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的灭亡与马建成式的忧患zt

蓝色征衣 收藏 1 196

北洋水师的灭亡与马建成式的忧患


司马平邦


看《沧海》,想海军。


《沧海》里有一位代表中国海军军事科学的顶梁柱之才马建成(何政军饰),一位从美国海归扎根于祖国,最后几乎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文职英雄”,电视剧里他说了一句最牛的话:如果……中国海军兵败太平洋的日子不远了。


这句2009年中国电视剧里听起来最最偏激也最最刺耳的话,却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对国家的热爱、对真理的执着和对民族的忧患。


马建成说这句话的背景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一大段时间,由于国家把大量的投资进入重振经济中,对海军建设的投入越来越小,而在军队内部,在迟滞的战略和战术指导思想下,中国海军的现代化脚步越来越慢,马建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也许,今天现实中的中国海军奋起直追的强军之路,如让人魂牵梦系的中国航母计划,以及种种围绕中国的海洋权力和利益受到的危机,如最近的“德新海”号被索马里海盗打劫绑架事件,或者都被电视剧里的马建成一一言中。


何政军演出了马建成身上所具备的邓稼先等一大批新中国第一代知识精英的精神品质,也演出了他们恃才傲物的真性情,而且,他们是从旧中国走过来,看过什么是溷乱,什么是弱小,什么是反动,更加知道什么是国家的强大。


现据闻,两条中等吨位的国产航空母舰正在中国某造船厂紧张地施工中,前几天武汉突然出现了一座航母式建筑一下子就挑了网上激烈的关注,可见,在中国民间,要求中国海军变得更强大的渴望有多么强烈,而在“德新海”号被索马里海盗打劫绑架之后多日迟迟不见问题的解决,又能让我们真切体会到马建成说那句话时的心情。


马建成时代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中国经济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时期,而经济的繁荣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正在由弱变强的最重要标志,当此之时,马建成却反动着经济的繁荣姿态预言,经济社会的繁荣未必就为中国带来强大,他说:“如果……中国海军兵败太平洋的日子不远了。”


看到《沧海》,听着马建成的这句话,还会想到100多年前的清王朝的最后年月,想到那只曾经是亚洲第一强大的北洋水师的命运。


或者又能说明繁荣和安全并不能完全划等号,奢侈的排场和强大的武备的并不可同日。


清光绪十八年即1894年,正好就是慈禧老佛爷的60大寿。


从1892年起,清廷上下就在准备为太后老佛爷筹备寿诞,斯时的清朝已入主中原200多年,有过康乾时代的辉煌,也有过嘉庆道光的中兴,虽然19世纪中叶先是鸦片战争又是太平天国,让朝中消耗颇大,但赶上19世纪后段,洋务运动的兴起以及一部分股肱之臣的忠执,国力也不能说完全不行,中国地大物博,又是封建制,朝廷犹有迅速集聚和支配巨大的财富的能力,最重的是只要对这些巨大的财富给出一个合适又合理的支配――合适的支配可以让它平息内患,合理的支配可以让它抵御外侮――但事实证明,清王朝最后的完蛋可能正完蛋在这“不合适”与“不合理”上。


1890年代,清王廷除了把可以迅速聚集起来的财富偿还之前多个对外条约所签订赔款外,几乎都放在了慈禧太后60岁的寿诞上,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寿绝对算上是当时世界上最盛大的庆典,1896年顾拜旦在希腊的雅典搞了第一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希腊人虽然通过募捐、发行邮票筹集了不少资,但奥运会能顺利召开,最后还得力于希腊富商乔治·阿维罗夫(1814-1899年)。他捐赠了100万德拉克马巨款,在古运动场的废墟上重建了大理石运动场。为了纪念阿维罗夫对运动会所作的贡献,希腊在雅典广场为他建造了一座塑像。澳大利亚、奥地利、保加利亚、英国、匈牙利、德国、丹麦、美国、法国、智利、瑞士、瑞典和东道主希腊14个国家的311名运动员应邀参加首届现代奥运会。


若按一些历史记录中说的1两白银折合5.3马克折合,希腊政府为第一届奥运会的花费最多不过50万两白银,这当然和大陆那头的中国为一个慈禧寿诞花费几百万两白银无法相提并论。据《近代史资料》记载:由于1890年代之后中日关系持续恶化,战费压力越来越大,清廷向英德两国订购了几艘快艇,又向阿根廷订购了13艘快艇,共计需款400余万两;而用于军队的开拔、招募和编练、沿海的防御,总计需款400万两。为了应付如此巨大的军事开支,清廷不得不大举外债。光绪二十年六月(1894年7月),也就是慈禧寿典的筹备接近尾声之际,户部通过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向英国银行借贷100万两,年息7厘半,10年以后还本,10年中利息420万两白银。但西太后的庆典又不能不办,据《皇太后六旬庆典》档案资料记载,其费用主要来源自两个方面:其一,从“筹备饷需、边防经费两款”中提用100万两,从铁路经费中挪用200万两;其二,向京内外臣工摊派,可查宗室王公、京内各衙门、各省督抚将军等文武官员共计报效银两300余两。另据据统计,从光绪十一年(1885年)四月起至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四月止的10年中,整个三海(慈禧归政后颐养之地南海、中海、北海)大修工程的经费总额约为600万两白银,其中从海军衙门的经费中挪用436.5万两。


慈禧六十庆典的正日是光绪二十年十月十日,而是年的六月二十三日(1894年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七月一日(8月1日)中日正式宣战。八月十八日,中日了黄海大战,“致远号”等4艘战舰被击沉,几百名北洋官兵殉国。九月二十六日(10月24日),日军渡过鸭绿江,大举侵入辽南;但从九月二十五日,王大臣以及外省各大臣呈进万寿贡物,拉开了慈禧六十大寿庆典的序幕,十月初十日,是慈禧六旬庆典的高潮,就在这天,日军攻占了辽南重镇大连。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十三日(1895年2月7日),刘公岛陷落,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三月二十三日(4月17日),李鸿章与日本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


慈禧太后的大办寿宴是不是直接导致北洋海军兵败而终至清朝灭亡的最直要原因,史家说法不一,但至少10年间为了清廷表面风光的歌舞升平和福寿荣禄,那被挪用的四五百万两白银削弱了曾经是亚洲第一强大的北洋海军的战力,而且这些钱可以办10个以上奥运会。


表面风光和内里的强大,往往是反比关系,能量是守衡的,此长彼消是情理之中。


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最后这3年,繁荣的经济和繁荣的盛会正是它的一个最重要主题――这些像征世界和平也创造着和平价值的大事,在某种方面确实显示了中国的富有,那种积改革开放30年才能达到的富有,但我还是觉得要慎言它们同时代表了强大,我觉得还是要去看看《沧海》。


无论是《沧海》的故事、马建成的发言还是北洋水师的命运,其实已经从各个方面更准确地为“国家强大”做了注脚,近年,中国的军费预算一直以接近20%的速度在增加,核潜艇和航母这样的战略武器正在迅速为中国真正的“强大”做后盾,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保卫的繁荣真的是虚妄的脆弱的,甚至可能虚妄脆弱到连一群海上的小毛贼的骚扰你都拿不出反击的好办法。


而北洋水师的完蛋,正在于他们没有马建成,没有他的那种独特的知识精英式的清醒和深刻。


忧患!


今天的中国还有多少真正的马建成呢?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