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二十八章 地狱中的天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地狱中的天堂?上帝啊,那究竟是什么地方?”齐楚雄吃惊的问道。

“去了你就会明白的。”施特莱纳抬头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上午九点三十分,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我们九点四十分出发。”

“是。”路德维希虽然也对施特莱纳口中的地名很好奇,可是军人的纪律性却使他无暇多问,他立刻拉住齐楚雄跑回两人的房间,手忙脚乱的收拾衣物。

齐楚雄的私人物品很少,除去那几件刚做好的衣物外,就是一个针匣,他很快就把这些东西装进一个皮箱里,然后穿上那件黑色大衣,就开始帮助路德维希收拾东西。

“弗兰茨,”他一边收拾一边问道:“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吗?”

路德维希摇了摇头,“抱歉,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哦,太遗憾了。”齐楚雄失望的说。

“看把你急的。”路德维希把最后一件物品放入皮箱,他合上拉链,笑着说:“我们现在不就是去寻找答案吗?”

两个人收拾好东西,抬着皮箱走回施特莱纳的病房,将军抬头望向时钟,笑着说:“很好,只用了六分钟。”

“您可真是一位标准的军人。”齐楚雄不由摇着头笑道。

“军人当然要有时间观念,”施特莱纳一摆手,“我们出发!”

一个小时以后……

施特莱纳的车队驶出了雅利安城,开上了一条看样子刚建好不久的公路,路两边随意堆放着许多碎石,有些路面的沥青还未完全干透,汽车轮胎辗过去时,会留下两道长长的痕迹。随着车队的前进速度不断加快,“地心之光”也越来越难以为他们带来光亮,不过,公路两边每隔五十米就有一盏路灯,它们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为渐渐陷入黑暗中的车队指明方向。

齐楚雄和路德维希一起坐在车队的最后一辆轿车上,他望着车窗外模糊难辨的景象,心里既紧张也兴奋,自从来到雅利安城之后,他一直过着昼夜不分的生活,突然间离开了“地心之光”的注视,他倒觉得很舒适,在他看来,此刻的黑暗不算什么,只不过是黎明前短暂的夜晚而已。

渐渐的,公路的尽头已在前方若隐若现,那是一条修建在山脉脚下的灯火通明的隧道,一群全副武装的德国士兵守在隧道口,他们牵着凶恶的狼狗,一脸严肃的望着正向他们驶来的车队。

车队很快就进入隧道,士兵们齐举右臂,向施特莱纳的座驾行举手礼,整个隧道内很快就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吼声:“嗨,希特勒!”

车队并未因此而减慢速度,它们一如既往的快速前进,齐楚雄趁人不备,悄悄摇下车窗,好奇向外看去,一股热风却在此时吹进车内。

“哦,天哪!”路德维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的喊道:“这风居然是热的!”

齐楚雄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自从他来到雅利安城之后,已经习惯了地下世界寒冷的气候,可是眼前这条隧道内却刮起了热风,这是否说明隧道的尽头有一处世外桃源呢?

“等等!”一件事情突然窜上他的心头!

他记得很清楚,施特莱纳曾经说过,当年他率领探险队进入一个黑洞救人时,那个黑洞里刮的就是热风!

难道说,自己眼下要去的地方就是施特莱纳口中那处魔王的宫殿吗?

正当齐楚雄陷入苦思冥想之际,车队已经通过长长的隧道,进入了“地狱中的天堂”。但是整支车队很快就陷入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而且不知为什么,车队里没有任何一辆车主动打开车灯,所有的司机都选择了减速行驶,直到身后那条隧道的光亮渐渐消失时,车队这才停下了脚步。

“我们到了。”开车的司机突然扭头笑着对车上的乘客说:“先生们,欢迎进入天堂。”

齐楚雄和路德维希同时向司机投去疑惑的目光,可是这个开车的小兵只是用微笑示意他们该下车了。

两人虽不明所以,但也只好遵令行事,打开车门走进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这算哪门子的天堂?”路德维希纳闷的说。

“是啊,我倒觉得这里像地狱。”齐楚雄颇有同感的说。

“你们错了!”黑暗中突然传来施特莱纳浑厚的嗓音,“日出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人们讨厌黑夜;地狱之所以恐怖,就是因为天堂充满幸福。”

“将军,”齐楚雄忍不住在黑暗中喊道:“您到底要干什么?”

在寂静的黑暗中,齐楚雄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正在向他走来,那会是施特莱纳嘛?

“将军,您打算要和我玩捉迷藏吗?”齐楚雄微笑着问道。

“亲爱的齐,”魔鬼突然以其特有的腔调拉开了遮住真相的帷幕,“希望您能够喜欢将要看到的一切!”

