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父母面前拔刀自杀

带兵之将 收藏 0 132
导读: 10月20日上午10时,在福州传染病医院太平间外,16岁少年李昱的遗体被抬上车时,站在边上和福建医科大学解剖系工作人员完成遗体捐献最后手续的李国民,拒绝了上前看儿子最后一面的机会,背过身去,颤抖得揉了揉眼睛。   “现在的娃娃到底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我真的有点恨他”4天没合眼的李国民说话的声音显得没有一点力气。   10月17日晚上9时左右,上午刚从四川老家赶到福州的李昱,在福州市仓山区霞湖村出租屋内当着父亲母亲的面,用一把匕首狠狠地插进自己心脏位置。   在李昱QQ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月20日上午10时,在福州传染病医院太平间外,16岁少年李昱的遗体被抬上车时,站在边上和福建医科大学解剖系工作人员完成遗体捐献最后手续的李国民,拒绝了上前看儿子最后一面的机会,背过身去,颤抖得揉了揉眼睛。


“现在的娃娃到底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我真的有点恨他”4天没合眼的李国民说话的声音显得没有一点力气。


10月17日晚上9时左右,上午刚从四川老家赶到福州的李昱,在福州市仓山区霞湖村出租屋内当着父亲母亲的面,用一把匕首狠狠地插进自己心脏位置。


在李昱QQ空间7月7日写好的遗书里,他写到:“想好了!过两个月回去!然后!就离开这个世界!决定把遗体捐出去!”


本来打算将儿子遗体火化后骨灰撒入大海的李国民,看到网络遗书后,决定完成儿子的最后心愿,将李昱的遗体捐献出去。


16岁少年46分钟写完自己的遗书


事发当晚,10月17日晚上11时许,记者赶到仓山区霞湖村外一三岔路口。因为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了,救护车已经离开,李昱的身体瘫坐在地上,在妈妈的怀里慢慢变得僵硬和冰冷,在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两个小吃摊因为食客众多,显得很是喧闹和嘈杂。


只是这近在咫尺的喧闹、母亲的悲伤,甚至自己这个16岁少年的懵懂爱情,都已经和他无关了。


后来,记者在李昱的QQ空间里看到了他的的遗书,李昱因为一个他喜欢的女孩没接受来福州和他一起"为未来奋斗"的要求,而产生轻生的念头,李昱将女孩拒绝自己的时间记得很清楚,"09.07.07;13:48分!",46分钟后,李昱写好了一份标题为《爱情的又一悲剧和一个十七岁男孩的遗书和最后心愿》的个人日志,52分钟后他将这篇日记并发在自己的QQ空间里。


7月25日晚上11点49分,李昱在QQ空间里写了一句话"天国的路不远了!我只一个月的时间了!",只是这个日志,没有被人阅读过,也没有人给他留言。


那段时间,在母亲的压力下,李昱在福州的一个工厂里找了份工作,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元,但他赚的钱从不交给父母,而且还向母亲要了3000多元买了部电动车,他母亲也在厂里上班,拿计时工资,3.5元/小时,在新买的电动车上,李昱加装了音箱和彩灯,还搞了个赛车牌和汽笛装了上去!


后来他还给自己搞了笔记本电脑,只是那辆电动车,他以1000多元的价钱卖给了别人。


尝试自杀


在李昱自杀后才看过李昱日记的他的一些亲戚,这才发现这个少年,在写好遗书一个多月后,曾经尝试过自杀,"他那时候已经想好了用刀自杀,而且打算好了刺心脏。"


《单纯的我,渐渐迷失》这是李昱8月21日 23时46分写的日记的标题,而且里面有这样的内容:"今天给自己割了一刀,手流血不停,可是自己却没有点点的感觉,也许,心比那个痛多了吧!","亲人,对不住你们吧!特别是外婆舅舅你们…有些事我这辈子无法报答,有来生,我一定加倍还给你们…"


但这些所有自杀倾向的言语,在网络虚拟的空间里,并没有太多人的关注,他的亲人们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最后几天:一个无法走出的圆圈


对于苦陷于轻生念头的李昱,似乎有一个圆圈,他始终没走出来,9月19日 他的日志《最后的纪念》里写到:"她,觉的,我在她面前,动不动就提死,是威胁她,以为我做不到!你错了,你彻彻底底的错了你从来没把我话当话,我只有告诉你,我爱你,真的,我所说的,我同样也会做到!言必行,行必果""最近的几天,我会写出我的一切,一生…留做最后的纪念。"


