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七场 卷土重来 4

司马燕燕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4

苏小戈每周去一次超市。给它买几袋香肠,酸奶。她自己很少买零食。她喜欢在楼下的水果摊上买新鲜的水果。香蕉,苹果。夏天她喜欢吃玫瑰香的葡萄。她偶尔会买回半个西瓜,用小铁勺一下一下的舀着吃,她似乎从来都不肯西瓜。可能她不会。她不太会用筷子吃饭,除了吃面条,长条的蔬菜。她几乎都是用勺子吃饭。而且都是用吃西瓜的那个小勺子吃。苏苏觉得,这个女子真是怪,怪的可怜。这么大个人,竟然不会用筷子。它有时候,偷偷的嘲笑她,它的女主人。给它洗澡,给它食物,抱它睡觉的女主人。

夏天热的厉害。每天给苏苏洗完澡,她就热的满头大汗。然后也钻进浴室痛痛快快的洗澡。

她已经很少做饭。厨房太热。给苏苏买了很多香肠,每天就给它吃这个。但苏苏从不挑剔。即便给它吃干馒头,它也无半点怨言。但苏小戈觉得对不起它。收留它又不好好的待它。所以她偶尔还是做一顿像样的饭的。比如,炖一大盘排骨,她们两个一起吃。苏苏捡她啃过的骨头,她不让。

她说,苏苏,肉有的是,等吃完肉再吃骨头。

她会把骨头放到高的桌子上,不让它吃。她给它撕下很多肉。通常都是晚饭吃这些。

中午大多都吃面条。西红柿打卤面,苏小戈做的很好吃。苏苏能吃多半碗,吃完后它还会没出息的添碗沿。但它并不觉得丢人,证明她做的饭好吃。因为它偶尔会看到,苏小戈添手指,手指上沾有卤汁。它会笑她。但它不发出声音来,怕她听出来。虽然它知道,苏小戈是听不懂它们猫类的语言的,但它还是不发出声。它就是嘴角微微上翘,她是看不出来的。她应该是看不出来的,她可能认为它那是吃美了,根本没想到,它在笑自己。

费路走后,苏小戈的生活里就是苏苏。于江北打了很多的电话,她都不接。来了也不开门。

苏苏有一次听见门外有男人的声音叫苏小戈的名字。它竖起耳朵听着。他开始很温柔的说话,接着就大声喊几声,声音响亮富有磁性。

然后声音逐渐压低,苏小戈开门,小戈你开门好吗,小戈你在家吗,小戈我知道你在家。这样的话反复说很多次。

但它的女主人,这个叫苏小戈的怪女子就是不出声。也不让它出声。她把食指竖起来放到嘴唇边上示意它不要发出声音来。它看得懂。因为在苏小戈看电视的时候,它看到过电视里的人做过这样的动作。

过一会,那个男人就走了。它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找苏小戈。它想过用自己锐利的爪子为苏小戈出气。但它又不确定这个男人什么来头。他走后,苏小戈就会沉默很长时间。它过去用脑袋轻轻的撞她,她也不说话,就是盯着未画完的油画发呆。苏苏想,也许这个男人是苏小戈的男朋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