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一章 忠诚之剑 第二十二节 风暴降临

战犯2014 收藏 22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邑人,去招呼一下附近监视我们的那几只野狗!”张宝琪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擦拭着自己的配枪。

“组长?”邑人被张宝琪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现在动手,不是和士魂组拉开架势开战吗?”

“哼哼,我们准备的差不多了,戏也演到位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先铲除我们最大的威胁!”张宝琪淡定的继续擦枪。

这回邑人可急了眼了,“可是组长,现在开战,我们还没有半点准备!”

“你都说了,我们都没有准备,士魂组怎么会有准备呢?”张宝琪的眼中闪过一丝寸芒,“现在敌人以为自己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让我张宝琪来告诉他们,究竟谁明谁暗!”

说着张宝琪起身插好配枪,快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出门大喊一声,“全员集合,我们去和士魂组打个招呼去!”

“是!”众人连日来除了觉得郁闷就是觉得郁闷,虽然命令来的如此突然,可是他们每个人的眼里都蕴含着无限的激动之情。

一行人装备齐整,大大方方的走出了东京国名党蓝衣社的总部,张宝琪招呼邑人过来,在耳边吩咐道,“带几个兄弟,把两边的野狗都做掉!正门的这个由我来!”

邑人摆摆手,几个人随着邑人匆匆离去,张宝走向一个正在门口卖水果的老大爷,“大爷,您的果子不错啊!”

那名慈祥的老人家微微笑道,“大人,买几个吧!”

“恩,是该买,我还不知道,原来士魂组除了杀人之外还会卖水果!”张宝琪怒目逼视,恶狠狠的说道。

老大爷先是一惊,脸色一变,随后镇定的说道,“大人,什么士魂组?还……还杀人?”

张宝琪也不废话,掏出枪来朝着老人家的额头就是一枪!老人倒在血泊之中,除了路人的侧目,张宝琪身后众人都是面容镇定,因为刚才张宝琪杀的不是别人,而是与他们有着不共戴天血海深仇的士魂组!

旁边的一个卖画的小伙子一看不对就想开溜,张宝琪转过身来朝着来人的双脚,“砰砰砰!”那人三枪倒地,一枪打在左腿,其余两枪都打在右腿上。

“跑啊!”张宝琪与众人缓缓的接近正在地上奋力往前爬行的小伙子,“你这孙子!”说着又是两枪,一枪打在左手,一枪打在右手!

“八格牙路!”来人疼得嗷嗷直骂,怒目瞪着张宝琪。

张宝琪冷冷的说道,“留你一条狗命,告诉你们的老大,今晚老子要去士魂组的总部走一遭!”说着张宝琪一脚踹在小伙子的脸上,小伙子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少爷!大事不好了!”泽川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袖濑的驻地,“张张……张宝琪,动手了!”

“动手!?”袖濑先是一惊,“他要干嘛?”

“他把咱们派去监视他们的人都杀了,还留了一个带话…….”泽川看了看一脸惊讶的袖濑,“今晚他们要去士魂组的总部!”

“张宝琪!?”袖濑恶狠狠的叫道,“我让他有来无回!”袖濑边说着便招呼泽川来到自己的身前。

泽川俯首贴耳,袖濑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听的泽川是眉宇紧锁频频点头。

“明白了吗!?”袖濑似信非信的看了看泽川。

泽川坚定的点点头,“嗨!”

“快去吧!”袖濑抬头看了看混沌的天空,“看来晚上是要下雨了!”


且不说士魂组和蓝衣社的你死我活,单宝轩正和静子准备着婚礼,漫长的婚约终于到了尽头,明天就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了!

原宿,位于东京都的涩谷地区,原宿的明治神宫是传统婚礼和日本少女成年典礼的举办地,明治神宫也是明治天皇安息的地方,是人们凭吊先皇的场所。单宝轩与静子的婚礼在此举行,长谷川一志可谓是颇费心机的。

高大、简朴、未经抛光的巨大圆木构成了明治神入口的鸟居门,单宝轩与长谷川一志一行人缓缓走入明治神宫。此时的单宝轩脚登木屐,宽袖长袍,手里拿着折扇,和身着和服的一位中年妇女聊着天。这位妇女正在详细的为单宝轩讲解日本婚礼的各项礼仪与注意事项,单宝轩微微皱着眉头,没心思的听着。

“新郎,守护神社的神道使者明天会跟随您、新娘和亲友团缓缓地从神社后殿走出,慢慢地绕过回廊走入正殿前的院落里,并在这里接受一身白袍的祭司的祝福,两边站有白色外套橙色裙子的巫女,礼毕后双方要鞠躬道谢。你明白了吗?”

“啊?”单宝轩有气无力一脸茫然的应道,“恩,记住了!”