"许下的承诺欠下的债,明明知道没结果就别轻言开始!"这句李昱在日志里反复出现的话,让这个16岁少年自杀念头越来越强烈。


9月20日一位发现李昱有自杀念头的网友给他留言劝说:"其实你知道吗,命运永远都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中的,死有何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你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们含心如苦把你养这么大真的很不容易,你这样做对他们不公平。再说了,为人子该尽的责任你都没有尽到,你就想一了了之吗?好好想想吧。"


但这些并没有挽留住这个孩子。


10月9日,李昱将自己的一篇日志的底色弄成了触目的黑色。


10月10日,同样是一篇底色为黑色的日志,背景上多了一个"出口 EXIT"的标志。


也许那天,李昱还想着,能逃离自己头上的枷锁,给自己不轻生找个理由,但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外力能帮他。


7天后,在出租屋内,李昱的父母亲要李昱将刚领到的工资,自己留几百元,剩下的交给母亲保管,"那天我们没说他们什么,也没吵架,只是怕他带着钱跑到外面去。"李国民说。


但李昱拒绝了,并在简陋的出租屋内将笔记本电脑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从包里抽出一把匕首,当着父母的面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捐献


"想走,可不能对不起妈妈!"在遗书里,李昱很矛盾,但接下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平衡的办法"离开这个世界!决定把遗体全部捐出去!"


为了捐献自己的遗体,李昱还给四川老家的医院打电话,医院工作人员告诉他要找卫生局。


"如果不能捐就算了!但捐出遗体是我最后的愿望!希望哪位在医院或卫生局公作的人!清楚这个流程的告诉我下!我感激不尽!出于某些原因!以后没事我不会在上网!


所以清楚的请电话联系发条短信说明你是谁,我会回拨回去的!谢谢!"


"许下的承诺欠下的债"这是李昱遗书的最后一句,这句让他无法自救的话。


"但他没想过他欠我们的养育债怎么还呢?"看完儿子的遗书,悲伤的李国民,这位47岁的四川汉子还是决定去帮儿子完成最后的承诺!


父亲


本报记者 郭亮 实习生 可闻 /文 陈景/图


在16岁儿子当着自己的面自杀后,作为父亲的46岁的李国民花了4天时间,确认自己真的完成将儿子的遗体捐献给福建医科大学解剖系这件“大事”。


昨日上午11时45分,在福州市公安局仓山分局对湖派出所门口徘徊了一下,李国民还是没有进去。17日晚上12点,将他儿子李昱的遗体拉走,后来并告诉他遗体已经捐献出去的一个陌生人,收了他1000元费用,但没有开任何收据,李国民心里有点不踏实,想找民警打听打听。


“算了,在我们老家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不愿意伸手的,他收点钱是应该的,但就是有点多了。”李国民哆嗦着嘴说,只要是真的将遗体捐献出去了,那个人也算帮忙了。


1963年出生的李国民,比他的独生儿子李昱正好大30岁,没读过几年书,一辈子在四川省绵阳市安县的一个村里务农,在老家收割完晚稻后,10月2日来到福州,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大城市。


上午10时,在记者帮助下,李国民确认了来拉遗体的是福建医科大学的工作人员身份,他儿子是真的捐献出去了,李国民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了点。


在医科大学工作人员的告知下,李国民才知道,为了鼓励遗体捐献,红十字会在每年清明给所有的捐献者在福州某陵园刻个碑,他又赶忙前去福州市红十字会落实这件事。


“本想将骨灰撒入大海,给他更大的空间。”李国民说,第二天在整理东西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儿子打印的遗书,“他遗书里写想将遗体捐献出去,作为他的爸爸,我决定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他对他老汉(四川方言,父亲的意思)没有尽义务,最后就让给国家做点贡献吧,要不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来,什么贡献都没做,是不值得了。”李国民这样解释他帮儿子完成心愿的动机。


这两天李国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和他儿子谈过朋友的那个在成都的女孩子,"我儿子自杀的事情,肯定会传到她那里去,我觉得这件事,是我儿子自己的错,和那个女子没关系,怪不到人家头上,希望她不要想不开,我们不怪她,真的。"李国民说他真不明白现在的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真怕再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和那个女孩子通上电话后,老李在电话里反复说着,"不怪你,不怪你,要好好读书,什么都不要想。"


在记者离开李国民家的时候,他突然掏出100元钱要给记者,说是请记者吃饭,被记者拒绝了。


"你们帮了我的忙啊,这是需要的嘛。","这也算我这个作父亲的给儿子完成身后事,要做的让大家都没有闲话嘛!"说完这两句话,李国民扭过头去,蹲在地上瘦弱的身体发出了哽咽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