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版公安局长王立军(打黑+先锋+特写+图片)

石榴子 收藏 9 9439
导读:[img]http://newpic.jxnews.com.cn/0/11/14/52/11145246_998998.jpg[/img] 8月2日,宜春市区早起的市民意外发现,秀江西路一栋小洋楼的前后左右站满了荷枪实弹的特警、武警;中心城区七家岭路段,昔日人来人往的鹏森房地产公司同样被神情严肃的特警、武警所包围。而这两处房屋的主人则同为在宜春“赫赫有名”的鹏森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周建平——一个绰号叫“鸡皮”的人。   一时间,全城尽知盘踞宜春15年、令人胆寒的“鸡皮”及其主要骨干成员于头一天(即“八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江西版公安局长王立军(打黑+先锋+特写+图片) 8月2日,宜春市区早起的市民意外发现,秀江西路一栋小洋楼的前后左右站满了荷枪实弹的特警、武警;中心城区七家岭路段,昔日人来人往的鹏森房地产公司同样被神情严肃的特警、武警所包围。而这两处房屋的主人则同为在宜春“赫赫有名”的鹏森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周建平——一个绰号叫“鸡皮”的人。


一时间,全城尽知盘踞宜春15年、令人胆寒的“鸡皮”及其主要骨干成员于头一天(即“八一”建军节)的晚上,被警方重拳彻底摧毁。市民为之震动、振奋,无不拍手称快。



打黑


行动特大“黑帮”头目束手就擒


背靠化成岩、面临秀江河的秀江西路191号,是一幢三层洋楼,此为“鸡皮”住处。8月1日晚9时许,25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武警悄然将这栋洋楼团团围住——据可靠消息称,“鸡皮”已经回到家中。


沐浴过后,穿着背心、短裤正要入睡的“鸡皮”从卧室里踱出来,刚在客厅站住,特警及抓捕组队员迅疾上前,将茫然而显惊骇的“鸡皮”戴上手铐、押进警车,疾驰而去。抓捕“鸡皮”前后不到5分钟。


与此同时,宜春城区十运广场某夜宵点,法律工作者彭烈日正和妻子惬意地吃着刨冰。一陌生人的电话打了过来,称有标的很大的官司,慕名找彭烈日代理,并问他有没有时间面谈。彭烈日称有时间,并告诉对方自己所在位置。随即特警赶到,将满脸错愕的彭烈日带走,他的妻子表示要跟着一块走,但被特警劝阻。


而在宜春城区另一高档小区内,高挑、漂亮的年轻女子刘某刚步出电梯间,就被几名特警和女警官组成的抓捕组逮个正着。


是夜,为“八一”建军节。沉浸在节日气氛里的宜春市民浑然不知宜春最大的“黑帮”因头目及主要骨干成员一个个束手就擒而就此土崩瓦解!


决心新任公安局长放“狠话”


拍手称快的市民没有料到警方会对“声名显赫”的“鸡皮”下手如此迅猛!因为,现任宜春市公安局局长万秀奇自2008年12月从省公安厅调任宜春仅8个月,而在此前,宜春警方在他的直接指挥下,已经成功打掉了在中心城区很有影响的绰号“军长”恶势力和另外一涉恶团伙。


军长”系宜春袁州区洪塘乡一恶势力头目,其活动范围并没有涉及到宜春城区;而“鸡皮”则不同,他盘踞宜春城区长达15年,势力可谓根深蒂固,同时他还掌控上亿元资产。“鸡皮”团伙的特殊性与复杂性,让警方深感打掉“鸡皮”的紧迫与严峻。一向儒雅、酷爱读书的万秀奇借侦破震动中心城区“2·8”寻衅滋事案(该案主犯系宜春城一很有名气的房地产老板,为泄一己私愤,视法律如儿戏,公然组织近百人持砍刀欲血洗某娱乐城)新闻发布会之机,说出了一句后来得到百姓赞誉、令不法分子胆寒的“狠话”:“在宜春这个地方,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殊公民,谁若胆敢挑衅法律,必将依法严惩不贷!”这句话极大地振奋了人心,更坚定了警方打掉“鸡皮”的信心。


传奇用本地警力“打黑”极罕见


“异地抽调警力打黑”是警方一贯遵循的模式,这缘于“打黑”的特殊性和复杂性。近年来,先后发生在抚州、南昌、樟树、景德镇等地的多起“打黑”案,都是由省公安厅调集全省警力集中直接侦办。据说,在研究抓捕和侦办“鸡皮”案时,万秀奇态度坚决地向省公安厅提出此案完全由宜春警方自己来办,市公安局一些领导和专案组成员几乎都认为他的设想“过于大胆而充满极大冒险”,省“打黑办”对此更是捏了一把汗。


