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17 指导员,裤裆上的铃铛;

政政护环 收藏 6 6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湛连的家伙们开始嘀咕了,苏大夫是谁啊?有的就乐开了,还不住翘着大拇指。湛江来冷眼一看也不知道所以然,就在背后捅了捅老宋,问:“谁啊?也不是咱们连的,你瞎喳唬什么呀?”

老宋背个手,一派盎然的形象,说:“来了你就知道了,问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湛江来讨了个没趣,喃声道:“这个连成你的了,你老大!我‘二’,行不!”

等把老油醋要死要活的抬来,老宋背着手左走走,右看看,就是没瞧见苏大夫,他问佛爷:“人呢?苏大夫呢?”

佛爷说:“苏大夫有手术,说谢谢你的好意了。”

老宋叹了口气,就呼喝着大伙排好队准备照相,湛江来看了看表,又瞅瞅碧蓝的天空,就纳闷了:“老宋,咱在这傻愣愣的戳半天了,照相的呢?”

老宋这才醒悟过来,一拍大腿说:“是呀!照相的呢?”

湛江来叫枪嘎子去问问,结果人家照相的说没空,要给朝鲜村民拍军民融洽,说是明天有空再看看。得知消息后,老宋!我们这位革命诗人,望着一排排打扮漂亮的人民志愿军子弟兵,只好无奈地宣布解散。

湛江来蹲在地上乐得死去活来,实在忍不住了就狠咬皮带敲着驳壳枪,老宋叉着腰想说什么,可瞧他那个损样就作罢了,捂着伤口哀叹连连,大有丈夫惆怅、江山悲嘘唏的样子。

湛江来知道演过了,一骨碌爬起来跟上老宋扶着他说:“这事您别往心里去,不就是照相么,明天咱就把这事办了!”

老宋无力的摆摆手,说:“这都是命,俺上了你的船就应该觉悟了。”

“别呀!咱们革命同志可不行说这个,咱远的不说,就说飞虎山的时候,您一个班就顶下去几拨美械,现在不就一个照相的耽误您了么,我跟你说呀,你是指导员,可别影响士气。”

“滚边去!少在俺坟前立牌坊,俺他妈就不长记性!怎么出国的时候就没申请调令呢!非得绑在你裤裆上当铃铛,命!这就是命!俺太仁慈了俺!”

“指导员!老宋同志!你这么说就不怕影响士气了?还有,以后你少拔人家肩头裤裆地看,老子做事有数的,不行你胡来!”

“哟?俺胡来?”老宋一巴掌推开湛江来,怒道:“要不是为你操心,俺愿意看大老爷们光膀子?俺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当初投诚的国军都洗心革面为新中国拼命,素质可比你高!谁他妈还留纹身!只有你那小脑袋瓜才这么想!”

湛江来听完就呆住了。

老宋确实说的很有道理,九虎头出卖那么多民主人士,背了上百条人命,怎么会愚蠢到留下那种记号呢!他哑口无言地盯着老宋,随后脸上痉挛地挤做一团,他大骂自己太傻了!

老宋有些于心不忍,干咳一声拉住他走了走,说:“什么事都要客观地想一想,你以前搞过谍报,应该比俺在行,但是平心而论,你未必把这事想通透了,俺以前读了一些医学上的书,上面说有的战士经历过血与火的战场头脑就会出现幻想,也许是你受过刺激才杜撰出一个九虎头,比如黑山阻击战,那一场战斗你负了伤,政委也牺牲了,这种情形很有可能造成你心理上的问题呀。”

老宋看他没知声,又说:“虽然有这些凭证,但毕竟是十年前的事,如今你看看,战场上都在拼命,就算有那个九虎头你能轻易复仇吗?都已经是革命斗士了,该是抛开成见的时候了!”

湛江来吁了口气,颓丧地点了点头,说:“如果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我不是你这样的人,想不明白这些事。”

老宋嘿嘿笑着,楼住湛江来说:“想通了就好了嘛!走!咱俩去看看老油醋。”

湛江来任凭他搂着,脚下却步履蹒跚,他知道在这一刻起,又将是自己一个人奋战了,纵然没有人相信那些屈死的亡灵,他也会相信母亲就义的信念,他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今后的日子里,老宋将不会给他意外的惊喜,这并非老宋的诗意,而是在某种程度上,老宋或许有些天真了……


傍晚的时候,横村村南三里外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湛江来从鸡窝里提着41冲了出来,刚出鸡窝就看到了一排长磨盘,不出几秒钟,全连便悄无声息地聚集在他身边。

湛连的前身组建于抗日游击战争时期,作战干练有速,人人各怀武艺,战斗力非同一般。这一刻看到村南几簇火光,佛爷便上前低声说:“是哄子蛋的伏击班,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兑火。”

湛江来就怕这个,好在宣传工作做的好,村民并未慌张,只是在窗子后面默默地看着外面的情况,他低声道:“田大炮卫生院!书里乖后方迂回!佛爷侧翼机动!强嘎子排头!剩下跟我走!”

