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三章 初入职场 第二节 接受考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二节 接受考验 周飞当天就上班了,领了一套旧制服,这是刚刚离职的保安留下的,穿起来很贴身,像是量身订做的,只可惜裤子正面有一个被香烟烫过的窟窿,而且那个位置很不厚道,着实让周飞郁闷了好几天。 周飞第二天一早就被值班的保安叫起来开会,常主管站在列队的保安队伍前,先是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二节 接受考验

周飞当天就上班了,领了一套旧制服,这是刚刚离职的保安留下的,穿起来很贴身,像是量身订做的,只可惜裤子正面有一个被香烟烫过的窟窿,而且那个位置很不厚道,着实让周飞郁闷了好几天。

周飞第二天一早就被值班的保安叫起来开会,常主管站在列队的保安队伍前,先是把周飞一顿海吹,接着就宣布了一项规定:“从下周一起,每天军训一个小时,由周飞来组织管理……”

常主管突然的指示,让周飞有些措手不及,周飞在愣了半天等到确信自己没听错后,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同时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队伍解散后,周飞一个人出了厂门,在工业区门口的商店里买了一包精装的特美思烟,然后又给家里拨了个电话。周飞现在还记得,那次电话中,母亲在得知自己进了一个好工厂后,兴奋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而且还对着电话拼命地叫着父亲的名字,让他也一起来分享快乐。

就在常主管宣布这项规定的那次会议后,周飞认识了同乡老葛,一个从东北某野战部队退役的老兵。原来他就睡在周飞的下铺,周飞来的头一天,因为正赶上保安换休,老葛就顺便又请了一天假去东莞一家毛织厂探访自己新婚不久的妻子,所以,直到第三天周飞才与他照上面。

老葛大周飞五岁,周飞当兵的那一年老葛退伍。进这家公司已经快一年了,他也是在职的八个保安中唯一当过兵的。老葛在那个冬天零下超过三十度的小县城里当了三年兵,做了两年零九个月的饭,新兵连不到两个月,正要打靶的关口,被抽调到机关后勤部饮事班,是个连枪毛都没摸过的老兵!所以,早上开会的时候听到常主管神化周飞的时候,他就为有这么个老乡感到由衷的自豪,暗地里更是把周飞当作了自己的亲弟弟,两个人很快就熟络了。关于这家公司的许多故事,周飞都是那几天陆续在老葛的口中得知的。

大约在一个多月前,一个保安在值夜班的时候撬开了财务室的保险柜,盗走了三十多万元现金,这些钱都是公司准备第二天给员工发工资的。公司很快报了案,当地的村委会一个负责外资企业管理的小头头在公安局取证后,把老板和公司的一些经理们召集起来狠狠修理了一顿,说公司的财务管理混乱,现金是不能在工厂过夜的,还说保安素质差,又没有安装安防系统,接着就要向老板推荐一家专门做安防系统的公司,还要公司给公安局出什么“破案费”人家才好出去抓人。

性格刚烈的台湾老板一气之下,开除了所有的保安,只有老实巴交地老葛被部门经理给保了下来。周飞是这半个月来工厂外招的第一个保安,其他的都是在生产部抽调下来临时顶替的,没有一个人当过兵。

周飞与老葛聊天的时候,出乎意外的得到了一个信息,人事跟他说的工资是假的!老葛听到周飞一字不拉地复叙了人事小姐的话,笑得从床上坐到了地上,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就那么点工资你也干,喝西北风啊?”

周飞这两天静下来还真为这事纳闷过:“一个月上满了才三百块钱,还不如在家帮人带孩子,这么点儿刚够烟钱的工资还能招到人?”周飞总感觉哪个地方不对劲,可是公司骗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呐?

老葛接着笑道:“肯定是那个常主管在玩你,这小子什么事都干得出!”

周飞心里有数了,看来是常主管在有意考验他,可是这种方式也太偏激了吧?考验的结果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留下来的是精英,走的是傻瓜?

第三天,周飞签到了自己试用期的“薪资说明单”,周飞对自己的第一份薪资记得非常清楚:“底薪580元、全勤60元、特别津贴200元,无加班费。”而且“备注栏”里还补充说明了有年节奖金和工作绩效奖金等不确定项。

周飞对这份“薪资单”很满意,比他当初预期的最少六百块钱多了很多。常主管还特别说明了那两百块钱的津贴是给周飞的训练补助,其他的保安都没有。这一次,周飞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受到了重视。

胡亮面试的也很顺利,那是个只有不到一百人,生产电子元器件的小工厂,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人事部,由台湾老板直接面试。

一切都在胡亮的预料之中,那个同样是军人出身的老板在看过胡亮的证件后让他打了一套拳,胡亮算是半个武林中人,一套南拳打下来,当场就震住了这个老板,可惜胡亮不会开车,否则老板就直接让他当了保镖。胡亮几乎与周飞享受了同样的待遇,而且直接成了六个保安的头儿,工资比其他保安多了一百块,加起来六百五,差不多整整比周飞少了两百块。

这个工厂的其他保安全是河南一个武校出来的,多少都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老板专门开辟了一个练功房,说是练功还不如说是供老板享乐的地方,这个台湾人常常在没事的时候安排几个保安在一起“切磋”,他在一旁观赏。胡亮进厂后的第三天开始到几个月后离开,脸上就从来没干净过,常常是右脸还没消肿,左眉上方又青了一大块。这些都是拜那个有些变态的老板所赐,胡亮曾经跟他报怨过这样的实战训练对他不公平,可是老板却振振有词:“你是队长也最能打,打趴两三个算什么本事?要是一下子摆平你手下所有的人,人家才能服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