“忠勇,今天把你带来的目的就是把明天的套路弄清楚,明日军界的高官都会到场,千万要保证万无一失啊!”长谷川一志看着单宝轩无精打采的样子甚是不爽的说道。

“恩……将军放心!”纵使单宝轩的演技再好,此刻他的眼神空洞,无精打采的样子还是十分明显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拜托您,邀请使者们出来与我们共同演练一翻,您看可否?”长谷川对着妇人说道。

“嗨!请将军阁下稍等!”妇人匆匆进入神社。不一会领来一众身着白衣头戴高邦黑帽的神社使者。

“忠勇!去,按着美惠小姐的安排演练一下!”长谷川把单宝轩推向了刚才的那名妇人,单宝轩无奈的走向众人。

单宝轩一抬头,好家伙,吓了一大跳,“你是…….”单宝轩一下子看傻了,这些人不都是那日在蓝衣社张宝琪办公室里的特工吗?领头的这个面带笑容的使者,不就是拿枪指着自己的那个邑人吗!?

“新郎您好!您原来来过这里吗?”邑人一脸无辜的看着单宝轩,双手轻轻一按空气,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单宝轩惊在心中,一皱眉,这帮人要干什么!?警觉之心骤起!

“没有没有,只是你与我的一个‘友人’相貌神似~”单宝轩鞠了一躬表示歉意,“对不起,失礼了!”

邑人有板有眼的回了一个,“没关系!”

随后单宝轩在妇人的指导下,一直与使者来回的演练着过场,不一会单宝轩注意到长谷川一志和一个刚刚前来的传令官正在谈论着什么。再看这边这个妇人正在和明天婚礼的祭司在交换意见,单宝轩默默的走近了就在自己身前的邑人。

“邑人,你们想干吗?”单宝轩皱着眉头小声的用中国话问道。

“救你这孙子!”邑人头都不回,默默的说道。

“你!”单宝轩对嘉禾组最大的意见就是他们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从张宝琪到这个邑人,好像自己是那么的无能,那么的让他们瞧不起。

“说真的,组长让我告诉你,明天你高高兴兴的来娶老婆就是了,到时候我们会营救你出去!”

“恩?”单宝轩思索着邑人的话,“可是……”话到嘴边,突然单宝轩看到妇人正警觉的望向这边。

“你们在说什么?”妇人微微皱眉道。

邑人张口便答,“我在与他说明日只需跟着我们走就行了!”


昨晚,蓝衣社的办公室。

“组长,咱们这样能行吗?”邑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当然!”张宝琪淡淡的说道。

“可是万一被他们发现?”

“不会,明天咱们放出风去找士魂组报仇!”张宝琪好像是个烟炮一般,成天烟不离手,这不,又点燃了一颗。

“组长!干脆我们直接和士魂组那帮孙子拼了!”

“敌众我寡,我们真去了,最多来个两败俱伤!”

“可是柳专员他们的仇难道就不报了吗!?”邑人懊恼的看着张宝琪。

张宝琪听罢一皱眉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完成党国给我们的任务再说!”

“为了这个叫单宝轩的,值得吗!?”邑人的脸上写着愤怒,咆哮着来回踱步。

“你知道他哥哥是谁吗!?”

“他哥哥?”邑人懊恼的插着腰,“关老子什么事!”

“他哥哥是单锦宇!”

“单锦宇!?”纵使邑人再冲动再不想去营救单宝轩,可是听到单锦宇的名字,邑人着实吓了一跳。

“最关键的是这次的行动是委员长亲自下达的!”张宝琪掐灭手中香烟,走过来拍拍表情复杂的邑人,“去准备吧!”


话说士魂组这边,调集了本部人马把自己的总部团团围住,以保万无一失!多少次,蓝衣社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暗杀了一个又一个日本高官,他们不但掌握不到证据,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连人都抓不到!基于此整个士魂组所有的骨干都回到了本部,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侦查都没有掌握到张宝琪等人的去向,紧张的气氛笼罩在士魂组的总部上空,袖濑静静的期待着风暴的来临,这一等就是一整个晚上。

“组长,现在估计士魂组那帮孙子都在那里熬夜等咱呢!”神社之内,张宝琪闭目养神盘腿坐在日本明治天皇的画像之下,身边众人都在自顾自的休整,只有邑人兴奋的在张宝琪身边走来走去,手舞足蹈的说着。

“恩……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吧!”张宝琪压根都不睁开眼睛冷然道。

“哦……”邑人想,我也别自讨没趣了,找了个角落躺下。

此刻的张宝琪正在认真的分析着明天将会出现的种种可能,细细寻思着自己计划之中的漏洞。

同一片天空下,无论是单宝轩,静子,袖濑,还是老奸巨猾的长谷川都在盘算着明天出现的种种可能,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

直到那第一缕阳光冲破黑暗的阻隔,斜斜的照射到东京的大地,单宝轩与静子几乎同时睁开眼睛!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