要对盘踞宜春城区15年之久的“鸡皮”一伙下手,确保第一时间将首犯及主要骨干成员抓捕归案,“绝对保密”无疑是重中之重。一旦失手,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也是专案组最大的担心。但万秀奇一句“我非常相信我们警队的忠诚和能力,我也想借此考量一下宜春警队的战斗力!”硬是说服了专案组成员接受他的方案,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万秀奇的自信。


在宜春这座上百万人口的城市里,抓捕“手眼通天”的“鸡皮”,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都可能导致抓捕失败,这无疑考量着万秀奇及其专案组的智慧和勇气。


之前,警方决定借抓捕“军长”迷惑“鸡皮”。因此,警方动用大量警力、大造声势,花费20余天,对“军长”围而不捕,暗中却对“鸡皮”开展秘密调查。“鸡皮”对这些信息十分关注,并据此判断:警方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抓“军长”,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因此,在一次饭局上,“鸡皮”的手下好意提醒他“小心为妙”时,他竟放言:“抓我‘鸡皮’的人还没出生呢!”


7月底,警方侦查到“鸡皮”有外逃的迹象,认为抓捕时机成熟,于是决定在“八一”建军节这一有特殊含义的日子“收网”。当晚,由特警、武警组成的十几个抓捕小组奔赴市区各指定位置,没费一枪一弹,“鸡皮”团伙主要骨干成员无一漏网,资金也被全部控制。


据多位老公安说,用本地警力“打黑”打得这么干净彻底,这在全省、全国也极为罕见。省公安厅对成功抓捕“鸡皮”评价极高,称“打了一个漂亮仗!”


其人:从暴力攫取到巧取豪夺


流传“高利贷,找‘鸡皮’”


说到“鸡皮”,宜春可谓无人不晓,但知道“鸡皮”真实姓名的却寥寥无几。今年47岁的“鸡皮”真实姓名叫周建平,曾在空军某部服役。退役后,“鸡皮”干起了走私汽车的勾当,并掘到“第一桶金”。为此,“鸡皮”曾入狱。


出狱后,“鸡皮”网罗、收留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转而开赌场牟利,同时发放高利贷。一旦“鸡皮”获知有老板要向银行贷款,总会设法阻碍银行贷款给老板,从而迫使老板求他发放高利贷。传闻,“鸡皮”炙手可热之时,他到南昌办事,竟有多位银行老总紧随其后,并抢着为他的“食宿”买单,欲博其好感,以分享他的一些客户。因此,“高利贷,找‘鸡皮’”也在宜春民间流传。


房地产开始在宜春兴起时,“鸡皮”顺势成立了鹏森房地产公司,在公司名义的掩护下,“鸡皮”一伙更加肆无忌惮地从事违法犯罪和非法攫取巨额经济利益活动。此后在政府多宗土地拍卖和项目招投标过程中,“鸡皮”亲自带着“打手”暴力干扰招、投标,从中渔利。


将非法所得“合法化”


熟悉“鸡皮”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抛头露面、亲自指挥,但在法律工作者彭烈日的加入后,这种局面改变了,转而通过巧取豪夺和诉讼的手段将非法所得“合法化”。


坊间称,彭烈日曾为“鸡皮”打赢一场官司,被人戏称为“军师”而深得“鸡皮”赏识,后被“鸡皮”聘为鹏森房地产公司的法律顾问。


据宜春司法界人士称,彭烈日原本是宜春郊区的一个农民,经亲戚介绍来到宜春城,先进入一家社区法律服务所,代理一些民事纠纷,得以在宜春城区站稳脚跟。几年后,彭烈日成立了赣西法律服务所。


案发前,彭烈日为宜春市法律服务中心的负责人,在他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人民满意法律工作者”、“十佳法律工作者”之类的奖牌。彭烈日落网前三个月,司法部门已吊销了他的从业执照。彭烈日助纣为虐,他万万没想到昔日为别人打官司的“律师”,今日却沦为阶下囚的可悲下场。


昔日受害者还心有余悸


尽管“鸡皮”落网,市民无不拍手称快,但记者在宜春城区采访时发现,要想了解“鸡皮”的犯罪事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当初的受害者、知情者,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表现出的多是犹豫与回避。


据了解,2007年,“鸡皮”团伙气焰嚣张之时,公然率领手下数十余人封堵紧邻市委的某局机关大门,致使该局无法正常办公,大院内几十户居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然而,当记者找到该局领导,欲对当年遭受“鸡皮”围攻一事进行采访时,该局领导却找借口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另有一则传闻在市民中传播甚广:2008年,宜春市政府对温汤镇一宗土地进行拍卖。竞拍当天,“鸡皮”亲率打手入场,并扬言,谁举牌就砍谁。打手们暗中用刀顶着欲竞拍者的腰部,以示威胁。记者联系到数位当天参与竞拍者,均心有余悸,不敢接受采访。受害者、知情市民的这种胆怯,由此不难想象落网前的“鸡皮”团伙是如何的嚣张!


