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版“虽远必诛”

abbccddeeffgghh 收藏 0 119
导读:以色列版“虽远必诛”

1976年6月27日在地中海的上空,以色列的139次航班被劫持了。被劫持的飞机掉转航向,在利比亚的一个机场加油后,最后降落在非洲腹地乌干达恩德培机场。

很快,劫机消息得到证实,策划这次行动的是激进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飞机将被劫往乌干达,机上共有245名乘客,其中83名以色列籍犹太人。6月 30日,劫机者通过乌干达**给以色列**发了最后通牒,声称:如果以色列**在7月1日下午2时前不作出满意的答复,他们将每小时处死一名犹太人质,直到以色列**答应条件。


以色列**一方面发表《哀告劫机者书》,采取拖延策略,呼吁他们把7月1日的“期限”推迟到7月4日,另一方面以色列军方积极组织,准备用武力解救人质。在以色列总理拉宾的授权下,很快组成了由伞兵司令薛姆龙担任总指挥、乔纳桑·内特雅鲁担任袭击分队队长的突击队,并在哈贝雷(希伯来语为“野小子”) 特种作战部队挑选了280名精兵悍将。


在内特雅鲁的带领下,突击队员个个手持乌齐冲锋枪,分乘4架C-30大型运输机,在突袭机群的掩护下,于7月3日乌干达时间23时45分,抵达恩培德机场的上空。


飞机一触地,内特雅鲁立即命令道:“准备冲锋!”装甲运兵车和美式GMC军用吉普满载突击队员,驶向飞机后舱门。“冲锋!”内特亚鲁大吼一声,驾驶吉普车从后舱门第一个窜出。从数架飞机中涌出的大批装甲车紧随其后,犹如怒潮决堤,势不可挡。内特雅鲁把油门踩到极限,车如离弦之箭,直扑候机大楼。


11时50分,内特雅鲁的吉普车旋风一般出现在候机大楼门前,几名突击队员在疾驰的车上突然开火,准确地射击,使十几名担负外围守卫任务的乌干达士兵全部毙命。


车到人到,内特雅鲁推开方向盘,端起乌齐朝候机大厅猛扑过去。在他后边,狂飙似的紧跟着35名突击队员。枪声四起,主劫机犯布利吉特才醒过劲儿来。她举起枪逼近人质,手指扣动扳机。枪口前,是一位犹太男孩。布利吉特的手指松了一下,谁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但只几秒钟,她再次扣紧扳机。千钧一发之际,内特雅鲁率队冲入候机大厅,全体人质和劫机者都惊呆了。


“卧倒!”一声凄厉的希伯来语的大声呼叫带者不容置疑的威严响彻大厅四壁,并立刻产生巨大回响。顷刻间,所有以色列人质都听懂了这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命令,赶紧扒在地上。


一幅奇妙的画面出现了。夹杂在人质中的劫机分子和十余名乌干达守军顿时像海潮退尽时的礁石,裸露在以色列突击队员的枪口前!


没有一丝迟疑,36支乌齐冲锋枪以极高的射速喷吐出火舌,稠密的火网吞没了一切。劫机者和乌干达守军在弹雨中痉挛。


候机大厅,四壁密布弹孔,沾满血迹,火药的硝烟几乎要窒息呼吸。几秒钟后,大厅暴涨起呻吟与哭喊的狂潮。


这里的战斗只持续了45秒钟便告结束。劫机恐怖分子和乌干达守军全部死在了乌齐的枪口下,突击队无一伤亡。事后,据乌干达人统计,在这些被打死的人身上,总共出现了近千个弹孔,平均每人身中数十弹。




应该说,不是救援就一定意味着伤亡;同样,我想不是交赎金一定就意味着没有伤亡。当然,用何种办法,的确需要智慧。

本文内容于 2009-10-27 11:00:39 被abbccddeeffgghh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