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郝劲松 博客


值得一看!


昨天下午,郝劲松向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以及18个区县的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寄发了信息公开申请函,要求公开近三年查获黑车的罚款总额。


据媒体报道,上海市多个交通执法部门在近日查处黑车的过程中,使用钓鱼执法,不少好心车主遭遇上万元罚单,引发了巨大争议。14日,浦东新区18岁的孙中界在遭遇钓鱼执法后,无法接受做好事被冤枉遭受屈辱的事实,砍下一根手指以示清白。


上海市政府前天首度回应钓鱼执法:对于采用非正常执法取证手段的行为,一经查实,将严肃查处。


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民申请信息公开,各单位在接函后15个工作日内必须依法答复。


郝劲松于9月底代理了当事车主张军(化名)起诉上海闵行交通行政执法大队的案子,要求对方撤销处罚并承担诉讼费用(本报10月10日第10版已有报道)。上海白领张军出于同情,帮载一位自称胃疼的人,被罚款一万元。张打电话投诉,执法人员则反问“他胃疼关你什么事?”





公开近三年查处黑车罚款总额




在申请函中,郝劲松要求公开2007年1月1日至2009年10月18日期间,各相关交通执法部门的罚款总额。


郝劲松在申请函中提出了三个问题。内容分别是:“在这个时间段,你单位共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有多少辆次?你单位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后全部罚没款项有多少?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在这个时间段给你单位下达的预定罚款指标是多少?”


“在此时间段,你单位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后,配合某某汽车运输队收取的‘代驾费’金额总共有多少?你单位配合某某汽车运输队收取的‘停车费’金额总共有多少?”


“在此时间段,你单位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后全部罚没款,上交财政的金额总共有多少?财政返还你单位金额总共有多少?有多少位‘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假扮乘客配合你单位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你单位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后,奖励配合你单位执法的乘坐‘黑车’的‘乘客’多少人次?奖励金额总共有多少?‘乘客’在接收奖励钱款后是否给你单位写有收条并签字?”





钓鱼式执法涉嫌有组织犯罪




郝劲松说:“钓鱼式执法几年前在各地就普遍存在,这几年有愈演愈烈之势。这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链条。庞大的处罚金额支撑起了一个畸形的执法平台,执法机关雇用无业人员假扮‘乘客’搭车,‘乘客’则负责引诱司机收费,并把车引入执法人员设好的埋伏圈。”


“从派出钓饵、设套、埋伏,到抓人、扣车、罚款,这个过程一气呵成。一辆车少则罚一万元,多则2万到3万元。以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为例,两年时间处罚5000辆所谓的‘黑车’,罚款5000多万元,巨大的罚款金额让许多交通执法部门不惜铤而走险,不择手段,陷合法公民于非法,‘钓鱼式执法’ 已涉嫌有组织犯罪。


他强调,有些真正的黑车,在向交通执法部门定期交付保护费以后,得以公开运营。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禁止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执法大队开始行动之前,“钓头”会透露消息给关系好的黑车司机,这样黑车司机便可逃过一劫。


郝劲松说,早前中国并没有专门针对“钓鱼执法”的惩处规定,各地交通执法部门互相仿效,如法制强行罚款,牟取巨额利益。而执法机关与被罚车主常常矛盾激化,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2008年3月,上海市奉贤区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车主在遭遇“钓鱼执法”时,当场刺死假扮“乘客”的钩子。


郝劲松说,“钓鱼执法”违背社会公序良俗、诬良为娼,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出台规定予以禁止。


青年作家韩寒则在一篇文章中批评说:“(钓鱼式执法)处心积虑地对善良的私家车车主进行迫害。将单纯的好人从茫茫车海中分辨出来,拘押下车然后罚款一万。”


新华社昨日发表评论说:当“执法创新”逼迫善良的人们遏制内心主动帮助有困难人的冲动时,就必然会成为千夫所指。


“快报快评”也对钓鱼执法提出过批评:荒谬的执法,动摇的是执政之基;它不仅脱离群众,而且陷害群众,是非常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