文/图 记者李光明 倪萍


对话:人民平安重于天


——宜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万秀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9月14日下午3时整,宜春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了以周建平为首的涉黑犯罪案件侦办情况。据警方称,经缜密侦查,该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抢劫、放高利贷、强迫交易、非法转让和倒卖土地使用权等十余项罪名,涉案几十余起,非法攫取过亿元资产,严重破坏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经检察机关批准,周建平等12名骨干已被依法逮捕。案件还在进一步深入调查之中。



日前,宜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万秀奇就此次宜春特大涉黑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新法制报:为何选择在“八一”建军节那天晚上实施抓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万秀奇:今年以来,省公安厅根据举报和调查,掌握了周建平(外号“鸡皮”)的部分涉黑犯罪事实,6月份将有关线索转到宜春市公安局,并要求我们适时抓捕。此间,“鸡皮”嗅到味道、闻到风声,已有转移资产准备外逃的迹象。在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调查后,我们基本掌握了以“鸡皮”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骨干成员情况、主要犯罪事实、资产情况及活动规律,应该说,抓捕时机基本成熟。之所以选择“八一”建军节这天行动,是因为从了解的情况看,“鸡皮”一伙非常关注市公安局及我本人的重大活动情况,“八一”这天,我要参加市委、市政府组织的走访慰问部队活动,作为宜春武警、消防支队的领导,我还要参加部队的联欢活动,当天又是周六,这样给“鸡皮”一个错觉:不可能对他下手。还有一个重要含义,军队、武警、警察是国家专政的工具,履行巩固国家政权、维护法律尊严、守护人民安宁的神圣职责,“鸡皮”一伙在宜春作恶多端,自以为是,气焰嚣张,我们在这天通过行动要让“鸡皮”一伙知道也震慑其他黑恶势力,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谁胆敢挑衅法律,与民为敌,只会是螳臂挡车,自取灭亡。另据了解,“鸡皮”犯罪团伙骨干当天都在宜春市区,有一笔巨额资金可能随时转移,他本人将要离开宜春,如果不及时抓捕,将坐失良机、遗患无穷。综合各方面因素,我们决定选择“八一”晚上收网,实施抓捕行动,打掉这一为害一方的黑恶势力。


新法制报:为何称“鸡皮”案为近年来宜春最大的涉黑案?它的特殊性表现在哪些方面?


万秀奇: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鸡皮”案可以算得上近年来宜春最大的一起涉黑案。一是组织特征明显。长期以来,该团伙逐渐形成了以周建平为首,魏小林、彭烈日、彭春华等为骨干,李绍均、朱寿云、卢根波等为马仔的几十名犯罪团伙成员的金字塔式组织结构,他们以公司名义为掩护,有组织的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作案,攫取过亿元巨额经济利益。二是罪恶累累,手段残暴。该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抢劫、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强迫交易、放高利贷等十几项罪名,涉案几十余起。三是社会危害大。“鸡皮”一伙在中心城区为非作歹、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有群众称:“宜春惹到周建平,不死也要脱层皮!”“鸡皮”一伙还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秩序,暴力插手招投标、工程建设和放巨额高利贷,只要鸡皮插手的项目工程其他外商惧怕而不敢来投资。四是称霸时间长。从走私起家,到开设赌场、暴力放高利贷,到后来疯狂作案,前后达十几年时间。这些违法犯罪性质及情节在宜春实属罕见。


新法制报:当时定下的抓捕目标是怎样的?您对抓捕的结果和案件进展满意吗?


万秀奇:我认为,打击团伙犯罪特别是黑恶势力团伙犯罪,一是首犯及主要骨干成员必须第一时间抓捕到位,如果不抓到位,会给案件侦办带来很大被动,也会给受害群众带来很大压力。二是对其经济基础要控制住并彻底摧毁,防止他们死灰复燃,留下后患。三是对手下马仔等要力争抓捕归案,防止其逍遥法外、继续危害百姓。当时我们确定的抓捕目标是首犯及主要骨干成员不漏网,主要资产不失控。应该说,当晚的抓捕行动非常成功、非常顺利,从8月1日晚9点到2日凌晨5点,参战的近百名公安民警、武警在指挥部的直接指挥下,没费一枪一弹就将“鸡皮”及主要骨干成员全部擒获,上亿元资产全部控制住。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舒晓琴,宜春市委书记谢亦森,市长龚建华专门向市公安局发来贺电。第二天,“鸡皮”被抓的消息传遍宜春大街小巷,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不少群众说,心情像过年一样高兴。目前,整个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推进顺利。作为公安局长,我对这次抓捕行动和目前案件进展是非常满意的。


新法制报:此次警方打了一个漂亮仗,您认为得益于哪些方面?


