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一卷 拉斯维加斯4

nickhand 收藏 20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size][/URL] 4 刺耳的摩托引擎声中,一辆大马力的哈雷轰鸣着冲到,骑手驾着摩托对着张弛直接冲来,后面搭载的一人手中的冲锋枪朝着张弛倾泻这子弹。 张弛闪在门柱后面,史密斯两个单发,将俯身拾取背包的摩托车手一枪击毙,那个枪手身手敏捷的在车子摔倒之前跃开,被张弛一枪打在大腿上,隔得老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4

刺耳的摩托引擎声中,一辆大马力的哈雷轰鸣着冲到,骑手驾着摩托对着张弛直接冲来,后面搭载的一人手中的冲锋枪朝着张弛倾泻这子弹。

张弛闪在门柱后面,史密斯两个单发,将俯身拾取背包的摩托车手一枪击毙,那个枪手身手敏捷的在车子摔倒之前跃开,被张弛一枪打在大腿上,隔得老远。张弛都能看见那一片血肉模糊。

打量了一下屋子结构,张弛极快的直奔屋顶,七层的屋顶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屋顶的阻击手在进楼顶的门前设了诡雷,只是那根透明的小鱼线在张弛的眼中无所遁形,轻轻启开诡雷,张弛也没动,反手就又以巧妙的手法挂上了。

一拳轰上铁皮门,凶猛的力道霸道的将铁门几个固定栓震断迸飞,张弛紧随在铁门后冲上屋顶,侧身避开穿透铁门射来的子弹,几个纵跃,手中的史密斯锁定屋顶的两个人影接连几枪迸出。

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善渣,就地的滚翻中不仅避开了张弛的子弹,还不时的配合着射来一两枪,同时向屋檐靠拢,看来是想绳降下楼,远处的警笛声传来,看来杀手不想喝他纠缠了。‘操’!张弛劲力运转,脚下猛一蹬,身形带着呼啸的风声扑到卫星天线旁,冒着‘叮当’声中溅着火星的飞弹,捕作着两个阻击手的身影。

手上的史密斯枪口一震,子弹夺膛而出,正中匆匆站起去抓绳索这人的眉心。张弛飞速向屋沿扑去,另外一名杀手已经攀绳向下面急降,匆匆一枪,正中向底层急降的杀手肩头,那个杀手十分彪悍,抬手就是一梭子弹扫来。

张驰急忙闪开,地上那个大腿受重伤的杀手持抢对着屋顶就是一阵狂扫,等到张驰跑到三楼,外面警车的啸叫声就传来了。飞身从三楼窗户窜出,在地上打了个滚,消去巨大的下坠力道,却只看到哈雷喷出的一溜青烟,背包却是已经渺无踪迹。

‘操’张驰狠狠的唾骂了一句,迅速离开了现场,他只是有点心痛那几件好不容易掏换来的防刺又耐磨的衣裤,那是有钱都难买到的好东西。边走边寻思,这些杀手是什么人?从拉斯维加斯的曼德勒酒店、到旧金山这里,都是一伙人。这从作风上张驰可以看出来,但是还没有那个雇佣兵组织会像这样不依不绕的纠缠啊!保卢斯的任务已经完结,看来这些人另有所图。

张驰的脑海里急剧思索,他这些年的任务中并没有和什么人结大怨,难道是日本人?他破坏了日本人的交易,日本人应该知道他才有可能握有那封文件。想了想,这事如果在中国代表团从欧洲返回中国就消停了,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份文件只有中国和欧洲几国的谈判之前才有价值。

兜到市区,顺路在一个名为‘考斯特酒庄’的店里选了两瓶红酒,张弛打车朝处于郊区的奥黛丽家庄园赶去。

循着地图跑了两个多小时,下了高速后一路上兜兜转转,路过几个景色别致的郊野别墅、庄园,进入一条曲径通幽的竹林小道,汽车三拐两弯,眼前突的豁然开朗!

一道长长的围栏在眼前延开,直伸至远处的山脚,几栋房子在远处的树林之间若隐若现。围栏里种植着一些时令蔬菜和一些反季节蔬菜。张弛很是开了一回眼界,原来机械化程度如此发达的美国种反季节蔬菜也用农用薄膜,一行行塑料大棚里面青翠盈然,依稀可见七八个工人在内面采摘、收获。

奥黛丽远远的就发现了张弛打的出租,轻催骏马,慢跑着向张弛迎来。

张弛下车后才发现,屋子的右后边竟然隐有一处不小的湖面,奥黛丽骑着马从湖边的草地小跑着迎来。张弛付了160美元的车费后向奥黛丽迎去。

“张、上午好!”奥黛丽矫健的飞身下马,将缰绳随手扔给出来迎客的管家,“我们去湖边走走?”

张弛将红酒递给管家,“好的。”拍拍骏马,“这马儿真雄俊!”

奥黛丽;“它来自于英国,是父亲给我19岁的生日礼物,怎么你没带行礼,打算下午走?”

