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三十四章:罩门


随着卫富贵暴怒地站起大喊“进来”,卫富贵就见一名将领进得门来——老原来是自己的老兄弟!钱书同!

书同听出了卫富贵语气里的严重不快。一进屋就疑惑的问“富贵,是谁把你惹成这样的?你还在为三十八师师长那小子生气呢?!这可不值。”

钱书同这次可是卫富贵回国第一次见到,多年的分离,人到中年的钱书同此时已经有些发福。但是大摸样可没有怎么变。

卫富贵放下心情,笑着摆了摆手 “没有!没有!一直为那等混蛋生气,我还没那么蠢。”

说着上前狠狠地拥抱住钱书同,使劲地拍了拍书同的后背。

随即才松开臂膀,把这书同的胳膊说“你看这日本人闹的,这么多年兄弟没见,一回国,弄到现在这么晚才能相聚。”

钱书同爽朗地笑了笑“不过也得感谢日本人啊,没有日本人,富贵你也不会这么早回国,也不会让我再到你的麾下共事啊!”


卫富贵呵呵笑着点了点头。


书同忽然想到了什么,冲屋外喊了声,书同的一个副官忙进来,将一个小包裹带了进来。

卫富贵看着拿着东西进来的这个副官,不由笑了笑。就听书同说道 “富贵你回来,就托人带礼给我,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回礼给你。这不,正好有件东西出手送给你呀”


卫富贵笑着出手阻到“自家兄弟,客气啥,你也知道我是个土财主。就别给我玩这套东西了。”


“呵呵!这东西,你绝对喜欢。”钱书同说着,打开那个包裹,从里拿出一个用布裹着的棍状物。钱书同解开布,从里面拿出一把日式的短刀。这刀比日军的指挥官的指挥刀几乎短了一半。

钱书同把刀递给卫富贵“这是从日军一个联队长手里缴的战利品,不是日军制式刀具,但是据说是个人珍藏,这年代不少了,但是刀刃甚为锋利。看来是个好东西!”


“哦!”卫富贵接过短刀,一把抽出刀来。刀身虽短,但是却有古朴优美的锻造纹路在之上,刀不是新刀,但刀把和刀鞘做工甚为简约古朴,而刃口则是异常锋利,凛凛透着一股杀气。可见之前的主人保养有道,甚为爱惜。

“好!好东西!这次各部给我送来的日军指挥刀就有十来把,就这把别有新意。还是书同你有心呀。”

卫富贵笑着就把短刀笑纳下来。

两人没有攀谈两句,就听门口再传报告声,卫富贵眉头深皱,心说这走马观花的,一个接一个。这次又是谁?

随即就见黑子进得屋来。书同一看就知道卫富贵有公事在身,就识趣地起身告退。

见钱书同告退离开,卫富贵这才问黑子什么事情。

黑子看着钱书同离开,这才凑过身子,低声报告说“刚才我们在朱师长所部的人,传回一个消息,这次与日军交手,有件事,朱师长特地下令,要求其所部有关人员闭紧嘴巴。不得对外透露消息。”


“什么事?”卫富贵疑惑道


“就是之前您下令张铁军长,让其率童彪部及大汉部突入洪水区追杀日军。当时朱师长临时挑了一批水性好的,组成了一支水鬼队,率先进入洪水区中。当时有股近三千人的日军,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困在西陵县城里,为了避免洪水淹城,躲在城里的日军将四城城门封死,加固危急的城墙,倒也一时保得安全。但是没想到被朱师长的水鬼队发现了,他们随即派人用炸药炸毁数段城墙,结果这三千人日军生还者据说不足百人。”


”这不挺好的么?还封锁什么消息?”卫富贵疑惑的问道

“问题不在这里,当时洪水来的突然,城里的百姓也都没有跑掉,有近万人,结果。。。。。。”


卫富贵一伸手就拦住了黑子的话头,皱着眉自言到“怪不得北平伪政府最近的广播上一直在骂我们一战区,不顾百姓死活,在洪水中破城淹死无辜无数,原来说的是这出”


“司令,您看这事?”

卫富贵暗叹一声“还能怎么办?让他们出兵洪水区是我下令的,只要日军伤亡报告是我说的。这个事情万一弄大了,老子自会一力承担。既然大汉说要封锁消息,咱们就装傻,当不知道。”


“是!”

想到万余百姓的性命就这样……

卫富贵心情昏暗地向屋外走去,没走两步,忽然回头对黑子说“这次花园口决口,对百姓……哎,的确有伤天和。老子在里面的角色并不光彩,过两天你安排几个人,以民间名义,前往洪水区赈灾。钱由我来出!……看来,这辈子老子地狱是下定了的!”卫富贵最后一句自言的话语让跟着卫富贵的黑子不由一愣,不自禁地停住了脚步。



当夜,卫富贵、周斌和程司令联手请参会的各部将领吃了顿晚餐,在席间好好联络了一番感情。推杯换盏间不少将领都拍着胸脯发誓一定好好表现,不叫日军占豫东。


第二天一早各部长官便立刻返回部队。

待卫富贵和周斌联抉将最后一个将领亲自送走。回到司令部的周斌,兀自拿着热毛巾使劲烫着昨夜醉酒后,此刻仍旧发痛地脑袋。

卫富贵看着周斌的身影,知道昨夜周斌醉酒的原由。忍不住上前,拍了拍周斌的肩膀 “周兄还行么?要不歇息一日吧!”

