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七场 卷土重来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5

它真是只奇怪而又极其聪明的猫。苏小戈觉得自己收留它真是最幸福的事。她不想见于江北。也不是不想,她想他。但她知道,她必须克制。她觉得苏苏给了她很多安慰,如果没有苏苏,是不是会想到费路。想到费路就会想到他给的承诺,他为她做的事。她会感到愧疚,所以费路打来电话她也不接。她只与他发短信。她不知道自己怎样面对他。

夏天热的让人吃不下去饭。苏小戈连排骨也不再做了。苏苏已经好久都没吃到真正的肉了。它都有点忍不住了。每天只给它吃香肠。那它也是觉得幸福无比的。

它时刻在提醒自己,不能对苏小戈要求太多,她是个不容易的女子。没有朋友来看望,没有男人关心。来过的那个男人,据说叫于江北。

它听苏小戈说过。有一次他来过后。她对它说话,苏苏,这个男人叫于江北,他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他爱我,他说会和林妮离婚,但我不能那么残忍。它记得,苏小戈是这么说的。那个男人大概是叫于江北。只是苏小戈每次都不见他。

长时间不规律作息和不规律饮食导致消化系统功能减退。那天苏小戈吃了坏的食物。从下午五点开始发作,呕吐,腹泻不止。她爬在浴室的水池旁难以挪动身体。大滴大滴的汗珠滴到地板上,不,是流淌到地板上的,像一条条细细的河流,从她脸颊上以及身体的各个部位快速而频繁的流淌下来,她头发和衣服都已湿透。肚子和胃部都疼的厉害,胃里像有一支锥子那样使劲的转她,拧她。像拧螺丝一般的专业。她直不起腰。坐在矮凳子上,不愿起来。

她痛苦的喊着,疼,疼,疼死我了。无力的呻吟,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听见。

苏苏看的着急,但它不知道该怎么办。它只是一只猫,它不懂得要怎样做,但它知道它的女主人极其难受。它只好守在她身边,眼睁睁的看着她。她很难受,眼睛都懒得再睁。她伏在水管上呻吟着,越来越无力。

恰好这天那个叫于江北的难缠的男人又来。苏苏认为他是难缠的,不然他怎么总是不厌其烦的来纠缠苏小戈。它看见他上楼来,进了她们的家,又出来,便看到它。它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他走过来,走进这间公用浴室发现苏小戈已经动弹不得了。

苏苏看见了这个男人。很高大,强壮有力。他一把抱起它的女主人直奔楼下。

它听见苏小戈喃喃的说,苏苏,苏苏。

那个男人问,苏苏是谁。我是于江北。

苏小戈还在说,把苏苏唤进屋子里,把门锁上。

它听见它的女主人喊自己的名字,便自觉的回到屋里。那个叫于江北的男人狠劲的把门关上,又锁上。把苏小戈背下楼,他们走了。苏苏想跟着去的,可是它知道他不会带上它。它甚至担心,这个男人会不会伤害苏小戈,但它管不了那么多。它现在连自由都没有,只能听天由命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