坐在对面的杜超一直埋着头在偷笑,这会儿故意抬头看了下赵子军的身后,低声说道:“快捡起来,那边有个当官的过来了!”

赵子军吓得不敢回头,慌慌张张地用手胡乱去抓饭桌上的面条。那面条圆滑圆滑的,跟赵子军较起了劲,怎么抓也抓不住,一桌子的新兵想笑又不敢大声笑,全都吭哧吭哧地憋得脸通红。

杜超还不放过赵子军,继续煽风点火:“快点啊,浪费粮食逮住了是要关禁闭的!”

智慧都是逼出来的,情急之下的赵子军巧舌如簧,干脆推开饭盒,伏在桌子上,伸出舌头把几根面条一古脑儿地全吸溜进了嘴里。

这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出了食堂,新兵们看见一队穿着短裤背心的老兵已经开始出去跑操了。

这天早上没有分班,兄弟四个人走到了一个房间,带队的班长要求他们上完厕所后五分钟内必须躺下睡觉,上午十点前不准走动。

这天,为了让新兵们休息好,所有中队出早操都不准喊口号,外面安静得像深夜。可是杜超和雷霆还是失眠了,开始是兴奋得睡不着觉,又不敢讲话,只好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后来好不容易数羊数得眼皮打架要睡觉了,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伏在桌子上睡觉的班长以为一屋子的新兵都睡着了,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嘴里咕噜:“这么快就来了,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班长走出房门,杜超第一个从床上蹦了起来,推推身边的江猛和赵子军说:“快点起来,好像来了一帮新兵蛋子!”

江猛翻了个身,放了个响亮的臭屁后又继续呼呼大睡。赵子军和雷霆都爬了起来,还有两个估计同样失眠的新兵也跟着爬了起来。几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窗户边,伸出脑袋偷偷地向窗外看去。赵子军占了个有利的地势,看了半天后扭头问身后的人:“这群新兵怎么都傻乎乎的,个个黑不溜秋?”

“你们在干什么?”赵子军话没落音,就听到一声断吼,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个家伙胆子不是一般的小。雷霆和其他几个人早钻回了被窝,杜超看着去而复返的班长却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在看新兵!班长,这些人都是哪来的啊?”

那个班长显然是东北人,说话像打雷:“牛烘烘的!是你带头的吧?剃个光头耍黑社会呢?”

杜超看这班长像个黑塔,心想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善类,于是一边讪笑着,一边往床上爬,嘴里却心不甘情不愿地咕噜:“这么凶干吗?”

黑脸班长听出来杜超嘴里满不服气,走上来就拿起杜超携行背包上的名牌:“你叫什么名字?”

“杜超!”杜超声如蚊嘤。

“不错!这名字挺威猛,是个人才!等会儿分兵的时候,去我们班,咱哥俩好好叙叙!”黑脸班长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个人都听出来这个老兵的言外之意,杜超心里惴惴不安,缩到被子里装睡,不敢搭腔了。旁边的赵子军嘴里狠狠地咬着被子才没笑出声……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