张弛踩着松软的草地,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惬意,“我的行礼让人抢了,好在也没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奥黛丽回头问道。

“今天早上遇到几个小混混,一不注意,行礼给抢走了。”张弛很谈定的解释道。

张驰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四周的环境,奥黛丽微笑着招来一辆电动车,载上两人沿湖慢慢逛着。

“这个湖四周有六个私人庄园、其中有一个以酿酒为主、其它几个有招待游人,我家的庄园是祖传的,不对外开放,那些蔬菜倒是外卖的多。”奥黛丽轻轻的介绍着四周的景色。

张驰;“你家里这么好的条件,干嘛还去做雇佣兵?”

奥黛丽爽然道;“我父亲就我一个女儿,我从小就跟着他生活在军营,直到七岁,祖父母从南非回到这里居住,父亲才将我送来,大学后进入军队服役之后,才知道自己非常喜欢军营生活,退役后成立雇佣兵小队也是缘于兴趣。”

张驰很是无语;“你的家人就不担心你的安全?作佣兵的危险性还是挺高的!意外随时都在。”

奥黛丽反问;“这个世界上什么事安全?对了、张、你的母亲怎么样?我记得当初手术很成功,她现在的恢复情况怎么样?”

张弛想到母亲,情不自禁的笑笑,“谢谢你的关心,她很好,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半个月前我送她回中国去了,现在正在我的老家休养。”

奥黛丽;“她不习惯美国?”

张弛的眼睛里浮现一丝挂念,“是的,这里对她来说连个说话、交流的人都很难找到,她的心情始终无法开朗、快乐起来,在我的家乡就不同了,那里有朋友、亲戚,大家来来往往,连日子都仿佛过得更快、人也更开心。”

奥黛丽狡谲的笑笑,“你是因为你母亲的巨额治疗费用而当佣兵,那你现在为啥还做佣兵?你母亲的病已经治好了啊?”

张弛微怔,轻轻一笑;“因为我发现除了佣兵,我现在已经很难适应别的工作了。”

奥黛丽挥手让司机转回,眼神转而迷离中透着孺慕;“我的父亲十分伟大!他从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我的身上,只要我感兴趣的事,他都是鼓励我去做,我进三角洲部队特训的时候,就是他的鼓励让我坚持完成了所有的计划训练科目,这个庄园,他早就已经转入我的名下,这么多年,他给予我的都是鼓励和帮助。”

张弛知道她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她们父女俩,在小队之中,张弛还就是对奥黛丽算是比较熟悉、了解的了,车子转回屋前,张弛看着地里两端掀起的薄膜棚,觉得有点奇怪,随口问道;“旧金山这里的冬天也不怎么冷啊!怎么就盖上薄膜了?”

奥黛丽笑了;“那个薄膜四季都有用的,这里夏天的时候昼夜温差比较大,很多时候晚上都要盖被子,棚里种的都是一些‘娇贵’的蔬菜,送到城里、价格倒是很不错的,起码能保证这个庄园的运转。”

奥黛丽看张弛不以为然,继续说道;“很难得了,自从前几年金融危机爆发,旧金山四周的农庄就一直处于亏本经营的状态,很多人不得不出售自己心爱的农庄。”


管家笑呤呤的仰出,“奥黛丽、将军刚刚回来了。”

奥黛丽喜上眉梢,招呼张驰进了屋。一个白人中年男子正站在那打电话,应声回头拥抱住雀跃的奥黛丽,锐睿的目光在张驰的身上略一停顿,回头说了几句才放下电话。

张驰看着这一刻显露出小儿女状态的奥黛丽很是错愕!这种情形冒似他从没见过,奥黛丽给他的印象是那种娇柔的坚强。

“男朋友?”奥黛丽的父亲问得非常直接,张驰心下有点尴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奥黛丽有点娇嗔的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小队的新成员------”

张驰适时的接道;“张驰、中国人、将军您好。”

“欢迎你、年轻人,请直接叫我史密斯就行,中国、古老的国度,现在却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龙头。”

张驰微微一笑,三人分别坐下,史密斯向张驰示意雪茄,张驰礼貌的拒绝了,“我知道你们这次拉斯维加斯的行动,也看过宾馆通道那个战斗时的录像。”看了一眼惊讶的两人,“别吃惊,我手头上的事刚好和曼德勒扯上了一点关系,顺便就调查了一下你们遭遇的那次刺杀事件,那次的杀手是西班牙外籍兵团的人,他们到拉斯维加斯度假,私底下接了这个任务,因为关系到国家安全事务,我不能向你们说明什么,但是我亲爱的女儿,你可以放心,经过我们的交涉,西班牙外籍兵团的主官已经明确的表示,那几个私自接任务的人违背了他们的命令和条例,现在这几个人的生死均不关他们的事,鉴于此,那两个逃脱的杀手已经被联邦调查局逮捕调查。你和你的朋友用不着担心这件事了。”

将军带点宠溺看了一眼奥黛丽,“我回来的时候,了解到你的队员有了一点小麻烦,奥黛丽,我这里有个任务,如果你接了,和我们一起呆上一段时间,我想这对于你们‘锋’安全顾问公司(雇佣兵小队的官方称谓)有很大的好处。”

面对奥黛丽的询问的眼神,张弛无奈的点点头,史密斯话里藏锋,看样子已经知道早上在旅馆的事情了。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