周斌笑着回身摇了摇头,语带双关地说道“富贵,别担心,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挺得住。”

听周斌这般说,卫富贵心怀钦佩,也不知再说些什么了。

半天还是周斌再起话题“富贵,昨天的那主意,挺绝的么?”

卫富贵一愣“那个主意?”

“那两个小子不是被你关禁闭了么!你让把那两家伙关在一个屋里,每天只送够一个人吃饱的饭食。还说十五天禁闭期间,两人不许有死伤。这般搞十五天,再大的仇,事后也不太好意思背后动手了。”


“呵呵!以前咱们都说父母之命是封建婚姻,但是几千年来,夫妻恩爱的不也比比皆是。把两人硬关一屋子里,长了怎么也得日久生情不是。”


“哈哈哈哈”周斌摇着脑袋,指着卫富贵大笑起来。

两人正说着,江蕊拿了几份文件进来,呈交给卫富贵。卫富贵看了一圈,在数份文件上签了名字。最后拿出一份电报轻叹“委员长也太心急了,我这边刚停火半个月。各部物资兵员刚开始补充,这委员长就要我尽早组织行动,牵制当前日军。几天来已经是第二封如此的电报了。他也得看看我手里还有什么本钱呀,补充了近四成的新兵队伍,新组建的炮师之前的弹药储备消耗了近七成,至今得不到补充,前几天大本营还来电嫌我要的物资补充太多。不多怎么办!如此这般如何跟日军动手?!”

周斌接过电报,看了一遍,低声说道“这也没有办法,武汉那边集结了五十万人马,新兵过半,装备还不如我们,你狮子大开口要那么多物资补充,他们当然急了。国防部这几日的报告显示,日军从我们这里走不通,已经在淮河以南集结兵力,准备针对武汉下手了。武汉大本营的准备工作还没完成,当然希望日军的行动能拖得晚点进行最好。”


卫富贵点了点头。“看来不管怎么样,有必要要采取一些措施。什么不做也不对,但是,这刚跟日本人讲好…..”卫富贵边说边将文件夹递回给江蕊。

见江蕊出去,周斌忽然对卫富贵说道“富贵,其实近期采取什么行动,那是次要之事。两军对垒,没有什么信用可讲。如今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想出如何应对这共工计划的罩门。”


“罩门?”卫富贵疑惑的看着周斌

周斌轻轻一笑“共工计划是以水代兵,它的威力就在于水上。但是罩门也因此就在与水上。”


周斌话一出口,卫富贵脸色巨变。多日的担忧被周斌一语戳破。半晌,死盯着周斌的卫富贵才嘿嘿笑道“幸好你老周是我的参谋长,不是日本人的。否则,老子一定找人先把你干掉。”


周斌抬头呵呵一乐,“原来富贵你早就知道,一直不跟我说,连我你都瞒,看来的确是大麻烦呀。会上咱们说,那些执行任务的部队是计划唯一保密的部分,我看,这个罩门才是最大的秘密。而且不由我们控制的秘密呀!”


富贵点了点头“那你可有办法?”


周斌摇了摇脑袋“共工计划以水御敌,最大的罩门就是无水御敌。秋冬旱季及冬季,水位严重下降,破堤放水效果极其有限。同时这两年北方普遍偏冷,甚至有些日子,都能结了冰去。一但今天秋冬季,尤其是冬季,降雨不足,甚至出现冰冻现象,整个洪水区出现大面的冰冻,不仅让共工计划彻底无法实施,更有可能给日军突破豫东防线,甚至再次冲过洪水区,威胁郑州的机会。我想了多日,除了老天爷,除了日本人半年内犯浑发现不了这个大罩门,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卫富贵一下坐在了椅子上,把头使劲地埋进了双手中。半天,卫富贵才忿忿地抬起头来“反正离冬天还有几个月,我们不急于一时。我想一定会有办法来解决问题的。不过不让日本人发现这个罩门,我们的确可以做些事情,尤其配合武汉这边,我们要想点办法,把豫东这水搅浑。弄些事情出来迷惑日军的关注点,不要给他们空闲去想如何破我们的洪水阵之法。”


“哦?”周斌一听来了兴趣“富贵,你又有什么想法?”

“咱们刚跟日本人谈好,不越过那八十里的非交战区,保持彼此和平对峙。我要光明正大先动手,还真给了日本人口实。何况我军战备水平的提升还需要时间。我想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挑动日军,尤其是商丘城外驻防的伪军先动手,诱使他们率先越过八十里非交战区边界,给我们大规模的反击留下口实。二是,我们和日军商议的是我们一战区的兵力不越界,但是可没有说其他战区的华夏军队要如何。参谋长你忘了,林七支队可是名义上是新编第四军的人马,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动动脑筋。”


“哦!详细说说”周斌凑过头来,两人围在地图前指指点点商议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