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环球网历史

摩萨德:敢于窃取美国绝密情报的以色列间谍机关

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专用标志

10月19日,曾为美国国防部和航空航天局等机构工作的一名美国科学家因企图向“以色列情报人员”传递情报被捕,再次引发了人们对神秘莫测的以色列情报机构的关注。

以色列情报机构简称“摩萨德”,担负着收集和分析情报,以及在境外执行秘密使命的任务,其活动能力和影响力可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媲美。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它执行过多次重大使命,其中轰动一时的就是1960年前往阿根廷缉拿了二战中下令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党卫军头目阿道夫?艾希曼。

近年来,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成为以色列情报机构任务的重中之重。

暗杀篇 暗杀伊朗核专家?

英国《每日电讯报》今年年初报道说,美国情报官员披露,针对伊朗的核武器计划,以色列官员意识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后,不太可能支持对伊朗核设施的武力攻击,因此,以色列已经放弃直接军事打击的手段,转而采取暗杀等方式,以无限期推迟伊朗研发核武器进程,直到找到另外的替代攻击方式。

之前曾有传闻称,“摩萨德”和伊朗顶级核专家阿尔德希尔?哈桑普尔的死有关,后者在2007年神秘死亡,媒体后来报道称死因是“气体中毒”。近来,伊朗铀浓缩和原材料供应链上的几个关键人物在伊朗或欧洲相继离奇死去,西方情报机构专家认为,他们也许都遭到了以色列的“毒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洲情报机构官员表示:“以色列在刺杀敌对国家的武器专家时从来都不犹豫。在对付伊拉克时是这样,因此他们对伊朗也不会手软。”

伊朗去年宣布已经逮捕了一批接受“摩萨德”培训的间谍,并收缴了部分高科技通讯设备。伊朗***革命卫队总司令贾法里表示,这些间谍已经招供曾经在以色列接受有关实施暗杀和爆炸的训练,一直在搜集有关伊朗境内核技术中心和革命卫队等敏感机构的情报,监控革命卫队的指挥官及其他伊朗军政官员,并将情报传回以色列。贾法里表示,“摩萨德”向这些间谍提供资金,供他们购买汽车和其它设备,“被逮捕的人对此供认不讳”。

暗杀拉登计划

以色列《新消息报》曾经披露了一则惊人的消息:在9?11袭击发生的5年前,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曾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买通了本?拉登身边的一位亲密女友来进行暗杀。

1996年,“摩萨德”在协助美国和埃及情报部门对一起试图暗杀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阴谋进行调查时,发现本?拉登就是暗杀阴谋的参与者之一。

在之后设计怎样除掉本?拉登的计划中,“摩萨德”将目光锁定在他的一位女性密友上。“摩萨德”对她软硬兼施,最终这名女士同意加入到除掉本?拉登的秘密行动。据披露,以方的游说工作得到了该女士出生国情报机构的大力协助。

之后,“摩萨德”打着如意算盘,相信拉登被暗杀身亡只是时间问题了。但天有不测风云,当时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关系恶化引发危机,导致“摩萨德”和外国情报机构之间关系也受到严重影响,暗杀拉登的计划因此宣告流产。

暗杀哈马斯政治领导人马沙尔

哈马斯是以色列的眼中钉,而哈马斯政治领导人马沙尔也就成为其暗杀的目标。早在1997年,以色列就曾经派遣特工潜入约旦,暗杀过马沙尔。两名“摩萨德”特工成功地向马沙尔体内注入了毒液,但很快就被活捉。

当马沙尔躺在约旦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约旦国王侯赛因用被捕特工做交换,迫使以色列交出了解药。时任以色列总理的内塔尼亚胡还因此被迫释放了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但以色列前总理沙龙在2004年下令炸死了亚辛。

二、策反篇 施“美人计”

“摩萨德”非常擅长“美人计”,它招募了大量说阿拉伯语的女间谍,持加拿大和美国护照,在巴勒斯坦及阿拉伯邻国活动。

1966年8月的一天,被“摩萨德”策反的伊拉克王牌飞行员穆尼尔驾驶着当时苏联最先进的米格-21歼击机抵达以色列,苏联战斗机资料因此泄露无疑。“降伏”穆尼尔的关键人物就是一名姿色超群的“摩萨德”女间谍,她是持有美国护照的犹太美女。在“摩萨德”的精心安排下,这名女间谍在一次有伊拉克军政首脑参加的招待会上“结识”了英俊潇洒的穆尼尔,并且成功地将其策反。

