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20世纪初全球食人族分布地图

本地图出自德国/奥地利出版人 A. Hartleben之手。它展示出20世纪初期食人族的区域,包括当时分布(红色)和历史分布(黄色)。



德国:20世纪初全球食人族分布地图

图:本地图展示了20世纪初期食人族群的分布区域,其中红色部分表示当时的分布,黄色为历史上曾经的分布。



当今世界食人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但是一旦发生一起食人事件,媒体如同决堤的洪水般的关注充分说明了我们对它的着迷,这是人类黑暗的禁忌。更常见的是,食人事件被关于它们的电影和书籍带入流行文化中,并且被患有感官饥饿症的公众贪婪地享用。


可以马上想到的两个案例是:第一,Armin Meiwes的故事。他是个德国互联网食人者,2001年,他在线征召受害者作为午餐,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找到了!第二个例子是集体食人事件,这件事缘起于求生必须而非堕落。在1970年代一架乌拉圭飞机撞上安第斯山的高处之后,失事的幸存者不得不去吃遇难者的尸体。


“cannibalism”(食人)一词起源于西班牙语对于加勒比的称呼,西班牙人当时认为加勒比人是食人的野蛮人。另一个不那么流行的词汇是希腊语“anthropophagy”,意思是“食人”。


大家认为穴居人是食人的实践者。另外,在或多或少的仪式中,全世界的很多古代(现代)人类文明都有过食人的历史。食人的看来不是饥饿的驱使,而是因为把他人吃掉是建立对他人的支配地位的终极手段,并且/或者可以通过吃掉他而获得他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完全没有食人族。但是欧洲古代史中真的没有任何关于食人族的记录么?


非洲被标记有一些成为历史的食人部落(南部非洲的Basuto人,刚果的Kakongo人,西部非洲的Ashanti人和神秘的Flugs)。还有一些当时活动的部落,主要位于当时仍然是最浓密、最黑暗的森林:Niam Niam,Kissama, Mangbattu和Manyonoa,更靠南的是今天的津巴布韦地区的Matabele。


广阔的亚洲仅有两处曾经出现过这种罪恶,西伯利亚的奥斯加克(译者注:奥斯底亚克(Ostiak)原是一种生蕃、后来竟变成匈牙利的马奇夏(Magyar)贵族。)和西藏--达赖喇嘛对此却箴口不言。


印度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大洋洲的其它地区,当代的食人依然存在,还有澳大利亚、新几内亚和婆罗洲以及苏门答腊。而在新西兰和新西兰以北的很多(不是所有)群岛上,毛利人的食人陋习已被扑灭。


至少根据本地图,在北美,食人的习惯曾经令人震惊得基本遍布整个大洲。从东海岸的易洛魁经中部地区直到西海岸。其它区域还有得克萨斯、路易斯安那和佛罗里达。


食人在美索阿美利亚(阿兹特克和玛雅地区)和南美(加勒比、Quechua和图皮)也曾经司空见惯。而且,在巴西的一些部落仍然此传统,如著名的Guarani。


应当指出的是,对于食人的报道也许过多了。上个世纪的人们对于toboo(禁忌)和我们一样地着迷。食人还常常被作为宣传工具来使用:食人是残暴的底线,而且对于被指控食人的民族,这是征服这些民族的最理想的借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