齐楚雄浑身一颤!失声喊道:“是你……”

但是他的惊呼尚未来得及出口,一股耀眼的光芒突然将黑暗驱赶的无影无踪,一个巨大的洞穴顿时出现在人们眼前!

“天哪!”齐楚雄和路德维希几乎同时惊呼出口,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在黑暗的地下世界里,竟然还会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与雅利安城那毫无生机的黑色相比,这处洞穴却是一个万紫千红的世界,距离齐楚雄和路德维希所处位置不远处有一座春意盎然的花园,那里长满了大片鲜艳的花朵,有红色的玫瑰,黄色的郁金香,蓝色的牵牛花,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奇花异草;在一片人造的假山之下,一条清澈的小溪从花园中心流过,溪水在透明的鹅卵石上拍打出欢乐的浪花,许多条小鱼正悠闲地在石缝间游来游去;紧挨花园建造的广场上,一群鸽子挥舞着翅膀,竞相飞到高处,骄傲的展示它们优雅的飞行舞蹈,而在广场的远处,一座宏伟的宫殿正静静等待着客人们的到来。

“这里可真美!”路德维希完全陶醉在这意想不到的美景中,居然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齐楚雄在短暂的惊讶后却选择了沉默,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缓缓走到一处草丛中,弯下腰凝视着一束金黄色的郁金香。渐渐的,散发着清香的花儿幻化做一张美丽的容颜,弯弯的眉毛,明亮的大眼睛,透着淡粉色的脸庞,微微上翘的樱桃小嘴,多美的一张脸啊,那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吗……

“若晴,”思念的泪光开始闪烁在他黑色的眼眸中,“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你就活在我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保佑着我,人世间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也许我再也无法实现那些我曾经对你许下的诺言,但是我要你明白,我的心里只有你,一生一世,永不背弃!”

幻象中的人儿以同样深情的目光凝视着齐楚雄,美丽的大眼睛里流淌出感动的泪水……

突然,齐楚雄耳边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楚雄,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嗡!”齐楚雄脑中一阵轰鸣,他猛地睁大了眼睛,“若晴,是你吗!”

熟悉的声音说:“楚雄,为了我们的楠楠,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她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你。”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齐楚雄激动的喊道:“若晴,你在什么地方,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充满了哀伤:“我在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里,可是这也是一个孤独的世界,因为这里没有你;我每天都在思念你,思念我们的女儿,思念我们过往的种种快乐;楚雄,我真恨不得自己变成一缕尘埃,落在你的肩头,时时刻刻陪伴着你,永远也不离开你。”

“若晴!”齐楚雄已是泣不成声,“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们的女儿……”

“楚雄,你相信爱情吗?”熟悉的声音问道。

“相信!我永远都相信!”

熟悉的声音说:“如果你相信爱情,那就等着我,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好!我等着你!”齐楚雄擦干眼泪,幸福的笑着说:“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直到你回到我身边。”

可是熟悉的声音没有再说话,渐渐的,幻像中的人儿也消失了,齐楚雄的面前只剩下了一束黄色的郁金香。

“若晴!”他顿时急得大喊大叫,“你在哪里?别离开我,我需要你……”

“齐,你怎么了?”施特莱纳不知何时走到了齐楚雄的身后,他望着医生那痛苦而又焦急的神情,不无诧异的问道:“为什么要对着一束花自言自语?”

“她走了。”齐楚雄望着头顶凄然道。

在这座洞穴的顶部,固定着一个小型的“地心之光”,虽然它的尺寸比起雅利安城头顶的“地心之光”小了不少,但是那种邪恶的眼神却丝毫未曾改变,而它的存在也让这片美丽的花园黯然失色。举目望去,那些美丽的花草无一例外都披着一层淡淡的惨黄色,这就是雅利安城,即使纳粹的科学家们创造出不需要阳光也能生长的植物,可是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无论哪些花儿如何争奇斗艳,无论那些鱼儿如何悠闲的游来游去,也无论那些飞翔的鸽子如何骄傲的展示舞姿,它们始终不明白,失去阳光就等于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它们本该拥有的一切。

“她是你的妻子吗?”施特莱纳此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是的将军,她喜欢郁金香,”齐楚雄挺直腰,微红的眼眶中充满惆怅,“可是她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四岁。”

无言的难堪爬上了施特莱纳的脸颊,威严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感同身受的忧伤,“我妻子也喜欢郁金香,可是她也走了。”

两个男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他们陷入到各自的回忆中,谁也不想去打扰对方。也许,此刻的沉寂就是对他们心灵最大的安慰。

但是,魔鬼的心肠是冷酷的,他从来不会顾及任何人伤感的情绪。

“亲爱的齐,”霍夫曼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走过来说:“亲爱的齐,活在回忆中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那些死去的人不会因为您的祈祷或希望而复生,所以您还是现实一点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