上世纪80年代,“摩萨德”故伎重演,成功利用“美人计”抓回叛徒莫迪凯?瓦努努。差点当上总理的以色列前外长利夫尼就曾经是一名“摩萨德”女特工。她表示,自己从未使过“美人计”,但时刻准备着为祖国杀人。“无论是谋杀还是暗杀,从法律上来讲当然是不合法的。但是如果你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祖国,那它就是合法的,”利夫尼说。

她回顾自己在巴黎的4年间谍生涯时说,那时过得一点也不轻松,时刻都得像绷紧的弦一样,身边随时带着上了膛的手枪,无论去哪儿都得警惕是否有人跟踪。

三、潜伏篇 在叙总统身边

这名以色列间谍叫伊利·科恩,加盟“摩萨德”后,接受了最为严格的谍报课程训练,从反跟踪到无线电发报,从密写墨水到显影技术,无一不精。1960年年底,“摩萨德”官员为他精心准备了一份履历表,科恩摇身变成了叙利亚商人卡迈勒?阿明?塔贝斯。1961年2月,科恩用塔贝斯这个名字来到阿根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科恩认识了叙利亚驻阿根廷武官阿明?哈菲兹。

不久,哈菲兹当上了叙利亚总统。科恩很快取得了总统的信任,成了他的好友,顺利进入了叙利亚当局的核心圈。哈菲兹总统甚至提议:“为什么我们不能现在就任命他为国防部长助理,让他进入国防部呢?”在叙利亚当局的核心圈里,很多人都认为他迟早要进入内阁,甚至有人断言他会成为国防部长

随着交际范围越来越广,科恩成了叙利亚的社会名流。他频频出入于各种社交场合。通过这些叙利亚社会的上层朋友,科恩获得了大量叙军机密情报。

科恩结交上了叙利亚总参谋长的侄子马阿齐?扎赫雷丁中尉。在马阿齐的陪同下,科恩多次参观了戈兰高地叙军防御工事。他看到叙军在戈兰高地上的工事修筑得那么隐蔽和坚固,若无其事地建议说:“这里太热了。士兵们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站岗放哨,实在辛苦。何不在碉堡前种树,好为士兵们遮挡太阳呢?”科恩的建议被采纳了。然而,叙利亚军人却没想到,这些碉堡前的树竟成了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和炮兵的瞄准目标。

“摩萨德”称他的作用相当于一个机械化师。如果没有他,以军恐怕要付出沉重得多的代价。

美副防长身边

2004年8月27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特别节目突然播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国防部里潜伏着一名间谍,该间谍已经打入了高层,并从五角大楼“拿走”了许多绝密文件。报道称,这名间谍并非被伊朗等美国的“敌人”收买,而是为美国最亲密的“友邦”以色列服务的。

此人是国防情报局的一名上校,名叫劳伦斯?富兰克林。他是国防部第三号人物、分管制定政策的副部长道格拉斯?费斯手下的一员“爱将”,在费斯直接分管的一个特别办公室工作,而且与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说,2003年国防部曾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递交了一份有关美国对伊朗关系的绝密文件,这份文件快完成时,这名间谍将草稿交给了以色列,估计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沙龙甚至比布什还要早知道这份绝密文件的内容。

对美间谍活动不断

据报道,以色列对美进行间谍活动已经不是第一次。1974年,福特政府计划向沙特阿拉伯出售预警飞机。以政府担心,一旦沙特拥有这种飞机,将会对以空军在中东地区的行动了如指掌。从此,以色列在美国展开了全方位的间谍渗透活动。

1985年,美国海军情报官员帕纳德因向以色列出卖情报而被捕。在18个月中,帕纳德共向以色列提供了上千份敏感文件,许多情报属于绝密级别。美国最后判帕纳德终生监禁,美以关系一时陷入低潮。

2003年初,美国《洞察》杂志透露,美国反间谍机构侦破了一个以色列超级间谍网,逮捕、驱逐了120名在美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以色列人。有报道说,“摩萨德”还掌握了克林顿与莱温斯基长达30个小时情意绵绵的录音,并曾想以此要挟克林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