话音刚落,这个仅剩小半个连的精锐按命令散了开去,他们行如疾风,不片刻便包抄至村南,老宋抵着三八盖子,瞄来瞄去说:“没声了。”

老宋这三个字的意思是没有坦克,没有运动装甲。

湛江来自然相信他的耳朵,若不然也不会被张魁印要了去,想起这事他就堵的慌,所幸大路里嘻嘻哈哈地走过来一群人。

他们确实看到了一群人,全部武装到牙齿的一群人,只是他们既不是联合国鬼子,也不是南朝鲜李承晚的败家部队,而是一支绝对工业化的志愿军精锐。

当湛江来看到哄子蛋啃着大陀牛肉罐头时,他就知道不需要顾虑了。

湛连的家伙们从各自的位置冲了下来,哄子蛋嘴里塞着大块牛肉还不忘挥手,他说:“乖乖哩!是补充!新来的!”

这时一个顶着钢盔的汉子走上前,四下里瞄了瞄湛连的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湛江来身上,猛地打了一个立正!

“一一三师警卫4连奉命报道归建!”

湛江连看他们的装备就傻了,41式、M3、仿汤姆逊、SG43重机枪、DMP轻机枪,60迫击炮,甚至还有两门M20无坐力炮。他看在眼里没管那个给他行军礼的家伙,咯咯乐着翻着他们的腰间袋,不住嘀咕:“妈的!美制手榴弹,连刷锅桶都不用了!”

“还有罐头!牛肉罐头!”

湛江来看了看哄子蛋,脸上一沉,脚就踹过去了。

“替书里乖去!吃饱了撑的!”

哄子蛋有点委屈,说:“刚才一伙鬼子侦察兵过来,是他们揍的,一个没留下。”

真他们有奶就是娘了,湛江来缓过味来,瞄了一眼老宋,随后绕到那位排长身前,问:“哪个四连?给我手令!”

“是!”

那汉子从上衣兜掏出文书交给湛江来后,就一同雕像般戳在那里,等湛江来翻开一看,不由呆了呆,然后交给老宋。

老宋也看这帮人非同一般,狐疑地一睹不仅叫道:“特编4连?师警卫连?”

湛江来想起跟老朱的交易,不由有些尴尬,他拉过老宋到小树林后边,低声说:“我他妈的也没想到老朱会调给我这些人呀!师里的警卫部队调给我?这不是存心拿我涮锅子呢么!”

“你完了……”

老宋叹了口气,接着说:“湛大脑袋,你说吧!你究竟答应老朱什么事了?”接着揪住湛江来的衣领狠声道:“你他妈的究竟答应他什么了!师里都把警卫连调给你了!你究竟想干什么!”

湛江来有些痛苦,他艰难地吐出俩字:“机密……”

老宋连揍他的心思也没有了,有些瘫软,也有些犹豫,他无力地指着湛江来,说:“你个败家玩意,俺算仁至义尽了。”

湛江来看看那些警卫连,在月色即出的时刻,他们身上有种诡异的暗色。他转过头望着老宋,说不出的心酸。

也许是这些人等急了,那个排长朗声道:“一一三师4连请求归建!”

湛江来挥了挥手,瞧着这批训练有素的部队开进横村,他突然骂了四个字:王八犊子;



(随着兵源补充的归建,关于湛连在第二次战役前期的建制及人员名单,将在明天的作品相关中上传,这样也有利于大家对书中角色的剖析。另外,在横村的内容是轻松愉快的,我和读者们也在享受这片刻的温馨和宁静,让我们静下心来祈祷和平,同时也记住那些带给我们欢乐与平安的先烈们;最后要说的是,今天,也就是2009年10月21日,在59年前的今天,我志愿军首批兵团,即13兵团刚刚跨过了鸭绿江,集结于北朝鲜……)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