万秀奇:这次成功摧毁以周建平为首的涉黑犯罪案团伙,得益于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坚强领导。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态度十分坚决,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公安机关重拳出击、除恶务尽,彰显了党委、政府严惩黑恶势力的决心。得益于省公安厅的正确指导和大力支持。省公安厅和省打黑办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为成功抓捕周建平一伙提供了有力支持,厅领导还专门来宜春指导专案工作。得益于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协助。“鸡皮”一案浮出水面,首先来源于群众的举报,“鸡皮”一伙被抓后,很多受害群众及知情人纷纷到专案组作证或提供线索,为案件侦破起到关键作用。得益于参战民警卓有成效的工作。从开展调查到实施抓捕,从审讯到取证、抓捕疑犯,无不彰显参战民警的谋略、智慧、勇气和浩然正气,无不凝聚着办案民警的辛劳和奉献。办案民警是从全市公安机关抽调上来的,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办案高手,很多民警是一个专案接着一个专案办,几个月没有和家人团聚,经常是通宵达旦连轴转,非常辛苦,老人、爱人、孩子生病都无法照顾,天气炎热,有的几天洗不上澡、换不成衣服,千里追逃使不少民警腿肿了、脚烂了,还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他们的精神让我十分感动,非常可敬可佩。


新法制报:是否可以将您那句“狠话”解读成您的执警理念?有网民将您视为英雄,你如何看待网民的这种评价?


万秀奇:您所指的那番“狠话”,是我在侦破震动中心城区“2·8”寻衅滋事案新闻发布会上说的,该案主犯袁某当时在宜春城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房地产老板,自以为财大气粗,气焰嚣张,视法律如儿戏,公然组织近百人持砍刀欲血洗某娱乐城,所幸被公安机关及时发现、果断制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我针对此案也是警告其他不法分子:在宜春这个地方,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殊公民,谁胆敢挑衅法律,必将受到法律严惩!后来听说“鸡皮”听到这句话后,老实多了。我认为,这不单是执警理念,而是作为公安机关和公安民警,头顶国徽,护卫法律尊严和民众平安,驱邪扶正,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业责任。有网民评价我为英雄,我很感谢网友对我的褒奖,受之有愧,其实,这是我的本职,我非英雄,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敢于揭发“鸡皮”一伙的人民群众,是那些出生入死、忠诚奉献的公安民警和武警。


新法制报:不少市民认为,“鸡皮”能在宜春中心城区称霸近20年,背后肯定有“保护伞”,您同意这种看法吗?如果有“保护伞”,您的态度是什么?


万秀奇:我的看法是,任何黑恶势力从萌芽、初始、形成发展到坐大成势,必定有其滋生蔓延的土壤和条件。广大市民、网友关注的“鸡皮”一案背后是否有“保护伞”、“关系网”的问题,我想,随着案件的深入以及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的介入调查,最终会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市委、市政府对此态度坚决,明确提出,对包庇、纵容黑恶势力犯罪的,要移送司法机关,从严惩处,决不姑息。现在有些受害群众担心,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打不掉,怕将来遭到报复而不敢举报。我认为,只有坚决打击黑恶势力,坚决铲除“保护伞”,公众才是最安全的,社会才能和谐稳定,因此,我们欢迎和鼓励广大群众特别是受害群众通过电话、信件和网络举报涉黑线索,我们会做好举报人的保密及人身安全保护工作。


新法制报:有不少市民和网民将宜春中心城区“军长”、“鸡皮”等黑恶势力被摧毁,类比重庆市的打黑风暴,您认为这两件事有相似的地方吗?


万秀奇:要讲相似的地方,那就是,目前全国、全省都在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无论是重庆的打黑风暴还是我们宜春的打黑除恶雷霆行动,都是为了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部署,为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和人民的幸福安宁。所不同的是,宜春黑恶势力犯罪只是极少数,不像重庆那么猖獗。再之,王立军局长本身就是位赫赫有名的“打黑”英雄,他从辽宁“空降”到重庆,就是专为打黑而来,打得确实精彩,打出了声威,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我非常敬佩他的智慧和勇气。现在有的网友称我是省公安厅“空降”到宜春专门打黑除恶的,其实不然,我到宜春任公安局局长,是正常履职,打黑除恶只是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总体上看,宜春社会治安大局稳定,公众安全感今年上半年位列全省第二,特别是自“军长”、“鸡皮”等黑恶势力被打掉后,宜春的社会治安形势更好,很多客商纷至沓来,一个个项目签订落地,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和谐、更适宜宜居的美丽城市正张开双臂欢迎四方朋友来投资兴业、旅游观光。


文/图 记者李光明

3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