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四卷 大印度洋 第十九章节 祸从天降(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该死~”在陈英杰那变了调的呼喊声中,只见一团火球呼啸而来,如同一团燃烧着的流星一样扎入那辆装甲指挥车的车身内。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的陈英杰几乎说不出话来。

中弹的那辆装甲指挥车此时显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仿佛所有一切都是推近的慢镜头一样,几乎战场上的每一名新加坡士兵都看到那辆指挥车在一阵筛抖中轰然腾起着一团浓烟,整个战车的各个角落如同火山喷发样的喷溅出道道火柱,以至于一些旅部军官的身躯被气浪烈火直接的从打开的尾舱门处抛飞而出。而整台战车也随之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伴随着那高耸而起的一团烟云,而整个的四分五裂。

“supress,supress(压制)”军官们的呼喊声中,一群新加坡士兵趴在地上乱糟糟的射击着,尽管看不到敌人,他们还是向袭击的方向展开齐射,试图在火力压制敌人。

“手雷~”随着一声惊慌失措的呼喊声,整个战场上顿时的更是混乱起来,黑不溜秋抛掷过来的手雷在脚边滚落,更是加剧了这些新加坡士兵之间弥散而开的恐慌情绪。

“我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了~”有人注意到抛掷手雷的身影,就躲在林丛之间。

然后几声-轰-轰-轰-闷响,接连炸开的闪光弹迸发出的耀眼炙亮白光骤然刺亮在所有人的眼前。“shit,是炫目弹~”被那片闪亮的白光所灼伤双目,造成间歇性失明的新加坡人慌乱而喊着:“我的眼睛,该死,我的眼睛,我什么都看不清~”

“hold fire(停火)”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陈英杰吼声到:“卧倒,卧倒,defend(防御)”

陈英杰的喊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以至于许多人还没有听到这声嘶喊,劈头盖脸的密集弹雨便狂风般的横扫过来,从林丛之中,一道道火舌喷涌而出,急射如雨的子弹打在车体上叮当作响,纷飞的弹雨中,那些尚且还没有从闪光弹爆炸的炫目刺亮中恢复视力的新加坡人登时便是被横七竖八的撂倒一堆。伤者的惨叫声撕心裂肺。

-轰-轰-接连的巨响不断,尽管趴在地上缩着头,但陈英杰也知道那不是手雷就是榴弹,总之肯定是面杀伤性武器,因为袍泽们的惨叫声在这声声巨响中,就没有停止过。

的确是正如陈英杰所猜想的那样,接连几发35毫米榴弹在长龙样的车队中炸开,几辆被击中的吉普车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熊熊燃起大火。

那些可怕的带有纵火性质的杀爆燃烧弹甚至将几个慌乱吓跑的新加坡士兵也点燃成了一个个奔跑着的火把。爆炸声、惨叫声此起彼伏样,那一辆辆汽车、装甲车被气浪掀翻,连续地发生剧烈的爆炸,似乎整个公路都已然燃烧成了一片样。

陈英杰好容易等着眼睛视力恢复了点,便是看到了眼前那一幕幕,榴弹打着旋的砸落下来,冰雹样的落下,轰然爆炸而开,纷飞的金属碎片肆无忌惮的飞舞在涌动的火光中,带着死神的激吻,将噩梦降临在正在寻找隐蔽的自己的袍泽的头顶上。

那无数的预制破片劈头盖脸的射向埋头隐蔽的新加坡人,一些慌乱之中的新加坡第17步兵旅的士兵们开始慌乱着钻进装甲车内,试图想要获得一丝的凭护。

一辆AV81型‘特拉克斯’8×8轮式装甲战车刚开始后退,便被呼啸而来的火箭弹从旁侧撕开了自己的合金车身装甲。那可怕的破甲战斗部愣是在所谓的‘防护性’极佳的车身侧上破开一个诺大的弹洞,激飞的滚烫的金属射流在车舱内乱窜,浓烟烈火滚滚而起。

陈英杰痛苦的闭上眼,车舱内的情况情况肯定不要说了。果不其然,那辆‘特拉克斯’蹒跚着、艰难的打开了自己的车尾大型动力坡板,乘员舱内一片血肉横飞,呼号连天,青烟火光之中,一些满身是血的伤者几乎是哭嚎着爬出舱来,太惨了,太惨了,那场面太惨了。

相比之下,至少‘特拉克斯’还可以给予一定的装甲防护,那些吉普车、卡车可就惨多了,一道道火舌从公路两侧喷涌出来,整个战场上都是嗖嗖的飞舞着的子弹,不断的有弹头穿透那些装甲防护较差的轻装甲车的合金车身、打破那些吉普车的玻璃,在卡车的蓬布上洞开一个个透光的弹孔,装载弹药物资的卡车因为熊熊大火而发生着殉爆,不断的发生剧烈的爆炸,伴随着撕心裂肺的一声声巨响,整台车都被掀翻起来。

“shit,退回去,退回去~”几个负责任的军官在枪林弹雨中吼声着,竭力的让那些装甲车退回到路上来,整个车队被阻使得前进的道路都被掐断了,这样下去,情况可不妙。

“fall back(后撤)”爬身起来的陈英杰示意着自己身边的士兵们往路基下撤退。

“oh shit~”正在指挥撤下道路的陈英杰只听到身后一声抱怨样的声音,回头过来,只见一个抱着M-16S1步枪的士兵愣在那里,脚边一块石头正在闪着红色。

“卧倒~”陈英杰喊声着匍伏而下,而就在此时,身后-轰-轰-轰-,连绵成一片的爆炸声滚雷样的炸响,那卷起来的飓风样的气浪夹杂着无数的死亡狞笑从头顶上啸过的尖利声让趴在地上的陈英杰骤然的缩紧了心。那是一种他从未感觉到过的可怕尖啸。

无数的钢珠形成一道道急射而出的金属射流,在这可怕的尖啸声中,如同膨裂的光晕样,骤然横扫而过,劈头盖脸的射向瘫阻在公路上的车辆、人群。

那些刚刚退下路基下去的新加坡士兵们瞬间便是在暴风骤雨般横扫而来的钢珠弹幕中死伤累累。而随着这一声声的巨响,瓢泼样的钢铁之雨横扫而过,似乎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那些钢珠嗖嗖的四下乱飞而过时所划掠出的凄厉,不断有人惨叫着倒地,间杂着一两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道路上是横七竖八的躺倒一片。

持续的爆炸声响彻着天空,久久都似乎还在回荡,那些纷射而来来的密集弹雨让陷入如同死亡之地的新加坡第17步兵旅的官兵们一阵的恐慌,虽然各下属卫戍营都是精锐,但在这样的慌乱袭击下,谁也不能应对这样的单向杀戮。

四下奔逐寻找隐蔽的士兵们不得不在这纷飞着死亡的战地中苦苦的挣扎着,不时滴有人一头载倒,受伤士兵的惨号声,呻吟声,粗野的咒骂声不绝于耳。

“天鹰,天鹰,飞雕呼叫~”电台频道里还在嘈杂着呼叫声。

“shit, assult assult(突击)”一个军官勉强的爬起身来,指着林丛说:“flank left(左翼迂回)flank right (右翼迂回)”急促的口令声中,军官们催促着那些趴在地上埋头而藏着的士兵们:“胆怯的懦夫,起来,起来,快展开反击。”

“offense(进攻)”军官们的一边命令着那些装甲车立即展开攻击,一边下令士兵们前进。

陈英杰看了看四下里,除了侧翼那片凹地的机枪手他看不清之外,整个弯道方向的情况基本上是一览无余。站起身来,小心的迈动着步伐,冲到一辆横挡过车身来的BIONIX装步战斗车的车后,端抵在肩头的SAR-21自动步枪多少给了他一丝可以信任的坚实感觉。

“上,上,上~”摆手连连的陈英杰冲着一群懦懦缩缩的士兵们喊道。

“follow me (跟着我)”另一边的带队军官已经开始向前冲去,陈英杰忽然发现对面打来的弹雨已经稀疏了许多,他立即示意着“机枪压制,所有人拉开距离,go~”

“movement(移动,move fast (快速跑动)”整个刚刚还在挨打的队列忽然的如同激活了样,军官们的喊声,士兵们的抱怨声立即沸腾起来。各种各样的英文口令从这些华裔占多数的军人嘴里蹦了出来,一群人乱糟糟的爬起着,相互掩护着,开始向林丛扑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枪响,沉闷却又尖利,回响在林丛之中,一个正探身在一辆AV81型‘特拉克斯’8×8轮式装甲战车,冲着士兵们指手画脚、布置攻击方向的指挥官猛然的一个趔趄样,很多人都看到他头戴着的那顶防护盔连同他的脑壳一起高高飞起。

陈英杰傻了,当他看着那热气腾腾的乳白色的脑浆混合着猩红如漆的鲜血喷洒而出,那就如同一抹白红的相间的腐一样的泼洒出来,洒淋在‘特拉克斯’的炮塔上。那失去脑袋的尸体软软的瘫挂在炮塔上。“反器材狙击枪~”陈英杰低骂一声,缩回了身子。

那些新加坡士兵们纷纷趴倒,胡乱的用枪冲着林子里扫射,许久之后,当再没有动静的时候,一群人这才慢慢地的爬起身来,再次缓缓的压向那边,掩护的装甲车这次倒是实相了许多,在没有搞清楚敌袭的时候,这些战车压根不知道会不会下一枚反战车火箭弹会不会集中自己。至少现在给予步兵随时的火力支持更安全一点。

“安全,安全~”还在等着什么的陈英杰听到耳麦里一阵的呼叫声,忽然的觉得一阵的不对劲。他连忙跑向侧翼的位置,眼前的一切让他呆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